第十章 亡灵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冬季将至,虽然南蛮地处大陆南方,只有北面少数的几个城邦才会下雪,但是南方冬季的冷同样是极能折磨人的,冷飕飕的寒风彷佛是见了空就钻一样,直往人的上袭来,让人实在苦于抵挡。

    自从在缥缈峰上建营已经过得约莫两个月,卡多雷和斯里兰卡的战事也慢慢接近了尾声,就如之前真照在大公府里所预见的,斯里兰卡因为受到雷神之锤于抵天峡谷的封,很快的在卡多雷这边的战场就处在了下风,为了保存实力,据说他们的降表已经当先递到了司马琅邪大公的手中。

    两个城邦之间的战争虽然就要结束,可是因为战争而受到波及的寻常百姓却有增无减,两个城邦仅青田一地加起来的难民就已经达到数万人,经司马子亮的设计收拢下,金利来商团很快的就收纳到约莫六千余人,缥缈峰上也闹了起来。

    冬季来临之前,“山城”的木制房屋和营地周遭的围栏大致已经建好,因为是依山而建的缘故,因此“山城”有一面是背山的,而其余三面则是傍着山势将所有的房屋有条理的围了起来。金利来商团这个时候紧缺的虽然是银子,但是人力却是丝毫不少的,司马子亮的布置下,一众难民围绕着缥缈峰上流下的水源造渠开田,渐渐的在山城周遭如阶梯状般的开垦出了数百亩的田地来,只等到冬季一过,明年开就可以播种耕作了。

    所有的东西都大致准备妥当,唯一让真照等人感到担忧的便是粮食能否支撑到明年秋季,尽管他们已经源源的从各处购入粮食,可由于巴蜀平原上战火四起,粮食的价格实在高得离谱,所以这件事儿便成了他们首要解决的问题。当然,商团还即将面临的一个隐忧,那就是当斯里兰卡和卡多雷的战争结束后,按照以往城邦交战后的惯例,输掉战争的一方要减免关卡的税赋,这样无形中就会使得金利来的利润减少,毕竟他们原本就是不需要交付税赋的。钱银,这时成了金利来商团众人心中的最重,而他们在不知不觉间也变得“嗜财如命”了。

    真照不断往来于缥缈峰和卡多雷之间,两个月下来,在商团内各种纷繁事务的折腾下,让他又多了几分沧桑。这天难得有一的偷闲,他一个人骑着马儿游在野猪林中,卡比拉也如往常般紧紧的跟在了他的侧。

    经过这些子的相处,卡比拉愈发的与真照亲近,而它手下的“小弟”也从来不曾在山城的周围出现,隐隐间反倒成了“山城”的守卫,钟炎武和落云为此常笑称这些青面虎是“山城”的守山神兽。

    真照纵马随着卡比拉奔行在山林中,也不知道卡比拉到底要到哪儿去,不过他却感觉到自己正行向缥缈峰的另一面。

    树木郁郁葱葱,道路也渐渐变得崎岖不平,真照早就听说幽山山脉中草木繁盛、极难行进,传说中除了山里土生土长的蛮族妖怪,旁人再难进入其中,不想现在一试之下,只是这个进山的入口处,就已经这么难行了。

    “小卡啊小卡,你要带我到哪儿去?那边可就是幽山的深处了!”绕过了缥缈峰,真照寻了个地势高处勒定马,举目遥望有些云烟缭绕的连绵山头,似在自言自语的朝正跑得兴起的卡比拉说道。

    卡比拉转过来,定眼瞅了瞅真照,突然仰头朝天大声呼啸了了起来。

    “啊呜……”长长的兽鸣响彻山中,远远的惊起了许多飞鸟。

    这些来,真照早就熟悉了青面虎的习,心知它们欢喜时就会大叫,因此有些奇怪道:“你怎么这么快活?”也不知道卡比拉有没有听见真照的话儿,它摆了摆尾巴,又径自往山里小跑过去,似乎是前面有些什么东西吸引着它。

    无奈之下,真照只好继续纵马紧随,这一人一兽又翻过一个山头,真照突然嗅闻到一股血腥的味儿,先前只是淡淡的,随着马匹越向前奔,那股血腥味就越发的变得浓了。真照稍微放慢速度,又不动声色的留意了一下左右的环境,除了鼻子里闻到的血腥味儿,树林中的一切就并无异样。

    向前行了一阵,真照终于找到那血腥味儿的味源处,随即他又立即被突如其来的血腥场面给震住。只见在那透下光斑的密林中,横七竖八的躺倒着十余具尸体,有的尸体甚至是支离破碎的,瞧那血迹斑斑的景,这些人死去该还不足半

    真照跃下了马来,看见卡比拉跑到那些尸体间逐个嗅闻着,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知道了卡比拉先前的欢喜到底是为了什么,毕竟血腥的味儿是最能让魔兽兴奋的。

    “什么人敢到这种地方来?”

    真照走过去细细查看了一下那些尸体,借着暗淡的光亮,他这才发现死者大多批兽皮,而且个个兽头人,均是孔武有力的半兽人。

    “莫非他们是蛮族?”这是真照的脑子中闪过的第一个想法。广阔的幽山山脉是巴蜀平原和拓勿平原的唯一阻隔,据说这里生存着许多上古的蛮荒遗著,他们嗜杀暴戾,甚至还食其他族灵,因此极是可怖,在南蛮公国当中幽山和云梦古泽两处都被人视为生人勿进的地。

    真照又打量了一眼眼前的这些尸首,心中愈发肯定了自己的推测:“一向听说蛮族只出没在幽山的深处,如今在这缥缈峰一带出现就已经是奇事了,不想他们却还死在了这里,这事儿就更是透着古怪了。”

    因为这儿距离缥缈峰并不甚远,真照不暗自思量了一下眼前的事儿是否与那边的营地有关,可左右思量了片刻,也没能想出些什么头绪,于是便招手叫来卡比拉,说道:“小卡,你找个小弟来帮我回去捎个信,我和你进山去看看。”

    卡比拉这回像是听懂了真照的话儿,只见它欢喜晃了晃脑袋,又仰头长长的吼叫了一声,那兽鸣立即远远的传了出去,方圆数里间都可以听闻。

    等了好一阵子,真照耳边突然听到极轻微的声响,他心中猛的一动,挥手朝卡比拉略一示意,一人一兽便极快的躲入了一旁的草丛中。他们才刚掩好形,就看见一团幽幽的蓝焰凭空亮起,出现在那十余具尸体的前方,霎时间照得密林里都亮堂了起来。

    真照惊疑不定的看着这奇异的景象,从那蓝光之中他嗅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死亡味儿,那味儿彷佛可以吞噬世上的一切生机,让他莫明的不寒而栗起来。

    “叮铃,叮铃……”

    怪事一件接着一件生出,一阵清脆细的铃声中,真照发现西面正有什么东西在移近过来,他忙屏息留意,虽然不知道那过来的究竟是什么,但是感受到眼前的诡异,他也就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了。

    过得一会儿,那“东西”终于来到了近前,真照及目看见的却又是让他张目结舌的景:只见一个着土黄色法师袍的精灵法师,手执着一个极大的摇铃,不断摇动着向这边行来,而在他后则整整齐齐的跟着一排死人,约莫有二十余人。

    其实说那些是死人也不尽然,因为他们并非都是人族中人,反倒其中大多是长相凶狠的兽人,这些“死人”随着那精灵法师摇铃声的每一次响起,便向前跳跃一下前进,如此缓缓行来,竟是说不出的诡异骇人。

    那精灵法师念念有词的对着那些“死人”低声施了咒,让他们安静的站在原地,这才收起摇铃,缓缓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紧接着他又耸起鼻子嗅闻了一下,好一阵后才自言自语的低声道:“这儿有人来过……”

    真照心知精灵和兽人对气味极是敏感,闻言正要默运真气收敛上的气味时,却见林子中的那精灵法师已经将目光投在了他的坐骑上。

    真照暗道了一声“糟糕”,继续强忍着静看那精灵法师,却见他眯着眼睛走近到那马儿跟前,先用手左右拍了拍马儿的子,又的一笑后,突然一手抓住了马儿的脑袋,紧接着那精灵法师上衣袍飘,也不知道他施了什么咒儿,只是数个呼吸的功夫,那匹原本膘壮无比的马便变成了皮包骨的一副骷髅,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真照一手按住旁大约是有些沉不住气的卡比拉,心中同时暗自盘算道:“他就是杀了那些蛮人的人了,瞧形应该是名暗巫师,不知道他到这蛮荒之地来做什么呢?”在南蛮公国中,从上古流传下来的暗巫术极是盛行,通常精通暗巫术的法师都会受到各城邦的欢迎,因此暗巫师在南蛮公国中的地位是极高的,越是厉害的暗巫师就越会受人尊崇。

    “先看看他要作些什么再说。”想到这里,不让真照心中生出一丝敌意的好奇,只看那精灵法师先前对马儿施展出来的暗巫术,就使真照对他没有什么好感了。

    那精灵法师绕着那些尸体转了一圈,突然张开双臂,仰头向天低沉的吟唱着什么,不到一阵子的功夫,就见那些尸体上闪起惨绿色的火焰,很快的就燃成了灰烬,除了地上剩下的一片黑色,再也看不出什么。利落的做完这些事儿,那精灵法师才满意的拍了拍手,又转过去摇起摇铃,领着那一排死人向西去了。

    耳听那“叮铃叮铃”的摇铃声越来越远,真照跳出林子,默默的想了一阵,当即从上扯下一片布条来,蘸了些地上的灰黑写下“进山几,勿要担心”几个字,交给卡比拉道:“小卡,你把这信儿给我捎回去,我先进去看看。”卡比拉摇着尾巴看了看真照,先是不太愿回去,好一阵后才终于低吼了两声,咬着布条飞一般的朝缥缈峰那边去了。

    真照心知那精灵法师驱赶着那些死人,也走不快,便不慌不忙的将帝恨缚好,暗自想道:“他是向着幽山里面去的,看他先前杀的那些蛮族,只怕对那些蛮族不安什么好心,我远远的跟着,先看看闹好了。”打定主意,他沿着那些死人因为跳跃而印下的重重足迹慢慢走去,由于先前在镜月湖中功力大进的缘故,真照的灵觉已然变得敏锐无比,因此这时独自进入这蛮荒之地,他不仅没有紧张之感,心头反倒是多了几分好玩刺激。

    从下午走至深夜,虽然那精灵法师走得并不快,但真照大约估算了一下,这一番下来也走了有十余里了。林子越来越密,途中遇见的珍禽异兽也渐渐多了起来,为了不惹出声响,真照闪避得着实也花费了不少的功夫,到了后来不令他有些不胜其烦。不过奇怪的是,那精灵法师一路走来,却不曾有野兽接近到他的近侧,这更让真照暗自气苦,所幸他自幼在山林中生长,因此倒也能够应付得来。

    又走了一阵,真照听那前方的摇铃声突然停了下来,继而一声如夜枭鸣叫的啸声自更前方响起,真照正寻思着“这是不是那精灵法师的同伙来了”时,那精灵法师这边也应和着发出了一声尖啸。

    真照小心翼翼的往着那精灵法师处摸去,刚跃到一株大树上掩好形,就看见又有一团幽幽的蓝色火焰在林子中亮起,而那精灵法师则坐在蓝色火焰的一旁,他后站着的是那排死人。真照看着那被蓝光映得有些脸色发蓝的精灵法师,虽然这时他作出了一副笑盈盈的样子,但真照却直觉他是如临大敌,彷佛在谨慎的提防着什么,这不让真照好奇的转头朝那漆黑的林子里望了一眼。

    等了一阵,林子中终于走出两人,当先一人也是一个精灵,而且长相和那真照一路跟来的精灵法师极是相象,可以很容易的看出来,他们都是同一个种族的精灵。而另一个,则是一个兽头人的半兽人,从他魁梧的材和上由兽皮缝制的粗糙衣饰不难猜想,他该是居于幽山之中的蛮族。

    “毗沙门,你来这儿做什么?”那坐着的精灵法师一看见对面两人出现,当先便问道。

    那被唤作“毗沙门”的精灵嘿嘿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幽山这么大,找个小小的源头多不容易啊……多罗吒,我听说你和黑水麒麟部的人到了缥缈峰去,可是那儿有了什么动静?”

    多罗吒瞟了毗沙门边的那蛮族人一眼,不动声色道:“我不过是去那边逛一逛而已,想不到你的耳目还真是多啊,这么快就跟着来了!”

    毗沙门眼中精光闪过,看了看多罗吒后的那排死人,突然沉声说道:“怎么不见那些黑水麒麟的人……莫非你真的找到那源头了?”说话时,毗沙门似乎害怕多罗吒会逃走似的,微微向他旁的那半兽人使了个眼色,那半兽人立即和他分开站在多罗吒的两侧,形成了犄角之势。

    听到这里,真照虽然不清楚他们嘴里所说的“源头”究竟是什么,但是却也看出来他们是在争夺这件很重要的东西,回想之前看到的蛮族人的尸体,真照隐隐的猜想到那些该就是这个毗沙门说的“黑水麒麟部”的人了。

    多罗吒看着毗沙门的举动,他并没有作出什么反应,反而故作轻松的拍了拍袖子,对毗沙门道:“灵尊之前说了,谁能找到暗黑之门的源头,谁就能得到‘亡灵宝典’,别说我还不知道那源头在哪里,就算知道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嘿嘿一笑,多罗吒又道:“毗沙门,你自问能杀得了我么?”

    “亡灵宝典?”真照心中突的一动:“莫非他们是‘不死亡灵’一族的精灵?”越来越离奇的感觉在他的心中生出,不死族精灵是大陆上极为神秘的一族,想不到今竟让自己给碰上了。

    毗沙门冷哼一声道:“如今毗流离、毗留博叉和你我四人都在幽山找寻源头,即便我杀不了你,但是只要让你就找到了源头也失去争夺宝典的机会,那就可以了。”

    多罗吒的脸色终于一变,大概是面对着毗沙门和那半兽人,他也没有多少把握能够安然退去的,好半晌后他才叹道:“源头我是找到了……”

    “你找到了?”毗沙门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又急问道:“在哪里?缥缈峰?”

    多罗吒点了点头,又意有所指的补充了一句道:“源头的灵气不知为何散了出来,让我发觉到了,不过我又将它修补了起来,除了我之外,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够找得到它了。”

    毗沙门一窒,随即明白过来,转而笑道:“多罗吒啊,只要你把源头的位置告诉我,到时候我得到了宝典之后,一定会拿出来与你分享的。”

    多罗吒闻言嘿然一笑道:“毗沙门,你以为我多罗吒是蠢蛋么?等你拿到了宝典还会拿出来?这种话儿谁会相信。”

    “那你想怎么样?”毗沙门脸色一变,强忍住气道。

    多罗吒道:“你和我一起去见灵尊,就说源头是我们一起找到的,这样到时候我和你才能拿到宝典。”

    毗沙门想了一想,冷哼道:“多罗吒,那到时候灵尊向我问起来,我说不出源头位置,这又该怎么办?”

    多罗吒不慌不忙的从怀中拿出一个色彩斑斓的贝壳来,低声的吟唱了一段咒文,然后扔给了毗沙门,说道:“我会把源头的地址放到了这只贝蛊之中,我若说了谎话,定会让贝蛊噬心而死,而你也立个誓,要与我一起到了灵尊面前才可以将贝蛊解开,不然也让贝蛊噬心而死。”看见毗沙门脸色大变,多罗吒又得意道:“毗沙门,虽然我的功力不如你,但是你若想和我交手,我也能让你大伤元气,你自己想想吧!”

    沉吟了好一阵后,毗沙门才咬了咬牙道:“好,我就应了你。”说时,他也对着那贝壳低声吟唱了一段咒文,这才将贝壳收入了怀中。

    真照一动不敢动的看着那两个不死精灵的举动,心中愈发对他们所说的“缥缈峰上的源头”感到好奇,而且他们之上好像还有个“灵尊”,那就使他更想去一探个究竟了。

    那两个精灵交涉完毕,也再不说话,好一阵后那毗沙门冷冷的说了一句“走吧”,多罗吒便又摇铃驱赶着他后的死人,随着毗沙门一同往西行去。他们一行人从夜黑走至天亮破晓,真照也只得悄悄的尾随其后,终于翻过了一个极大的山头之后,那两个不死族精灵这才肯停下休息,这一番折腾下来,不累得真照将他们不死族的祖先好好的问候了一遍。

    一直到了傍晚时候,那两个不死族精灵才又开始行路,如此连续两夜,他们来到一个山谷前,突然听见那跟在毗沙门后的半兽人欢快的大喝了一声,山谷中顿时冲出了许多蛮族人,他们均是年轻力壮的男子,手中拿着极其简陋的武器。

    真照躲在树林中张望,却见原来里面有着一个蛮族人的部落,山谷之中干爽向阳,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全是搭建起来的粗糙草屋,大约有上千个,如果算起来这个部落里起码有数千人,也算得上一个极大的部落了。

    真照吃惊的看着这一切,望着那两个不死族精灵走入了山谷,心中开始思索着该如何混进山谷去。可是奈何他想了许久,却硬是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无奈之余只好倚着一颗大树闭目养神,好要等到天色入黑了再作打算。

    山谷外不断有蛮族人出来巡逻,真照好不容易隐藏形到了晚间,这才迫不及待的掠向那山谷之中。

    夜深人静,山谷之中除了少数的一些火光,就再也看见光亮,瞧形大多数的蛮族人该是都睡了,真照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周遭的环境,终于将形投向了南首那间与众不同的高大草屋。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