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山城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怎么了,神公子?”那侍女见真照许久没有说话,奇怪的看着他轻呼道。

    真照回过神来,尴尬的轻咳了一下后,便又对那侍女说道:“璇妮姑娘不必担心,如今傲月已经已向雷神之锤递了降表,卡多雷打败斯里兰卡也是指可待的了。”

    那侍女闻言叹了一口气,她又怎会听不出真照的这番安慰的话儿,脸色愈发变得黯淡起来,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好一会儿后才幽幽道:“现在也只盼战事能够快些结束,那些百姓就可以熬过去了。”

    真照看着那侍女忧虑的神,心中不自觉为她对百姓的怜悯和同生出了一阵亲近。两人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那侍女又道:“神公子,你常在外经商,一定到过不少的地方吧?”

    真照想了一想,除了西戎和北方的北狄、元、清外,大陆上的几个大国他都是去过的,因此便也点点头道:“虽然不算多,但是我去过的地儿也不算少了。”

    那侍女眼光一亮,切的问道:“神公子,那去过中原么?我从前常听人说,中原是大陆上最繁华的地方了。”

    相较起来,中原流域的人族四国的文化和商业方面,都比其余各国要高,这在大陆上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儿,因此那侍女有此一问,真照也并不以为异,便笑着说道:“中原四国,那西汉和北宋我是没有去过,不过秦和大唐我倒是熟的很的。”

    那侍女眼中露出羡慕无比的神色,稍有些期待的问道:“我听说大唐的洛阳是大陆上最繁华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真照默默思索一阵,回想起他从前去过的临淄和咸阳等地,洛阳还真是繁华一些,便点头道:“嗯,洛阳城里的市集闹繁华,而且各国商旅游人也极多,的确是其他地方看不到。”说时,他又向那侍女描述了一下当在洛阳看到的一些景象,将那洛阳城里的一些趣闻也连连讲出。

    那侍女虽然从前也曾听人说起洛阳的繁华,可终究没人如真照说得这般详细,这时听到真照的话儿,眼睛越瞪越大之余,也连声朝真照追问起他话儿中的一些细节,两人一个说一个问,不知不觉间便愈发的融洽起来。

    从洛阳讲到咸阳,由咸阳扯至临淄,再经临淄又说到他所到过的南蛮各处,这一路讲来,真照和那侍女不知不觉又亲近了许多,两人说起话儿来也变得无拘无束,如同是认识了许久的好友。说了好一阵后,真照抬头看了看天色,这才猛然发现已经过了许多时候,因此便笑着对那侍女说道:“璇妮姑娘,如今时候不早,我还是赶紧回去恕!?br/>

    那侍女仍自意犹未尽,突然听到真照说要走,顿时失望无限的说道:“神……神公子,你这就要走了么?我还有许多事儿想问你呢!”

    真照闻言一奇,倒觉得这个小小的侍女也古怪得紧,似是整的也没有什么事儿可做,而且丝毫不顾忌旁人知道她与自己相会,心中纳闷之余,就又试探着问了一句道:“璇妮姑娘,你……你不怕旁人知道你偷了大公府里的金牌?”

    “金牌?”那侍女先是一愕,随即恍然笑道:“那……那金牌的事儿是没人发觉得到的,神公子不需要担心。”

    真照虽然不知道她弄什么玄虚,但是听她这般说,心中只道她是有了“万全之策”,因此也就不再多问了。

    真照默默想着心事儿,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正好看到那侍女转过头来瞧他,两人目光一触,真照心中不,只觉眼前这女子竟是如此美好看,而那侍女见了真照的炙人目光,脸上红晕泛起,也极快的别过头去,再也不敢朝他望来。

    两人都不作声好一会儿,那侍女终是耐不住羞人,低声说道:“神公子,让……让我送你出去吧?”

    真照也回过神来,想到自己这样盯着人家一名年轻女子直看,也不住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又想了一想后才对那侍女说道:“璇妮姑娘,你也不须送了,让人看见终究是不好的。”

    那侍女想了一下真照的话儿,也知他说得有理,便点头应了,两人又说了几句下次见面的话儿,真照便匆匆的出了大公府,回到了商团之中。

    不知不觉过得几,金利来商团里突然收到了许多请柬,那些请柬均是由卡多雷城里各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发出,送来邀请“神之照”公子参加各式宴会的。真照和司马子亮等人面对着这一大叠的请柬,不都有些不知其所以然,遣人出去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城中不知为何传出了“神之照拥有大公府金牌”这样的传言,而且还弄得人尽皆知,使得“神之照”在一夜之间就成了卡多雷的大名人。

    真照听闻后终于恍然大悟,知道定是那在大公府门前遇见的两名老兄做的好事儿,心中担心之余,便又把事儿的始末原原本本的向一旁用疑虑的眼光看着他的司马子亮和帅明杰说了。司马子亮听完后,不断用手指轻轻的敲着桌面,似在思索着什么,脸上不易察觉的露出了一丝喜色,反倒是一旁的帅明杰也如真照一般现出了忧色,说道:“这事儿传出来对兄弟倒是大大的不妥,若教司马琅椰大公知道了兄弟拿了他的金牌,只怕我们在卡多雷就麻烦儿大了。兄弟,我们还须及早想好应对的法子才好,你也不要再和那侍女见面了。”

    真照心知帅明杰说得有理,便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一眼一旁默不作声的司马子亮,见他似乎丝毫也不担心,因此试探问道:“司马先生,你说这事儿该如何处置?”

    司马子亮不慌不忙的摇了摇羽扇,又若有所指的对真照一笑后才道:“无妨无妨,子亮以为这事儿并不是什么坏事儿,反倒还是好事儿,大人原本该怎么做,便怎么做就好了。”

    真照和帅明杰闻言都是一奇,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不是坏事儿?”待他们看见司马子亮坚定的点了点头,真照先是问道:“司马先生,这事儿若让司马大公知道,不但商团会有麻烦,只怕那大公府里的璇妮姑娘也要被害了,怎么会不是坏事儿?”

    司马子亮神秘兮兮的笑了一笑,也不多说什么,只留下一句“后自有分晓”,便丢下惊疑不定的真照和帅明杰,潇洒的出门而去了。

    又过得几,虽然有了司马子亮的“无妨”的话儿,但真照终究是不敢再到那大公府去了。这些来,因为卡多雷和斯里兰卡边境处的战事愈来愈激烈,因此卡多雷城中的难民更是多了。趁着这个机会大发战争财的金利来,利润也较第一个月丰厚数倍,同时他们又置了数处房产以安顿招收回来的难民,只是因为难民人数实在太多的缘故,在卡多雷城中安置难民实在不是什么良策,因此找到一个能够让难民栖的地方成了真照和司马子亮等人的当务之急。

    “先生,你的意思是在野猪林中建一个营地安顿难民?”在金利来商团的内厅中,真照和司马子亮等人围坐一处,钟炎武听完司马子亮的话儿,当先就问了一句。

    司马子亮点了点头,说道:“野猪林中物产极富,若能依靠着缥缈峰开出一片耕地建立山城,后定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处所。再者野猪林又地处卡多雷和斯里兰卡两个城邦之间,后对大人的大事也是极有好处的。”

    众人想了想司马子亮的话儿,都知道他说得在理。这些天商团招收来的难民已达两千之众,再加上原本跟随着真照从秦国过来的约莫两百亲卫,这时候商团已经有两千两百余人,若想再继续将难民招收进来,卡多雷城中的确不是个好地儿,因此司马子亮所说的倒是一个极好的解决办法。

    “只是野猪林中有青面虎,我们若在缥缈峰建城,只怕会不妥当。”坐在钟炎武一旁的宇文乐想了一阵,首先将众人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司马子亮有成竹的笑了一笑,然后道:“这事儿倒也好办,那一众青面虎的头领已经和我们大人成了‘故交’……”他又是一笑后,接着道:“为防万一,到时候我们将山城的城墙建得牢实些,再让钟将军带上大人的孔雀王丹,率亲卫军把守在山城里,这样便可保得齐全了。”

    看到众人都点了点头,司马子亮又道:“钟将军,那建城之事就要交给你了,开始时我们只需砍伐树木搭建房屋和高大的围栏即可,商团里大部份的银子还要用来购卖粮食,因此须得分清缓急,若不然只怕要花费不菲。”

    众人心知商团虽然获利极大,只是若说真要建城,那未免远有不如,再加上又要招收难民,因此商团的财力还是不够的,司马子亮这般说也是让各人心中有数,钟炎武听后连忙应道:“我一定将先生的话儿牢记在心。”

    听了许久的真照突然出声朝胡学言问道:“胡先生,不知这两个月来,我们商团还剩多少银子?”

    胡学言端端正正的坐在原位,翻开他那记录得一丝不苟的帐簿,看了一下后道:“第一个月我们商团除去平用度余下八万四千三百一十二两九钱银子,第二个月除去平用度则有十七万八千四百三十二两一钱的银子银子进帐,这个月尚未结算,不过因为斯里兰卡和卡多雷都物价大涨,属下估计商团的余银该达到四十万余。”

    听见胡学言说着这精确到每一钱银子的帐目,真照满意的点了点头,因为有野猪林这条商业“秘道”的缘故,商团的买卖的确利益极大,他沉吟一阵,又转头对司马子亮道:“司马先生,我们这就想法子购下野猪林附近的地儿,然后再将难民移到那边。”

    待到司马子亮恭声应了,众人又商议了一阵,这才终于将事儿大致说好,这暂罢不提。

    又过了几,真照领着一众亲卫和经过挑选出来的第一批难民首先开拔到那野猪林去。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