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开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卡多雷,巴蜀平原上的第二大城邦,在整个南蛮公国,它还是第二大的人族城邦。虽说近一年来卡多雷在边境上与斯里兰卡、亚特兰提斯经常起冲突,弄得人心惶惶,不过相较于南蛮其他地方的战乱频频而言,卡多雷其实可算得上是太平了。

    卡多雷城西安记染坊的内厅中,大掌柜游运行正在细细的清点上个月的帐目,点着点着,今年四十有七的他,额上的冷汗就渐渐冒了出来。

    “减了一半啊……再这样下去,只怕染坊就要关门了。”随手用袖子擦了擦汗,游运行愁眉深锁的喃喃道。因为几个城邦的出入税赋都大大增加的缘故,卡多雷城中绝大部分的小店铺都不免显得格外萧条,安记染坊也不过是其中的一员而已。

    游运行呆呆的发愁,就他知道,前两天卡多雷又和斯里兰卡打了一场,两边的税赋一下子提高不少,那些上门购货的商团拼了命的将染布的价钱往下压,而进来坯布的价钱却不断上涨,这不使得如游运行一般的小商家雪上加霜了。

    不过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了,这不,月初时在街尾的拐角处,才又有一家商团成立了。游运行努力想了一想,终于隐隐记起了那家新商团的名字,好像就是什么金利来的。

    “金利来?哼,看你们什么时候扑街吧!”游运行心中的郁闷似乎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发泄点,不由得又嗤笑着骂了一句。

    正自游运行又重新为眼前的帐目烦恼时,突然听见门外店里的小二招呼道:“掌柜的,有客上门了。”

    “有客?还有什么客人?”游运行心中一阵突兀,回想起来,安记染坊的最后一批大客商在今早就已经招呼完了的。不过想归想,听到有客上门,游运行还是装着一脸笑容走到了外头。

    “这位客人是……”

    出到店面,迎面看见见一名年约二十七八的年轻人族被小二招呼到茶桌旁坐着,游运行细细打量他一眼,却见这年轻人长得仪表堂堂,五官相貌威武非常,他这时正端着茶大口大口的啜着,让人感觉极是爽快利落。别的本事虽然没有,但观人于微的能耐游运行却是大有心得,凭这第一眼的印象,这年轻人只怕当兵打仗会比做买卖更适合着些。

    “咦,您就是游大掌柜的?”游运行看见那年轻人,那年轻人也看到了,当即就站起来,笑着招呼道。

    游运行笑着与那年轻人行了一礼后,和声问道:“听说客官是要来买货的,不知该怎么称呼您呢?”

    那年轻人一边从怀中取出一张纸递给游运行,一边道:“游大掌柜安,我是街尾金利来商团的伙计,叫落云。这是我们大掌柜的想从您这里入的一些货的单子,您请看看。”

    “哦?”游运行接过落云的单子,心中暗道:“才刚念起,不想人家就来了。”想时,他随意看了一眼单子上面的东西,可谁想只是这么随意的一眼,却使得他的目光久久不能离开那张单子,好一阵都不能说出话儿来。

    “落……落云小哥,这单子上的东西当真全要?”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游运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问道,口气顿时又客气了不少。

    落云又啜了一口茶,笑道:“我们金利来虽然是新字号,但商团里讲究却是‘诚信’二字,我们大掌柜的说了,单子上面的东西我们全都会比行市价格高一钱来收入,绝不食言。”

    “高一钱?”游运行吞了吞口水,试探着问道:“这货太多,一时间准备过来也不容易,不知道小哥可不可以再适当加些?”

    落云闻言笑道:“游大掌柜的,如今的世道你该知道,外面抵天峡谷边上的雷神之锤和傲月正打得不可开交,巴蜀之地的货物只怕是短期内出不去的了,而卡多雷近来又和斯里兰卡、亚特兰提斯诸多冲突,看来不久也要打上一场,所以这时候除了我们,还有谁能以这个价儿吃进这些货。”又嘿然一笑,落云继续道:“游大掌柜,你若真是一时间准备出这些货来有难处,那我也只好另找别家了。”

    游运行听见落云侃侃将巴蜀这边的势说来,顿时对落云先前的第一印象完全没了,只觉他作买卖的手段实在是老道非常,因此连忙笑道:“没难处,没难处,小哥尽管三后来取货就好。”

    看见游运行答应下来,落云说了声告辞,便转出了店门。一路朝商行行回,落云心中实在畅快无比,他暗暗思忖着商团开张的这两天来,自己已将所有要囤入的货物都打理妥当,只待到时货物到手,便可顺利向大人交差了。

    大风吹来,落云连忙挽了挽外衣上的领子,左右看看,对比起前两,街道两旁涌入城里来的乞丐明显又多了许多。看见乞丐们的可怜模样,落云不回想起了之前司马子亮说过的话儿,暗自思索:“看来真要让司马先生说中了,南蛮就要乱了。”

    南蛮五年禅让期至,各城邦为了争夺公国接着五年的执政权,隐隐已经分成了三个派别,第一个是仍旧支持如今这一任萨满王公的正统派,再有就是崇尚武力治国的黩武派,最后是以东清须城等城邦组成的在野派。这三派相互争斗,因为正统派多是由希冀安定的城邦组成,因此三派之中又以黩武派和在野派武力较强一些。

    黩武派中的各城邦主要分布在三大平原上,都惟南蛮公国中第一大城邦黑齿城邦的马头是瞻,由于黩武派诸城邦大部分地处平原富庶之地,他们本的武力都并不弱,是以算得上是南蛮公国中势力最大的派别。而较之黩武派稍弱一些的在野派,则是以东清须城为首,再加上云梦古泽一带及南蛮所有蛮荒族组成的城邦势力,因为在野派的城邦均是上古时便生活在南蛮之地的蛮族遗裔,因此生野蛮好斗、不讲礼法,虽然他们常由此被其余两派讥为野人,但是他们善战的特却让黩武派也是畏惧不已的

    落云一边走一边想着司马子亮说的,在巴蜀平原上,那傲月和斯里兰卡便是正统派的,雷神之锤和卡多雷则是黩武派的,剩下的亚特兰提斯是属于在野派的城邦。傲月和雷神之锤分别处在抵天峡口一边,平就那抵天峡口的税赋分成便已经相处不太“融洽”了,这时候遇上禅让一事,更是各自针锋相对,结果两邦之间的战争就顺其自然的爆发了。

    “斯里兰卡、卡多雷和亚特兰提斯各属一派,这些天的在边境上的摩擦,也算是战争开启的预兆了。”落云暗自思想到战争的出现,没有悲悯天人的感慨,他倒是有些高兴起来。

    这个月初,真照依照着司马子亮的计策,在卡多雷成立了金利来商团之后,他们秘密经过野猪林转运卡多雷和斯里兰卡的货物,使得商团赚了极大的一笔。打自商团成立开始,他们就分别在卡多雷和斯里兰卡两头用只高于市面一钱银子的价格囤入大量货物,然后又以低于市面仅一钱银子的价格各在另一头卖出,这样做不仅使得商团赚取了巨大的免税赋利润,同时也令外人没有察觉他们经由野猪林运送货物。

    金利来商团的店面里,真照翻阅着由李红影自青楼联盟为他弄来的有关报,他突然皱着眉头对坐在一旁喝着茶的司马子亮问道:“司马先生,卡多雷是巴蜀实力最强的城邦,骑军一万,步军四万,城中车乘又过万,兵力加起来少说也有五万,而亚特兰提斯那总共不足一万人的兵力,怎么也敢招惹卡多雷?”

    司马子亮轻轻放下茶杯,缓缓道:“大人不知道,那亚特兰提斯虽说只有一万人,但是因为蛮族中人天生魁梧勇猛、体力惊人,因此一名蛮族士卒便可以抵得住数名人族士卒了。”

    真照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神,又看了看胡学言递来的帐本后,嘿笑道:“想不到落云倒是做买卖的一把好手,咱们这头一个月就赚了十万两银子了。”要知在大陆上,一万两银子足够寻常一队百人军队花销一年,故而一个月赚下十万两已经是极为可观的了。

    司马子亮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也知这一个月来,落云将商团中的各项事物打理得井井有条,的确是生意场上的人才。略一思索,司马子亮突然道:“大人,今晚卡多雷城邦的司马琅邪大公为他的千金举行生诞宴会,发帖邀请城中所有权贵富商参加,子亮特意为大人也安排了一个名额。”

    “哦?”真照实在有些意外,经过这许久的相处,他知道司马子亮实在智计极富、学究天人,每每言语举动中总有其深意,只是他这时也不知司马子亮为他安排的这个宴会又有什么用意。

    司马子亮见了真照眼中的询问神色,便解说道:“这头一个月,商团中买卖上的事儿都大致妥当,大人若想在卡多雷扎下根来,必要的应酬就不可缺少了。子亮为大人安排这次宴会,便是希望大人能够多结识一些卡多雷的权贵商人,以便后行事。”极快一顿,司马子亮又道:“只是大人要切记,万万不可太招人注意了。”

    真照无可奈何的答应下来,他也知道商团的运货方式就等同于走运私货,如果让人发觉,虽然不至于有命之虞,但是麻烦只怕就大了,因此司马子亮的这些举动不过是想掩饰一番而已。

    到了晚间,真照带着雨夜梧桐如期出发到卡多雷的大公府去了。抵达大公府,真照下了马车后首先看到的景是车水马龙,各式各样的马车停满了大公府的大门前,似乎是特意为了炫耀,那些马车的款式和上面的装饰让人只觉有些过于张扬。

    真照暗暗留了一下心,慢慢和雨夜梧桐走到大门处,朝那些大公府招呼客人的下人递过请柬,就听见那些下人大声宣唱道:“金利来商团神之照公子到。”为了掩人耳目,真照早在进入卡多雷的时候就用了神之照的名字,这时候听那下人又陪笑着说了一句“神公子请”,他便随着另一名引路的下人走进了大公府。

    很早以前,卡多雷和斯里兰卡原本是同一个城邦,因为某些原因他们成了如今的卡多雷和斯里兰卡。司马琅邪大公是自卡多雷成立城邦后的第四任大公,也是在位最久的一任大公,在他的治理之下,卡多雷从原本并不起眼的小城邦变成了巴蜀平原上首屈一指的城邦,所以在这个宴会中,冲着司马琅邪大公的威势,甚至许多不属于卡多雷城邦的富商也挤着来到参加了。

    不动声色的走进举行宴会的大厅,真照带着雨夜梧桐选了一个并不惹人注目的角落站着,对于他来说,这时候最好的选择便是静静观察,好了解一下这些人的喜好习惯。

    卡多雷人的建筑风格和中原人族的迥然不同,他们的屋顶总是高得像一个尖塔,上面巨大而且描满各种彩画的定壁让人莫名的感觉到开阔,特别是这个时候,四处挂着的天灯将整个大堂如同白昼,此此景,的确使人很容易就全心沉浸在了眼前的欢乐之中。

    “他们可曾想过外面处处都是的难民?”真照暗自叹了一口气:“看来司马先生讲的真不错,不断的战争已经使他们麻木了。”虽然上一个五年之中,执政的萨满大公使得南蛮公国并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战乱,但是也正是因为这许多年的大致平稳,实力增加后的各城邦才会再次蠢蠢动起来。

    “南蛮不断战乱的原因只有一个,便是因为国中没有可以弹压四方的强势君王。”想起前两司马子亮的话儿,真照不深觉有理。

    思索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候,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瞧了瞧外头的计时仪,显然已经过了宴会原本应该开始的时候,真照不满的撇了撇嘴,突然生出些想去如厕的感觉,便对雨夜梧桐招呼了一句,独自走出大厅去了。

    好一阵高山流水的畅快之后,真照一人慢慢走在小道旁的花苑中。来的时候走得急也未曾发现,原来这个花苑种有许多奇花异草,静夜之中微风吹拂,不知道是哪株花草发出的幽香,让人闻着精神不一振。真照思忖着这时进到宴会大厅里左右也是个闷等,便索悠闲的在这小花苑里逛着,东看西看好不自在。

    正感觉意畅神舒之时,突然听见左侧传来一把极悦耳的轻呼:“玉儿,别跑!”真照闻声看去,却见一名白衣女子急匆匆的自苑字的另一个入口冲过来,再看她的前不远处,有一只全散发着白色荧光的奇异小兽,敏捷的朝着苑子内的水池附近奔去。

    那女子显然是因为那只小兽才追进苑子,真照见她脸上一副焦急无方的模样儿,顿时生出了要助她一臂之力的心思,笑了一笑后便也极快的掠到那水池附近,抄到了那小兽之前。

    那小兽一路急奔,似也未有想到真照会突然从旁杀出,慌忙中一个急刹之后竟慌不择道的朝着池边冲去。小径离那一旁的水池只有极短的距离,那小兽这么一冲,顿时便扑到了水池之中。追在小兽后的那白衣女子也跟了过来,刚好看到小兽跌入水中的景,当场失声轻呼一声。

    不过那小兽快,真照更快,他还不待那小兽整个子浸入水中,便已极快的跃起一把将那小兽抓在手中又拉了回来。站定形,真照打量了一下手中的那只荧光小兽,只见它的形与兔子极似,同样也有一双长长的耳朵,只是头首样子却长得像猫,实在是他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兽类。

    这么一转眼间,那白衣女子已赶到了真照的前,她有些怯生生的打量着真照,似是不知该说什么,一时间也没有作声。

    “这小兽叫什么名目?”真照一副啧啧称奇的模样继续对那小兽左看右看,没来得及抬眼看那女子就出声问道。

    那白衣女子又奇怪的看了一眼真照,想了一下后低声应道:“这是九幽火岭深处才有的龙猫。”

    “龙猫?有意思……”真照咧嘴一笑,终于将目光投到了那女子上。自从进南蛮后,真照还是首次看见如此美貌的女子:虽然她穿着一除了布料精美一些外就毫无特别的衣衫,而且头发也稍显随意的搭在后,只是她那颀长美的材,再加上美丽可人的脸蛋儿,无疑是个能让人赏心悦目的美女。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