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擅胜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山路愈变的崎岖难行,真照和毗多闻远远的跟随着毗留博叉的摇铃声行去,这两天之中,两人也再没说什么,一切都只是静静的进行着。又行了一夜的路,终于在第二天的清晨时候,真照和毗多闻翻过了陡峭异常的独龙山,依稀看见宁古塔的塔尖。

    这是真照有生以来看到最奇怪的一座塔。

    那塔的塔顶在山林中高高的伸出,仿佛一个由黄沙堆成的沙堆。塔高百丈,塔共有四面,每一面都犹如一个“金”字般从大到小的自上延伸,最终集于一点,远远看去,丝毫不见塔上有任何的缝隙,也不知道当初建塔的人是怎生造出来的。

    真照张目结舌的看了那塔好一阵,转头朝毗多闻问道:“这就是宁古塔?怎么这般古怪?”

    毗多闻道:“这就是宁古塔,当年共动用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块巨石,才将它造出来的。”

    “九千九百九十九块?”真照“啧啧”的发出两声,旋又奇道:“这么多的巨石到底是怎么搬上去的?”

    毗多闻眼中出了崇敬的光芒,缓声道:“当年十八位英雄之中,有精通的机关奇术的纳西族人,他造出了许多能够永远行动的流马和机械,不可思议的将这些巨石一块块的移了上去。”

    听了毗多闻的话儿,真照顿时也对那十八位黄金英雄敬佩不已。他早就听说纳西人是矮人族中最擅长制造机关的一个种族,他们如今在大陆上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的。又看了一眼那宁古塔,真照心中不想道:“别的什么封印之类的或许还只是传说,可是若要造出这么一座雄伟的塔来,那的确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到的。”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来到宁古塔附近,毗多闻突然停下拉了拉真照,示意让他紧随在她的后。真照正有些懵然不解,却听见前面传来一把尖细的声音:“毗多闻,我两天前就已经发觉你跟着我了,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么?”

    毗多闻手上摆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缓声道:“毗留博叉,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毗留博叉缓缓从树林中现出形,瞪起一对大眼睛看着毗多闻道:“怎么你不在千织洞里好好修练,反倒是跑到这里来管我的事儿了?”

    真照静静的站在毗多闻的后不作声,在毗留博叉说话的时候,他又发觉到四下有十余人朝着他们这边靠近过来,已经将他和毗多闻围在了中间。他看了一眼毗多闻,真照知道他察觉到的,毗多闻应该也有所发现了,只是毗多闻这时候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好像一无所知的对毗留博叉道  :“毗留博叉,莫非你真的要打开封印将邪神放出来?”

    毗留博叉冷冷一笑,说道:“我是堂堂不死族的王子,可是你父亲从来不肯把真正的亡灵法术传授给我,幸亏我遇见了灵尊,他答应若是我能助他解开封印,他就会传授给我所有的亡灵法术,甚至是失传了的‘亡灵宝典’……只要能够得到‘亡灵宝典’,灭掉暗夜一族,那个封印又算得了什么?”

    毗留博叉的话音刚落,十数人从树林中走了出来,他们一脸呆滞,正是毗留博叉之前用摇铃驱赶的“死人”,瞧形,他们大概已经受到了毗留博叉的亡灵法术的驱使。

    “毗多闻,你把黄金箭之羽交出来吧!我让你平安离去。”毗留博叉紧紧的盯着毗多闻,他的语气中有一种不容人置疑的坚决。

    毗多闻扫了一眼那些“死人”,也毫不畏惧的说道:“重新修补黄金封印,那是父亲临归化时的心愿,我绝不会将黄金箭之羽交给你的。”

    听到毗多闻的话儿,毗留博叉冷哼一声,随即极快的吟唱起一段咒文,只见他的手上惨绿色的光芒闪过,那些原本呆滞的“死人”突然都呼啸了一声,齐齐的朝毗多闻和真照扑来。

    真照见状刚要伸手拔出帝恨,就听见毗多闻朝他小声说了一句:“不要乱动!”紧接着,毗多闻也吟唱出了一段咒文,跟着又见她脚踏奇步,双手迅捷无比的在那些“死人”之前连番弹出,那十余具“死人”顿时都在原地定住了形。

    毗留博叉眼中怨毒的光芒一闪而过,恨声道:“那老家伙果然偏心,竟然将三花灭尸手都偷偷传给你了。”说罢他一手解下脖子上系着的龙头黄金项链抛到了空中,在他口里不断念着咒文之下,那项链神奇无比的变成了一条通体金色的蛟龙,直向着毗多闻和真照两人冲来。

    眼见异状生出,真照连忙将帝恨拔出握在手中,同时他又留意了一下毗多闻,却见她这个时候眼中也流露出了凝重之色。就在那金龙袭至之时,也不知道毗多闻从怀中摸出了一个什么东西,只听见毗多闻极怪异的呼啸了两声,一只如量斗般大小的小兽顿时腾空飞起,径自迎向了毗留博叉的金龙。

    真照定眼望去,只见那小兽长得如同一只花狐貂,不过与众不同的是它的背上还有两只小小的翅膀,竟能以此在空中飞翔与那金龙缠斗,也不稍逊于对手。

    金龙升腾,飞貂电闪。

    毗留博叉和毗多闻各自施法遥控异兽争斗,真照从来未曾见过有人这样打斗的,倒是觉得新鲜无比。看了一阵,他突然发现毗多闻的子彷佛不能抗拒的微微一抖,转眼再看那花狐貂时,却见它已经被那金龙团团的缚住了。

    真照见状心知要糟,他心中极快一动,也不管毗多闻这时到底如何,当下欺直上,举起帝恨就朝毗留博叉劈过去了一刀。

    毗留博叉见得自己的金龙就要打赢,心中正自暗暗欢喜,不想这时被真照横出一刀劈来,慌忙之中连忙召回空中的金龙,遥控着它直扑向真照。

    “砰”

    一声沉响,挟着一道血箭飞溅而出。

    金光一刹那消散无踪,虽然是仓促间,但毗留博叉从未曾想竟有人能以人力挡住了他的金龙,望着腰间不断流出的鲜血,他愕然的看了一眼真照,突然暴喝一声,倒飞退的遁入了树林中。

    真照询问的朝毗多闻处望了一眼,毗多闻摆了摆手道:“我没事儿,不用追了。”说罢,毗多闻收回那花狐貂,又在地上闭目起来。

    真照守在一旁看着毗多闻,他知道毗多闻刚才定然也吃了暗亏,因此丝毫不敢发出声响,生怕打搅了她疗养伤势。好一阵后,毗多闻再次睁开眼睛,她看了真照一眼,朝真照投来了一个感激的目光,轻声道:“刚才谢谢你了。”

    真照见她没事,心中顿时安落下来,继而打着哈哈道:“我们都是同伴了,哪用这么客气?你那位同族的确是厉害得紧啊!”

    毗多闻想了一下,轻叹道:“父亲曾经说过,我们不死族的五个人之中,就以毗留博叉的天资最高,因为他是我们不死王族的唯一血裔,自一出生开始,他就拥有了比其他人更强的灵力。”微微一顿,她又说道:“可惜他竟然听信了邪神的蛊惑……”

    真照默不作的听着毗多闻的话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会儿后,毗多闻朝他打了个招呼,两人又继续向着宁古塔的方向行去。

    宁古塔前,土黄色的塔,或是因为经过了这数千年的风吹雨打,这时早已显得破裂斑斓,可是这些丝毫不能掩盖它散发出的那股浩大的气势,看着那巨大的塔,让人不自的就想要对它伏地膜拜。

    “这塔真是雄伟啊!”来到宁古塔前,真照举目望去,不自的发出了一声赞叹。

    毗多闻没有理会啧啧称奇的真照,指着塔两面相交处的一条小阶梯道:“我们从那里上去吧,时间之壁就在塔里。进到塔里你要小心,里面漆黑无光,有不少古怪的毒虫,不过只要你紧紧的跟在我的后面,就不会有事了。”

    真照见毗多闻虽然对着自己时总是不假以言笑,只是话语中却着实有看护的意思,因此他听了毗多闻的话儿,便连忙点头应了。两人顺着那条小道直上而去,塔中一片漆黑,毗多闻随意的施了一个亡灵法术,便在两人的周生出了三团漂浮于虚空中的蓝色火焰。真照从来未曾到来过这儿,心中自然事事新鲜,左看右看下,倒很有些寻幽访胜的意思。

    一路行来,真照不断看见甬道里有许多古朴的壁画儿,两人又走一阵,眼前的景物豁然来朗起来,随着毗多闻停下子,真照左右打量一下,却见原来他们两人走到了一个很大的石室中,而很快的,他的眼光就被正中央那副巨大的壁画吸引住,久久不能移动开来。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