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兽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众人又说了一阵,突然看见一名华衣中年人急冲冲的从大门外进来,他走到那高台上后,脸上带些难色的高声道:“诸位……诸位,请静一静,今天……今天的这个宴会要暂时取消了。”

    “啊?”、“什么?”、“取消?”顿时各种话语声嗡嗡的响起,大厅里的所有人都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

    那中年人朝众人摆了摆手,又道:“今天我们小姐听说了斯里兰卡与卡多雷的战事,为了帮助那些难民,她央求大公取消了这次宴会,并捐出一大笔银粮,因此……因此请诸位先行回去吧!”

    “原来如此!”听到这样的消息的确让那些所有人感觉到有些无趣,只有真照心中若有所思,想起了刚才那名侍女。

    回到住处,隐去了花苑的那一节,真照如实的将宴会上的形向司马子亮说了,司马子亮想了许久,实在猜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司马琅邪大公为了女儿如此行事未免有些不当。

    又过了几,斯里兰卡和卡多雷的局势更是紧张。趁着这个当口,司马子亮和真照等人商议后决定将手中的货物再次运到斯里兰卡去,然后用高价分批卖出,这样一来可以获得更大的利润,二来分开卖出货物也不会引人主意。

    由于货物的数量比以往都大的缘故,真照和帅明杰不得不亲自带着亲卫营,一起朝那无人踏足的野猪林进发。三数后,在寂静无声的野猪林中,真照带着队伍只走了约莫两个时辰,就已经差不多走了野猪林三分之一的路程。因为穿过野猪林恰好需得一夜有余的时间,而间又不能大张旗鼓的出现在斯里兰卡的地面,因此他们便要在野猪林呆上一个夜晚,到了间再走,然后第二天晚上才能悄悄的进入斯里兰卡的地界。

    真照依着一颗大树坐下,他也不是第一次来野猪林,只是今天却觉得有些异样,似是被什么人紧紧盯着。真照左右看了看黑黝黝的林子深处,见并没发现什么,心中暗笑了一句自己无中生有,便径自闭目养神起来。

    到了夜深,朦朦胧胧之中只觉得有人在他耳边说话,真照睁开眼睛,却见除了几名守夜的亲卫,其余众人都在熟睡之中,哪里有什么人说话?他又看了一眼手中一直捧着的帝恨,突然发现不知为何,帝恨这时竟发出了极淡极淡的红光,实是怪异无比。

    要知真照自从在天绝洞得到了帝恨之后,他就隐隐查觉到帝恨如同一个活物一样,有着自己的智能。经过这些天来的接触,真照在心灵上与帝恨已经有了某种难以言喻的联系,他这时候只觉得帝恨似乎有些雀跃,好像遇到了什么让它欢喜的事物。仔细默想之下,方才睡梦中的说话声又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只是他却不知道究竟那声音在说什么。

    真照不动声色的站起,将孔雀王丹塞入帅明杰的怀中,低声道:“大哥,我去去就来。”说时,他也不等睡眼惺忪的帅明杰作出任何反应,便独自一人手执帝恨朝着黑暗的林子深处走去。

    四周越来越黑,除了手中的帝恨发出淡淡的红光,真照就再也看不到丝毫的光亮,不过他的心中却不紧张,因为从那断断续续、且又低缓无比的话语声中,他感觉到那声音并没有恶意。“他似乎认得我……”真照暗自思忖着,他实在不知道那声音的主人究竟是什么,他也不能确定那是否真的是声音,他只是好奇,同时也因为帝恨而感到一丝切,“那声音是在召唤我啊……”

    愈走到深处,耳边的话语声愈听得清楚,虽然也没有留神走了多远,但是真照却知道自己正朝着缥缈峰的方向过去。突然,一个长长的啸声传上天际,“啊呜……”真照心头猛的一震,先前那召唤着他的话语声一刹那消散无踪,紧接着他立即感觉到有许多双眼睛正看着自己,而且他也听到了四周传来的“呼哧呼哧”的沉重呼吸声。

    静静站立在原地不敢稍动,真照体内的真气极快的游走全,蓝色的光芒一下亮堂了起来,同时帝恨上面的红光也比先前明亮了数倍。借着这些许的光亮,真照终于看清了遭的景物,只见前的一块大石上,一只如狼犬般的魔兽懒洋洋的蹲在其上,似乎也没有留意到真照的到来,不时伸出手爪挠挠上的皮毛,又用舌头手爪,那副神极是悠然轻松。

    “青面虎?”那魔兽的一青毛,再加上更是青得发蓝的头首,真照心里不自的轻呼而出,转念又醒起青面虎喜欢群居的事儿,他再左右看去时,却见更多的青面虎出现在他的周遭,隐隐围成了一个大圆圈,把他来时的路都堵住了。

    黑暗之中密密麻麻闪耀着青色的光点,真照心知那是青面虎双目泛出的青光,这密密的光点闪耀,也不知有多少只青面虎围在那里。真照强自定下稍有些慌乱的心绪,转眼又留意到那些青面虎似乎将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帝恨上,不时发出一两声低吼来,隐隐透出些欢喜的意思。他默默盘算了一阵,突的心中一动,径自朝正前方石头上的那只青面虎说道:“是你叫我来的么?你认得我?”

    那只青面虎闻言立即收起了懒洋洋的神,精神抖擞的站起了,“啊呜……”又是一声长啸,它独自张嘴朝天,这时看起来确实是威风八面。四周那些青面虎听到它的啸声,马上都略微的低下了头,均是一副臣服其下的模样儿。

    “好个会耍威风的畜生。”真照在心底笑骂一句,终于确定了那大石上的畜生就是一众青面虎的首领,便又不动声色的问道:“你叫我来做什么?”

    那只青面虎眼中青光闪动,看得真照也不自心中一寒,只听它低吼了数声,又转过了去,斜着眼睛瞅了瞅真照,径自朝着缥缈峰的方向行去。看到那青面虎的眼光,真照有些福至心灵,只觉得它的意思是要自己跟着,左右见它并没有什么敌意,便也跟在后面去了。

    又行了老大的一段路程,看着那渐渐向上的地势,真照知道前头那不缓不急的走着的青面虎正领着自己朝那缥缈峰上行去,他又略微打量了一下后,由始至终那一大群青面虎还是跟在后面,可是却不敢靠近,远远的落下一段距离。

    “喂,你再不说要到哪里去,我可不走了,我还有许多弟兄等着我呢!”真照停下脚步,试探着向那青面虎问了一句。

    那青面虎闻言也停下脚步,转过头来望着他,一人一畜对望了一阵,那青面虎突然张嘴露出白灿灿的牙齿“哧哧”的吐了两口大气,瞧那模样竟然是在取笑真照。

    真照又好笑又好气,顿时生出无论如何也不能叫这畜生小瞧的心思,刚迈出一步,转念又想:“莫非这畜生是在激我?”形略一迟疑,抬起头正好见那青面虎眼中闪过狡讦的神色,又高傲的调过头去继续朝前走,看到这种形,真照哪还不知道那青面虎使的是激将法,哭笑不得之余也只好跟在了它的后行去。

    约莫走到半山腰,真照之所以知道已经到了半山腰,那是因为四下的景物已经变得不同,林中的树木没有之前的浓密,透过那些树木还可以看见远处山脚下的葱葱郁郁,山风迎面吹来,倒也让人感觉舒畅无比。真照正要再问究竟要到哪儿去,却见那青面虎已经先是停下脚步。真照抬头朝前方打量,及目所见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潭,那水潭一片碧绿,也看不出它的深浅。走近那水潭边,真照立即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袭来,大有些飕飕的。

    “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真照转头朝那青面虎问道,却见那青面虎使劲的抖了抖全上下,又向着他点了点头,冷不防“噗”的一声,竟是跳入了那潭水之中。

    “莫非是让我跟着它?”真照心中暗道,又见那青面虎入了潭水后,全打了一个哆嗦,又转头向他点了点头,敢是要他一起到那潭水中去。真照心念转动,咬咬牙也不顾那许多,默运真气游走全,又将帝恨缚于腰间之后,也纵跳入了水潭。

    潭水冰寒透骨,幸得真照有真体护体,这才抵住了那阵寒气。那青面虎见真照也入了水中,似是十分欢喜,手爪拍起两个水花后,便自低头朝下潜去。真照见状,苦苦一笑后也硬着头皮随那青面虎极快游向了潭底。

    水潭之中漆黑一片,在黑暗中真照也只有凭着上的灵觉才能辨别出那青面虎的位置。一人一兽也不知道往下游了多久,途中真照好几次便要闷得窒息过去,可也不知道为何,那潭水之中似乎有种神奇的力量,每当他难以支撑下去的时候,那股力量就会从他的肌肤中渗入到他的体内,牵引着他的真气自主运转全,从而消散他中的秽气,让他又可继续往下游。如此一连试了几次,真照终于渐渐摸出了些门道,在那潭水之中体内真气的运转越来越觉顺畅,彷佛他天生就是生活在水中的鱼儿一般。

    又游了一阵,爽快得有些忘乎所以的真照突然见到下方有一点光亮,他心中一奇:“那是什么?看来那畜生要带自己去的就是那儿。”

    奋力朝那点光亮游去,愈到近处,真照心中也愈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召唤着他,让他过去,而上的帝恨也跟着亮起来。好不容易游到那光亮前,却发现那儿原来是潭底的一个石洞,石洞里面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光亮,潭水犹如一层光幕隔在洞口上,极是壮观。

    真照和那青面虎游进石洞里面,子才刚游过那道光幕,突觉洞中生出一股大力朝他扯来,他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已经“嗖”的一下被那股大力拉得冲入了石洞的深处。

    往左往右,朝下朝上,真照也不知道被摆弄了多久,突然只觉那股大力猛的一抛,他和青面虎好似被用劲抛出的石子,直飞而上……

    “轰”

    终于冲出水面,真照的子飞起后又再次下坠,只是匆匆的瞥了一眼四周的景,他立即就被自己所看到的景骇得呆住。

    “这是哪里?”

    慢慢从水中游到岸边,真照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天地,许久都说不出话儿来,他从来未敢想象在这水潭的深处,竟还藏着一个如此广阔的天地,一个让人张目结舌的巨大洞

    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湖泊,那湖泊清澈平静,彷佛一面通透的镜子,最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湖泊的本能够发出有如月光一般的亮白色光芒,照亮了洞里面的所有一切,就如同白昼一般。

    “镜月湖?”真照倏的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他惊疑不定的踏到一块大石上,举目眺望,只见那湖泊大得出奇,远远望去也看不见边际,大概真的有“方圆百里”。

    “这就是镜月湖,通往鬼域的道路。”真照喃喃的自言自语着,他又细细的回想司马子亮说过的关于镜月湖的事儿,不知不觉间抬头望了望,却见那洞顶端的石壁距离湖面约有十数丈,石壁上面挂着许多钟石,在湖水白光的映下,极是炫目好看。

    这个地底洞中宁静异常,除了偶尔钟石滴下的水珠发出一点点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丝毫的声响,真照正要再仔细四处看看,却突然觉得腰间一紧,低头看时,原来是那青面虎用嘴咬着他的裤脚,不知要扯着他往哪里去。

    “你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去?”真照这时已经确定那青面虎对他没有丝毫的恶意,便也顺着它的意思问了一句。

    那青面虎见真照回过神来,满意的转头就走,似乎并没有听到真照的问话,不过真照瞧它熟门熟路沿着湖边一直走去,想来该是之前已经来过这里,因此也就耐着子跟在它的后。

    一人一兽行了一段路途,真照也浏览了一番这地下湖泊的奇异风光,他突然觉得帝恨亮了一下,转头看那青面虎时,却见它已经站定了子,直愣愣的看着前方一块大石墩一动也不动,彷佛是中了邪一样。

    真照顺着青面虎的目光朝那石墩望去,只见那石墩上乃是一块光洁莹润的玉石,上面还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字儿。真照心中一奇,想不到这地底之中竟然还有人迹,便缓步走上前去查看那些刻字。

    “天魔古兰经”

    只看到玉石上开篇的五个大字,真照心中当下蓦然一跳:“那天魔古兰经是西戎皇族的武功秘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要知那《天魔古兰经》号称西戎魔族第一武学秘笈,西戎历代大天魔神之所以能够以武震慑四方,便是因为它的神妙,不过《天魔古兰经》中的武功向来只有皇族中人才能修习,因此除了皇族之外,从来它没有在世间流传。

    相传当年曾有一位魔族高手盗得了其中的心法,不料却因为他那非皇族的心核不能承受天魔功的霸道气劲,反遭到天魔功的侵蚀而自爆亡,从此以后,就再也无人敢偷习《天魔古兰经》了。

    真照轻轻抚摸着那块玉石,他感觉到一股力自那玉石通过他的手心一直传入他的体内,真照心中一动,只觉那股力是那么的亲切和熟悉,就像是帝恨曾经给他带来的感觉。默运体内真气接纳那股力,真照的心开始有些切起来,他体内的真气随着那力而变的沸腾,虽然他并没有刻意的去做什么,但是不知不觉间他已开始默默的念诵起玉石上的《天魔古兰经》。

    “纳清吐浊,叩齿集神,导引按摩,存想呼吸……”

    心中的切更甚,玉石上的一字一句仿如清澈的溪流流过真照的心间,他的心神渐渐变得有些恍惚,只是体内的真气却能自主的流动全。混混沌沌之中,真照体内狂躁的真气一遍又一遍运转周天,最后甚至直冲上他的顶门,侵袭他额间保持的那一丝清凉。

    其实真照哪里知道,当初在那天绝洞里,他第一次将帝恨执在手中时,那附在帝恨上的原始天魔的魔气已经几乎占据了他的心,当其时那强大的魔气使得他神志尽失,帝恨险些便将他完全纵,尚幸那天晶的晶魄将帝恨的魔气压住,后来更是植入了他的额头之中,这才令他保住了神志。从那以后,晶魄不仅助他压制住帝恨的魔气,同时也将那魔气为他体内的一部分内力,让他功力得到了极大的增进。这个时候,他突然得到魔族的无上功法——天魔功,顿时便将他体内的魔气唤起,进而反向真照额头上的晶魄去,以图可以摆脱它的压制。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