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向南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天空依然显得苍凉,云朵儿也压得人有些透不过气儿来。

    得到了洛王嬴浩的车马,一切安排妥当后,真照放开对青龙臂苦苦支持的遥制,又高声朝着望楼上道:“洛王爷,多谢你的照顾了,我真照有生之年,定要再回这咸阳来。”说时,他大喝了一声,径自纵马率领众人朝东行去。

    滚滚烟尘扬起,不到一阵的功夫,真照众人已经离开了咸阳约莫二里余地。因为骁骑营并未远去的缘故,那咸阳城里的洛王也不敢贸然派人出城追赶,因此他们暂时倒是可以松下一口气,稍作休整。

    真照骑在马背上摇摇晃晃的放缓行走,半来的连番打杀实在让他劳累不堪、心力交瘁,再加上他又有断臂和眼睛两处外伤在,先前紧张时还不觉什么,可这时整个心一松,他当即就再也支撑不住,歪头跌下马来不醒人事了。

    朦朦胧胧,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当真照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已经是入夜时分。睁开唯一剩下的那只右眼,真照首先感觉到的是失去了左眼的不习惯,随即又感觉到全都酸软乏力、隐隐作疼,而且左臂的断臂处,只轻轻一动,火辣辣的疼痛立即让他感觉有些扎心。

    全放松着不敢动弹,右眼左右转动打量了一下,原来自己正睡在一个极其简陋的帐篷中。帐篷里没有任何摆设,有的只是铺得均匀的干草,真照定定的看了看那些干草,他突然想起了李红影,心中同时暖意涌起,不暗叹了一句:“也只有她才这般细腻的心思了。”

    难得的一阵平和,真照转念又想起慕容雪,他的眼神一黯,那股悲凄和不舍再次在心中酝酿起来:“雪儿啊,都是我的错……”自怨自艾好一会儿,不加约束的思绪飘得更远,想到之前在三才阵的幻境中的事儿,他那悲苦的心中不浮起了一个疑问:“莫非神皇和冬月皇后真是我的祖父、祖母?”

    真照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他每次见着冬月皇后,心里面总有一种亲切的感觉,或许这便是其中的缘由。仔细想了一想幻境中的事物,他突然醒起幻境中的八部真照的额头上是有着神族的纹饰的,这不又让他疑惑不定起来,纷乱的思绪好一阵都难以平服。

    “不管了,后定要向那老头子好好的问个明白的。”撇开这些疑惑和烦恼不去想,真照轻轻舒了一口气。

    “你……你醒了?”李红影从外面走进帐篷,正好看到真照醒了,脸上露出一个惊喜莫明的表,飞一般的扑到了真照的怀中。

    “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李红影趴在真照前,流着泪的重复说着,也分不清她到底是喜是悲。

    真照伸过手梳弄李红影的秀发,默不作声的由着她哭,好一阵后,李红影才抬起头抹干眼泪,责怪道:“以后再也不许你这般不顾命了。”

    真照笑了一笑,想要说些话儿来安慰李红影,只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了一阵,他才终于说道:“雪儿走了,我不想再见到你有什么不测,我……我是什么也顾不得了。”

    李红影听真照提起慕容雪,心下暗自感动的同时,脸上也现出了悲色,两人沉默不语好一会儿,李红影低声道:“我不管,你需答应我,你以后再也不能这样了,不然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也不活了。”轻轻叹了一口气,她接着道:“你知不知道你跌下马的这两天,我的心里总是不能踏实!”

    又温柔的摸了一下李红影的脸蛋儿,真照突然醒起什么,大吃一惊道:“两天……两天了?”

    “你都睡了两天了,幸好有司马先生用金丹道法中的‘金针渡劫’为你疗伤。”李红影埋怨的瞅了真照一眼,压低声音着道。

    大概这两天李红影真是担心极了,说了这一阵子的话儿,真照只觉得她对待自己比较先前更加火了许多。其实真照又哪里知道,自从在咸阳城南门前,他舍得自毁一目来换李红影无恙,李红影的心中早已感动莫名,这两天来每每看见他的左目和断臂,李红影便心疼非常,如今终于盼得他醒过来,心就自然比寻常激了。

    “如今我们走到哪儿了?”真照想了一会儿,突然侧头朝李红影问道。

    李红影微微一笑道:“你别担心,我们现在在亚西了。”

    “亚西?怎么在亚西了?”真照眼睛一瞪,惊诧不已的问道:“我们不向东走,怎么反而转到这西面的地界来了?”

    李红影捏了捏真照的手,轻声道:“你急什么,这都是司马先生的主意。”侧头略微一想,她又带着询问意味的说道:“哎呀,是了,司马先生说了,如果夫君你醒过来了,就要告诉他的。”

    看见真照点点头,李红影立即快步出了帐篷,好一阵后,和她同时出现在真照面前的便是司马子亮和帅明杰众人。

    “兄弟啊,你终于醒了。”帅明杰才一进帐篷,马上来到真照的边握住了他的手,“兄弟,看你醒过来,大哥我就放心了。”

    真照心中暖意升起,微笑着打趣道:“没有大哥陪着,我怎会一个人到九幽地府去耍。”说时,他转眼又望向一边的司马子亮、钟炎武和落云等人,最后将目光停在了胡学言上,眉头轻轻一皱,艰难的说道:“胡先生,对不住了,老太太她……”

    胡学言的神一如寻常的平静,似乎并没有经历过母亲过世的惨事,只见他闻言后躬行了一礼道:“家母的事儿,请大人一定不要放在心上。”

    真照心知胡学言向来如此,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默默思索了一阵,这才转头对司马子亮道:“司马先生,听说我们现在是在亚西,不知道这是为何?我们不是要回胶东么?”

    “大人,请恕子亮擅自为大人拿了主意。”司马子亮不慌不忙的行了一礼,缓缓道:“子亮以为,大人此时已经不能再回胶东去了。”

    “哦,这是为何?当初先生不是劝我回胶东的么,为何现在又不能了?”

    “当初始皇仍未驾崩,大人若是早些回胶东准备,自然可以在始皇驾崩之时总领胶东军政大权。可如今……”司马子亮摇了摇头,叹道:“洛王让太子登基,又自封摄政王,胶东郡得到了当今秦皇的皇诏,大人就算去到胶东,那也只是徒劳而已……况且这个时候,秦国各地只怕早就收到了捉拿大人诏书,因此这去胶东的路途上必定是险阻重重的。”

    “唉……”真照长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是我先前没有听从先生的话儿,才会弄到今天这个境地的……”

    “大人切莫要这样说,大人乃忠肝义胆之人,先前是子亮唐突了。”司马子亮又作了一躬,微笑着道。

    真照侧头略想,又问道:“向西……向西,莫非……莫非先生是要去玉门关?”

    司马子亮笑着摇了摇头,有成竹道:“那玉门关虽然是武威王的地面,可是大人却不能去那儿。”微微顿了一顿,他又接着道:“虽然此时翼王和大人都出了帝都,但相较之下洛王更顾忌受封胶东的大人,因此他必定尽全力遣人追杀围堵大人。往东去,那是胶东,洛王会严令东面各路镇军追查大人的去向,所以大人不能东行。现下我们向西走,洛王获悉后一定会以为大人是要到玉兰关去的,待他再发明诏调集人马时,我们便转向南去,自然就可以安然无恙。”

    “向南?”真照有些糊涂了,疑惑不已的问道:“向南,先生是要去大唐么?”

    “大人……”司马子亮突然跪下地来,正容道:“大人现下叛出了秦国,就已经不是秦人,不知大人心中可还有摇撼山河的志向?”

    “摇撼山河?”真照嘴里重复了一句,不解道:“不知道先生这话儿是什么意思?”

    司马子亮仍然跪在地上,说道:“大人如果仍有摇撼山河的志向,那子亮便要劝大人南行,借道大唐,入南蛮公国。”

    真照奇道:“入南蛮公国?”

    “对,入南蛮公国!”司马子亮口气坚决的应道。

    真照若有所思的想了一阵,然后凝声道:“那就请先生为我说说这其中的缘由吧!”

    司马子亮点了点头,侃侃道:“子亮从前在隆中读书的时候,曾随师长游历于大陆各处,当时便去过南蛮。南蛮境内地势独特,北面多是山林沼泽,许多地方终年有毒物瘴气缭绕,除了几处重要的关隘,再没有别的道路出入其中。而南蛮的南面,则濒临不惊之海,河流众多,因此由河流冲刷出来的平原肥沃之地面积极大,那儿算得上是南蛮的富庶之地,只看巴蜀‘天府之国’的美名就可见一斑了。”

    司马子亮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在南蛮的西边,有两个高原,分别是吐蕃和天竺,这两处地方犹如屏障般处在了南蛮与西戎之间,因为这样,西戎、南蛮数千年来从未出现过战事,是大陆上唯一可与魔族有来往的国家。再看南蛮的东北面,隔着大江与东夷相对而望,南蛮人的造船之术一点也不输于东夷,这也是东夷数千年对南蛮不能有尺寸之功的缘由了。”

    “大人,你仔细想想,南蛮有着这易守难攻的地势,而且又有富庶自足的条件,却不正好是大人实现志向的根本?”司马子亮目光炯炯的盯着真照,又道:“南蛮国内种族众多,号称是大陆上所有的种族都有,虽说这样使得他们内里纷争极多,各个城邦战乱不断,可是却也因为如此,南蛮才是个可以容纳百川之地。”

    司马子亮似是越说越兴奋,眼光更是亮了起来道:“大人,只要我们在天府富庶之地站稳脚跟,然后再图其余,南蛮自然有望尽归大人掌握。到时候虎卧南蛮,进可王霸中原,退可安守一隅,从此大人便可与天下英雄一争长短了。”

    “王霸中原?”此此景,如果是换另外一个人说出这样的话儿来,真照还真要以为他是在痴人说梦,现下他们不要说是什么天府之国,就是小小的一块安的地儿也还是没有的,又何谈的什么王图霸业?不过真照转眼瞧了一下司马子亮的后众人,显然他们都觉司马子亮所言有理,一个个都陷入了沉思当中,各自想着心事儿。

    “夫君,司马先生说的不错,我们青楼联盟的总楼便在南蛮,我也让她老人家见见你。”李红影见真照没有发话,便轻声的在旁说了一句。

    听了李红影的话儿,真照不由侧头思索起来,好一阵后他终于似是下决心,说道:“好,既然司马先生这样说了,那我们便到南蛮去。不过……”顿了一顿,他又对众人道:“诸位都是自己人,我也不妨明说了,你们之中若是有谁不愿意跟我到南蛮去的,尽管坦然说出,我会给你们一些钱银,你们大可自去谋生吧!”

    “大人,我宇文乐的命已经是你的了,我愿誓死追随大人。”宇文乐听到真照这么说,首先跪了下来,紧接着,钟炎武、胡学言、落云等人互相望了一眼,也都一起跪了下来,齐声说道:“我们都愿誓死追随大人。”

    眼见众人众志成城,真照心中斗志蓦然升起,说笑道:“好,从此以后,我们便一起弄他个王图霸业出来。”

    众人尽皆大笑,帐篷中一时间气氛融洽无比。真照接着又和司马子亮等人商量了几句,具体说了一些如何经由大唐到南蛮去的事项,这才让众人各自散去。

    第二天一早,帅明杰依言代替真照将决定了到南蛮去的事儿向一众亲卫宣布,那一众亲卫当初经过甄选出来的都是些无牵无挂之人,加上他们又感动于之前真照为了胡学言等人不惜断臂的举动,因此都一口答应了愿意继续跟着真照往南蛮公国去。

    一行两百余人按照司马子亮的计策缓缓的继续西行,走了四五,就在即将走过亚西的地界之时,他们突然转向南行,连续马不停蹄的又走了月余,终于从迂回的云浮山脉出了秦境。

    其实当其时人族四国中秦国与其余三国都有接壤,许多荒野的边界,如云浮山脉之中,因为里面的道路并不适合大军行走,因此秦唐两国的边境也只有一个小小哨站而已。真照等人经过那哨站时,负责看守两名兵丁正自无所事事中,他们还未来得及拔出腰刀,就被绑起扔在了一边,只得眼睁睁的看着真照等人扬长而去。

    在大唐境内宿夜行,虽然劳累依然,但终究算是可以放慢了行程的速度。对于秦国各地要追捕真照等人的镇军来说,他们就像是做了一个东方仙术中的大挪移一样,凭空挪移到了云浮山脉,然后又从秦国消失在云浮山脉之中。

    前前后后大约走了四个多月,真照等人终于来到了大江之前。在这四个月中,真照一行人都是伪装行走,他们照着司马子亮的话儿,早在进入大唐之初,就“洗劫”了一队商队,将那商队所有人的除了银子之外,什么衣裤鞋袜、车辆货物通通抢了个精光。因为怎么说大唐也是人族国家,哪怕只为了轩辕主君的一句话儿,派人围堵他们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东方大陆上,最主要的河流有两条,一条是中原流域北部的大河,大河之水发源于天山,浩浩的从西向东,经过黔中山脉的崇山峻岭,然后转向北方迂回流去,经由北狄的牧河原地,汇进那里尔河中,复又万马奔腾的朝东而去,最终注入渤海之中。而这另一条河流,则是真照等人面前的大江。大江起源天竺和吐蕃两块高原之间,汇集了两块高原山脉上的雪水冲下浙江,浙江江水再融入黑龙江,然后浩浩的流往青海。

    真照等人拿出假份的路条蒙混过了关卡,又租了一艘大船渡江。大江上行了大半天的水路,他们终于顺利的渡过了这条天堑,来到南蛮境内第一座大城——建康之前,直到了这个时候,一路上处处提防的真照众人这才稍稍的松下了一口气儿。

    大概是因为向来各国商队都会来南蛮做生意的缘故,城门处的检查并不甚严,真照等人也就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建康。数千年来,南蛮从未和外族发生战争,健康作为南蛮对外的门户之一就从未被战火波及,而南蛮的内乱也很少影响到健康,怎么说南蛮人就算再笨,也不会将自己的门户打烂了让外人进来,因此健康就成了南蛮公国里少有的太平城邦

    走在建康城内的街道上,真照等人都发觉建康对比起咸阳、洛阳等人族大城虽然仍远远不如,但是它的街道却也可见一切井井有条,有着极明显的繁荣的气象。再看街道上的行人,这可就让真照等人大开眼界了,因为这里的街道上可以看得见各种种族的人,他们有的不仅长相让人张目结舌,就连衣饰装扮也是奇形怪状得叫人眼花缭乱,所谓的“号称是大陆上所有的种族都有”,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