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出城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三个血淋淋的头颅滚落地上,午门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真照的上。要知圣庙在人族百姓心中占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那圣庙中的长老更是至高无上的人物,先前看见真照破阵而出,那睥睨四方的威势已经将所有人镇住,这时再看他手起刀落连杀三名圣庙中的长老,顿时凡是在场的人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广场上,气氛仿如静止,那萧瑟的北风吹过,“嗖嗖”的叫嚣不已,似是要向世人展示它的威力。真照头上的发际迎风掠起,他那双眸如靖水般深蓝,在上淡蓝色光芒的衬托下,让人只觉得他有若天神。

    淌着血迹的帝恨依然兴奋的泛着蓝光,真照转眼看了看四下呆呆瞧着的卫军,他又甩了一下帝恨道:“还有谁要挡我?”尽管他说话时的语气平静不波,但是那些卫军闻言后眼中却明显可以看得见惧意。

    真照见没人应话,又转行至帅明杰边,用嘴咬住帝恨后慢慢将帅明杰扶起,而手掌也抵在了他的背心。这时,任人都知道真照是要为帅明杰疗伤。

    “快,一起合力抓住这个逆贼。”那不知躲在哪里旁观了许久的监斩官看见真照要为帅明杰疗伤,以为有机可趁,当下便大声叫嚷起来。

    卫军们听见了命令,心中虽然仍然惧怕,但是因为军中向来军规极严,是以这时候也不敢抗命,只得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向着真照这边围来。

    真照抵在帅明杰上的手掌蓝芒大盛,他极为小心的将另一只手上的慕容雪放下,随即又拿起了帝恨,朝着那些来的卫军挥去。由始至终,真照的眼睛只是看着前的帅明杰。

    “噗、噗、噗……”虽然那些卫军还未能走到真照近处,但是帝恨所发出的刀气却已经连连扫中了最前面的一排人。

    血横飞,那些后面一些的卫军看见自己的同伴,犹如被割的稻草一样接连倒下,他们顿时骇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继续向前。慌乱间,也不知道是谁“啊”的惊呼了一声,所有卫军都一哄而散的退到了广场远处。

    微微窒了一窒,真照又连着运气助钟炎武和雨夜梧桐疗伤。得了真照的真气,帅明杰、钟炎武和雨夜梧桐三人又重新站起了来,虽然他们三人依然一副受重伤的模样,但是毕竟是可以行动了。

    真照重新抱起慕容雪,再次端详着妻的容貌,眼中那浓郁的忧伤不经意的又露了出来。其余三人明白真照的心事,心中都好不沉重,倒是帅明杰首先过去搂住了真照的肩膀安慰了一句:“兄弟,唉,先别想那么多,出了帝都再说吧!”

    “大哥,记得我和你在毛驴山上说过的么,要一起摇撼山河啊……可如今,我却连自己心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真照眼中泪再次涌出,语声带着哽咽。

    “兄弟,眼前最重要的事儿是出帝都,莫非你就不为红影弟妹想想么?”帅明杰见真照语意颓然,连忙劝慰道。

    真照又望向了怀中的慕容雪一眼,也没有说话,帅明杰心中一急,也不理真照愿不愿意,又接着道:“如今宫内的形不知如何,没了圣庙的这三个老家伙,嬴用、嬴复兄弟应该不难将翼王救出来……嗯,弟妹他们这时也该到南门了,我们还是快些赶过去与他们会合吧!”说罢,便伸手拉过真照就走。

    正要过去牵几匹卫军的马匹,却听午门之内又传来连番马蹄声,远远望去,原来是一大队军马从皇城之内驰出来。帅明杰脸色微变,心中暗忖着这个时候从宫里来人,不管宫里面究竟出了什么变故,也绝对是敌非友,因此便极快的牵过四匹马,和钟炎武两人硬扯着真照向南门去了。

    一路快马加鞭,不到一阵就来到了南门附近,才刚能看见南城门的望楼,就远远的听见了一片厮杀声从那边传出。帅明杰心中一沉,知道前面定是出了什么变故,极快与钟炎武对望一眼,又对雨夜梧桐交代了一声要小心行事,便一道疾驰过去。

    “弟兄们,拼命冲啊,莫要让逆贼出了城门。”

    四人来到近处,及目的却是数千穿卫军服的军队,不断的向着城门旁的一个巷子入口处攻去,听见那些发令的统领不断叫喊着“逆贼”这个词儿,倒让他们不自将忧虑的目光转到了另一边。果然,只见那小小巷子口,真照的亲卫队在落云的指挥下,正用两辆马车顶在了入口的地方,抵挡着卫军不断的攻击,瞧着他们满的血迹斑斑,显然之前的打斗着实是激烈之极。

    帅明杰眼见势危急,也顾不得那么多,当即就纵马领着钟炎武杀了过去。那些卫军原本一心只放在巷子的落云等人的上,冷不防被人从后杀出,虽说帅明杰等人也只有寥寥四骑,但他们顿时就乱成了一团。而另一边的落云看见是真照和帅明杰四人,当即下令所有亲卫一起杀出,两路汇合下,很快就杀散了卫军的攻击,又一起退进了巷子里。

    “大统领,你们终于来了。”落云领着真照等人进到巷子深处,他满是焦急的脸上这时终于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出了什么事儿了?”帅明杰耳听着外面的卫军又发起了一次进攻,便急着向落云问道。

    落云转头望了望真照,看到真照手中的慕容雪,脸上露出了一个悲愤的神,没留心帅明杰的话儿,嗫嚅问道:“这……这……夫人怎么了?”

    真照的双目依旧只望着怀中的慕容雪,也没有理会落云,帅明杰轻叹了一口气,朝落云摆了摆手示意让他不要多问,又道:“外面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司马先生呢?”

    落云摇了摇头苦笑道:“唉!我也不知道为何,城中的数千卫军似是全部都来了,听说嬴影大统领死了……司马先生刚才手臂上中了一箭,如今正在里边包扎呢!”

    帅明杰眉头一皱,急急的道了一句“我们先去看看司马先生”,就拉着真照径自朝内里行去。

    “司马先生,这究竟是怎生一回事儿?”一见到司马子亮,心急如焚的帅明杰也不客气,劈头就问了一句。

    司马子亮手上缠着绷带,也不见他脸上有丝毫颓然的神色,只听他摇头笑道:“想不到我们大人竟惹得洛王如此顾忌。”说时,司马子亮便将眼前的事儿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个大概。

    原来真照等人在午门大闹法场时,司马子亮和落云依着约定好的时间率领一众亲卫军向南门奔来。可谁知他们一来到南门,却发现这里有数千卫军在等着,一顿冲杀之下,他们便被迫退到了这个巷子里来了。

    “先前子亮派人探听到,洛王已经将嬴影杀了,如今的卫军大统领乃是秦自武。照着眼前的势,只怕洛王是要放翼王出帝都,而集所有卫军的兵力来围堵大人啊!”司马子亮见众人默不作声,又补充着说了一句。

    听到这样的消息,众人无不心乱如麻,正各自想着心事,一直没有说话的真照突然抬头朝司马子亮问道:“那如今阿影在哪里?”

    司马子亮眼光微微闪动,淡淡的看了一眼真照手上的慕容雪,依旧镇定如斯道:“大人,载着夫人和胡老夫人的马车,先从东门出城去了,如果顺利,如今应该已经在城外等着我们。”

    真照沉吟一阵,又将手中的慕容雪交给雨夜梧桐,突然说道:“一阵我领人先行冲杀出去,你们随后跟来,不论如何,我们今都要冲出帝都。”

    “慢着,大人。”微微一顿,司马子亮又接着道:“如今吹的是南风,正好向着城门。大人可先让人出火箭,让城门附近的房屋先烧着,这样或许会对我们更有利些。”

    真照闻言觉得有理,点了点头后立即召来落云和亲卫军御风、猎风、却风三营的统领,吩咐了几句便各自准备去了。等到众人纷纷离去,帅明杰有些担心的拉住真照低声道:“兄弟,你……你可还好?”

    真照平静的看了一眼帅明杰,语气出奇的低沉道:“大哥,我已经没有了雪儿了,我不能再失去边的你们,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也要把你们安全带出帝都去。”

    帅明杰一听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用拳头大力的捶了捶真照的肩膀,欣喜道:“这才是好汉子,切不可为了眼前的事儿就没了斗志,弟妹也是不希望你如此的。”

    真照待帅明杰说完话儿,淡淡的露出一个不像是笑容的笑容,也不再多说什么,径自转朝巷子口去了。

    经过一连番的厮杀,真照那大统领府里的三百多名亲卫队这时候已经剩下两百来人,有许多还是上带着不轻的伤的,而外面围攻的卫军,则在巷子口留下了三四百具尸体。真照走到巷子口处时,大概是要为下一轮的进攻做准备,却正好看见外面的卫军纷纷退到了远处,巷子里的亲卫军们也开始将一些布条绑到箭上,再涂些原先备以实用的油纸制作火箭。

    “好弟兄,是我让你们受累了。”真照转头又见一个依着围墙坐下着的亲卫军,脑袋上缠着用上衣衫撕下做成的绷带,上面还有血水不断渗出,便蹲下了子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带着歉意的说道。

    一众亲卫军早就看见真照过来,这时又听见真照的话,满是血迹的脸上都纷纷现出感动的神色,真照前的那人更是勉力站起来,大声道:“大统领是当今的真英雄,如今不过受人的诬陷罢了,我们弟兄会誓死追随大统领的。”

    真照听了这话儿,眼中湿气又重。要知慕容雪的死,早就使他暗自悔恨当初没有听司马子亮的劝告回胶东郡去,以至今落到了这般的下场,这时又见边众人因为他而被困在这里,心中更觉愧疚难当,因此环顾了一下在场所有人后,他又强自展颜笑道:“我真照在此立誓,今定要将你们都带出城去,从往后与你们荣辱与共,绝不相负。”

    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众亲卫军感受到真照话儿中的至诚,纷纷跟着大喝了一句“荣辱与共,绝不相负”,他们心中的血顿时都沸腾了起来。

    待到一切准备妥当,眼见外面的卫军又开始动作起来,真照一声令下,数十支烧得正旺的火箭朝着城门两边的房屋准确无比的飞了过去。转眼之间,顺着那恰到好处的风势,好几处木质比较多的房屋开始冒起了缕缕的黑烟,而且越来越浓。

    真照趁外面的卫军惊诧得未及反应之时,极快的跨上马背,大声道:“弟兄们,我们这就一起杀出帝都去。”说罢,他便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心中的恨意狂飚,带着先行的一百多人杀入卫军中,真照一连数下挥舞起手中的帝恨,他所发出强大刀气,不断掀起了一阵阵血雨,只是一个呼吸不到的功夫,在他面前就有数十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真照勒马直立在大街上,猛的运足真气大喝道:“我乃令东侯真照,今挡我道者,死!”所有人闻言都不由一窒,在那运足了真气的话声中,他们的耳朵已被震得“嗡嗡”作响,其中不少卫军更是被骇得双腿酸软,一股跌坐在了地上。

    “杀!”真照又大喝一声,他后的亲卫都随着他扑向了面前生出了怯意的卫军。双方激烈的厮杀着,城门处的火势逐渐变大,那愈来愈浓的黑烟顺着风势卷向了守在城门一边卫军,顿时使得真照这边占了不少便宜。

    手起刀落,真照手中的帝恨也不知道饮了多少人的鲜血,在这一刻,他彷佛化从九幽出来的夺命魔神,那些卫军只要朝他走近,便会血横飞、失去命。渐渐的,倒下的卫军不断增多,而同时的,真照后的亲卫也极快的变少。看着那些在自己边拼命冲杀的亲卫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去,真照心中突然有如刀割,甚至有些难以呼吸……“杀,杀呀!”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只有高声呐喊着不断砍杀,以此减轻中的疼痛。

    好不容易挨到街道两边火势变大,冒出的黑烟如巨浪般涌向城门,城门处的那两千卫军终于抵受不住浓烟的攻薰,纷纷朝四下散去。

    真照随手扯过上的衣衫掩面,屏住呼吸当先驰到了那浓烟滚滚的城门前,他高举帝恨用力砍去,“嗤”的一声脆响,在他那手臂怪力的巨大力量下,城门上的大横木应声断成了两截。手下亲卫用力推开城门,随着浓烟通过拱道涌出,真照护着后面的帅明杰等人也一起冲出了城门。

    望着后咸阳城内高高升起的浓烟和火光,真照又打量了一下与自己一起出得城来的亲卫,算算经过刚才的一阵,他们也只剩下寥寥的不足百人,而且他们个个上还都挂彩连连。

    “我会再回来。”真照暗暗思想着,他心中倒是首次生出了一股极大愤恨,虽然不知到底恨的是什么,但是已经足以令他不断告诫自己一定要再次踏足这儿。

    “兄弟,我们还是快赶去与弟妹他们会合吧!”有伤在的帅明杰一直和司马子亮等人坐在马车内,这时看见真照咬牙切齿的不知在想什么,心中略微担心,便出声提醒了一句道。

    真照回过神来,点头应道:“好,我们现在就去。”说罢,真照正要传令众人往东去,却突然听见城门望楼上一把声音传来:“真照,你就这这样要走了么?你朝这儿看看!”

    转头望向望楼,因为城门再次被关闭起来,从那拱道涌出的黑烟渐渐消散,真照依稀看见城门上,分明站着数百卫军,当先几人,正是轩辕主君,洛王嬴浩,洛王世子嬴晋,还有秦自武。而那说话之人,应该就是嬴晋了。

    眼见真照逃出咸阳,嬴晋不怒反而得意的笑道:“想不到我们这一番布置,还是不能困住令东侯爷啊,只有祝侯爷你一路顺风了。”微微顿了顿,他又手指一边道:“不过……真照,你就这样要走了?也不管你妻子、幕僚的命了?”

    真照众人顺着嬴晋的手指看去,脸色陡的都是一变。只见在嬴晋的右边,又有一行人被绑着推了出来,他们赫然就是李红影、胡学言、胡老太太和宇文乐等人。

    帅明杰和司马子亮等人都下车来到了真照边,看见城门上面的景,帅明杰当即连声吃惊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真照没有作声,司马子亮略一沉吟,长叹道:“想不到洛王和翼王竟都如此顾忌大人!”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