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恨生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静静的夜中,那凄凉的哭声响遍了整片林地,真照跪在地上,半晌作声不得,那股子悲凄在他心中不断翻腾,让他觉得有些燥。手中的帝恨突然亮了起来,似是呼应着他,更凭空的使他心头变得火一片。

    哭了好一阵子,原始婉如轻轻将神意乾的子平放地上,转搂过那在一旁也留着眼泪的孩童,温柔道:“照儿,爹爹他累了,要睡一会儿,我们可不要吵着他,你以后要乖乖的,知道么?”说时,她又凑过嘴去亲了亲那孩童的小脸蛋儿。

    那孩童乖巧的眨了眨眼睛,很快的就停下不哭,任由母亲怜的抱着。原始婉如用头依着那孩童的小脑袋,又道:“照儿,娘告诉你一件事儿,你可要记住了。娘自小就讨厌旁人厮杀,因此不喜欢你习武,不过从今天开始,娘再也不会不让你习武了,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练好武艺,要做一个像爹爹那样有本事的人,不要让人欺负,知道么?”

    那孩童闻言又眨了眨眼睛,似是开心异常。原始婉如拿起神意乾的那支短笛放在嘴边大力的吹了数下,让那尖锐的笛声远远的传了出去,这才将那玉笛塞入那孩童的怀中,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小膛道:“你小小年纪便受了这许多的苦,都是爹娘的错,但盼今后你上的九天绝脉能够治愈,娘便再无牵挂了。”

    说时,原始婉如不知从腰间摸出什么放进了嘴里,又凑到那孩童的耳边低声道:“照儿啊,娘……娘实在舍不得你爹爹,只是……只是娘也放心不下你……”微微顿了一顿,她大力的吸了一口气后接着道:“从今往后,你再也不叫神之照,爹娘给你取了新名儿,便叫做八部真照,你可记住了?”

    那孩童听得极是认真,只是苦于无法动弹,眼睛便不断的眨着,原始婉如又亲了亲他的脸蛋儿,不舍的放开他的子,伸手握过地上躺着的神意乾的手,也平躺到了神意乾的边,又道:“娘也有些累了,要和爹爹睡一阵儿,你……你可乖乖,不……不要吵着爹……和娘……”说罢也闭上了双目。

    真照痴痴的望着那孩童似懂非懂的神,心头彷佛在辣的滴着鲜血,自那原始婉如躺下的一霎之间,他突然感到周遭有一阵孤寂朝他排山倒海的涌来,心的那股酝酿了许久的燥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双膝不自觉的跪在了地上。

    他的上得笔直,双手紧紧的握住拳头,突然仰头向天长呼而出:“爹……娘……你们莫要抛下孩儿啊……”那呼喊远远传出天际,那天上的星芒似乎也为此更加黯淡。

    真照不知不觉的举起手中的帝恨疯狂的挥舞起来,帝恨更加亮了,那红光彷佛熊熊燃烧的火焰,让他这一刻浑然忘我。

    那是恨啊,在心间无论如何也抹不去的恨。

    凌厉的红光不断划过虚空,真照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发泄些什么,但是也只有将手中的帝恨舞得更急,也只有如此他心中才能觉得好过一些。红光更是密集,真照竟没察觉到虚空之中渐渐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他的心早已被那浓郁的恨意包围,唯一清楚知道的就是不断的挥舞帝恨。

    慢慢,周遭的景物越来越模糊,先前的一切都被扭曲,真照不知不觉已处在无尽的黑暗之中,他拼命的劈砍着,帝恨在这一刹与他融成了一体,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什么,因为疯狂的恨意就是他生命的全部。

    “恨啊,我好恨啊!”低低的话语从他心间传出,不断在他的耳边回,他是如此快意。

    隐约之中,突然听见一把女子的声音传来:“照哥哥……住手……那是帅大哥啊……”额头上传下极细微的一缕清凉,他只觉得那声音有些熟悉,可却又让他懵懂不解,迟疑并没使他的动作因此放慢下来,他双手高举帝恨,带着纵横的刀气,终于一去无回的劈了下去……

    “照哥哥!”

    鲜血飞溅,那暖暖的液体在他的脸上缓缓的流动,带动着额头上传出的清凉瞬间滴淌到他的心间……

    “嗡”的一声轰鸣,仿如古暮的钟声在他耳边敲响,他终于看得见了:面前的慕容雪正充满柔的望着他,挡在了帅明杰的前,不知为何,她的发髻竟然散了开来,那秀美的脸上,金色的神族纹饰这时可以看得见有一道鲜血流过。

    “雪儿!”真照满脸错愕,他心中突然充满悲痛和怜惜,妻的脸上显得如此苍白,衬得那道血迹更加鲜红。

    慕容雪摇晃坠地,真照急忙抢过把她抱住,眼中的泪水却不能自已的流了下来。环顾四周,在三才阵的力场中,帅明杰、钟炎武和雨夜梧桐都有气无力的倒在了地上,真照紧紧抱住慕容雪的子,嘴里哽咽道:“雪儿,雪儿,你怎么了……啊……怎么了?你千万不可有事……”

    慕容雪伸手为真照擦了擦脸庞上的泪水,微微笑道:“照哥哥,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你是……天下人都敬……佩的大英雄……怎……怎么可……以哭?”

    真照痛心如噬,却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微微转头亲吻着慕容雪的玉手。

    “我……我要听……听你说我……喜欢听的话……儿……”慕容雪轻抹了一下脸上的血迹,又继续道:“我……我要你……说……说你在临……临淄对我说……的……”

    慕容雪流下的鲜血将真照的前襟染成通红,真照只是“啊啊啊”的大声呼喊着,那种难以言喻的悲痛已经让他泣不成声。

    “照哥哥,你……你说啊……说啊……”慕容雪又咳出一口鲜血,秀美的脸上那殷红的血迹斑斓得让人触目惊心。

    “你……你自然是我真照的妻子……从……啊……从此以后你……我永不分离,无论……无论今后发生什幺事,你都要与……与我……一道。你……你若受……受苦,有……有我陪你……我若受苦,却也……却也不许你离开我……呜哦……不许你离开我啊……”

    泪水狂涌而出,临淄夜宴上,稷下学宫中,北叫坊间……一幕幕还似昨景如电般闪过心头,真照心痛得仰头长呼,那间的悲凄却依然不能泄去一丝半点。

    慕容雪的呼吸愈是微弱,她的眼神也渐渐黯然:“照……照哥哥……我……我能……与你……一起,很……很是快……活,能……能做……你的……妻……可……可能我的运……运气便……便已用完……今……今后我再不……不能……与……你……”

    眼见妻终于闭上了双目,真照张大的嘴不断急促的吸着气儿,他有些恍惚的站起了子,彷佛世间一切与他都没有了关系。静静的好一阵子,他手里的帝恨愈发亮堂起来,那不知是恨是悲的感觉让他的手有些颤抖,他低头看了一眼慕容雪的脸庞,膛起伏得更加厉害,好一会儿才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我要杀!我要杀光了他们!”

    旋风般的真气从真照脚下旋转着升起,那深蓝色的光芒让人觉得它有若实质,就像是燃烧着的蓝色火焰,不断吞吐摇摆。

    真照一手抱着慕容雪的子,一手高高举起了帝恨,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他不自的冲口而出道:“万年绝恨!”紧接着体内真气也翻腾涌动而出,手上的帝恨犹如有了灵一般,带动着他的手挥了出去。

    一刀,两刀,三刀,四刀……闪着金光的刀芒直撞那三才阵周遭的气场,真照傲然大步踏前,仰天呼啸一声,单手再次举高……

    “万年绝恨!”

    巨大的轰鸣骤然响起,那白色的气墙渐渐变暗,随即消散无踪,而阵外的景也终于可以看得清楚。

    三才阵被破,只见清徽、灵霄和西山三人气喘吁吁的坐倒在地,眼中这时分明露出了极度惊恐的神色。真照脸上寒若沉冰,慢慢走近那圣庙长老之首的清徽,手上的帝恨再次举了起来。

    “你……魔族……魔族……你竟然修习了《天魔古兰经》,莫非就不怕与我整个人族为敌?”清徽也没有了先前圣庙长老的风范,一手指着如同转世魔神一般的真照颤抖道。

    真照不动声色的看了清徽一眼,就彷佛在看一个死物一样,手上帝恨向下一挥,清徽的人头便“啵”的一声跌在地上。

    “师兄……”灵霄和西山两人看见清徽死于真照刀下,顿时悲呼道。

    真照转头看了他们一眼,又径自走向灵霄,沉声道:“魔族又如何?神族又如何?与人族为敌又如何?”说时手起刀落,又将灵霄的脑袋砍了下来。

    西山又悲呼一声,随即恨声对着真照道:“你今之举,就是要与圣庙为敌,你今后即便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们吕高野门的也一定放不过你。”

    真照冷酷一笑,手上的帝恨再次挥出。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