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劫囚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吃得好,住得好,有什么不好的?”真照调侃着说了一句,他的眼光一亮,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雨夜梧桐的上。

    只见雨夜梧桐周的电光渐渐消散,她穿着的是一黑色的紧小衣裤,那衣裤将她小巧的子裹得紧紧,玲珑柔软的形和裂衣而出的部顿时让的真照心中生出要把玩一番的念头。

    雨夜梧桐感受到了真照眼中的异样,脸上微微一红,随即却又有意无意的部,这才轻声对真照唤道:“主……主人,你怎……怎么了?”

    真照回过神来讪讪一笑,转而言他道:“没什么……是了,府里的形怎样了?”

    雨夜梧桐稍微想了一想,说道:“前两宫里发出旨意,要来府里抄家,帅大人、司马先生和大家一起将钦差拦在府外,后来宫里又调来一千多卫军,将侯府围了起来,只是却没有动手。”

    真照点了点头,心中想道:“看来那洛王还不至于想做秦皇想坏了脑子。”要知道骁骑营已经在城外摆出了一副威的架势,而北镇边军赶回咸阳的消息传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手上兵力有限的洛王为了提防城外的骁骑营,早就将能够用得上的军力都布置在了城防上,因此这个时候为了真照能够调出一千人的卫军来,那已经是极限。不过也因为这样,这一千卫军暂时还奈何不了固守在令东侯府里的三百多精锐亲卫,只是起了个压制令东侯府的作用而已。

    “主人,今天听司马先生说,洛王已经发出了勤王的诏书,让各军回帝都勤皇,拥立太子下登基。如今各方边军,有许多都调出人马赶回京城来。”雨夜梧桐见真照没有说话,又说了一句。

    真照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有这等事儿……这不是要扰乱军规么?那司马先生怎么说?”

    雨夜梧桐道:“如今各支边军除了武威王和镇南王,其余的都来了。司马先生说,这些边军虽然都来勤王,只是大多数人是想趁这个时候回帝都来占便宜的。”

    真照轻轻叹了一口气,心里也明白了司马子亮这番话儿的意思。

    历来秦国内各军的调派,都要经过秦皇赐下虎符后边军将领才能按旨行事,可是这一次洛王发出这么一个勤王的诏书,各个边军将领无须获得虎符就能调遣麾下军队,那无形中等于废去了虎符作用。有了这么一次先例,后再要以此制约那些在外的将领,只怕就难了,而且各军回帝都勤王,无疑让大秦皇帝的威仪尽失,勤王的将领也会因“功”受到封赏,使他们轻而易举的就获得了更大的好处。

    “看来秦国的战乱真的难以避免了。”真照低声苦笑道,眼下的形果真完全应了司马子亮当之言,心中难免一阵惆怅。

    想了好一阵子,真照突然醒起一事,便又朝雨夜梧桐问道:“红影和阿雪出城了么?”

    “没有!”雨夜梧桐摇了摇头,说道:“那静璇小姐来了侯府,原本司马先生和帅大人要让夫人随静璇小姐出城的,可是两位夫人说什么都不答应,坚持要和主人一起才出城。司马先生和帅大人没有办法,只好由得他们了。”

    “胡闹,胡闹,这不是胡闹么?”真照轻轻骂了一句,眉头紧皱想了好一会儿,终于“唉”的叹了一句道:“也罢,就有得她们吧……不过,雪儿还好,阿影却不懂武功,这可怎么让我放心?”

    “主人尽管放心,到时候我们出城时,司马先生已经吩咐了落云副统领和侍龙一道护住夫人,绝不让她受到半点的伤害。到时候,阿影夫人、胡先生他们和御风营先出城去。”

    “怎么?胡先生怎么也不先出城去?”真照知道胡学言不懂丝毫武功,他和那些文官如果不尽早出城去,对计划好的劫狱一事,实在是个隐忧。

    雨夜梧桐摇了摇头道:“夫人原来也想让胡先生先走的,可是胡先生说主人对他有再造之恩,主人都还没脱困,他又怎么能先行逃命,因此就硬是不肯走。后来大家劝了许久,被胡老太太知道了,不想她竟夸胡先生做得好,还说如果没有把主人救出来,他们母子便不走,如若不然,还不如死了算了。”说时,雨夜梧桐偷偷打量了一下真照,又道:“后来两位夫人实在拗他们不过,也就只好作罢了。”

    真照摇了摇头,想要骂上两句“胡闹”,可心中却着实有股暖意升起,霎时间充满全,也就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好一阵后,真照继续问道:“翼王府那边的事儿都布置好了么?”

    雨夜梧桐道:“主人放心好了,司马先生已经随着静璇小姐出了府,亲自到了翼王府和嬴复说好了,届时他们也与我们一同动手救出翼王。嬴影大统领那边帅大人也去见了,就如司马先生说的,嬴统领其实只忠于秦皇,对洛王这位皇叔的行事,他也是很不以为然的。他答应了帅大人,到了劫狱那,围府的卫军定会按兵不动的。”

    真照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城门上的事儿呢?”

    “现在就等着主人了,落云副统领已经在南门处安排好了内应,到时候一起动手。”

    真照想了一下,心里暗叹了一声司马子亮的周全,微笑着对雨夜梧桐道:“那我上的这个锢呢?”

    雨夜梧桐道:“主人上的这个锢是圣庙的‘如意紧箍咒’,我知道如何解。”

    “那你就快帮我解开这个什么破‘紧箍咒’吧,到了明我定要要那几个老家伙的好看。”

    雨夜梧桐走近真照,双手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如同兰花绽放般手势,口里低低吟唱道:“凝香云暖露华新,晓影弄解如意……”随着那好听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吐出,淡淡的金色光华从雨夜梧桐手中亮起,进而包围住了真照的全,让他有了一种如同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中的感觉。

    “破!”又听见雨夜梧桐轻斥了一声,真照只觉上彷佛一松,那久违了的真气终于从体内各个大流出,极快的流淌于空空如也的经脉之中,重获力量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颤了一颤。

    “好!”真照强自压下因为意畅神舒而想大呼出来的冲动,左右活动了一下手脚上关节后,转头对雨夜梧桐道:“明我动手之时,你把帝恨给我带来。记住要用棉布紧紧裹住,万万不能用手接触到它。”

    看见雨夜梧桐乖巧的点了点头,真照摆了摆手道:“那你就回去吧,自己要小心些!”

    又在一阵刺目的白光下,雨夜梧桐渐渐在真照面前消失不见,真照独自一人嘿嘿笑了笑,复又躺在干草上,默默的计算着明要如何大闹一场,心底不知不觉中涌起了一股强大的斗志。

    第二,多来的冷冷清清的秦国帝都洛阳突然变得闹起来,百姓大多走出了家门,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内城的午门前。要说这是为什么,其实他们也不为其他,只因为今是秦国要车裂鼎鼎大名的令东侯真照的子。

    早到的百姓等了良久,迟迟也没有看见庄严雄伟的午门打开,而加入他们的人也越来越多,午门前的广场渐渐变得人山人海起来。

    对于令东侯的名头,一众百姓可以说是无人不知。令东侯打败过东夷号称“东方不败”的绝世名将慕容式,他击杀过西戎那无人能制的“血魔”蒙木言,在四国会盟之中他力败人族四国武将夺得了“武魁”衔。数之前,他可以说还是秦人心目中真真正正的英雄,可是到了今天,他就成了皇上诏书中“东夷细”,并且要处以车裂的极刑。

    对于令东侯的事儿,在帝都的百姓口中可以说是众说纷纭,但是最多的说法就是:“令东侯爷的耿直触犯了如今的摄政王洛王爷,因此……所以……于是令东侯爷就要为此丢了命咯。”

    从早时一直等到正午,终于,午门的那一头有了一些响动,百姓们不引颈以待,目光齐齐盯到了午门上,都在企盼着什么。

    午门缓缓打开,许多上盔甲鲜明的卫军行了出来,分别散在午门广场四周,围出了一个大大的空地,随后,一辆坚实的囚车被慢慢推出。

    在那囚车上,百姓都看见了,上面关着一个人,那人虽然处困境,但是仍然可以看出他脸上五官的俊美,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这时露出的一副轻松淡然的神,完全不似就要被处死的样子,彷佛他已经看破了生死。

    自囚车从午门中出来,广场上的许多百姓立即就大呼了起来:“令东侯爷,是令东侯爷!”在大部分人的心中,令东侯真照依然是他们心目中的大秦英雄。

    真照坐在囚车里,突然听见百姓的呼声,便四下望了望,那人头涌涌的场面实在使他有些大出意料之外,不过想想这也正合他的心意,一阵的“劫狱”刚好可以由此弄得闹些,让所有人都看个清楚。

    两名军士将真照从囚车中拉出,站在午门上的监斩官开始大声的朗读起监刑誓词,高高的声音空洞的回在整个广场上空,四周的气氛越发变得沉重起来。

    对于那闷长的监刑誓词,真照并没有留意去聆听,他暗自试着运真气试了试那紧紧的缚在他上的绳索,心里不断思量着呆会儿该怎样做才能闹得更乱些,而同时间他也默运起精灵召唤术查看雨夜梧桐的位置。只是一会儿,雨夜梧桐那特别的、温柔的精灵声音就在他耳边淡淡响起了。

    “真照,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正当真照仍然在思绪流转的时候,那高高在上的监斩官已经念完了监刑誓词,转头朝他问了一句。

    临刑前留下遗言,在秦国这是所有即将被处死之人的权力。

    真照心中暗道了一句“动手的时候到了”,便正容对着四下百姓大声道:“大家都看见了,今天是大秦负了我真照,而不是我真照负了它……”

    “大胆逆贼,死到临头还敢说出这样的话儿!”听到真照说出这样的话儿,那监斩官连忙出声制止道:“来啊,给我将他绑上刑车,即刻行刑。”

    那些行刑军士还未来得及近,真照已经发出一阵长笑,只见他上醒目的浅蓝色光芒亮起,“嗤嗤”数声,上缚着的绳索如同被利器割到一般,纷纷裂成了数断跌落地上。

    “怎么了?大人,我的话儿还没说完呢!”轻描淡写的左右连击数拳,那些走近真照边的军士轻而易举的就被他摞在了地上,接着他又朗声道:“我想说的是,竟然今大秦负了我,那我就绝不会束手等死。”

    突变横生,在那监斩官心中真照应该是武功遭到了锢的,这时候看见了真照的举动,他倒是真的被真照的威势骇得呆了一呆。一窒之间,不知是谁叫唤了一声“捉住他”,那监斩官才猛的醒悟过来,也跟着大喝一声“捉住这个逆贼”,那些广场上的军士便纷纷向着真照扑来。

    真照立当场也不畏惧,他心中运起精灵召唤术,嘴上大喝了一句:“刀来!”紧接着子一转,形便如转得极急的陀螺一般直旋而起,把一众扑向他军士甩在了脚底。

    午门之上有望楼,望楼屋檐四角更各有一只凤骑瑞兽的雕象。

    虚空之中,红光突然自那左侧的雕像上飞而出,直直冲向在半空的真照。

    红光临近前,真照大笑下径自伸手一抓,然后极快的双手高举过顶,顺势让那红光中物件朝着脚下直劈过去。

    “轰”

    气浪如同有质般画着圆弧散四方,真照下砂石翻腾飞溅,十余名军士被那强劲无比的气浪震得飞后跌,重重的倒在地上。

    真照落地后手臂轻轻一抖,他手上的那团红光立即变得淡了一些,四下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百姓这才看清楚,原来真照手中握着的,是一把犹如赤焰一样的长刀。

    明亮的刀淡淡的透着红光,彷佛鲜红的血液缓缓在上面流淌。所有人的眼光一瞬间被深深的吸引,带着贪婪的神色,忘我的注目于那柄长刀之上。

    真照环顾四下,那些场上的军士被他先前一刀震慑住,这时竟然没有人敢走上前来,他满意的咧嘴一笑,故露狂态道:“让圣庙那几个老不死的出来,我今要好好的会会他们。”说话时,真照的声音挟和着充沛的真气,远远的朝着皇城方向传了出去。

    好一阵子,四下百姓回过神来,顿时一哄而散。只是他们又舍不得撇开这场闹不瞧,因此慌乱之下大都躲往了远处,小心翼翼的往着广场这边张望。

    真照也不逃走,横刀直立广场当中,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而在他周围的军士也不敢上前,只绕着真照将广场四面围了起来。

    皇城里原本安静如常,只是突然之间,三道高亢的呼啸声不约而同的扬起,而且听得出来,那发出啸声的人离午门越来越近,转瞬间就到了近处。

    真照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等着的正点子终于要来了,握着帝恨的手不由自主的紧了一紧。

    “真照,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向我们圣庙如此挑衅。”那呼啸之人还没有出现在真照面前,他就听见一把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如同是在他耳边说的一般。

    真照闻声一凛,心知圣庙的这几个老家伙的确有些门道,暗暗提防的同时嘴上却继续调侃道:“哈哈……几位长老,那我就说过了,若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和几位长老好好亲近亲近的。”

    “真照,你今公然与圣庙作对,以后无论躲到天涯海角,都将是我们圣庙之敌。”随着三名老者的影出现在午门前,依然是那把声音从中间那名老者的嘴中吐出。

    真照微微一笑,先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表,然后才又问道:“不知哪位是清徽长老?”他这两早已打听清楚,圣庙的这五位长老中,以清徽为首,武功也最高,因此他这时这样问话,不过是想让心里有个底罢了。

    “老夫就是清徽!”果然不出真照所料,中间那人继续答话了。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