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添乱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又逢秋雨袭来,绵绵的细雨飘洒在咸阳每一个角落,加上那阵会让人直哆嗦的凉风,街道上明显冷清了许多。

    碰上这种冷天气,百姓们都索躲在家中纳福,以避避这秋风秋雨的萧条子。不过在这较之往显得宁静的帝都里,事实上却并不是真的就这么宁静,因为这一连两里,皇城里已经流出了数个使所有人感到震惊的传言:都卫大统领府被封,而令东侯真照和翼王嬴莒也因叛国罪被关入了宗人府,同时大街小巷中也传说着秦始皇因为城门遇刺而伤重驾崩了,洛王借此把持朝政、清除异党……

    各种各样的声音回在帝都的上空,人们的惊恐也因为这些突如其来、而且难明真假的消息也慢慢的滋生着,如是,更多的传言因此出现。

    “掌柜的,您听说了没有?令东侯爷入了大牢了。”

    “这有什么没听说的,如今咸阳到处都说着这事儿,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怀楼里,相较于往闹,冷冷清清的只有那两三桌客人,反正左右无事,楼里的小二李三儿和王大掌柜就如今咸阳里的传言开始聊了起来。

    “掌柜的,你说那令东侯爷谋反的事儿可是真的?”今年不过二十岁的李三儿轻轻倚着柜台,双目扫了扫楼里的客人,压低着声儿朝王大掌柜问道。

    王大掌柜闻言双目微微一张,拿起扇子拍了拍李三儿的脑袋,小声道:“你不要命了,这种事儿也敢乱说?”说时,他看了一眼李三儿微缩着脑袋的模样儿,又突然说道:“令东侯爷谋反的事儿呀,我看玄。”

    李三儿原本还被唬得有些惶恐,这时听见了王掌柜的话儿,双目一亮,立即就接口道:“我就说了,令东侯爷我都见过三回了,他可是为我们大秦了许多大功劳的,人家那个架势,怎么会谋反?”

    王大掌柜嘿然一笑,向李三儿晒道:“谁说有了大功就不会谋反的?我们秦国从前就有不少大功臣谋反的事儿生出,你这话儿说得就不对了?”顿了一下,他又接着道:“不过嘛……要说令东侯爷叛国谋反,我看倒不像。”

    李三儿打小没读过多少书,心里对读过书的人儿总是敬佩异常,因此他便小心翼翼的对上过公学的王大掌柜问道:“掌柜的,您这话儿怎么说?”

    王大掌柜故意作出一派神秘兮兮的神,缓缓道:“我听人说了,如今在宫里面话事儿的并不是皇上,而是老洛王爷,老洛王爷没等皇上过世就关了令东侯爷和翼王爷,这是想……唉,朝局的事儿,说了你也不懂。”说时,王大掌柜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倒似是他对朝局的事儿懂得极多。

    李三儿虽然年轻,但是知道的八卦却也不少,一听明白王大掌柜那隐晦其辞的话语,立即就露出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儿道:“掌柜的说得有道理,怪不得我在外面听说令东侯爷冤枉得很,那洛王爷是针对着他和武威王爷来的。”

    王大掌柜点点头,打量了楼里那几桌客人一眼,又小声对李三儿道:“我昨夜里听说,我们北边翼王爷的军队正赶着回来说是要平乱呢!不过这些事儿你千万不能乱说,传了出去可是要灭九族的。”

    李三儿从小是孤儿,也不怕什么“灭九族”,不过为了心中安落,他还是左右看了看,直至见到客人们都没有留意柜台这边,他这才笑嘻嘻道:“灭九族就灭九族了,如今这些事儿咸阳城里谁不在说,哪能得住?”

    王大掌柜摇了摇头,朝楼里最靠窗台的桌子瞧了一眼,又拿起扇子拍了一下李三儿的脑袋骂道:“口没遮拦……还不快些过去招呼客人!”

    李三儿转眼看见客人招呼,连忙跑着过去,恭敬的招呼道:“这位爷儿,不知您有什么吩咐?”

    那客人穿西汉服饰,摇头苦笑道:“结帐,结帐!这时节出外真不方便,想早些回去吧,可又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咸阳这几天竟然严出入,唉,我看我还是回客栈倒头睡觉好了。”

    李三儿一听,便笑道:“爷您不知道,如今咱们咸阳城里正闹大事儿,这城门只怕要关上好些天了。”

    “哦,闹大事儿?闹什么大事儿了?”

    李三儿神秘一笑,全然不记得了刚才王大掌柜对他的叮嘱,低声说道:“爷您大概是来了咸阳就只顾着忙乎,还不知道吧?我们大秦的翼王爷和令东侯爷已经被关入了大牢里了。”

    那客人一听,眼睛瞪了个通圆,急问道:“有这等事儿?你说的令东侯爷,莫非就是那击杀血魔的大英雄?”

    李三儿听那客人在西汉居然也知道他们大秦的英雄,眉头一扬道:“可不就是令东侯爷么!他是咱们大秦的英雄,也因为这样才受了陷害的。”

    那客人顿时奇了,连声问道:“怎么说,这陷害……怎么说?”

    李三儿一听那客人的问话,当场就来了劲儿,口沫横飞下便将这几在街坊街里听到的风声,详详细细的又说了一遍。

    怀楼里的形一一落在了另一桌客人眼里,那桌上只坐着两人,他们听了一阵李三儿的话儿,相互一笑后也不说话,倒是起到柜台上会了帐,径自出楼去了。

    两人行至远处,其中那名材略微高大的汉子说道:“想不到只用了两天,这事儿就已经传得满城皆知,看来青楼联盟的势力果真不小。”

    另一人微微一笑,缓缓道:“红影夫人是那青楼联盟盟主的徒儿,要青楼联盟帮着做这些小事,自然容易得很了。”

    那高大汉子笑着点了点头,想了一阵后又道:“司马先生,我……我兄弟他如今真的不打紧吧?”

    “帅大人尽管宽心,我昨夜察看天象,大人他的命星虽然黯淡,但却是有惊无险之象,何况现在我们将事传开……”顿了一顿,他又继续道:“最要紧的是,宗庙势力虽大,但在秦国各军团中却没有掌握到什么实质上的兵权,而那夜得了我们传去消息的翼王府已遣人将北方边镇的军队调回,洛王这时候就不敢妄动了。”

    眼前两人正是司马子亮和帅明杰,他们慢慢朝着令东侯府行去,帅明杰又问道:“司马先生,莫非皇上真的……”

    司马子亮点了点头道:“那天大人已让梧桐姑娘告诉我们了,皇上熬不过当晚……只怕到了今天,皇上已经驾崩了。”

    帅明杰闻言咬了咬牙,恨声道:“他们当真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隐不发丧,这不是明摆着要谋逆么?”

    司马子亮道:“大局未定而已,不过皇上驾崩的事儿瞒不了多久,宫里应该就在这两天有消息了。”微微一顿,他又接着到:“消息出来之前,要是大人还不能平安回到府中,那事儿就有些棘手了。”

    帅明杰一奇,问道:“司马先生,为什么这么说?”

    “京畿三军中骁骑营在城外,那李慕雅的祖父汝阳王李太清又是翼王嬴莒幼时的启蒙恩师,他们分明已站在了翼王一边。而卫军人数不多,嬴大统领又是皇室中人,这个时候不说也罢,剩下只有都卫军人数最多,且在城内,洛王要想弹压住内外城的局势,最妥善的办法就是稳稳的掌握住都卫军了,才能抵住城外的骁骑营和正赶过来的北镇边军了。”

    司马子亮微微笑了一笑,又道:“以大人如今在军中的威望,再加上和武威王的关系,虽然洛王已将我们大统领衙门封了,可是到时只要大人振臂一呼,都卫军哪会不从?洛王这两定会想尽办法笼络侯爷,以得到他的支持,如若不然,他们只怕就会对大人不利了……”

    看着司马子亮摇了摇头,帅明杰也明白到了他话里面的意思。自从那天真照入宫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所幸雨夜梧桐是他的结契精灵,这才得到了他的消息。众人经过商议,帅明杰依着司马子亮说的,遣人送了一封匿名信到翼王府报信,李红影又让青楼联盟在咸阳城中传出各种各样的谣言,一时间将帝都搞得人心惶惶起来。

    在真照府上的“幕僚”这一连番举措之下,翼王府因为得到了翼王嬴莒被关入忠仁府的消息,因此未等洛王发作,就首先传密信到北镇和骁骑营两处,同时增加了翼王府的防备。而洛王得到消息,忌于翼王在军中的势力,宫中立即传下了“圣旨”,紧闭起咸阳城的四处城门,不准任何人出入,这不由得使帝都处在了极微妙的势力僵持中。

    司马子亮和帅明杰的话语声渐渐在秋风秋雨中消散的时候,紫城中忠仁府的某个角落里,某人正在打着呵欠,无所事事的磕着瓜子儿。

    想想被关进忠仁府已经有三天,真照每除了逗翼王嬴莒说说话儿,更多的就是静静打坐,对他来说,这三天简直有三年那么长。不过百无聊赖之余,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忠仁府对他的“招待”还算周到,每除了一三餐任君选择外,间中的茶水点心更是一点也不少,因此真照在忠仁府中除了吃就是睡,睡完之后,又是吃,大有些进了猪圈的感觉。

    “翼王爷,你在想什么?老是这么愁眉苦脸的,也无济于事啊!”看了一眼对面房内的嬴莒,真照一边嚼着瓜子,一边懒洋洋的说道。

    嬴莒这几天早就习惯了真照的“大不敬”,听了他的话儿,有些理不理的说道:“真贤侄,大祸在即,你还能这么逍遥快活,我真是佩服啊!”

    真照和嬴莒相处多时,哪还能听不出来嬴莒话里头的讥讽之意,只是他也没有在意,难得这时候嬴莒肯开口说话,便立即就接口道:“翼王,你也别担心,是祸就躲不过去,已经过了三天了,他们要真想杀我们,恐怕也不会等那么久吧?”

    嬴莒想了一想,似乎也觉得真照的话儿有道理,便又说道:“我也在奇怪,嬴浩老狗将我们关进来后,该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外面动手才对,这时不论成功与否,他都会杀了我们……现在这样拖着,莫非外面势有变?”

    对于外头的事儿,真照虽然在宫中,却比外面的人还知道的清楚,因此闻言微微一笑,开始逗弄嬴莒道:“不知王爷你信不信,我懂得一门龟毛神数,只要我用它一算,外面的事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嬴莒看了真照一眼,脸上明显的露出不信的神,嘿然道:“嘿,龟毛神数?令东侯上的本事真多啊!”

    真照一本正经道:“王爷不信?我昨就算过了,那洛王现在正忙着应付城外的骁骑营,只怕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理会我们!”

    嬴莒听见骁骑营三字,眼光突的一闪,不出声问道:“骁骑营怎么了?”

    真照笑嘻嘻的露出一个“你信了吧”的表后,继续大侃特侃道:“我那龟毛神数始创于那龟谷先生,数千年来懂的只有那寥寥几人,实在是不传之密啊!”

    嬴莒见真照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儿,又急着问了一句道:“那骁骑营究竟怎么了?”言语中倒是对真照相信了几分。

    真照故作神秘,摆手道:“王爷不用担心,外头知道了你和我被关在这里的消息,李慕雅将骁骑营驻扎在了帝都东面一里外的地方,而洛王也关闭了帝都的城门,双方都在对峙当中。”

    “原来如此。”嬴莒一拍大腿,似乎一扫了多来的疑虑。

    虽然嬴莒对真照的什么“龟毛神数”云云并没有尽信,但是这几来都和真照面对面的相处,他怎么也想不到真照竟有神不知、鬼不觉的与外面联系的神通,因此这时就对真照的话儿信了个七八分。

    “真贤侄啊,想不到还负这等本事。”微微顿了一顿,嬴莒又道:“不知道我那翼王府里如今到底怎样了?”

    真照笑了一笑后道:“那个王爷就更不用担心了,两位小王爷已增加了王府的护卫,以王爷你在军中的威势,这种时候帝都势未定,洛王他还不敢作出什么事儿来。”

    翼王闻言稍稍放下心来,沉吟了一阵后问道:“不知道真贤侄可曾算过我们这境况究竟会如何?”

    真照哈哈一笑后也不答话,装模作样的衣袋里掏出一把铜板撒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词道:“有事,没事,有事,没事……”他每捡起一枚铜板,就轻声念一句,刚刚好念到“没事”时,地上的铜板也正好捡完了。

    真照这一下可乐了,他笑着对目瞪口呆的嬴莒道:“王爷,你看这不,天意该我们没事啊!”

    嬴莒摇了摇头,自然再也不信真照的什么“龟毛神数”云云,不过先前真照说的话儿倒是使他心中终于安落了不少。

    真照见嬴莒不再说话,也就不多说什么,两人沉默不语一阵,突然同时听见外面传来人声,紧接着又传来了开门的声响,竟有数人朝他们这边走来。

    真照略一思索,心中顿时想到什么,微微笑了笑后略显高深莫测道:“难道是洛王爷来了?想不到真照这待罪之,还有劳王爷亲自过来探望啊!”

    对面嬴莒微一愕然之下,就听见洛王嬴浩那把低沉的声音传来:“唉呀,令东侯快别这样说,你被皇上下旨关进忠仁府的事儿,老夫也是才知不久,这件事儿还请令东侯忍耐数。”

    “皇上?”嬴莒忍不住轻蔑一笑,说道:“不知如今我大秦的天子谁?”

    洛王嘿嘿一笑道:“嬴莒皇侄,你这样说话儿,皇叔我可以参你个谋逆之罪的!如今我大秦的天子,自然是始皇陛下。”

    随着语声越来越近,洛王的影终于出现在了真照面前。真照笑嘻嘻的望了一眼,只见洛王今依旧的一皇族衣饰,只是脸色却不如往红润,想来这几天定是有些殚尽心智了。真照再往后瞅瞅,又见与洛王同来还有轩辕主君,另外自然少不得那随着他寸步不离的圣庙三位长老了。

    真照原本对这位丰采过人的轩辕主君是存着极大好感的,可是自从知道了他行事野心后,心中却反而加倍的厌恶,只觉得世上最让人防不胜防的无过于他这种伪君子,因此真照不带恭敬的朝着轩辕主君笑了一笑,又转头对洛王道:“洛王爷,今到这儿来有什么事儿?拜托你老也好好帮我到皇上那儿求求,好洗脱我的不白之冤。”说话时,真照故意装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样儿。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