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度势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返秦途中,一路行来安然无事,真照每除了查看一下都卫军的军务,大部分时间都比较清闲。或是因为他在四国武会上大大的为秦人露了脸的缘故,如今不论是卫军还是骁骑营的人,平只要在军营里见到他,眼中都会露出了崇拜的神色,对他尊敬非常,来时骁骑营对都卫军的挑衅事件自然也没有再发生。

    在清闲之中,真照还是有两件事儿让他不胜其烦的,这第一件事,就是希尔顿静璇总要寻他商讨“买卖”细节,开始时他还能敷衍应付过去,只是后来希尔顿静璇几乎每都过来与他纠缠,那就让他有些难以抵挡了。而第二件事,则是来自于他的小弟松赞干布,松赞干布这几天一心求着真照为他出谋献策向文成公主表白意,这对真照来说不又是一桩烦心之极的事儿。

    这傍晚,真照安排好都卫军布置营帐的事儿,一轻松的回到自己的营帐里,才刚进帐门,就听见一把熟悉已极的声音招呼道:“令东侯,你终于回来了。”

    真照眉头微皱,心中暗叫了一声苦,嘴上却连忙招呼道:“咦,原来静璇小姐也在啊!”

    希尔顿静璇正坐在李红影和慕容雪之间,她见真照回来似是十分高兴,展颜笑道:“令东侯,我都等了你好久了,今天想到了个很好的计划,想说给你听听。”

    真照吸了一口冷气,他现在是一听到“计划”、“交易”、“买卖”之类的词儿就感到头疼,可是偏生希尔顿静璇对此心无比,他无可奈何下只好轻叹着问了一句:“这……静璇小姐,又想到什么赚钱大计了?”

    一旁的李红影和慕容雪见希尔顿静璇又要说“买卖”的事儿,她们都知真照的“烦处”,只是这个时候也不说破,朝着真照笑了笑后,便寻了个“要做晚饭”的借口出去了,临行时,她们两人的眼中尽是取笑之意。

    真照恨得直咬牙之余,那希尔顿静璇也不知道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竟仿佛丝毫没有留意到,一轮嘴的开始讲解起她的“绝妙”计划来。

    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真照只好硬着头皮听下去,可过了一阵,虽然他没有全神留意希尔顿静璇的话儿,但是对她说的计划却也明白了个大概。希尔顿静璇的这个计划大致是让真照提供胶东的黄金,而他们希尔顿商团则通过大陆上的人脉,再找来南蛮公国最擅长手工艺的矮人族精灵,制作出第一流精美的首饰在大陆上统一销售,得到的利润他们希尔顿商团将会与真照平分。

    “令东侯,怎样?黄金的成本当然你会得回去,而剩下的利润,你不需要付出什么,就可以轻易得到一半,这种买卖你绝对赚了。”希尔顿静璇将她的计划细细讲完,临末又对真照说了一句。

    真照略微想了一下,立即想到了一些问题,便说道:“静璇小姐,你的计划虽然好,只是提供黄金这是极大的事儿,朝廷里的人若是知道我与你们连在一处,那我只怕会遭人弹劾的。”

    “令东侯,你就放心吧!我已经想好了,只要令东侯答应下来,对于黄金得来源,我们希尔顿商团绝对保密,而得到的利润,我们也会遣希尔顿家族的直系子弟交给令东侯,绝对没人知道……嗯,就算有人怀疑,以令东侯的份,这府内黄金到底走了多少,那只是你私事儿,就算秦皇陛下要彻查,只怕也是不合礼法的。”

    真照沉吟了一阵,知道希尔顿静璇说的方法的确可行,以他们希尔顿商团在大陆上的势力,不露风声这一点倒是可以做到,真照正要说话,就又听见希尔顿静璇说道:“令东侯,你不用犹豫了,我连后我们的首饰店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做铁分泥。”

    “铁分泥?这是什么怪名字,实在有够差的。”真照听见希尔顿静璇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的怪名字,立即皱起眉头问道。

    希尔顿静璇鼓嘴道:“什么怪名字?这‘铁分泥’三字在矮人精灵一族的语言里,是天下无双的神之首饰的意思,怎么会怪?”

    真照闻言暗道:“明明是我们人族开的店子,为什么却要弄个什么矮人精灵的怪名字?”他心里虽然不以为然,不过看见希尔顿静璇对着自己的切眼光,真照只好讪笑道:“好吧,你说用哪个名字就用哪个吧!”

    “真的?”希尔顿静璇又露出小女孩般的天真神色,完全迥异于刚才说起买卖时的模样儿,着实是美无比

    希尔顿静璇原本就极美,只是真照之前还没有留意,这时一看下眼前一亮,便无意间调笑道:“整买卖买卖的,也不知道后你的丈夫怎么受得了你的子。”

    希尔顿静璇哼一声,晒道:“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做买卖更有意思的了,若是没人受得了,后最多不嫁人就是了。”

    “什么?”真照真是想不到希尔顿静璇会有这样的想法,不奇道:“为了做买卖不嫁人……做买卖就真的这么重要?”

    希尔顿静璇一扬双眉,满不在乎的说道:“这个自然,做买卖是天下间最有意思、最有趣的事儿,如果为了一个男人就让我不做买卖,那我还是愿不嫁人了。”顿了一顿,她又坚决的道:“做买卖绝对比嫁人重要。”

    “那……”真照对着希尔顿静璇的歪理还真是有些不知如何辩驳,想了一阵,他突然脱口道:“那如果说,有一个很大的买卖在你面前,但是却要你嫁给一个男人,莫非你也应不成?”

    希尔顿静璇一愕,似乎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她侧头想了一会儿,终于点头道:“如果那买卖真的很大,我或许真的会为了它嫁人的。”

    听到这样荒唐古怪的话儿,真照不双目瞪得极大,他真是想不到世间上还有喜欢做买卖到这种地步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年纪轻轻的美女。好一阵子的沉默过后,他摇头道:“静璇小姐,这世上还有许多比做买卖更快乐的事儿,你有许多都没有尝试过,只怕以后你发现更有意思的事儿了,就不会这么说了。”

    希尔顿静璇闻言想也没想,立即摇头道:“不可能,这世上不会有比做买卖更有意思的事儿了。”

    “不可能?”真照笑道:“你说为了做买卖可以嫁人,那不说别的,就说男女间的一事,也远胜做买卖了。”

    希尔顿静璇摇头道:“男女间的谈、卿卿我我有什么意思,哪能和做买?”

    真照哈哈一笑,晒道:“静璇小姐,你知道什么是么?你尝过男女间卿卿我我的滋味么?你试过和男人谈么?”

    真照连续三个问题问出,语气一个比一个重,顿时就将希尔顿静璇问得窒住了,希尔顿静璇红着脸憋了好一阵,终于忍不住说道:“我是没试过和男人谈,不过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你敢不敢和我打赌,谈绝对没有做买卖有趣。”

    希尔顿静璇这番话儿连珠说出,顿时将真照说得呆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才苦笑着重复道:“打赌?你要和我怎么打赌?”

    “对,打赌!我……我和你试试……”希尔顿静璇气呼呼的说道,脸上的样儿说多坚决有多坚决。

    真照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位美女,微笑道:“你要和我谈?”

    希尔顿静璇脸上一红,随即很快又顶道:“谈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敢不敢和我打赌,这一个月里,如果你能让我觉得谈比做买卖更有意思,我就算输,以后我们买卖上的利润,分多你一成,不过……要是你输了,你也要减少一成。”

    真照难得遇上这么有趣的事儿,他又哪会害怕退缩,听完希尔顿静璇的话儿,他立即就道:“好,一言为定,我们的赌约就从现在开始。”说时,他又打量了一下希尔顿静璇,微笑着道:“那今晚我要约会静璇小姐,你可不能推托哦。”

    希尔顿静璇脸上微红,她终究是年轻女子,霎时间被真照邀约,立即就显得有些不自然起来。真照见状心中好笑,想了一想后继续说道:“静璇小姐,竟然是赌约,你我……之间的事儿可不能让别人知道,免得后……那个就不好了。”

    真照的话儿虽然说得含蓄,但是以希尔顿静璇的玲珑心思,立即就明白了真照话里面的意思:这种事儿如果传扬出去,对于她一个女儿家自然是大大的不妥的,而同样对于希尔顿商团和胶东郡眼前的这一笔买卖也是不好的,因此这个赌约就的确不能让别人知道了。

    “那好,这个赌约我们就谁也不能说出去。”

    听到希尔顿静璇这么说,真照顿时放下心来,其实他心里不过是觉得希尔顿静璇的赌约极为有趣而已,况且想想与这样一个美女“谈”又不是什么坏事儿,因此才答应下了她的赌约,怎么说要是这种事儿让旁人知道了,以他令东侯今时今在秦国的地位,未免会有招来许多麻烦。

    真照默默想着心事,希尔顿静璇见他没有作声,突然醒起她与真照正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刚才没有赌约还好些,这时那“谈”四个字缠绕在心间,脸上顿时又是一红,小女儿家的腼腆自然而然的就流露了出来。

    “令东侯,我出去看看红影姊姊和雪儿姊姊怎样了。”终于耐不住羞人,希尔顿静璇急急的找了个借口,也不等真照应话,便极快的走出了营帐。

    真照回过神来,虽然希尔顿静璇已经出帐而去,但周遭依然留有她残留下来的淡淡幽香,他会心一笑,心里面倒觉得这个赌约愈发有趣起来。

    晚饭过后,希尔顿静璇早早的走了,而真照与李红影和慕容雪说了一会子话儿,也寻了个察看都卫军的由头出了营帐。

    慢慢踱到希尔顿静璇的营帐,真照避开了那些下人们,悄悄的走进了营帐中。说起来也好笑,他进到营帐里,正好看见希尔顿静璇独自坐在镜子前,瞧那模样,竟是在为了今晚的约会打扮。

    默不作声看了一阵,真照见希尔顿静璇全神贯注也没注意到自己,便故意轻咳一声。希尔顿静璇闻声一震,极快的转过子,看见真照时脸上先是吃惊的神,但是很快又露出恼怒之色,轻声骂道:“你怎么进来了?知不知道这是我……我的营帐?”

    “这个我自然知道。”真照笑着摆了摆手,也压低着声音说道。

    希尔顿静璇脸上眉头一皱,又道:“知道?你知道还进来?”

    真照脸上佯作委屈状道:“莫非静璇小姐忘了我们说好了今晚……我们今晚约好了的事儿?”

    “约好了又如何?你我终究男女有别,你怎么好偷进我的营帐?”

    真照耸了耸肩笑道:“谈是两个人的事儿,如果不能和静璇小姐单独相处,又怎么谈?”

    “你……”希尔顿静璇闻言一窒,也不知该怎样回驳真照的话儿。两人对望一阵,希尔顿静璇索重新坐回原位,不再理睬真照。真照不作声的走到她的边坐下,因为营帐内没有椅子,只铺着厚厚的裘毯子,坐下时真照竟舒服得忍不住全躺了下去。

    希尔顿静璇见了真照不在乎的慵懒神态,心里更是有气,忍不住蹦出一句道:“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真照会意的笑了一笑,说道:“刚才不久而已。”

    希尔顿静璇见到真照的笑容,心中更是有气,又问道:“那你想怎样?”

    真照微微侧了侧,暗自欣赏了一番希尔顿静璇发怒时的蛮神后,才淡淡道:“既然是谈,那自然要说说话儿了。”

    “在这儿?”希尔顿静璇双目一瞪,不大感诧然,真照的谈未免和她想象不太一样,孤男寡女的,而且地点还是在自己的卧室中,这让她心头没来由的一阵惴惴。

    “就在这儿。”真照笑了一笑,又道:“不知静璇小姐需不需要和下人们交代一声,让他们不要过来打搅呢?”

    希尔顿静璇想了一想,心知如果自己和真照在营帐中谈心的事儿让人撞见,的确不是什么好事儿,因此她虽然有些不忿,但还是依言起到帐外对下人们交代去了。好一阵后,希尔顿静璇又回到帐中,真照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又拍了拍边的空位儿,笑道:“静璇小姐,我们开始吧!”

    希尔顿静璇没好气的坐到真照旁,有些气恼道:“你想怎样?”

    “你先躺下来。”

    陡然间听见真这照奇兵突出的话儿,希尔顿静璇顿时脸上一红,语声支吾的重复一句道:“你……你想怎样?”

    真照也不理会希尔顿静璇愿不愿意,伸手握住她的柔荑,轻轻一拉,就将她整个子拉倒在了裘毯子上。两人并列仰天躺着,真照知识趣的并没有放开那紧握的温润小手。

    面对着真照突如其来的“袭击”,希尔顿静璇嘴里发出“咿唔”一声,正要大声呼喊,旋又发觉真照并没有继续动作,心里不稍定,但是很快的,她的心开始怦然跳动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子平躺的缘故,她只觉自己的心跳声竟比寻常更是剧烈,而且大声。

    脸上火烫难耐,希尔顿静璇试探着抽回被真照握着的手,可却感觉到真照握得极紧,羞涩之余她不敢作出太大的动作,只好尽量保持心中安定,也默不作声起来。

    “静璇小姐,我听说你们希尔顿家族居于南蛮,不知道是不是?”

    听到真照“规规矩矩”的问话,希尔顿静璇暗地稍稍松了一口气,回过神来想了想,点头应道:“我们希尔顿家族是当年轩辕帝国分崩之时为了避免战乱,移居到南蛮去的,一直到今天,已经有数千年了。”

    真照闻言又道:“听说静璇小姐是希尔顿家族的继承人,想来自小定是得到了家中长者的宠。”

    “我爹是希尔顿家族的当代家主,家里原本还有姊姊,她才应该是希尔顿家族的继承人,只是姊姊为了家族,很小就与大唐益元王有婚约,因此能继承希尔顿家族的就只有我一个了,父亲自小很是疼我……”希尔顿静璇想了一想,突然有些奇怪道:“……咦?你问这些做什么?”

    真照一笑道:“我连你是怎样的一个人都不知道,那该如何谈?我自然是想问问你的事儿。”

    希尔顿静璇想想也觉真照的话儿说得有些道理,便答道:“父亲很是疼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带着我四处去,让我学会了许多买卖上的事儿。”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