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平心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伊凡踉跄向前,那黑衣人似是大为兴奋的呼啸一声,他的手已经探到了伊凡的顶门。伊凡凄然的闭起双目,在她心中,只怕这样的结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因为李如风的那一推无异于将她唯一的希望完全击得粉碎。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长啸骤然而起,伊凡突然只觉上一轻,自己竟斜斜的倾倒下去……

    顷刻,阳光依旧灿烂炫目,一张轮廓坚毅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那人的神色出奇平静,双目同时精光迸,眼眸中犹如靖水般的深蓝。

    呼喝声中,伊凡并没有留意到那黑衣人被击得飞跌开去,她的眼里只看到他……外面的天地仿佛已经与她隔绝,她感到自己那颗平静的心这时突然“突突”的激烈跳动着,一股流涌上脑际,脸上顿时变得火烫火烫的,真的是火烫火烫的。

    “你没事吧?”

    温柔的话语轻轻的传来,伊凡任由着自己发软的子伏在他的怀中,在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中充满了希望和期盼,虽然说不清楚那究竟是些什么,只是天地却由此明亮起来。

    “伊凡小姐,你没事吧?”真照继续关切的问道,伊凡那原本应该苍白的脸这时竟然有了血色,这不让他有些担心了。

    “嗯……我……我没事……了……”伊凡回过神来,终于意识到自己仍然伏在真照怀中的不适宜境况,连忙勉力站起子,嘴里急急的应了一句以掩饰心中的羞意。

    真照点了点头,放下心去又左右看看,大概是因为那两名刺客见势不对,都急忙抽逃去,而那“猪头”也并没有追去,连忙回到了伊凡这边。

    “多谢令东侯的救命之恩了。”伊凡脸上红晕渐渐褪去,又对着真照谢了一句。

    真照摆手道:“我也没做什么,倒是让伊凡小姐受惊了。”稍微顿了一顿,他又接着道:“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针对着你来的。”

    伊凡没有作声,一旁的“猪头”恭声道:“小公主,他们好像是不死族的人。”

    “不死亡灵?”真照脸色一变,他早就听说南蛮公国里有一个极为神秘的精灵种族,叫做不死亡灵,他们的族人全是天生的暗巫师,精通召唤亡灵的巫术,高深者甚至还能往来于黄泉鬼路,通达过去未来,因此不死族在大陆上极为有名。

    那“猪头”点了点头道:“如果刚才没有看错的话,那两名刺客应该是已经死去了的人了。”

    真照一呆,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猪头”的眼光闪烁了一下,斩钉截铁道:“因为那个穿灰衣服的,是我多年前死去的一个同门。”

    真照心中顿时释然,怪不得先前将那黑衣人击开的一瞬间,他完全感觉不到那人有痛苦之感,还以为是遇上了运用密术切断自己痛觉的死士了。

    三人说话间,李红影三女也来到了近前,而之前那不知道躲在哪儿的李如风也凑了过来,虽然刺客已经退去,但这时还是可以看出他脸上的土色。因为看到李如风将柔弱女子推挡前的作为,真照不对他有些嗤之以鼻,因此忍不住说了一句道:“李兄真是好灵敏的手啊!”

    李如风脸色一变,真照言语中的讥讽之意他是听得出来的,恼羞成怒下也不敢作声,好一阵后,他突然恨恨的对伊凡道:“伊凡公主,既然没事了,以防万一请上轿早些回王府去吧!”

    伊凡闻言脸上掠过一丝愁色,只是她想了想,终于还是顺从的坐回了轿子上。

    “伊凡小姐,经过刚才的事儿,你还是要与安乐王世子订婚么?”看见伊凡的不依不挠,真照心里的火气不有些按捺不住,当即就出声问道。

    李如风听到真照这说得这么直白的话儿,立即就要叫骂出来,只是他还没开口,轿子中的伊凡先是说了:“令东侯的好意伊凡心领了,可是为了南蛮的百姓,伊凡什么事儿都愿意去做。”

    真照默不作声的盯着那用纱布罩得严实的轿子,里面传出的话儿就像是一盆冷水对着他当头浇下,让他心里的怒火沉寂了下去。

    听见伊凡对真照的话儿,李如风笑着说道:“令东侯,伊凡小姐的事儿就不需你费心了,伊凡小姐又怎么能不顾南蛮公国的百姓呢?”说罢,他又重新上马领着那变得零落的迎接队伍继续前行。

    李如风走了,轿子走了,安乐王府的人一个接一个的从真照的边穿过,真照的心中仍然不断重复着李如风的那句“伊凡小姐又怎么能不顾南蛮公国的百姓呢”的话儿,渐渐的,那一点点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慢慢从心深处升了起来,竟让他不自觉的笑了。

    “为什么要为了他们?”

    围在真照旁的李红影、慕容雪和文成公主听见他嘴里的呢哝,还以为他是在为李如风的话儿生气,连忙出言安慰道:“伊凡妹妹的事儿我们已经尽力了,还是回去再说吧!”

    “站住!”没有理会边李红影她们的话儿,真照突然发出一声暴喝,那喝声在他运气施为下震得所有人的耳朵嗡嗡轰鸣,连那行开不远的迎接队伍也应声停了下来。

    真照在所有人的注目中缓缓的走上前去,话儿从他嘴里一字一句的吐了出来:“这就是你的理由么?”

    李如风牵过马来,驰到真照前,怒道:“令东侯,我和你往无仇,近无怨,可是你今天却三番四次要与我为难,莫非你以为在大唐可以……”他的话儿还没说完,就见真照陡然张圆双目望向了他,感受到那目光中有如利刃一样的刺人,李如风嗦的打了个冷战,嘴里剩下的那半句“为所为么”就再也接不下去了。

    “真是好笑,嘿……”真照没有理会李如风,径自从他的边行过,他的眼睛只是盯着伊凡的轿子,“……你以为自己这样做很了不起么?南蛮公国从来就不需要你做什么,那些百姓也没有要你为他们做什么,你只不过在一厢愿罢了!”

    真照带着一脸冰冷,在轿子前停下了脚步,又继续说道:“为了南蛮的百姓么?哈哈……真是可笑啊!南蛮的百姓若是听到他们的公主嫁到了大唐的消息,而且还受到了旁人的轻,不知他们会怎么想?”

    “世上总有些自以为是的人……为了百姓,哼,如果连婚嫁都说要为了百姓,那这样过一辈子不是很无趣么?一辈子啊……为了百姓的法子多的是,你不要再自以为是了……不然,你就不要再露出那楚楚可怜的恼人样儿!”

    话儿连番说出,真照又自摇头苦苦一笑后,悠悠长叹道:“不过,这些事儿终究与我无关,我实在是有些多管闲事儿了……”顿了一顿,他语声转向柔和,“……伊凡小姐,你可曾想过你的郎会作什么感想?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心的女子都保护不了,反而要她为了自己出去,这心里面的难受……你知道是怎样的么?”

    真照不自想起在弧卫林地时与血魔相遇的景,他转眼望了望不远处也正看着自己的慕容雪,心中的靖水又再次澎湃起来,大声道:“不要以为你这样做就是什么为了南蛮的百姓,要让自家的公主如此为他们,百姓以后还怎样抬得起头来做人?嘿,为了百姓……我若是你的郎,听见你说出这种话儿来,还不如当场一头撞死算了。”

    “你好自为之吧!”真照说完话儿,也不理会其他人有什么反应,径自转迎向李红影三女,和她们一道朝着大街南首去了。

    大街上的众人,李如风被真照之前的气势骇得已经忘乎所以,而那“猪头”则眼中精光闪烁的望着真照渐渐远去的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安乐王府的队伍因此竟良久没动。

    好一阵过后,轿子内终于轻轻传出一声叹息,那美丽的南蛮公主不知从何时开始,已经泪流满面。她隔着纱帐向南而坐,一双美目不知不觉变得迷朦,也不知究竟是在思念着故乡还是在眺望什么,只是却听她的嘴里轻轻的叨念着:“郎……郎……”

    ……

    回到院子,真照还是有些忿忿,独自坐在院子中不发一言,李红影等三女少见他会有这般模样,因此也都不来过来和他说话,只等他消了气后再说。

    一直到了晚间,文成公主不舍的赶回了宫去,而李红影和慕容雪则卖力做了几样精致的小菜,好要讨真照欢心。夫妻三人正要各自入座,从院子外却进来了一人。

    “好香好香,两位姊姊做了什么好吃的了,我可正好赶上了!”

    “咦,是静璇妹妹,你怎么来了?”三人看见来人,慕容雪有些惊喜的招呼道。

    来人正是希尔顿静璇,她边笑着走进来边说道:“怎么?雪儿姊姊,我不能来么?”

    真照正准备对希尔顿静璇打招呼,却听见她先说道了:“令东侯今天好威风啊,在大街上击退刺客的消息又传得人人都知了。”说时,一双美目紧紧盯着真照,里面充满了笑意。

    真照听出她话里面的调侃意思,苦苦一笑也不应答,不料希尔顿静璇跟着又“嗤”的一声笑出来,继续道:“伊凡妹妹今天不知怎么了,先前竟突然拒绝了与安乐王世子的婚事,连夜赶回南蛮去了……令东侯,你说这是为的什么?”

    “啊?”李红影和慕容雪同时出声惊呼,随即脸上又浮出喜色,李红影又问了一句:“静璇妹妹,你说的是真的么?”

    “自然是真的,我才刚把伊凡妹妹送出城去哩!”

    真照心头一松,不知为何,听到这个消息他有了些如释重负的感觉,点头道:“看来伊凡小姐终于是想明白了。”

    “伊凡妹妹走的时候要我带了一句话儿给令东侯。”希尔顿静璇依然一副笑吟吟的样子,“伊凡妹妹要我告诉令东侯,你若是有空,一定要带红影姊姊和雪儿姊姊到南蛮公国去看她。”

    真照听完有些意外,原本还以为伊凡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要说,想不到却是邀自己去南蛮,心中不觉得小女儿家的心事真是难以琢磨,便随口应道:“南蛮我是早就想去的,后如果有机会,一定会和阿影他们去看看的。”

    希尔顿静璇见他说得轻松,意有所指的看了他一眼,只是笑着却没有接话。

    院子四人一起坐下,在李红影和慕容雪精心烹制的美味佳肴下,真照和希尔顿静璇自然是赞不绝口,席间四人风声笑语,倒也其乐融融。正说到兴头上的时候,希尔顿静璇突然盯着真照说道:“令东侯,那我和你说的买卖一事,你想得怎样了?”

    “买卖?”猝不及防下真照这才记起那在小酒馆里希尔顿静璇说过得话儿,不由有些支吾道:“这……这个……我还……没想好。”

    希尔顿静璇脸上现出有些失望的神,轻轻一叹道:“令东侯,莫非你是对我说的买卖没有兴趣?”

    真照见状不有些手忙脚乱,连忙解说道:“静……静旋小姐,这……这不是……这几天忙着都卫军的事儿,倒是一时想不起这件事儿了。嗯……那听你说起胶东和东夷那边的事儿,真是一点也没错,我心里就有了打算,买卖的事儿……后是一定要向你请教的。”说时他极快的想了个理由出来搪塞,到了后面话儿倒是越说越顺了。

    “真的?”慕容雪闻言喜道,一双美目直盯着真照直看,那神似乎是在怪他为何不早些把话儿说明白。

    真照暗自虽然苦笑,脸上却连忙装出一副坚决的模样儿点头应是,心中忖道:“明明是个小女儿家,却偏生心思如此玲珑。”

    希尔顿静璇似乎对真照的反应感到很高兴,便又自顾自说起来:“东夷近海,盛产海盐,胶东境内不近河流,所以海盐这物品算得上是胶东最缺少的;而胶东盛产金、铁和晶石矿物,这个东夷也缺,两相交易下,正好是极大的一笔买卖。还有还有,这个……那个……”

    也不管真照有心没心,希尔顿静璇旁若无人的侃侃而谈起来,虽然真照并没有真的仔细聆听,只是在唯唯诺诺的应酬而已,但是却知道她的话儿其实没错,她对胶东和东夷两地的特产经营的确讲得头头是道,因此真照心中开始有些佩服起她来。

    “红影姊姊,听说再过几你们就要回秦国去了,是不是?”希尔顿静璇说得兴致勃勃,间中似是突然醒起了什么事儿,又转头朝李红影问了一句。

    李红影和慕容雪也没有留心她刚才说的“买卖”,这时听见她问起,便答道:“听夫君说五后就要走了,到时怕不知要过多久才能再见到妹妹了。”

    希尔顿静璇恍然的道了一句“这样啊”,又侧头不知想起什么来,好一阵过后她才在真照诧异的眼光中说道:“也罢,那我就一起去秦国一趟吧!正好这些天可以和令东侯好好说说买卖上的事儿。”

    “照哥哥,静璇妹妹算是缠上你了。要说起买卖,她是什么事儿也顾不得的。”慕容雪闻言拍手调侃了一边正在暗地苦恼的真照一句,又对希尔顿静璇道:“不过这样也好,回去的时候倒是多了一个伴儿了。”

    李红影和希尔顿静璇都笑起来,众人又说了一阵,直到夜深希尔顿静璇才有些不舍的走了。

    又过了几天逍遥的子,到了启程返秦的“吉”,早就准备妥当的真照带着都卫军终于走出了洛阳的城门。因为有了轩辕主君一道出城的缘故,相比起进城时候的景,离城的场面又大了许多。

    真照不断朝着在道路两边送行的“支持者”们挥手,心里面不觉想起了刚才哭喊着舍不得自己的李隆基,虽然只是短短的月余,但是“师徒”两人的深厚分却使李隆基对他实在难舍难离,真照好不容易才说服了这个“首徒”不要出来相送,但是他自己的心里却也难免有些惆怅。

    除此之外,真照还从李隆基的口中听到一个消息:轩辕主君也不知为何,竟将那圣庙中视为圣物的天下第一剑留在了洛阳,并且他要随着秦皇入秦。

    这事儿简直是数十年来从没有过的事儿,自从上一代轩辕主君成功游说了人族四国的君主举行会盟,这还是轩辕世家的家主第一次踏足大唐以外的三国,因此这其中的就不能不让人猜度了。

    不过毕竟轩辕主君的去向,与真照是没有什么关系的,而天下第一剑的事儿他也猜不明白轩辕主君的用意,所以他就没有为此多费心思,倒是乐得无事最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