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言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面对这真照的迫人气势,月天风眼睛瞪圆,露出了一副张牙裂齿的凶狠神,他将斩风剑重新握好,沉声道:“我早就听说你的名声,想不到今终于可以和你比试一下了。”

    真照嘿嘿一笑,他并不在乎月天风的可怖面容,默运真气下,他的上又泛出淡淡的蓝芒,同时帝恨上金光更盛,那冷暖对比极是强烈的两色光芒,令他那无可匹比的气势仿佛蓦然变得有形。

    眼见真照的气势有增无减,月天风再也忍耐不住,猛的暴喝一声,双脚急急朝前踏出两步,斩风剑带着可以开山裂石的劲道,朝着真照的顶门直劈而下。

    沉重的巨剑挟怒斩来,帝恨在那一霎之间,金光竟又盛了一些,真照感觉到自己的手微微颤抖,那不知道是帝恨还是自己在兴奋的感觉满满的充斥他的心,眼前的光亮,就在这一刻出现了……

    刀意,那是它的刀意,却也是他的刀意。

    心使意动,意在刀先,那突然而至的灵觉使真照看到了一片光明的天地。

    帝恨飞速划动,金光缓缓留下一道灿烂的刀芒,转瞬之间,真照从斩风剑下闪而出,同时他手中的帝恨飞快的击向斩风剑的刃

    “铛”

    刺耳的巨响让所有人浑一震,紧接着他们看见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景:只是一招之下,两人的胜负即分,月天风的斩风剑竟被真照劈得几乎脱手而去,以场上两个人的形比较,这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出现的事儿。

    月天风脸上流露出惊骇的神色,被震得发痛的双手勉力抓住斩风剑,一连退了三数步后,看见真照笑吟吟的收刀站立原地,并没有欺上前,他这才缓过气来盯着真照直看。

    真照脸上作出一副轻松自如的神,又意无意的活动了一下手腕,其实刚才的这一招,他不是不想趁势而上,而是暗地里他自己也大吃了一惊。虽然说早在天绝洞中他就见识过手上因为青龙和白虎而得来的怪力,可这时候首次用它来与人交锋,想不到竟然有这样威力,那实在是他始料不及的,因此心里被吓了一跳之余,也就忘了“趁胜追击”了。

    不过经过这一招立威,再加上真照并不趁人之危的“大家”举动,顿时就惹来了轰天价般的喝彩声,而秦军中更是有了些群汹涌的味道,就连原本对真照百般挑衅的骁骑军,这时候也喝彩连连。

    “真照真照”的呼喊声如浪潮跌宕,真照这时候不由得信心大增。得助于双手上的怪力,月天风作为狂战士在力量上的优势,那对他已经不再是威胁,因为经过刚才的那一下,他明显在臂力上高出月天风不止一筹,再加上手中又有魔兵帝恨,因此他就完全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月将军,想必刚才你是还没有准备好,这回可要小心些了。”真照容光灿烂的道了一句,自出场的那一刻他就打定了主意,竟然铁定要参加魁斗了,那就须做得越张扬越好,只有这样才可以在四国众人面前立威,因此说话的时候他倒是显出了些傲人的气势。

    月天风的眼神由惊讶转为恼怒,他裂开的大嘴甚至可以看到如野兽般的尖齿参次伸出,上面还滴着稠稠的唾涎……“啊”,发出一声不像是人的大喝后,月天风上的筋又极快的膨胀起来,骨骼伸展的声音像爆豆子一样清脆响起。

    “真照,我要让你后悔到这场上来。”

    真照不动声色的看着月天风的举动,他将手中的帝恨轻挥了一下,淡淡道:“真照正要领教月将军的高明。”

    月天风闻言又怒喝一声,他那巨大的子再次朝着真照扑来,不过和先前不一样的是,他这一次的速度更快了许多。

    面对着月天风的来势汹汹,真照嘿笑一声,同时不避反进,纵高高跃起,手举着帝恨径自向斩风剑迎去,那一瞬间,他上的蓝芒竟然突然暴涨数倍,映得所有观看者的眼睛隐隐发疼。

    呼喝声、兵刃交接声不断发出,场上两人都出手极快,只见金光纵横,蓝芒闪耀,所有人都被那紧紧连在一处的两色光芒深深吸引。

    真照此时心中一片舒畅,那不知从何处涌出的刀意,彷佛是积淀了许久的记忆,突然在他的脑海中苏醒。他任由着自己的子被那股澎湃的刀意驱使,不断使出精妙无匹的刀招,而那些刀招在他的心间也如小溪般缓缓流过。

    “白鹿原果然有些门道。”真照全心全意沉浸在那对刀意的体会同时,他亦渐渐发现月天风的剑法的确有过人之处。

    斩风剑这时在月天风使来,彷佛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气势汹汹的缠绕在真照的周遭,那有东方仙法加持的黑色剑气如同实质的剑刃,竟能和帝恨上的金光抗衡,最让真照赞叹的是月天风的法,他丝毫没有因为材高大而显得笨拙,反倒是快如电闪的左右移动,比较起先前的李太白也不遑多让。

    两人愈斗愈急,除了各中的好手,场上那纠缠在一处的影实在让人难以看清,只有稍微显现出的不同色泽的光芒,才可以依稀辨认到他们的份,不过即便如此,也已经教人感觉到精彩无比。

    众人看得如痴如醉,就在那眼花缭乱之际,在旁观看的所有人耳中又同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转眼再看场上,却见漫天影全部消散无踪,真照和月天风两人已经定在了当场:真照如岳镇的立在月天风前,他双手直握的帝恨摆出了一个朝前直劈的姿势,而在他前的月天风,则是犹如之前的李太白一样,单膝跪地,两手高举斩风剑苦苦的抵着真照劈下的帝恨,同时的,月天风所在的地面早已破碎裂开,他的双脚深深的陷入了其中。

    这种景下,明眼人都看出了其中的胜负,尤其是真照这有少许“以彼之道,还施彼”的作法,更加令所有的围观百姓生出些“大大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顿时四周对真照的支持声浪又一次高涨起来。

    真照看见月天风在自己的强大压力之下眼中仍然流露出倔强的神色,心中倒也佩服他的骨气,哈哈一笑后收刀退开,微笑道:“月将军,我们今的比斗就此罢手如何?”

    月天风正自勉力抵抗帝恨上传过来的压力,突然感觉剑上力道一松,终于忍耐不住“噗”的一下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好不容易站起来,他那巨大的子同时缓缓缩小,好一阵后再次变回了人族的模样,只是脸色却比之前显得苍白。

    “令东侯果然名不虚传,改定要再来领教高明。”月天风语带怨恨朝真照说了一句,便拖着他的巨剑行回到北宋军中。

    真照闻言也不在意,又朝四下挥了挥手致意,铜雀台上早有唱喏官出来宣布他的胜绩,不过不知为何,天色虽然还早,但唱喏官却同时传旨各队退场,今的武魁斗就此结束了。真照不及细想,慢慢行回秦军阵营中,才回到都卫军处,他立即受到了英雄式的欢迎,“令东侯”三字可以说是响彻天际,经久不绝。

    走出广场,路旁还有许多百姓未曾离去,他们一看到秦军过来,马上鼓掌示意,真照受尽拥戴之余,秦军上下也是沾了无限荣光,好不得意。又走了一阵,远远看见大街旁的一家酒楼上站着几名女子,定眼细看时却见李红影、慕容雪、文成公主和李茜也在其中,真照心中一动,忙嘱咐了钟炎武几句,便独自朝那酒楼迎了过去。

    来到酒楼前,李红影和慕容雪主动过来挽着他的手,脸上都是一副喜不自胜的表,李红影笑吟吟道:“夫君今天好威风,几位姊妹都说要来看看你呢!”

    真照一愕,重复了一句道:“要来看我?”说时忙转眼朝着眼前的几位女子看去,只见在场的几名女子中,还有两位他是不认得的。当先的一位是一名黄衫女子,大概她并非纯种人族,上肤色晰白无比,脸上的鹰鼻也较之常人要高出许多,不过倒是位长得极中看的混血美人儿;另一位则是一名蓝衫女子,她的容貌美,即便比起李红影和慕容雪也不见逊色,最让真照刮目相看的是那女子朝他打量时候流露出的眼神,其中隐藏着仿佛能够洞悉一切的智芒,那不让真照对她暗自留意起来。

    文成公主看到真照到来,眼中也是一亮,指着那两名女子对真照介绍道:“这位是上回我跟你说的静璇妹妹,这位伊凡妹妹是南蛮公国萨满大公的千金。”

    “南蛮公国?”打量了一眼那穿蓝衫的希尔顿静璇,真真切切的听到“萨满大公”的名头,真照又看了看那位混血儿的伊凡小姐。他早就听说南蛮公国分为十余个小邦,其中的萨满联邦是最大的一个城邦之一,在南蛮公国里面,萨满大公算得上是最有实力的王公了,而现在在南蛮公国里面话事的王公也就是他。

    “令东侯大名远播,今天一见,果然是我们人族武功高强的大英雄。”真照朝那两名女子点了点头示意,希尔顿静璇就先笑着说了。

    真照微微一笑,谦虚一句道:“让姑娘见笑了,什么大英雄,只不过是略微有些运道罢了。”

    希尔顿静璇拍了拍手,似乎想到什么,突然说道:“令东侯,小女子有个大买卖想要与做,不知道你可有兴趣?”

    “买卖?”真照怔了一怔,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能和什么买卖有缘,而且希尔顿静璇一来就说起买卖,实在令他感觉有些突兀,因此便奇道:“静璇小姐要和我做什么大买卖?”

    “令东侯,你就别理她,静璇妹妹见了人总要犯她的老毛病的。”当着众人面前,文成公主依然称真照为令东侯,她这时未待希尔顿静璇说话,就已经笑着的接过话头先领真照进酒楼去了。

    一男众女进到酒楼,文成公主等早就在酒楼的二楼雅座订了席子,那负责侍侯的小厮看见真照和这么一大群美女一道入席,他也不知道真照等人的份,心中倒是为真照的艳福羡慕不已。

    “令东侯,小女子与你做买卖,你有没有兴趣?”似是有些锲而不舍,希尔顿静璇一坐入席中,立即又对真照说道。

    看见李红影她们都一副看好戏的神盯着自己,真照心中不暗道:“看来不好好敷衍她一下,那还不成了。”打定主意,他又笑问道:“不知静璇小姐要与我做什么买卖呢?”

    希尔顿静璇双目一亮,又闪过那智虑的光芒,笑吟吟道:“听说令东侯封邑在胶东郡,哪儿是与东夷接壤的地儿,不知是不是?”

    真照心道了一句“这可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儿”,便老老实实的点头应道:“我的确受封胶东。”

    “那就对了,胶东和东夷接壤,而且又有秦岭山脉在境内,这里面的买卖就大着了。”

    真照不是笨人,这时候听见希尔顿静璇这么说,心中立马对她要说的事儿猜出了大概,就不慌不忙的问道:“不知静璇小姐所指的买卖究竟是哪些呢?”

    “胶东郡盛产木材和金、铁两矿,其中还有许多山林特产,这些都是东夷需要的,而东夷的盐、海产,还有晶石矿产,却是胶东没有的,如果令东侯肯与我们希尔顿商团合作,你说这难道不是一件大买卖么?”

    虽然真照对于眼前的这位来自希尔顿商团的美貌女子,仍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却开始对她的话生出了些兴趣,因为从她的话中,真照听出了一丝精明。

    “静璇小姐,金、铁两矿是由我们大秦理贡院专卖,这个我是做不得主的,而那木材、特产,如今正是与西戎交战之时,只怕也是难有剩余了。”

    希尔顿静璇微微一笑,似乎早就猜到真照会这样说,点头说道:“令东侯说的句句有理,只是据那大秦法令说的,封邑境内的所有产物,除去上缴朝廷之外,其中一定有两成要归领主所有,令东侯可知这两成已经是极大数目……况且金铁等物品,民间多有散户经营,即便理贡院大力止,仍然难有成效,这种形在如今秦国各郡都差不多一样,因此要说令东侯在封邑内所出特产中占有五成,那是一点也不多的。”

    虽然真照受封胶东的时还短,而且他也从来没有用心去打理过胶东的事务,但是这些天来,胶东郡向他邀来的贡物的确是很大的一笔数额,就连初时组建都卫军的钱银都是由这里面来的,是以对于希尔顿静璇的话儿,他倒是心里有数。

    左右看了看众人,真照心中一动:“这种事儿怎么可以如此张扬?”想时他又望向希尔顿静璇,意有所指道:“这事不是小事,还请小姐让我仔细想想。”

    希尔顿静璇嫣然一笑,立即领会到了真照的意思,点头应道:“那令东侯就慢慢想想吧,改静璇一定亲自拜访。”

    “好了好了,老是说这些买卖买卖的事儿都闷死了……都怪静璇姊姊的毛病又犯了。”一旁未曾作声的李茜见希尔顿静璇终于停下了买卖的话题儿,连忙高兴的嚷道。

    众人闻言莞尔一笑,希尔顿静璇眉毛一挑,轻笑道:“这买卖的事儿才是正事,又是什么毛病了?”

    李茜反驳道:“怎么不是毛病?前几天伊凡姊姊刚到的时候,你也是一见着她就拉着她说买卖上的事儿,都险些把人家给吓跑了呢!”

    原本静静听着的伊凡见李茜说起自己,连忙浅笑着推托道:“我倒是没关系的。”

    希尔顿静璇一看,便淡淡的对李茜道:“就你会捣鬼,伊凡妹妹可没有说什么。”

    李茜揪着小嘴嘟哝了两句,不再作声,反而是文成公主笑骂道:“逢人就说买卖的事儿,那是你的老毛病,茜儿妹妹可没有说错你。”

    希尔顿静璇见文成公主也发话,这才装出可怜模样儿道:“好姊姊,连你也这么说我……我心里可是难过极了。”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好一会儿后真照朝那伊凡问道:“伊凡小姐,我听说南蛮那边山泽林地很多,云梦古泽那里就有大陆上三大胜景之一的云苍迭翠,不知道那里的景色是不是和传说中的一样漂亮。”

    一副文静模样的伊凡侧头想了一想,才道:“云梦古泽里的异族魔兽极多,所以那儿少有人去,我也是没有去过的。不过听人说里面的云苍峰上,能够一眼望尽整个云梦古泽,而且景致变幻万千,使人如置仙境一样,的确是天下少有的景致。”

    真照点了点头,那天下三大胜景他已经听说过无数回了,心里面早有看个究竟的念头,这时候被伊凡撩起了满腔好奇,不由叹道:“改一定要到南蛮公国去看看。”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