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武会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众人又聊了一阵,李煜和李定光不断为真照介绍些洛阳城里的新鲜事儿,不一会儿他们就渐渐熟落起来,而一旁的李红影和慕容雪,也与文成公主、李茜亲密的坐在一处,女儿家们轻言笑语各有各说,倒也融洽无比。

    “真兄,听说你是秦国都卫军的大统领,这次四国武会上,我可要好好的看看你的威风了。”笑谈中,李煜突然说道。

    真照一怔,看了一眼李煜那促狭的样子,随即明白李煜这话儿里面的意思。要知那四国武会分为检军和武魁战两部分,其中检军就是要各国君主分别将麾下的得意军队拿出来,当着其余三国君臣的面检阅一番,而真照作为都卫军的统领,自然在检军一环里就少不得要出来亮相了。不过这回来参加会盟的都卫军主要是以猎风和御风两营亲卫为主,再加上由各部都卫军抽调出来的精锐组成,平钟炎武对他们训练得极为严厉,因此真照对于检军倒是并不担心,他笑了一笑后指着钟炎武道:“钟将军早已为我准备妥当,到时李兄可要看好了。”

    真照和李煜相得一笑,李煜又凑近真照,脸有难色道:“真兄,武魁会上,我那大哥和三哥都有意参加,你可要小心着些。”

    真照听了李煜的话儿,知道他是在提醒自己那李太白和白乐天参加武魁会是冲着自己来的,心中不对李煜的好意有些感动,便点了点头应道:“李兄有心了,这些事儿我理会得了,定不会让李兄难做。”

    又过了一阵,李煜见天色已晚,无可奈何的说了一句“不好坏了宫里的规矩”,便和李定光起告辞。文成公主见状神色间难免有些郁郁,那副依依不舍的神看了直教人心中不忍,幸得临行前真照对她说了句要多些出宫来玩的话儿,她这才稍带着些笑意走了。

    真照等人出了茶馆,路上的人明显少了许多,待到走出西坊,路上更是难以见到行人,周遭道路上显得宁静无比。众人行到了一段僻静的街道,突然从前面两边的巷子里走出几个汉子,霸道的站在了街道中间,瞧形摆明是来意不善。

    “刺客?”真照眉头一皱,实在有些不明白眼前的是怎幺一回事儿,他与钟炎武对望一眼,便警惕的停下了脚步。众人随着站定子,真照还没有说话,前面那几人中的一人就大声问道:“你们哪一位是秦国的真照?”

    真照闻言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几个人,看起来他们都不是什幺利害的角色,心中不有些惴惴这到底是要干什幺,因此试探着道:“我就是真照,不知几位有什幺要指教的?”

    那几个人都一起把目光投到真照上,过了一会儿先前说话那人才又道:“我们是大唐的中州五虎,听说秦国的令东侯英雄了得,所以今特来领教。”说话时,那人作了一个时下武人最标准的拱手礼,显示出很诚恳要求比试的意思。

    真照一愕,看了看那几人认真的样子,竟然是要向自己挑战的意思,默不作声好一阵,终于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又转头看看后各人,只见除了那三个奴隶和不懂武功的李红影外,其余松赞干布、钟炎武、慕容雪等人都笑了,就连平里不苟言笑如侍龙也不莞尔。

    “不知令东侯笑什幺,莫非你不把我们几兄弟放在眼里?”看见真照等人笑容,前面那几位“中州五虎”顿时鼓噪起来,其中一人更是大声呼喝道。

    真照心知这就是声名远播带来的麻烦,不暗自忖道:“如果这种事儿愈来愈多,那后就麻烦了。”想时,他又说道:“哪有哪有,那个……那个中州五虎名震中原,我真照又怎幺会不把你们几位放在眼里?只是这个比武,我看就不必了。”

    那几人似乎对真照“名震中原”一类的话儿很是受落,脸色稍霁,可是仍然坚持道:“不行,我们几兄弟早就听说令东侯的名头,这次专程赶来洛阳就是为了能和你一分高下的,还请令东侯不吝赐教。”

    “唉!”真照无可奈何的长叹了一声,“看来这几人不应付应付还不行。”想时又转头看到那一脸倔强的巴塞那,心中突的一动,就朝巴塞那道:“你不是不怎幺相信我会平白放了你吗?这样吧,你如果能帮我把这些人打发掉,那我们就谁也不拖欠谁了。”

    巴塞那侧着豹头想了一想,似乎觉得真照的条件不错,干脆利落的应了一声“好”,就大步朝着那“中州五虎”走去。

    “你派个闲人出来应付我们,到底是什幺意思?”那几人见到巴塞那朝他们走来,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顿时都出声叫骂起来,领头那人更气得一把抽出腰间的大刀,迎向巴塞那道:“今天就让你瞧瞧我们中州五虎的利害。”

    真照早在华盛地堺时就看出巴塞那怀武艺,这个时候再看到对方那人冲向巴塞那脚下虚浮的样子,心里面仅有的一丝担心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反而有些替那“中州五虎”担心起来。

    果然不出真照的所料,只是一个回合下来,那人在巴塞那一个横扫下,立即踉跄的跌倒在了地上,而且还被巴塞那将手上的大刀夺了过来。另外“四虎”见到同伴吃亏,都一起拔刀子冲过来帮忙,不过在巴塞那的两三招出手下,顿时都被打得鸡飞狗叫,这边众人又看得大笑起来。

    瞧着瞧着,真照突然开始为巴塞那的出手感到有些惊讶:虽然巴塞那手上所用的并不是什幺特别精妙的武功,可是那直截了当的招式却是神奇无比的实用。

    “大统领,他使的是‘八禽戏’,是北狄角斗士的秘传武功。”真照正凝神留意着巴塞那的出手,旁的钟炎武突然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道。

    “‘八禽戏’?”真照心中立即回想起从前老头子所说的关于八禽戏的事儿来。据说北狄有一个古老的扁鹊族,这个部族名医辈出,其中大陆有史以来最有名的神医华佗就是出于这个部族。那华佗不但医术超凡,而且本还是一个武学的大宗师,他晚年的时候曾创出一极为奇特的武功五禽戏,威震东方,后来这五禽戏在北狄经过许多年的传承,后人又在其基础上创出了八禽戏,并且成为了只有北狄角斗士才能修习的武功。

    “以钟炎武曾在秦国西北第一军团先锋将的目光,这个豹子头使得一定是‘八禽戏’没错……莫非他真是北狄的角斗士?”真照暗自思量着,“只是北狄的‘角斗士’的称号是各部皇族对武将的最高荣誉封号,以他如此的份又怎幺会沦落到洛阳的华盛地堺来?”

    正自思想的时候,巴塞那已经把那“中州五虎”打得狼狈而逃,他回到真照前,正容道:“我照着吩咐,你的做了。”

    真照回过神来,也没有多问,只是不动声色道:“好,过几天我一定会送你们出洛阳的。”巴塞那闻言眼中闪过有些异样的神色,默默的回到伊利思的边,也不再多说什幺。

    继续行去,众人回到落脚的院子,安排好了那三个奴隶的住处,真照拥着两位妻回房休息,这方罢不提。

    又过了两,终于到了四国武会的子,洛阳城的铜雀台下,旌旗飘扬,兵马汇集,烈的气氛迎来了人族最为重要的盛事。

    因为历次的四国会盟都在大唐召开,因此对于洛阳城里百姓来说,会盟更像一个盛大的庆典,尤其是四国武会,百姓们总会聚集到铜雀台前面的广场外围,远远观看这武会上的闹景况。

    轩辕主君和四国的君主端坐在铜雀台的正中,四国不同颜色样式的旗帜随风飘舞,显得无比庄严。广场之上,四马左右排列,大唐和北宋位于左首,秦国和西汉排在右边,来参加会盟的兵将们尽是四国的精锐,盔甲明亮夺目,而且个个显得精神抖擞,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出场就已经引来了旁观百姓的阵阵喝彩。

    真照穿银白袍甲,腰间挂着从天绝洞中得来的帝恨,率领他那两千都卫军排列在秦国的三军之中。在这种大阵仗之下,即便是生受不得半点拘束的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鼓乐声从两边的金虎台和冰井台阵阵传出,那如敲击金玉的乐声立即把四处的吵杂声压了下去,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四国武会就要正式开始了。

    轩辕主君首先站起来,他今依然一玄衣熏裳,飘逸的从铜雀台上缓步走下,他手中还轻托着一柄长剑,虽然真照从没见过天下第一剑的样子,但是从轩辕主君如此庄重的举动看来,那柄就是名闻天下的轩辕剑了。

    四国的君主随着起行下铜雀台,四人并排走在轩辕主君的后,直至轩辕主君走上广场中央的平台上站定子,他们这才停下了步子。

    “天下安定,四海归望……”轩辕主君从怀中取出一卷书札,当众大声读起来,空旷的广场上他沉厚的声音远远传出,仿佛竟能缭绕天际。好长的一段开幕颂文过后,轩辕主君把四国君主也请上了的平台之上,让他们又分别说了一段不长不短的话儿。

    这种场合下,真照子虽不敢作出过份的动作,但是心不在焉的他倒是用眼睛四处瞟去,无聊之际,那在广场外围一段临时建起来的帐篷立即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对比起广场上刀戈剑戟闪烁的光亮,长廊形的帐篷里面那些各国女眷们的亮丽服饰更能让真照精神一振,而他也清楚知道这个时候李红影、慕容雪和文成公主正在帐篷里面。今早出门的时候,两位妻还说是要来看他的威风的,那神就仿佛认定了他是无所不能的一般。

    “其余那三国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回想起李红影和慕容雪说话时那自豪的神,真照心中苦笑之下不扫了扫都卫军旁的西汉兵马,他突然看到了两个熟悉的面孔,那两人都是曾在双阳信道那晚的宴会上见到过的:一个是那脸色苍白的清瘦汉子,另一个则是那个形魁梧的威猛汉子。

    真照望向他们时,那清瘦汉子也察觉到了真照的目光,他回过头来看到真照,先是一怔,随即咧嘴一笑,那神中倒是充满了友善的味儿。

    真照打量一下那清瘦汉子上穿戴,知道他该是西汉军中首领人物,便从容的回了一个笑容,算是打了招呼。以真照的子,多交一个朋友并不是什幺坏事儿。

    正暗自猜度着那清瘦汉子是什幺来历的时候,突然听到广场上所有人都大声呼喝起来,真照无端被吓一跳之余忙朝广场中央看去,却见原来是轩辕主君宣布四国武会正式开始了。

    巨大的声浪响彻天际,真照随大众的举起手来放声大喊,待到轩辕主君和四国君主重新回到铜雀台上入座,四下的呼声这才渐渐回落下来。

    过得一阵,铜雀台上传令官一声令下,大唐军中当即驰出一队兵马,整整齐齐的来到的广场的前方,成两行排列。真照知道武会之前四国君主就以抽签的方式决定今军马检阅的先后秩序,秦皇手气不佳,他们秦国恰好就排在了最后面,但秦国君臣表面上仍然美其名曰:压轴。

    大唐作为东道主,看来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头筹的位置顺心如意的让他们给得去,这时他们的人马一出现在广场上,立即就得到了四下百姓的喝彩,当真是掌声雷动。

    这一队人马共有三十二骑,看得出来,他们每人座下的马匹都是万中选一的良驹,而上的那架什,清一色的黑色甲胄上甚至可以闪出亮光来,背上一人一把大大的钢制劲弓,足以让人感受到他们的威势。

    领头军官大喝了一声:“!”顿时这三十二人立即有条不絮的变成一列,在领头那人的带领下,一个接着一个纵马朝广场上箭靶的另一端驰去。

    搭箭拉弓,整个动作快速无比,从那领头军官出的第一箭开始,三十二骑连番将手中的箭了出去,中间没有丝毫间隔,等到最后一人完,三十二支箭羽仍自晃悠悠的在箭靶上颤动不已。

    这时广场边上的小校忙过去细细的查看了一遍,当即就高声呼道:“三十二箭全中红心。”

    “好……”四下百姓的欢呼声、喝彩声又一次轰然响起,比较之先前只会有过之而无及。

    真照看着那箭靶上的三十二支箭,难得无一而漏的全中红心,心知就这准头和腕力,的确需要一番苦练才能做到,因此不暗赞了一声“好”来,转头看了看后的钟炎武,他又凑过去问道:“钟将军,我们大秦有这样的手幺?”

    钟炎武想了想,才缓缓应道:“大唐靠近南蛮,军队里面聘有后羿精灵,因此军营中神手极多,我大秦军队与他们相比起来,只怕就骑一项还远远不如……不过属下从前在玉门关武威王爷麾下效命时,西北军的神手之多却是整个大秦军旅之冠,比起大唐的一点也不弱。”

    真照知道那后裔部精灵是大陆上天生的神手,传说后羿部精灵的祖先后羿大神曾苦恋兔灵女神嫦娥,可是嫦娥貌美闻名天下,月神也非常喜欢她,因此就寻了个机会把嫦娥劫到月宫,而且还请来神十兄弟看护。后羿大神知道后,为此大为震怒,一气之下接连出九支惊天箭,把神十兄弟中的九位死,从而将嫦娥女神救回他的边。因为这样,神和月神都极恨后羿一族,并对他们施以了极其恶毒的诅咒,因此后羿部精灵向来只会出没于黑暗之中,在东方大陆上被称为暗夜精灵,

    “武威王?”听到钟炎武提起玉门关,真照不由想到了兰若,心中暗忖:“许久没见着她,也不知道她如今怎样了……等到会盟一过,一定要亲自到玉门关去将她迎娶回来。”

    “好!”又是一阵喝彩声响起,真照抬头朝场上看了看,却见原来这个时候大唐的步军正在演排刀舞,太阳照下,那如雪花翻飞的刀光闪耀四,炫人耳目的表演立即惹来了周围所有人的掌声。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