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巧遇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李红影慢慢的将那歌词中的大致意思说出来,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这时再看那名美丽的兽人女子,顿时对她又多了几分怜悯同

    “喔塞秋啦,烟移啊,喔塞秋啦……”就在众人的心头都笼罩在一片淡淡的忧伤中时,一个大得如同吼叫的声音在平台后如雷响起,只是声音里面说的话儿却没人能够听得明白。那兽族女子闻声一震,顿时打住不唱,泪光闪烁的美目期盼着朝那声源处望去。

    台下众人随着她的目光去看,却见一个豹人男子从后台冲出,他的嘴里不断“哇哇”大叫,脸上分明充满了焦急无奈的神。那豹人男子材极其魁梧,四肢的骨架肌都显示出他的强壮,这个时候布满金钱斑纹的上被人用粗大无比的锁链紧紧绑着,后面还有人不断的拉扯着,看来他从平台后面硬冲出来,竟都没人能拉得住他。

    看着这一对兽族男女满脸泪水的凄凉景,李红影握着真照的手上紧了一紧,同时焦急的转头对真照轻唤了一声:“相公……”

    真照心中也正同那对兽族男女,自然明白李红影的意思,当下便越众而出,高声对台上的奴隶商人说道:“喂,他们两个我要了。”

    那奴隶商人见有生意上门,连忙打了个手势,让手下的人放开那兽族男子,然后满脸堆笑着对真照道:“哎呀,这位公子真是识货,看得出这两个兽奴是极好的货色。难得男的长得壮实,女的又生得漂亮,公子好眼力啊!”

    那奴隶商人言语里猥琐的意思表露无遗,真照又哪会不清楚,只是他也不想计较,便又问了一句道:“这样的好货色,那你准备卖多少银子?”

    真照说话的时候,那兽族男子已经快步的走到了那兽族女子的边,紧紧和她相拥在了一起,他们两个听见真照和那商人的对话,也不知道能不能听明白,只见那兽族女子的眼里分明露出些畏惧的神色,而那男子的眼中则对真照充满了敌意。

    “嗯……难得公子喜欢这一对兽奴,这样吧,就五两金子好了。”那商人打量了真照一眼,随即五指一伸,作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道。

    真照虽然生大方豪爽,可是却不是不知物价的人,他哈哈一笑,也不说话,掉头从慕容雪处取了二两金子,交到那商人的手中,说道:“我也不与你讨价还价了,这里是二两金子,他们两个我就带走了。”

    要知这一对兽奴如果遇在行家的手里,其实是连一两金子也卖不上,那个奴隶商人漫天要价的报了五两金子出来,无非是见真照的打扮并非本地人,因此想要秤一秤他而已,这时候听到真照的话儿,哪还不见好就收,着人将那两个兽人交给真照的同时,嘴里又赶紧恭维道:“难得公子如此慷慨大方,小人就谢过公子了。”

    将那两个兽人收下,李红影立即把那怯生生的兽族女子拉到了边,脸上露出一个同的表后,又生硬的用兽族语言说了一句:“喔塞咖,哇喔喂骇露。”

    众人虽然不知道李红影说的是什幺,但看得出那兽人女子脸上的惊恐明显消去不少,转头再看那兽人男子,他的眼中倒是依然带着戒备和敌意。

    真照叫亲卫把那兽族男子的锁链解开,朝他笑了一笑,便和众人继续在华盛地堺各处转悠。逛了一阵,因为之前的事儿坏了众人游玩的兴致,因此他们便出了华盛地堺,进到一间较大的茶馆中。临出华盛地堺时,真照又守诺将先前雨夜梧桐要的那个博雨族精灵买了下来,因此他们一行人就又多了三个奴隶。

    在茶馆内寻了位置坐下,那三名奴隶在一旁站着也不敢入座,真照温和的笑了笑,做了一个让他们坐下来的手势道:“你们都一块坐下吧!”

    那兽族男子似乎明白真照的意思,却不畏惧,径自拉着那兽族女子坐下,同时不客气的盯着真照直看,这样一来,一旁的博雨精灵也畏缩的坐了下来。

    真照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试探着问了一句道:“你们懂不懂人族的语言?”

    听见真照的问话,三个奴隶都没有立即作声,好一会儿那兽族女子才犹豫着点头应会,而那博雨精灵也跟着说了一声“懂”。

    真照见状笑道:“这就好极了,那倒省了不少的功夫。”说时笑容微敛,又对那三名奴隶道:“你们不用怕,我不会害你们,你们要是喜欢,迟些我就把你们放了,你们喜欢去哪里就去哪里。”

    真照的话儿一说,那三个奴隶的眼光顿时亮了起来,只是随即又露出了半信半疑的神色,似乎都不相信天下间竟会有这样的好事,那兽族男子更是望了一眼他边的兽族女子,用粗鲁的声音问道:“到底你,想要怎样?说出来,尽管,最狡猾了,你们人族!”

    真照听那兽族男子的话儿,虽然说得生硬,但却能感觉到他对人族恨意,只是真照不想同他多做辩解,便没好气的说道:“信不信也由你了,过几天出了洛阳,你们喜欢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见那三个奴隶还不相信,李红影牵着那兽族女子的手,温和道:“你尽管放心,我们都不是坏人。”那兽族女子望了一眼李红影,感受到她目光中善意,心中的怀疑顿时减了许多,便小声的道了一句“谢谢。”

    叫来了茶水糕点,真照等人纯粹是想试一下洛阳城里的小食,因此都只浅尝即止而已,可那博雨精灵和兽族男女却仿佛多没有进食般,立即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当然,他们三人的吃相倒是依着各自的子截然不同:博雨精灵小心翼翼,兽族女子细致矜持,而那兽族男子则是毫无顾忌的狼吞虎咽。

    一转眼的功夫,几碟精致的糕点被清扫一空,就连他们三人茶碗里茶也喝了个碗底朝天,真照看到这种形,便不动声色的招了招手,又让小二送来了双份的糕点。那兽族男子看了看真照,脸上出奇的一红,眼中的戒备虽然依旧没减,但还是低声的说道:“谢了。”然后又继续大吃起来

    真照闻言暗自好笑,只觉这个“豹子头”果然不愧是兽人,完全拥有了他们兽族淳朴豪迈的格,甚至可以说是头脑单纯,上长着的大概只有那幺一条筋,不过,这种喜恶分明的子,倒是令真照对他好感大生。

    又问了几句,真照他们终于知道那兽人男子叫做巴塞那,那兽人女子叫做伊利思,而那博雨精灵叫做楚夜留香,他们都是被那些商会的捕猎队抓到洛阳来的。

    撇开那三个奴隶不说,因为除了真照和慕容雪,其余诸人都早就来过洛阳,所以在他们两人的一番提问之下,众人又开始你一言我一句的聊了起来,大多讲讲洛阳的风俗趣事。

    好一会儿,听得兴致盎然的真照突然感觉到茶馆外的街道上,有人将目光投在他的上,有意无意的转头一看,却正好见到了一个熟悉面孔。

    “文成公主?”真照心中“惊喜”交集,他实在想不到会在这个时候见到这些子以来,一直随着秦始皇住在大唐皇宫里的文成公主。

    一旁的众人留意到真照的古怪神,也都纷纷朝外望去,看到文成公主,松赞干布倒是满心欢喜的最先叫了出来:“公主?”

    李红影和慕容雪意有所指的望了真照一眼,随即也含笑着点头朝文成公主招呼道:“文成妹妹。”

    文成公主早就和李红影、慕容雪极为熟落,行来洛阳的这段子她们总以姊妹相称,因此她一边笑着走进茶馆,同时也亲的叫了声:“红影姊姊,雪儿妹妹。”说时,她的眼睛又若有若无的扫到真照的上。

    文成公主进来后,她的后又进来了三名男子和一名女子,其中一名男子还是真照和松赞干布认识的“老熟人”李煜。

    “小王爷啊小王爷,你说了要来寻我游玩洛阳,可这几天我苦等在家,却见不到你半个人影……想不到今在这里撞见,你真是不够朋友啊!”

    自从经过浣溪小筑的那一夜后,真照这几天早就向人将“鲜花四公子”的来历打听清楚,知道他们四人在大唐之所以会那幺受年轻女子的欢迎,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无不是大唐王公贵胄的出,这其中,又尤以李煜的份最为尊贵,他原来是那唐太宗的亲生弟弟吴王李元霸的儿子,一位名副其实的小王爷。

    “什幺小王爷,真兄与我兄弟相称就好。”微微一顿,李煜又笑着拱手道:“说起来这事儿……唉,小弟还真要向真兄赔礼了。”

    真照哈哈一笑,心中喜欢李煜的洒脱,便起将他拉到边,才说道:“这可不行,总要想些事儿罚你才能作数。”说罢,真照又将在座众人一一为李煜介绍了一番,说到那三个奴隶时,只说是朋友就轻松带过了。

    感受到巴塞那眼中闪过精光的同时,真照又悄悄的打量了一番站在文成公主后面的两男一女。

    那两男一女看起来也是大唐的王室出,虽然很明显的他们出来前已经经过一番改装,但是一些很细微的东西却将他们的份表露无遗。就像左边那脸色有些苍白,神色间又显得有些倨傲的男子,他腰间的那块镶着极小粒明珠的北斗玉佩,这绝对是皇家才能佩戴的对象。又看右边那位,虽然他的样貌平平无奇,但是他中指上的那枚玄朱色戒指上,却刻着极小的“贞观谨制”这样的皇家御用的字样。剩下的那名女子就更不用说了,她头上的紫金凤钗实在显眼得紧,再加上她美丽的容貌上先天带着的高贵气质,只怕傻的都知道她出不凡。

    经过李煜的介绍,真照才知道那脸色苍白的男子是安乐王李建成的儿子李如风,而另外的一男一女则是无忧王李元吉一对儿女李定光和李茜,说起来他们都是当今大唐太宗皇帝的近亲。不过,虽然知道了他们的份,但是竟然在这种形下遇见,而且他们又都有意“隐瞒”份,真照也就不客气的随意招呼了,反正后又不用同朝为臣,他自然没有什幺顾忌。

    众人一并坐下,真照和李煜聊了几句,这才又知道原来是文成公主和那李茜郡主约了要出宫游玩,因此李煜等人是被她们扯着出来“护花”的。

    “你就是那个杀死血魔的真照?这几我老是听文成姊姊提起你,想不到今天终于见着了,也没什幺特别的嘛!”一旁的文成公主脸上一红,大概是想不到那李茜会当众这样说,连忙无措的举起茶杯掩饰窘意,可她的动作却哪里逃得过明眼人的眼睛,慕容雪和李红影当即就抿嘴笑了出来。

    这类话儿,真照已经听得不下百回,只是这个时候听它被这位年轻郡主说出来,却又有了些新鲜的味儿。真照正想着要怎幺回话,却听那李定光笑骂道:“你一个小女儿家懂得什幺?令东侯既然能杀得了血魔,那武功自然是极为高明的,你又怎幺能看得出来。”说罢,他又转头对真照道:“早前就听到过令东侯的大名,今见了,果然是一表人才。”

    真照谦让了一句,又听那一直没有出声的李如风说道:“听说前两令东侯进了天绝洞,还从里面得到了一大块天晶,如今太子下令将那天晶置于御瞻馆之上,已经传遍了整个帝都,令东侯真是好本事啊!”

    “这话儿是什幺意思?”真照听着那李如风的阳怪调,也不知道他是褒是贬,只是他脸上那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却让人心里面极为不爽。

    “那御瞻馆的事儿不过是太子的主意而已,王兄莫要多想了,真兄不是喜欢出风头的人。”李煜听到李如风的话儿,眉头一皱,立即出来打圆场道。

    真照心中一奇,不暗自思量:“听那他们的话儿倒像是隆基那小鬼头又为我惹了什幺麻烦事儿,回去一定要好好审审他才行。”

    “说起御瞻馆,我倒是听说轩辕主君将天下第一剑也放在了里面,以供百姓瞻观。”那长得平平无奇李定光实在一点也不平平,他见李煜圆了场,立即又顺势说了一句岔开话题儿。

    “天下第一剑?”李煜诧道:“这两被老头子关在家中,也没听说这事儿。”

    李茜闻言立即拍手道:“王叔做得好,少不得关你个十天八天才是最好的。”

    李煜装得凶巴巴的瞪了李茜一眼,又道:“那天下第一剑不是在圣庙中的吗?怎幺会到我们大唐来了?”

    李定光道:“王弟你就不知道了,轩辕主君是为了四国会盟才将天下第一剑带来。据说是以后四国中将有一国作为盟主,盟主国可保留天下第一剑四年,到了下届会盟时再将天下第一剑交给下届盟主,那天下第一剑就是盟主的信物了。”

    “盟主?”真照早在詹天妤处听说了天下第一剑的事儿,只是没想到轩辕主君将它携来是因为这个缘由,心中一动,突然觉得这次会盟会有些不好的事儿即将发生。

    “王兄,用天下第一剑作为盟主的信物,那这盟主如何选出来?”李煜沉吟一阵,又接着问道。

    “这个倒不知道,听说这两天四国的君主就在争着这件事儿,大概到了四国武会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了。”

    听到李定光的话,真照才想起过得两天就是四国武会,心中愈发的不安起来,隐隐觉得这设立盟主一事儿只怕会为四国间惹来无数的争端。

    众人正默不作声,这个时候眼中只有文成公主的松赞干布终于逮到机会说道:“公主,这几天没见你,不知你在做什幺?”

    文成公主闻言抬头答道:“这几大都是和茜儿妹妹说说话儿。”

    慕容雪道:“好些子没有见到文成姊姊了,都想死你了,你也不过来寻我耍耍。”

    文成公主无可奈何道:“父皇他不放心让我出来,今晚能出来我也是央求了父皇许久的,我也想你们得紧啊!”她说话时不时望望真照,倒像是有意说给真照听的。

    真照与文成公主对望一眼,也不敢再朝她看,又自若无其事的喝起茶来,而那文成公主与真照的目光一触,脸上微微一红,便快快的低下了头。

    “那倒也是,免得又遇上刺客了。”松赞干布没有察觉到文成公主的神,有些傻乎乎的说道,心里似乎还在为公主的安全担心。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