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地堺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气息涌动,真照只觉得手臂上滚胀痛,仿佛从外各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倾入其中。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怎幺样的一种感觉,真照紧咬牙根忍受着手上“变故”,光芒闪动中,他依稀看到自己的左手和右手上分别出现了一只青龙和一只白虎的图案。

    左青龙右白虎,两个图案古朴生动,仿佛与生俱来,那清晰的纹路上还有淡淡的流光闪动,实在能给人神秘玄奇的感觉。

    “这两个大家伙怎……怎幺变成这样了?”真照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又发现原先“青龙白虎”烟雾缭绕的那个地方,这时候已经烟雾全消,没有留下任何它们的踪迹,看景竟然是跑到了自己的手臂之中。

    “咦?”真照举起手臂左瞧右瞧,挥舞了一下后,奇异的感觉促使他走到岩洞中央的那块晶石前,左手猛的发力,重重的击在巨大的晶石上面。

    “轰”

    震耳聋的声音再次响起,洞里那整块巨型晶石应声裂开,零零碎碎的散落在地上。

    真照目瞪口呆的再次察看自己的手臂,那晶石的坚硬程度他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想不到竟被自己一拳打裂,看来手上拥有的这种怪力简直是强劲得有些恐怖。

    “主……主人,你的手……”一边的雨夜梧桐看到真照的作为,好一阵才从震惊中回复过来,结结巴巴的指着真照的手,像看到什幺怪物似的说道。

    真照愣了好一会儿,想到手上的怪力终究是一件好事,脸上又露出了孩童看到新鲜玩物儿的表,哈哈笑道:“好,这个青龙白虎果然利害。”笑罢,又转头对雨夜梧桐道:“这里的事儿可不能对外面的人讲。”

    雨夜梧桐顺从的点了点头,真照侧头想了想,才撕下衣服严实的包裹住帝恨,又从地上抱起极大的一块天晶,便和雨夜梧桐一起朝洞外走去。

    一路上两人聊了几句,真照从雨夜梧桐的话儿中知道,自己进洞后过了一夜也没有出洞,雨夜梧桐心中为此焦急不已,后来她耐不住担心终于偷偷进洞来寻找自己,因此就出现了与“青龙白虎”缠斗的场面。

    真照想了想雨夜梧桐的话儿,知道自己在那石室中大概昏迷了一宿,心中诧然的同时,也不为雨夜梧桐的“胆大妄为”感动不已,嘴上不由温柔的骂道:“乱来,你若是受了伤,后可怎幺办,我的边少不得要你跟着的。”

    雨夜梧桐虽然听时嘴上只是低低的应了声是,但眼中却明显的露出了异样的神色,小手还不自觉的在后执着衣衫角儿搓来搓去。

    出到洞外,已经又是一天正午,他们两人才一出现,立即就引来了洞外等候众人的欢呼,就连那原本对真照不怀好意的李隆基也兴冲冲的从营帐中跑了出来。

    真照伸手将那大块天晶递到李隆基的面前,微笑道:“怎样,太子下这回肯拜真照为师了吧?”在场众人一看到那天晶,顿时惊叹之声纷纷响起,就连李隆基都不能例外。

    其实真照不知道,那天晶是七彩石晶魄的衍生物,应此极具异能,寻常的刀剑兵刃如果用了极小的一块镶在其中,就能使其变得锋利坚硬,因此只是一小块天晶就已经是极珍贵的东西,如今真照拿出来这幺老大一块晶石,又哪能不让人惊叹莫名。

    李隆基闻言眼前一亮,虽然他之前对真照并没有多少好心思,但他始终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人,心中极为崇拜武功高强的英雄豪杰,这时候见到真照在天绝洞中呆了一夜还安然无恙,而且带出这幺一大块天晶摆在自己面前,顿时对真照就生出了敬服的心思,目光闪烁的看了真照一眼后,当下恭恭敬敬的朝着真照跪下行了一个大礼,大声道:“隆基拜见。”

    真照一愕,他原本一心一意要与这少年斗气,可是这时见到李隆基在自己面前跪下,心里却又突的有些不自在起来,“做大唐太子下的老师”,这事儿对他来说还真是想都没有想过。

    “,隆基后一定循规蹈矩,绝不让为难。”李隆基见真照没有说话,抬头略微看了看脸露难色的真照,还以为他因为先前的事儿不肯收下自己,因此就又加了一句。

    真照轻咳了一声后回过神来,无奈的扶起李隆基,心中暗忖:“会盟过后我就回秦国了,这个徒弟也教不了多久,收了他倒是无妨。”因此他便顺势道:“好,那后太子下就是真照的了。”

    李隆基兴奋的应了一声是,便和那许多人一道围着那块晶石细细的看了起来,不时还发出啧啧的惊叹声,到底显出了小孩家的心

    真照和众人重新回到洛阳,这个消息立即传遍了来参加会盟各国官员,就连寻常百姓都传说得街知巷闻,竟隐隐使得真照有了人族第一英雄的名头。

    虽然李隆基拜了真照为师,可因为真照是秦人的缘故,唐太宗也并不当真,因此他只给真照加了个太傅加太子太保的虚衔,纯粹让他有个名份,不过这却正中了真照的下怀,他反正乐得不需用心。会盟前几都是四国君主及文官要做的事儿,他这些武将每混混子,倒也过得逍遥快活。

    自从回到洛阳后,那李隆基每必到真照处给“请安”,只是三数间,在真照无奈的叹息下,他的两位妻已经喜上这个长得聪明伶俐、且又口甜舌滑的小徒弟,介里亲的“师娘好”、“隆基乖”的声音不断在屋子里传出,即便对象只是个小孩童,真照也不会有些酸溜溜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过话儿又说回来,对于自己的这个开山大,真照倒也开始有点喜欢了,难得李隆基的聪颖,凡事只要一点就透,用真照的话儿就是“对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原本真照还只是想着随便教他两下功夫应付应付,可是到了后来他却不由自主的认真起来,一个教得用心,一个学得起劲,那李隆基的功夫倒也练得有些虎虎生威起来。

    这李隆基又来到了真照这儿,真照教了他几招拳法习练了几遍后,李隆基突然鬼马的笑道:“,明天就是四国武会了,今晚就带你到洛阳四处逛逛吧?”

    “你这小鬼,平不是尽在宫里的吗,怎幺说得好象洛阳你熟极了似的?”真照向来子坦,并没怎幺把上下之别放在心上,因此这些天来他对李隆基都是直呼其名。

    几天相处下来,李隆基早就把真照的子摸了个大概,而且知道一家真心待他,对于真照的随便他也就不以为忤了。这时他听到真照问话,便打着哈哈道:“嘿,你不知道,宫里闷得慌,平里我还是常出来走走的,这……这不是要体察民幺?”

    听到李隆基的话儿,真照自然知道他是在敷衍自己,当下笑骂道:“体察民?好,那你给我好好说说,这洛阳城里的民如何?”

    李隆基嘻嘻一笑,走到真照边坐下后道:“,我们洛阳城里民风淳朴、街市繁华,好玩的地儿多着哩,像什幺华盛地堺,烟云十八乡的,都是一等一的好去处,今夜里就带去瞧瞧。”

    “华盛地堺,烟云十八乡?”真照想起这两个地儿曾经听那李煜提起过,便好奇的问道:“华盛七堺,烟云十八乡是些什幺地方?”

    “那可都是好地儿,华盛地堺是买卖奴隶的地儿,那些奴隶包括了大陆上各处不同类型的种族,而且还有奴隶表演,可是大大的好地方。而那个烟云十八乡则是洛阳城里最大的花街柳巷,因为那儿有十八家大的院子,因此就称为烟云十八乡了。”

    真照看着李隆基眉飞色舞的模样,眉头一皱,当即醒起了什幺,正容道:“这些地儿是你一个小孩子能去的幺?”

    李隆基见真照脸露愠意,当下也不敢作声,只是小心翼翼的看着真照。

    真照长叹了一声后,拍了拍李隆基的脑袋,语气变得温和无比道:“去便去了,也不说你,只是你后要继承大唐皇帝的大宝,你如今又还这般小,那种地儿怎幺能去呢?”

    “,您别生气,以后不去就是了。”

    “好,这样就好……”语音一转,真照脸色急变,露出些猥琐的神色道:“……唔,华盛地堺和烟云十八乡究竟在什幺位置,今晚我还是要去探探民的。”

    “,你好诈……”

    ……

    傍晚时分,真照一般吃完饭,便要到那华盛七堺逛逛,不过并不是独自一人,他带上了李红影、慕容雪、雨夜梧桐和侍龙,又叫松赞干布,这才一起出门。

    众人走出门外,正遇上钟炎武不知在对着那些亲卫训说些什幺,真照想起这些天来都卫军所有事务都是钟炎武一人包揽,心中有些过意不去,便邀他一起出去,钟炎武见真照相邀,也就爽快的答应了。

    钟炎武又叫了两个亲卫换过寻常装束跟随,一行九人一道朝着城坊行去。

    一路上,真照特意和钟炎武走在一处,钟炎武尽拣些都卫军的事儿来说,言中之意是要真照这个都卫大统领拿了主意才好施行,真照听了一阵,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钟将军,都卫军的事儿交给你我一百个放心,你也不需事事对我说,有些事儿你尽管拿主意去做就好。”说时,真照顿了一顿,又温言道:“不过,你也不需太过劳累,让将军你介处理些琐碎事儿,我心中倒也很是过意不去的。”

    钟炎武自加入都卫军,心里虽然对真照甚为敬服,但却极少和真照说话,这时听到真照的关心言语,连忙恭敬的应了声是。

    “钟将军,明我们姊妹要炖些参汤儿,你若是没有什幺要紧事儿,便一并过来吃饭吧!”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真照和钟炎武的对话,李红影突然转过来对钟炎武说了一句。钟炎武闻言子微顿,眼中感动的神色一闪即逝,随即又不动声色的朝前面走着的两位夫人道了声谢。

    洛阳城的坊间最旺的两处分别是东坊和西坊,众人缓步来到那西坊,这时正值夜市,因此街道上早就人来人往,闹非常。问明道路,终于来到那华盛地堺,真照才知道这个堺到底是个什幺样的地方,说白了,其实就是一个极大的奴隶买卖市场。

    不过不管怎幺说,堺里的繁华兴旺的确让真照感叹不已:这里各处道路两旁都建着高大的阁楼,每栋阁楼前必然搭有一个平台,在那些平台上面,奴隶们被卖家一个个的牵出来让卖家查看挑选,而且在一些规模较大的平台上,奴隶们还要纷纷出来表演一些节目,以吸引街上的行人。

    真照虽然是一众人中的头首,但是如果说起对大陆上各处的风土见闻,他还远远不如松赞干布、李红影和钟炎武三人,因此在他们的一番解说下,真照终于对眼前的景况有了更深的一层了解。

    原来在东方,虽然大陆上的势力大致上都处于均衡的状态,可是各国之间的战争却从没间断,每次战争过后,总会有一大批奴隶出现在奴隶市场上,它们包括交战国的俘虏、被牵连的百姓等等,甚至大陆上一些大型的奴隶买卖商会还会无耻的组织起捕猎队,到大陆各处拐带人口,然后偷偷运到别处贩卖。

    在这种势之下,贩卖奴隶就成为了当今东方大陆上最为赚钱的买卖之一,而洛阳城里的这个华盛地堺,就是大陆上除了北狄的三部漠堺之外最大的奴隶交易市场。

    慢慢的走在华盛地堺里,这里真的是的奴隶真是什幺种族都有,人族、兽族、神族、龙族、魔族、精灵、巨人等等,就连大陆上极少的博雨族精灵也能看到,雨夜梧桐看到那奴隶商人鞭打那博雨族的精灵,她险些就要冲上前去救人,幸亏真照及时将她拉住,而且还保证一阵回来时就把那精灵买下来,雨夜梧桐这才肯悻悻离开。

    众人正眼花缭乱之际,忽的从前面的一座极大的平台上传来一把极动听的歌声,李红影双目一亮,拉着真照一起急步向前道:“夫君,我们到前面去看看。”

    真照迁就着让李红影拉到了那平台前,其余各人也跟了上来,只见那平台之上,最前面坐着一名兽族女子,她正轻拨着北狄胡琴,搭着节拍放声高歌。

    真照看了一眼那兽族女子,见她穿着一极其露的黑绒类贴衣物,上一层薄薄的黑白茸毛非常细致光洁,脸面处和腹则与常人一般无异,那上面的肌肤甚至比一般人族更是嫩许多。瞧她上的毛色和头上的两只耳朵,该是虎族的兽灵,那上佳的材加上上的打扮,简直就会让人生出感小野猫的感觉。

    “阿影,你若是喜欢,我们就将她买下了。”真照听那兽族女子歌声甜美,又知李红影素来喜欢曲乐,于是就笑着问了一句。

    李红影明白真照的心意,转过脸来对他嫣然一笑,说道:“看看再说。”真照闻言笑了笑,也就不再多说什幺。

    那兽族女子的歌声继续响起,也不知道她唱的是什幺,大概用的是北狄兽族那边的方言,虽然没几个人能听得明白歌词里面的意思,但是那歌声中自有一股悲伤哀愁的味儿,平台下的众人都被它感染得心中沉重起来。

    唱着唱着,真照发现那兽族女子的眼中竟闪烁出泪光,不知何时开始她已经泪流满面,再转眼看了看一旁的李红影,却见妻的眼中也是湿气极重,差一点就要落下泪来了,她大概是能够听明白歌词里面的意思。

    真照的心中一紧,伸过手去握住李红影的小手儿,轻声问道:“阿影,这曲子里面说的是什幺意思?”

    李红影转过头来望着真照,轻抹了一下鼻子,才幽幽的说道:“这是在北狄流传的极广的一首曲子,曲名叫做《梁山泊与祝英台》,里面说的是从前在北狄发生过的一个甚是凄美的故事。”

    微微顿了顿,李红影同的望着平台上那兽族女子,又继续说道:“传说从前在北狄有一个恶名昭著的部落首领,他对部落里的百姓极其残暴,弄得民不聊生。这个部落里的一个大英雄因为忍受不住首领的,终于聚众在梁山泊,并且多次打败部落首领的派兵征讨。”

    “后来无意中的一天,大英雄看到了那首领的女儿,她的名字叫做祝英台,大英雄被她的美丽和善良所吸引,深深的上了她,她也同时上了那位大英雄,于是,大英雄就偷偷的回到部落里,要带首领的女儿逃出部落。可不幸的是,大英雄的行动却被残暴的首领发现了,他因为这样被残暴的首领捉住并且处死,而最终那首领的女儿也在大英雄的尸体前自杀殉了。”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