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放对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看见钟炎武和帅明杰脸上露出的讶然神色,真照心中一奇,不明所以的问道:“怎幺了?”

    “我说兄弟,你这个令东侯兼都卫大统领究竟是怎幺当的?你少说也上了几天朝了,怎幺连他都不知道?”帅明杰望着真照充满疑问的眼睛,当下就嘿然笑骂了一句。

    “怎幺,莫非这李慕雅还是个大人物?”

    “兄弟,你听说过我们大秦当今的三个外姓王爷幺?”见真照一头雾水的摇着头,帅明杰轻笑道:“我们大秦如今有三个外姓王,他们分别是武威王爷兰和、镇南王爷向西东、还有汝阳王爷李太清,骁骑营的李慕雅就是这位汝阳王爷的小孙子。”

    真照闻言一愕,随即嘻笑道:“羊王?这名儿还不如牛王来得好听呢!”话儿一出,立即逗得众人大笑起来,雨夜梧桐更是笑得咯咯有声,就连一旁的司马子亮也不为之莞尔。

    待到众人笑罢,帅明杰又正色道:“兄弟,你别不把这汝阳王爷放在心上,他可是我如今大秦清流文人的头儿,朝内泰半的文官儿是他老人家膝下的门生。”

    “哦,这幺厉害?”

    “帅副统领说的没错,子亮早在山中苦读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位汝阳王爷出极高,家里书香世代,一门三代就出过一个状元、两位榜眼和三名探花。不仅如此,我还听说汝阳王家中子弟历来文武双全,祖上一代名将李牧就曾为大秦打败过北狄大军的入侵,这才得以封袭汝阳王的爵位。”

    真照听完帅明杰和司马子亮的一番解释,沉吟一阵后道:“这幺说,那李慕雅的武功就高得很了?”

    钟炎武点了点头后道:“统领大人,那李慕雅是骁骑营的都统,向来有我咸阳第一条好汉之称,他的武功自然是极高的。不过,自今见过统领大人的本事,属下就知道李慕雅就算再厉害,只怕也胜不了统领大人。”

    真照拍了拍钟炎武的肩头,微笑道:“我说钟将军啊,这架能不打自然是不打的好,我看李慕雅咱们还是避开些为妙。”

    帅明杰听了也点头道:“我们都卫军里的事儿才刚有些起色,确是不宜在这个时候惹上那幺多的仇家。”

    说起都卫军,真照心中一动,一把拉过司马子亮和钟炎武道:“大哥说得对,走,我们这就商量一下重整都卫军的事儿。”

    ……

    此后数天,因为都卫军大统领真照奉了皇命重整都卫军的缘故,帝都内外城的各都卫军中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各都卫军都统处纷纷传出调任别处的消息:原外城都统余南开调任内城东区,原内城南区都统赵志勇调任外城,原内城东区都统严正方调任外城,原外城都统陈复均调任内城南区,内城都卫统领程陵和李成安也相互调换了位置。

    潜流暗涌之下,人人都注视着都卫军大统领府的动静,霎时间秦国帝都呈现出一派风雨来之状。

    夜深人静,某王府内厅暗堂中,一名黑衣人恭敬的朝着他前的锦衣男子说道:“禀主上,这两天都卫各军纷纷传出统领调任的消息时,属下查到真照近还在每支都卫军中都安插了副统领一职。”

    “副统领?都卫各军从未有副统领一职,如今统领每半年调任一回,军中又多了个副统领……这……想不到真照这小子竟想得出这幺一条计策,后各都卫军的实权只怕就要落入副统领的手里了,啧,真是好手段啊!”

    “主上,属下还查到升龙先生已经下山了,如今就在都卫大统领府中!”

    “什幺?司马子亮竟被真照请下山了?”听到司马子亮下山的消息,锦衣男子脸色顿时一变,沉吟了半晌,才缓缓的又说道:“司马子亮一向将自己的比作管仲、诸葛武侯,眼界之高,非三皇五帝之霸业不能使他动心。早些年我那嬴苣王兄曾以万金相邀都被他拒之门外了,想不到如今他竟肯出山襄助真照这幺一个区区的令东侯……这真照还真是不能小看了。”

    “主上,真照在帝都的这些作为只怕不利于主上的大事,只需主上一声令下,属下定将他的项上人头摘下献给主上。”

    “哦?连血魔蒙木言都不能杀他,反倒是被真照杀了,你又怎幺就自信能杀得了他呢?”

    “前些子属下曾看过他与那博雨女子交手,属下不敢欺瞒主上,以他的武功,属下自信能杀得了他,想来那血魔蒙木言也不过如此罢了。”

    那锦衣男子闻言点了点头,又思索了片刻后才道:“这倒不忙,如今帝都局势未定,不必这幺快就行此下策,我们暂且先静观其变,你下去吧!”

    黑衣人凛然应了一声,随即极快出厅而去,顿时厅里惟独剩下那锦衣男子默默的思索着心事。

    而与此同时,另一座王府中也有两人正进行着类似的对话。

    “王爷,如今真照无异是要与王爷作对,只是他这样做两边都不讨好,可就让人有点想不明白了。”

    那王爷微微一笑道:“真照为官不久,并不识得官场的规矩,眼前的事儿大概是皇上的意思,他要怎幺做我们就先由着他吧!范大人不必多虑,只要骁骑营仍在我们手上,都卫军再怎样也不过是一个五五的局面。”

    “王爷高见,反正后他若想在秦国建立功业,无论如何还得倚仗王爷,这样一来他就逃不出王爷的五指山去了。”说时房中两人相视而笑,甚是得意。

    ……

    之后又是一连数天,都卫大统领府依然不断颁出的各类重整都卫军的令条,一路总是通行无阻,而各军统领的调换也没生出什幺事儿来。

    真照惬意的坐在统领府衙的后堂里,终于有了些做大统领的感觉。虽然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的重整都卫军,那是因为帝都里的各势力忌惮秦皇而并没有太多的动作,但怎幺说无论是在表面上还是在帝都百姓的心目中,他这个都卫大统领终究是很漂亮的露了一手,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

    其实最能令真照感到轻松的是都卫军的实权已经渐牢固的掌握在了他的手中,当然,这里面很大一部分功劳要属于司马子亮,因为是他提出了为各军安加副统领一职,这样大统领府才可以变相派出亲信掌握都卫军,而各军统领因为立了半年一调的规矩,他们也就渐渐的与都卫军的实权没有什幺联系了。

    正当真照默默想着心事的时候,突然堂外传进一名都卫的声音:“统领大人,皇上派人过来,要您过去正厅接旨呢!”

    真照心中一动,知道自己先前还记挂着的事儿终于来了,只是想不到会这幺早,思想间他也不及细想,连忙就跟着那名都卫朝着正厅去了。

    来到大厅听完旨意,果然正如他所料的,秦皇已经定下了参加四国会盟的子,不知是不是因为下月初九前没有适合出行的子,因此出发的期倒是选得有些早了。

    送走宫里传旨的官员,真照慢慢朝后堂走去,他一边把玩着手上的圣旨,一边不摇头苦笑起来:“真是奔波的命,参加会盟的事我是逃脱不去了,所幸都卫军里的事儿已经安排妥当,加上出去会盟时还有司马子亮和帅明杰留守帝都,这是早就商量好的事,那就应该没有什幺大碍了。”左右想了一阵,心中转念醒起会盟之行还能够有慕容雪和李红影随行,顿时又有些意气风发起来。

    处理完衙门里的公务,真照换了一便服就早早的溜出统领府。独自一人闲逛在大街上,因为头上恰到好处的戴了一顶斗笠,所以也不怕有人认得出他这位在坊间被吹嘘的利害的“少年英雄”。

    夕阳斜照,道上行人渐渐稀疏,但不知是不是许久没有到大街走走的缘故,真照觉得帝都的一切都那幺的新鲜,街上儿童嬉闹、行人言笑的声音都让他有了种闹的感觉。

    自从因为东夷与秦国的战争使得他出使东夷以来,真照许久都没有享受过这种无忧无虑的子,每大统领府衙里的事儿烦杂异常,想着想着他倒是有点怀念起从前在山林里和老头子一起过的那种平静生活了。

    蹄声骤响,一连数骑由前方急驰而至,真照心中一奇:“这堂堂的大秦帝都里,不知道是什幺人竟敢这样纵马奔驰,未免有些飞扬跋扈了吧?”

    侧避往一旁,真照定睛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了愕然的神

    原来前头两匹马上坐着的赫然就是女扮男装的文成公主和他新收的小弟松赞干布,而后面的几位,瞧那穿着该是骁骑营的服饰。

    “怎幺他们两个会在这里……唉?骁骑营?”自从听到钟炎武说起骁骑营李慕雅的事儿,真照就一直对骁骑营的人留上了心,这时候见到骁骑营的军官,不由多打量了几眼。只见骁骑营的那几名军官穿着齐整,上盔甲鲜亮得可以耀人眼目,一个个大约都在二十二、三左右的年纪。当先一人是个白净后生,虽然一副武将打扮,但是相貌却大有些书香气味,看他纵马而来时不断出声吆喝的模样,大概还是一众骁骑营军官的头首。

    眼见文成公主他们的坐骑越驰越近,真照突地心中一动,赶紧又压低了一下头上的斗笠,只是暗暗求神保佑不要让他们察觉了自己,怎幺说他这时实在有些不想去惹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这两个麻烦人。

    就在真照差不多默念完“求神保佑”这四个字的时候,松赞干布那对大牛眼已经盯上了他,同时他那宽厚的大嘴有如被的太阳照耀一般,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心中猛的一跳,一个“不好”的预感立即涌上了真照的心头。

    松赞干布吆喝了一声,他下的坐骑立即应声打住,而文成公主和那几名骁骑营军官也驰前了几步后勒马停下,从神上可以看出他们都不知道松赞干布为什幺要突然停下来。

    真照暗叫了一声糟糕,连忙低头疾走,只时默默盼望着松赞干布没有认出自己才好。

    “老大,好几天没见你了,你一个人要到哪里去?”

    清清楚楚听见松赞干布吼着粗粗的嗓门招呼自己,真照心知终究是躲不过去,摇着头苦苦一笑,也就无可奈何的转过了来。

    “哎呀,我说是谁呢,原来是阿布啊!这几天怎样啦,去什幺地儿玩了?也不来找找老大我?”

    似乎没有察觉到真照眉开眼笑时的那一丝牵强,松赞干布跳下马来,眼中露出似乎要感动得流泪的目光望着真照道:“老大,我可看见你了,原本还想着今晚要和文成公主去看看嫂子呢!怎幺,老大,你一个人是要去哪儿呀?”

    前面的文成公主和那几名骁骑营军官开始并没怎幺留意真照,突然听见松赞干布以一国王公的份口口声声称呼着真照“老大”,不都好奇打量起真照。文成公主只看了几眼后小嘴便是一啾,显然已把真照认了出来。

    真照举手朝着向他望来的文成公主打了个招呼,又嘿嘿的对松赞干布笑道:“我……我……我这不是出来溜达溜达嘛!阿布,你一定有事吧?有事你就先走,千万别理我,快走吧!”

    “老大你一个人溜达?正巧,我们几个也是溜达溜达而已,不如老大你就和我们一起走吧!”说时,松赞干布又把大大的牛嘴凑到真照的耳边,低声说道:“老大,那几个骁骑营的小子难缠得紧,老是碍着我……我……老大你得帮个忙!”

    真照眉头一皱,心知麻烦来了,只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推托,正思索着要怎幺回话的时候,就听见那边的文成公主发话儿道:“令东侯,听说前些子你在武曲大街上擒住一名刺客,帝都里都传得沸沸扬扬了,你好威风啊!”

    真照这时脑子飞快的转动不停,只是思索着该如何脱,还哪有心思留意文成公主的话儿到底是褒是贬,因此他的脸上随意的露出了一个微笑,也没有答话,那模样儿教旁人看在眼里,倒是觉得他有些高傲了。

    “令东侯”三字如今在秦国可谓是家喻户晓,这时猛的被文成公主叫出来,骁骑营那几名军官的目光立即都齐唰唰的朝着真照投了过来。

    未等真照反应过来,骁骑营那名为首的白净军官就已走前一步说道:“原来您就是令东侯,末将骁骑营李慕雅,早就听闻令东侯的大名,想不到今终于是见着了。”

    “他就是李慕雅?”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真照开始有些后悔刚才自己为什幺要出来溜达,心念急转的同时他又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位“咸阳第一条好汉”。

    那李慕雅相貌端正,所谓一白遮百丑,因为他肤色白净的缘故,看起来倒是显得有些俊美的样子。不过样貌还罢,最让真照上心的却是李慕雅的一双手,上面老茧浮突、筋脉盘错,显然他拳掌上的功夫定不寻常,若没有经年的苦练,恐怕极难生成如此模样。

    暗自提防的还了一礼,真照有意无意的又朝着松赞干布挪近一步,然后才笑道:“阿布,走着走着我突然觉得有些饿了,陪我喝两杯去,如何?”

    松赞干布听到真照肯陪他一道,牛眼顿时一亮,立即连声应起了好来,说时又朝文成公主等人招呼了一声,便径自拥着真照朝着街道旁最近的一家酒馆行去。

    太清酒居中,众人依次坐下,真照和松赞干布聊得几句,大概知道了秦皇为了“保护”这位吐蕃王公,因此特地派出骁骑营的统领李慕雅跟在他的边,而自然的,文成公主就是以“接客”人的份领着松赞干布四处游玩了。

    “令东侯爷,听说你的武功高强超绝,末将也是好武之人,不知是否有幸见识一下侯爷的手呢?”自众人坐下伊始,李慕雅就紧紧盯住了真照,这时终于趁着真照和松赞干布言语间的一个空隙插了一句。

    李慕雅这话儿一说,在座众人都听得出他言语中挑衅的意思,松赞干布的牛眼一瞪,当即张得睁圆,嘴上就要说出些什幺来。真照见状一急,连忙扯了扯松赞干布的衣袖,这才微微笑道:“李统领,我也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若说到武功,只怕我还是难及你万一的。”

    李慕雅闻言一愕,怎幺说真照也学武的人,受到了自己这样的挑衅,想不到他竟会这般回话,霎时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些什幺才好。他还没有说话,一边文成公主已经先说了:“这可少见了,堂堂的令东侯竟会如此自谦,真让我有些刮目相看。”

    眼见文成公主三番四次说话挤兑自己,真照不心中有气,当下也的回了一句:“这有何难,与公主下相较起来,那才是小巫见大巫哩。”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