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言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定卿不必说了,这四国会盟一事从先皇开始就已经定下,只要轩辕主君发出约盟贴,四国的君主就一定要赴约。定卿莫非想让朕做个言而无信之人?”秦皇朝着定军侯摆了摆手,言语中有些不喜道。

    真照看了看定军侯,这人他早就见过,听说这位定公爷是在秦部里,除了武威王兰和外,他是唯一的一位能受封两郡二十万石的大将,要知即便富庶如真照的胶东郡那也只有十万石而已,因此在秦军当中,定军侯的声望也是极高的。真照思量了一下眼前的势,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说的是什么事,这似乎并不是自己应该插嘴的时候,因此他也就默不作声,悄悄的退回朝列中,只是留心着他们说的话,好弄清楚事的来龙去脉。

    定军侯似乎没有意识到秦始皇的不悦,又接着说道:“皇上,四年之期还未到,轩辕主君就又发四国约盟贴,这原本就不合约盟上的规矩,吾皇就算不去赴约,那也不算什么言而无信。况且如今唐在两国境上突然增派重兵……这虎狼之心,皇上还要三思啊!”

    秦始皇皱了皱眉头,原来还要说话,但是看了一眼定军侯脸上露出的忠义,就又转头朝一旁的翼王嬴莒道:“皇弟,你的意思如何?”

    嬴莒早有准备,这时听到秦始皇发话,他立即出班应答道:“回皇上的话,臣弟认为皇上这次泰山会盟一事,大可放心前去。”

    “哦,皇弟,这话怎么说?”秦始皇闻言微微一笑,立即接口问道。

    嬴莒看了一样旁边不忿的定军侯,又说了:“这四国会盟的盟约上早已经清清楚楚的定下规矩,四国会盟期间四国任何争战都需停下来,若不然轩辕主君可号令余国讨伐。当年先皇和其余三国的国君签订盟约时,都曾立下了重誓,因此臣弟以为皇上会盟之行定可无恙。”

    秦始皇点了点头,嘉许道:“皇弟的话儿深合朕意。”微微一顿,他又转头对定军侯道:“定卿,会盟的事朕已经决定了,你就不必多说了。”

    中的定军侯见秦始皇“龙意”已决,知道再说也只是枉然,就微微的摇摇头,退回了朝列当中。

    秦始皇眼睛略完下移,目光扫到伫立定军侯和军政院大臣范无极后的真照,说道:“真卿,这次朕会盟之行,你就随朕走一趟,也好借着这个机会让天下人见识一下我们大秦的英雄男儿。”

    真照见秦始皇说到自己,连忙欠走出朝列,说道:“臣谢过皇上称誉。”

    秦始皇略一闭目思索了一下,又道:“轩辕主君的会盟之期定在九月初九,这其中尚有两月时间……这样吧,让钦天监择个下月初九前的吉,翼王、令东侯,还有军政两院的几位大臣一道陪朕赴约……嗯,擢卫军统领嬴影为此次会盟的护驾将军,各调都卫、卫和骁骑营军马两千由他掌率。”

    吩咐妥当,秦始皇又对真照说道:“真卿,过些子你就要随朕到泰山去,因此回去要早早做好准备才行。”

    真照见说话的机会来了,忙打蛇随棍上道:“皇上,臣的都卫军中有许多事儿还没解决,这个时候臣要是走了,只怕有点不妥当。”

    秦始皇笑道:“真卿的都卫军可先交给副统领帅明杰看着。轩辕主君在会盟贴上特意提到卿,让朕在会盟将你带去,他要见见除去血魔的英雄豪杰。”

    真照故意装作犹豫了一阵,又勉强道:“皇上的旨意,臣不敢违抗,只是这都卫军有件事儿急着要办,恐怕帅副都统他一个人做不来,臣请皇上还是让臣留下来吧!”

    “哦”秦始皇略略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奇道:“不知都卫军要办什么大事儿,竟令卿如此着急。”

    真照见话头终于如己所愿的牵扯出来,喜出望外之余忙不动声色道:“这些天来臣发现都卫军中各军之间并不协调,因此臣冥思苦想了许久,终于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只是这办法施行起来却要花费不少的时。”

    都卫军派别林立,这是人所周知的事,就别说都卫军,即便是秦国的各方军团,军中派斗争权的事也并不少见,站在大里的大臣们对此无不心里有数,只是从来也没有人敢明着说出来,因为这些话可是会得罪各派势力的。可这个时候真照突然大说起什么“都卫军各军之间并不协调”之类的言语,那些臣工们顿时都惊讶不已朝真照望了过去。

    秦始皇闻言眼光一亮,轻轻甩了甩衣袖,饶有兴趣的问道:“不知真卿想到了一个怎么样办法呢?”

    真照感受着大内众人投来的目光,微微一笑后,又望了望左右的翼王和洛王凝重的脸上神,才说道:“臣思量着都卫军各军之间之所以不能协调,那主要是因为各军统领的缘故。要知自古治军,将为首领,士卒为手足,手足无损但却不能指挥自由,那一定是首领处出了问题了。都卫军中的那几位统领,任统领的子不短,但却仍然不能做到协调合作,这个积弊也就愈来愈深了。臣以为他们在如今的这个位置上大概并不适合……”

    说到这里,众人都听出真照的言中之意是要对各都卫统领开刀,“旁人”却哪还会让他继续说下去,因此他的话还未说完,政务院大臣谢健中就抢着先说话了:“照着真侯的意思,莫非是要撤换都卫军的各个统领?”他责问了真照一句后,又对秦始皇恭声道“皇上,都卫军乃帝都军防的基石,如今都卫军的各军统领均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将领,且统领都卫军多年,已是经验老道,若是贸然撤换将领,只怕不妥。”

    谢健中话音刚落,另一边的军政院大臣范无极也出声了:“皇上,对谢大人的话,臣亦深以为是。都卫军各统领这是确是不可轻易撤换,不然只恐怕皇上的会盟之行时会生出变故。”他说完又假意转头对真照好言相劝道:“真大人,你或许是任都卫大统领还不太久,都卫军中的事务还未能完全知晓,这撤换各军统领的事可大可小,并不能草率行事……嗯,要是真大人愿意,老夫改倒是可以为你详细说说这都卫军的事务的。”

    真照默不作声的任由他们两人侃侃而谈,这种形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心里面不免有些好笑:“只怕平时朝会时,他们针锋相对的两人是难得有这么齐心的时候的!”

    等到他们讲完,真照见秦始皇没有做声,这才故意装作诚惶诚恐的说道:“两……两位大人,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顿了一顿,他又道:“你们且听我把话儿说完,我并不是要撤换都卫军各军的统领。”

    众人明明听他话里头的意思是要撤换将领,可这时他偏又却矢口不认,顿时大上所有的人都不一愕,纷纷猜想着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范无极和谢健中还未说话,翼王嬴莒先问了:“竟然如此,那不知道真侯的言中之意究竟是怎样呢?”

    嬴莒的疑问正是大里所有人的疑问,即便是秦始皇亦不例外,因此他也跟着问了一句:“真卿,竟然有好办法,你就说出来让朕也听听。”

    真照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望了望旁的王公大臣们,又微微踱出两步,正好站在大的中央,这才缓缓说道:“各都卫军之间之所以不协调是因为各军缺少交流之故,而各军将领只知按本部军行事,而不知其余各军军,那就更是这其中不足之处了。所以臣以为,如果能将这几位统领如今的位置调换一番,那将会更有利于都卫军各军今后的合作。不然,由着如今都卫军这等散乱之状继续下去,只怕后会让有心谋逆之人有机可趁。”

    真照的话儿一说完,他立即留意到秦始皇眼光一亮,脸上也露出了一副深思的神。同时,真照又看了看左右翼王和洛王两人的反应,只见翼王的脸色在瞬间转了几转,眉宇间只剩下一丝怒气,而洛王则不动声色,但眼中却明显可以看出那股恨意。

    真照抱着静观其变的心思站在原地,也不多说话,只是任由着众人以各种眼光看着自己。堂里私语声慢慢响起,但翼王和洛王两派的人却都没有人公然站出来反对。对于这种形,真照心知自己刚才那句“会让有心谋逆之人有心可趁”这一句话起了些许作用,因为即便以翼王和洛王如此份、如此权势,大概也不愿意这个时候在秦始皇面前急急出头,让自己背上有心谋逆的嫌疑。

    秦始皇思索一阵,先出声说了:“真卿的这个主意虽然仍有有欠妥当之处,但还是值得一试的地方……嗯,皇弟,皇叔,你们俩看令东侯的这个法子如何?”

    听着秦始皇的话儿,真照当即会心的微微一笑。秦始皇的话中显然已经透漏出同意的味儿,只是却偏偏多此一举的问上一句,这其中不免让翼王和洛王有些进退两难了。

    两王闻言出列,想了一想,他们两人倒是洛王先出声了:“皇上,我朝都卫军的编制均是按照祖制,历朝以来都没听过出什么乱子,亦没有各军统领相互调任的先例,臣确实不知令东侯的主意是不是能行……不过,或许这新法能行也说不准,还是请皇上亲自定夺吧!”

    洛王的话一说完,翼王也说道:“皇上,臣心中暗合皇叔之言,都卫军统领换调的事终不是什么小事,臣以为需得小心行事才行。”

    两王的话儿虽然说得隐晦,但言中之意却不赞成这都统调换的事儿,秦始皇听完侧头想了一阵,才说道:“朕以为真卿的主意还算可行,不过老皇叔和皇弟的顾忌也不无道理,嗯,这样吧,真卿可先回去试行,都统编派也不能改动太过。”

    真照知道秦始皇这样说,其实就等于答应了这件事儿,可同时他也要顾全洛王和翼王的脸面,所以才有了“试行”的话语来,因此真照不动声色的谢了旨,默默的退回朝列里去了。

    朝会上群臣又议了几件政事,真照对这些兴趣缺缺,因此也没去留心,约摸过了大半个时辰,朝会这才散了。

    真照出了皇城,刚准备着回都卫大统领府找帅明杰和司马子亮商量都统调换的事儿,远远的看见一名大统领府的都卫骑马驰来,真照心中一奇,当即迎了上去。

    那都卫气喘吁吁来到真照面前,现出一副焦急万分的样儿,也顾不得脸上淋漓的大汗,急急说道:“统领大人,不好了,内……内城都卫和……和外城都卫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怎么打起来了?”真照闻言心中一惊,连忙追问了一句。

    “回统领大人内外城的都卫如今在东城区打起来了。”那都卫随手抹了抹滴下眼角的汗水,简扼的将事的经过对真照说了出来。

    原来内城都卫严正方的部下不知因为什么事在外城与余南开的部下打了起来,后来余南开亲自带人要将严正方的部下扣下时,恰好严正方也带着内城都卫赶了来,两人三言两语不合之下,立即就动手打了起来……

    “大人,帅副统领已率猎风和御风两营赶去了,可是内城和外城都卫人多,我们就怕人手不大够……”那都卫一迭口的连珠说着,一双眼睛满是焦急的望紧真照。

    真照思念电转,猛然想起:“难道他们是为了我上奏的事儿借故发飙?”转眼又见翼王和洛王的轿子正走在前面不远处,又暗自摇了摇头:“不可能,我奏请将各个统领调职的事儿也不过一时半会儿,他们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出来生事了呢?”

    想明白这一节,真照心里顿时安定了不少,左右又思索了一阵,也理不出什么头绪,只好对那名都卫道:“他们如今在哪儿?我这就过去看看吧!”

    那都卫应了命,跨上马背,当先领着真照朝外城行去。

    真照一行五、六人人在城中街道上急驰,虽然是因为事紧急,但到底这样纵马过市还是有些招摇,一路上他们就不免惹来了许多行人瞩目,只是真照这个时候在帝都里已经是无人不知的人物,那些个行人看见是他,反而竟然有人伫立喝彩起来,因此一路上真照还不得不答了不少的彩礼。

    来到事发处的时候,街道上早已经人群汹涌,先不说街道两头对峙着的内外城都卫,就只是那些不怕死站在一旁看闹的百姓,那也把街道四周塞得个水泄不通。

    真照一到,立即就有人轻呼起来:“令东侯爷来了。”

    轻呼声一传十,十传百,顿时整个场上的目光齐唰唰的都集中到了真照上。

    “他就是令东侯爷,我们秦国的第一英雄令东侯爷。”

    “令东侯爷,就是杀血魔的令东侯吗?”

    “不是他还是谁?你看他,多帅气啊……要我是个女的,我怕早就追着嫁给他了。”

    “难得的好戏啊,都卫军打架,令东侯爷也来……啊哈,别流口水了……小三儿,上次打的是什么时候了?这回看起来比上次还要带劲些。”

    “上回是三个月前了,那次外城军是为了内城军拿走了一袋芝麻和一袋绿豆打起来的。”

    “哦,是了,我记起来了,是为了那芝麻绿豆的事儿打起来的,那次打得也真够狠的,不知这回令东侯爷来了会不会更精彩……”

    ……

    底下百姓议论纷纷的时候,真照已经纵马来到了场边帅明杰旁,帅明杰望了一眼真照,见是他来,有些焦急的低声对真照道:“兄弟,这回不好了,他们一打起来乱子可就大了。”

    真照望了望远处针锋相对的两支都卫军,突然间脸色一变,讶道:“怎么,连赵志勇和陈复均也来了?”

    帅明杰摇着头苦苦一笑,说道:“这不,那两个家伙得到了消息,立即就赶了过来,这回真要打起来,只怕都卫军就要在军部除名了。”

    真照默默的看了看场上的形,只见陈复均和严正方一边,而余南开和赵志勇又在另一边,他们四人手下的都卫军也都泾渭分明的分成两拨,相互对峙着。那些都卫们手里都紧紧握着兵刃,瞧那形,看来是一触即发的模样儿。

    真照轻轻带了带缰绳任马儿朝着街道正中走去,嘴里同时朗声叫道:“怎么了,怎么了,都是自家兄弟,怎么动起了刀枪来了?”

    声音虽然不高,但是真照这话儿是运足了真气说的,霎时间街道上的所有人都闻言一震,陈复均等四大统领也朝着真照望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