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知交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松赞干布对真照又看了好一阵,大眼再瞪,傻乎乎的道:“不可能,不信,我不信。”

    真照被眼前这个“牛头怪”的憨直逗得乐了,笑道:“你为什么不信,你见过蒙木言?”

    松赞干布坦率的点头道:“我见过。上回他来我们吐蕃的时候,我和他比试过,他的武功高得很。”

    真照大出意料之外的“哦”了一声,又打趣道:“他的武功的确极高,不过我还是杀了他。”

    松赞干布闻言眼中毫不掩饰的露出一丝怀疑的神色,似乎说什么也不相信材比自己矮小、而且年纪还这样轻的真照,武功会比自己还高,竟能杀得了“血魔”蒙木言。

    两人经过这一番对话,真照只觉与这松赞干布近乎了许多,对着松赞干布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什么。陈复均趁机说道:“难得两位如此投机,不如到里面一边喝酒一边聊,如何?”

    嬴复作了请的手势,大方的先走入房内。真照也不客气,当先走了进去,跟着其余几人也紧随其后。

    入到房内,嬴用和文成公主早已坐在了最内里两个位置,松赞干布见状抢先一步坐到了文成公主的边,露出洁白的牙齿,撑着一副讨好的笑容,任谁都看得出他对文成公主的大献殷勤。按照主宾的坐法,真照和帅明杰就坐在了最靠近房门的位置上,而陈复均和嬴复则坐近相陪。杯酒互敬后,嬴复突然笑着对真照道:“我听说令东侯豪杰风流,在无忧宫当众请求皇上赐婚,同时抱得三位美人归。”说时他表现出亲近的对真照狭促一笑,又道:“听说令东侯其中一位夫人就是这弃月楼里,青楼十三金钗之一的李红影李姑娘,哈哈,真是叫人艳羡啊!”

    真照虽然明知嬴复绝对不是自己应该深交的人,但是对于他表现出来的让人无法拒绝的友善,心里暗暗佩服着他的气度的同时,嘴里也相得的应道:“哪里,哪里。朝中的大老臣工们不说我好色妄为,我就高兴不已了。”

    松赞干布一听,似乎来了兴趣,又瞪了一对充满疑问的大牛眼问道:“你娶了青楼十三金钗里面的一个做老婆?”

    真照还没有回话,嬴复已经说道:“李红影小姐艳名才名远播,常人等闲都见不到她一面,如今叫令东侯收入房中,真不知叫多少人捶顿足啊!”他这话儿说得有趣,顿时把众人都逗得笑了,房中只有嬴用和文成公主没有作声。

    松赞干布露出一副同意的神,认真道:“当初我在大唐都城洛阳的时候,曾经见过青楼十三金钗里排行第五的詹天妤,那个美啊!唉……”说完他“幽怨”的长叹了一声,让人大有些癞蛤蟆想吃天鹅的感觉。

    真照笑道:“这样说来,将来有机会定要到洛阳去看看才行,绝不能放过这等美女。”说完众人相得的对望了几眼,又都哈哈的大笑起来。

    嬴用听得他们提起李红影,脸色冷道:“高,令东侯果然好手段,我算服了。”

    除了真照和帅明杰外,众人不一愣,任谁都听出了嬴用话里面的忿恨,只是不知道这话里面含义。

    帅明杰望了真照一眼,哈哈一笑,便当着众人将当真照和嬴用为了李红影在弃月楼里发生的事讲了出来。当然,为了嬴用的面子,在帅明杰口若悬河的讲述中,那夜的事却由真照的“英雄就美”变成了他和嬴用的“双龙抢珠”,不过深知嬴用平为人的嬴复和陈复均信不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嬴复饶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嬴用后,才笑道:“原来如此,这样说令东侯与舍弟倒是不打不相识了。”

    真照也笑道:“不怕小王爷笑话,这场架打下来,我如今想想还觉香艳,”

    文成公主听完真照的话,突然低声的骂了一句:“都是些下流胚子,有什么了不起的。”松赞干布听到文成公主的话,也不知识知趣,反而分辨道:“公主你不知道,像詹姑娘这样的女子,是卖艺不卖的。”

    文成公主闻言立马生气了,杏眉直翘,毫不客气的对松赞干布骂道:“谁说不卖就不下流了,到这种地方的人就是下流。哼,你也一样。”

    松赞干布老实巴交的苦着一张脸,顿时手足无措起来,嘴里“这……这……”的几声,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真照见他到底是为了自己,当下出言道:“公主如若不弃,不知哪天能来臣下的府中一观,看看内究竟是不是下流胚子。”他知要对付像文成公主这种子骄傲的女子,就必须比她更骄傲才行,因此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淡淡的现出轻蔑的神,仿佛在说“你比起她也不如”。

    文成公主哪受得了真照的激将,顿时怒道:“好,我明就到你家去,好好的会会她。”

    真照心知李红影外表高傲冷淡,文成公主若要与她耍宝,只怕不消一刻就要气得跳起来,想想能让她受些教训那倒也是有趣,当下微微一笑,说道:“明公主大驾光临,我定要让内好好准备一番。只是臣下明要应洛王爷的约,到他府上赴宴,因此就不能相陪了,望公主恕罪。”

    文成公主闻言“哼”的一声,也不再作声了,反倒是松赞干布听了喜道:“原来明洛王爷的宴会你也有份啊?我明也去,这可正好了。”

    真照“哦”的一声应着,他暗暗的留意了翼王两个小王爷和陈复均,见他们都是微露出不豫的神色。真照也不以为意,假作不知的对松赞干布道:“那我们明约好一同到洛王府去,如何?”

    听了真照的提议,松赞干布想也不想的就连声应好了。说好赴宴的事,两人只觉都亲近了几分。

    众人又继续笑谈着风花雪月,或是因为帅明杰之前为嬴用挽回了面子的缘故,嬴用也渐渐的融入了众人的交谈中。到了后来,房中只有文成公主一人一言不发的生着闷气,还不时恨恨的瞪上真照一眼两眼。真照看在眼里,心里又好笑又好气,也没有理会。

    这夜将近天明,真照和帅明杰才醉意盎然的回到府中。不想李红影和慕容雪都没睡,两女正聚在李红影的房中聊天等候,见真照回来自然是喜出望外,但是听说他去了弃月楼后,两女同时大发雌威。苦得真照好说歹说,甜言蜜语说尽,才堪堪让家中两位妻消气,这其中未免让真照生出英雄气短的唏嘘。

    第二天过正午,真照睡醒过来,看了看边的两个仍是全妻,两具白嫩的体横陈在自己的面前,心里突然升起了无比的满足,试想自己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真照看了看天色,想起了昨晚文成公主许诺今天要到自己府中来,他忙起穿衣,准备出门。“有阿影来应付这个刁蛮的公主就行,我还是早些出去才是。”他已经把这事儿交代给李红影了,怎么说做臣子的如果在场看着“高贵”的公主被自己的妻子奚落,那到底是不适当的。

    出得门来,真照骑着马就直奔怀楼,他昨晚已经约好松赞干布在那里会合,然后再一起到洛王府去。昨晚回府的途中,帅明杰大抵的给真照说了一下这位吐蕃王公的来历。

    原来吐蕃地处西戎和南蛮两国交界的西南面,是大陆上地势最高的原地,素有天之砥柱之称。因为吐蕃的气候、环境,除了世代生活在那里的吐蕃各族外,寻常的东方各族在上面就连行动呼吸也会变成一件极为困难的事。当然,反过来说,吐蕃各族也不能适应高原外的环境。因此多年来各国无人敢打吐蕃的主意,战乱也从不曾蔓延至吐蕃。

    吐蕃公国正是由在这个高原上历代生活着的各部族联合建立的一个公国,公国的王公是由各族首领共同推举出来的,王公的份并非世袭,所以吐蕃王公对外行事就代表了吐蕃各部族的共同意愿,而松赞干布正是这一代被吐蕃各部族推举出来的王公。

    因为吐蕃特有的地理环境,这片高原就拥有两大特产:其一是一种叫做耗牛的魔兽,这耗牛的皮毛不但坚厚而且轻,用它制成的皮甲,普通的刀枪都不能将之破开,穿在上还能保暖,因此极为珍贵;其二是叫做钢桐的桐树,这种钢桐高可参天,树干较之钢铁还要坚硬,通过特殊的方法加工后,就可以制成坚利无比的兵器。正是这两大特产的缘由,使吐蕃多年来一直是东方大陆上各国的宠儿。换句话说,吐蕃公国在东方各国的眼中,它是一个以“公国”为名义的大商盟,而它所经营的货物就是兵器军备。

    如今秦国正值西北边关与西戎交兵的时候,秦皇在这个时候邀请松赞干布入秦,目的就显而易见了。真照回想着帅明杰的话,突又想起文成公主在后宫怎么会让外国来松赞干布见着?这里面或许还有秦皇的特意安排吧?

    正当真照心中暗暗思量的时候,松赞干布那副极易认的牛脸已经映入眼帘。松赞干布正在怀楼门前站着,也没有进楼。似乎是等了许久,他那粗线条的脸上已经略微流露一丝焦急的神色,看到真照后,立即又满脸的欢喜,径自迎了上来,满脸傻笑着道:“呵呵,真兄弟,你终于来了。”

    看着他这样的表,真照虽知自己并未比约好的时间来迟,但心里仍是不觉生出了歉意。真照正要告罪一声,松赞干布已经抓过了手,把他拉进风楼里,嘴里又道:“真兄弟,我……我有些事要请教你。”说话时,他的牛脸上带着一副苦恼而有些腼腆的神,让真照看在眼里,不自就先打了寒战。

    两人上了怀楼,松赞干布寻了个幽静的位置坐下后,神扭捏的说道:“真……真兄弟,我……我有事儿要你帮个忙儿。”

    “帮忙?帮什么忙?”真照奇道。

    松赞干布抬起头看着真照,言又止道:“这……这事儿就只有你……你能帮我了,你……你可一定要帮帮我。”

    真照可就被他的话撩起了兴致,催促问道:“什么事儿?说来听听。”

    松赞干布“天人交战”了好一阵,才嗫嚅着道:“我……我……那……那个公主,你说有什么法儿……”他的话说到临末时,已经小声得几乎让人听不见。

    真照闻言先是一愕,随即终于忍不住,趴在桌子上放声大笑起来,引得邻座纷纷转头来看。松赞干布的脸顿时“刷”的一下红了透彻,极快的低下他那大牛头,也不敢朝别处看上一眼,所幸他脸上肤色原本就黑,却也不易察觉。

    真照笑过一轮,喘着气道:“你一个大男人,这事儿也要我帮?”

    松赞干布低声道:“人……人家也是第一次嘛。”微微一顿,又鼓起“勇气”道:“真兄弟,昨晚我听小王爷说你娶了三个大美人,你连那青楼十三金钗之一的李红影都能娶回家。我想我的事儿有你帮我想想法子,就一定成事儿。真兄弟,你一定要帮我,想到你能帮我,昨夜我都高兴得一夜没睡了。”听他的口气,似乎对真照能娶到李红影的事儿极为佩服,这里面也不知他到底推崇的是那青楼十三金钗,还是真照的风流。

    真照听了他的话,突然生出开一个玩笑念头,举起杯子轻啜一口香茶,若无其事的淡淡道:“帮忙倒是可以,不过以后你要叫我老大才行。”

    松赞干布牛眼一瞪,脸上的表立即定住,好一阵都没有说出话儿来。真照看着他的神,心中不暗骂自己是不是玩笑儿开得大了,怎么说松赞干布也是一个公国的王公,让他叫自己老大那未免令他难堪了些。正想时,松赞干布突然像是想通了什么,一拍桌子就道:“好,老大,大哥,这回你无论如何也要帮帮我了。”

    真照一愕,想不到他竟答应了,心知自己终是招来无穷的“烦恼”。他这声“老大”一叫下来,后自己也只好为他的大计出谋划策,哪怕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真照苦苦一笑,答应道:“好吧!你……你让我琢磨几天,我定为你想个好法子。”

    松赞干布似乎丝毫没察觉到真照脸上的无奈,闻言反是两眼放光,欢喜道:“真的?老大,那这事儿就拜托你了。唔……这样吧,明我就到你府上窜窜门,顺便看看嫂子去。”让他这么一说,真照心里顿时泛起了哑巴吃黄连的感觉来,嘴里只好唯唯诺诺的应了。

    说完“正事”,松赞干布心大好,主动拉着真照下楼会了帐,一起朝城北去了。两人这一路行来,真照虽说如今是居于咸阳,但是对咸阳的街道却没有松赞干布熟,到后来他反倒要惟松赞干布的“牛”头是瞻,这才顺利来到洛王府。

    两人没有随从,在他们相得笑容下,那些个门卫用惊异的眼光打量了一下他们,便极快的入内通传去了。不一会儿,就见洛王一脸笑容的从府里走出来,他看见真照和松赞干布两人,眼中流露出惊奇的神色,嘴里得体的招呼道:“想不到令东侯和松赞王公一起来了,真是让本王喜出望外啊!”说完一手拉起一人的手,亲近无比的走进府中。

    以洛王作为秦国宗庙庙祝的份,两人能够得到他亲自出府迎接且携手入府,这简直就是常人梦寐难求的荣耀。真照虽然知道嬴浩的这番作为全为笼络人心,但是对他表现出来的亲近还是无法拒绝,心中不暗暗赞叹道:“到底是权倾一时的人物,这份气度绝非常人可比。”

    三人走入府内坐下,真照发现从刚才进府开始,在嬴浩边总是跟着一名年约三十岁的中年人,这人脸色红润,五官也俊美威武,穿皇室锦袍,是那种让人一见就能生出好感的人。

    洛王似乎注意到了真照的目光,指着那人介绍道:“他是犬子嬴晋。晋儿,还不快些见过令东侯和松赞王公。”那嬴晋闻言忙过来向真照和松赞干布行礼。

    真照恍然道:“不敢,原来是小王爷。”说完恭敬的回了礼,又多打量了几眼这位小王爷。

    嬴晋寒暄了几句,有意无意的上下看了看真照,这才退了回去,再也不说什么,显是极懂得韬光养晦。

    真照突然打心底生出一个感觉:“这人看起来似乎比嬴复还要高深莫测。”

    (附:本人也知道松赞干布在真正的历史上不过是个汗名罢了,并不是姓名。不过这是幻想小说,就请读者不要过多深究了)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