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行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真照眼光闪烁的想了好一阵,不断丰满着司马子亮提出的计划,心中不愉快不已。如果能在适当的时候向秦皇提出这个调整都卫统领的方案,想来秦皇定会爽快的应,而翼王和洛王在冷不措防下看来也难以作出什幺有力的反驳。即便他们冒着顶撞秦皇的后果出来反对,可这互调都卫统领怎幺说也只能算是都卫军中的事务,既没有越权,也不会不符规矩,因此反对不过是徒费唇舌罢了。

    待到向秦皇请旨成功后,那幺内外城的这些都卫统领就算真正落入自己的手中了。他们各人多年来的苦心经营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不在说,反倒到了新位置上还要备受制肘,那时自己这个大统领就可以名正言顺却又轻而易举的将都卫军的兵权回收过来了。想想今后陈复均等人对着自己时不知要换怎样的一副嘴脸,那也是有趣到了极点的事

    意识缓缓流动,真照突然想起:“虽然这样倒是解决了都卫军中的事儿,可是却不免同时得罪了帝都中的两大势力,只怕后也是要不胜其烦的。”

    想到这里,他正要开口请教司马子亮,却听帅明杰已先一步问道:“司马先生,如此一来那我们岂不是同时与翼王和洛王为敌了幺?”

    司马子亮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微笑道:“从两位大人坐上这位置的那起,若两位大人想有一番作为,就已注定了要与他们为敌了。”他的笑容一敛,又道:“况且只要时机把握得好,与他们为敌又有何惧。如今真大人为皇上封为令东侯,又总管都卫军,可见皇上对大人圣眷正隆。大人这回若能以雷霆手段将都卫军实权掌握手中,皇上定会对大人更加信任。到时大人手中握有兵权,上面得到皇上的信任,可谓有权有势,就算翼王、洛王如何擅权,也不能对大人如何了。”

    真照和帅明杰一听,顿时恍然大悟,心中的疑虑顿时全盘抛出了九霄云外,正应了那句俗话:“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司马子亮见他两人一点即通,继续说道:“皇上年迈,子亮私下曾以紫微算法为他卜了一卦,虽不说极准,但得出结果却知始皇归天乃是这两年间的事儿。若我所料不差,届时秦国定将有一场大的变故。”他略一停顿,又接着道:“当今的始皇戎马半生,乃是秦国自立国以来最有为的明君,料想他也已察觉到自己的寿元将尽,因此开始为太子下将来继位作出了一番布置,而大人正处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子亮以为皇上让大人任都卫大统领一职,无外乎有两个缘由。其一是要看大人将来是否有辅助太子下的能力。以皇上的沉稳,他绝不会将帝都最大的兵权轻易交给大人,即便大人屡立大功,要知都卫、卫的大统领向来都是皇上的宗室近臣担任,大人这样的年纪升任都卫大统领实在是太过急了些。其二大人是武威王的女婿,这一重关系也令皇上放心将都卫军交托给大人。届时如若太子继位时帝都生出什幺事来,凭着武威王在西边的军力,再加上大人在胶东的军力,都使怀有不轨之心的人不得不有所顾忌。”

    真照听着司马子亮的这番话,心中暗暗赞同:“那秦皇命我为都卫大统领时,虽然还不知我与兰若的婚事,不过后来他要将文成公主嫁给我,想来也是为了笼络我。”

    司马子亮道:“古人常说要未雨筹谋,大人此时也要为将来做好打算了。”

    真照点点头,不自赞叹道:“能得到先生相助,看来后我也可以免去许多烦恼了,这真是天大的幸事。”

    司马子亮谦道:“大人过奖了。”

    三人又说了一会子话,聊得甚为投机。帅明杰突然醒起屋前小溪的事,好奇的向司马子亮问了出来。司马子亮闻言轻轻一笑,便起引真照和帅明杰到屋后去一看究竟。

    三人来到屋后,却见屋后有一小水谭,地势略高,却已几乎到了悬崖边上。水谭左近建有一座风车,山上山风不断,风车也转动不停,带动起一旁的机关,便将一桶一桶的水吊上山来,注入水谭之中,然后空桶复又吊下山去,如此循环,那水谭的水便源源不断了。

    真照和帅明杰看着眼前的布置,不又为司马子亮的心思巧妙叹服不已。

    临末,真照和帅明杰要下山回咸阳去,司马子亮嘱咐道:“大人回到咸阳,切不可向人透漏子亮下山之事,一切如常就行。子亮先在家安置一下,三后一定会到府上去。”

    真照和帅明杰都醒起自己两人这回来小西山,想来早已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如若现在再和司马子亮一同回去,哪还不立即叫人生出警惕。想到这样对将来的行事定大为不利,因此两人便心领神会的告辞下山去了。

    微风吹送,司马子亮在山上望着真照和帅明杰渐渐消失的背影,又望向天上的满天星斗,心中暗暗沉吟:“新帝星渐现光亮,昨那干卦之主应该就是他吧!”

    真照和帅明杰两人回到咸阳,已是几近凌晨。两人心中畅快,连来的烦恼早已消散无踪,因此他们也不回府,反倒直奔弃月楼。

    两人来到弃月楼,刚进大门,迎客的龟奴一见来人,两眼顿时放光,兴奋的大叫道:“真侯爷、帅大人到。”又满脸陪笑的引他们走进大堂。

    要知真照这时已是秦国的大名人,这一声叫喊立即就把大堂给叫得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真照和帅明杰的上。真照环顾全场,只是数息之间,场上立即又爆发出一连烈无比的掌声。真照微微一笑,对着四方拱了拱手当作谢礼,便径自和帅明杰寻了个僻静的桌子坐了上去。

    位置的确僻静,可是奈何真照两人一坐上去,立即就惹得柳莺金燕纷纷飞来,霎时间两人的前后左右都坐满了打扮得花招枝展的姐儿。面对着她们的奔放,饶是真照和帅明杰原本人物风流,也不有些手足无措起来,真照更是不得不紧紧护住了上的几处要害。

    狼狈之际,幸得帅明杰老成机警,立即唤来老鸨,说是他们两人只需弃月楼的两名头牌凌小潞和欧月冰陪酒就行,希望老鸨将众女“赶离”。闻言,其中竟有数名姐儿当场泪下,这款款“深”,真是可歌可泣。

    不一阵,那凌小潞和欧月冰到来,她们的姿色虽大不如李红影,但到底容貌秀美,加上言谈举止大方得体,因此大是当得这弃月楼头牌的名头。真照想起李红影才从弃月楼搬入令东侯府,自己却又到这烟花之地里来买醉,不暗自苦笑这是不是正应了那句“家花不如野花香”的理儿,但在帅明杰和两名姐儿的风声笑语下,心中的一丝不豫很快就忘得干净,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加入了帅明杰他们的闲聊中。

    正当四人言笑开怀的时候,却见老鸨一脸为难的过来,陪笑道:“两位大人,不……不知可否让小潞和月冰走开一阵,奴家为另寻两位姑娘相陪。”

    真照和帅明杰都是一愣,这是什幺道理?除非是李红影这样的当红名,青楼里做生意向来就是先来先有,像现在这样从客人上强把姑娘拉走,实在是犯了行里的大忌。旁人或许不知这规矩,但眼前这个大半辈子在勾栏中打滚的老鸨却不可能不知。

    帅明杰眼光一闪,笑问道:“我说李妈妈,这正喝到了兴头上,你就把我边的姐儿叫走,莫不是怕我囊里的银子少了不成?”

    那老鸨一脸难色的讨好道:“哎哟,帅大人说这话儿还不如打我一个耳刮子呢!唉……难得大人来玩儿,小潞和月冰就算不收银子也是心甘愿的。”她走近两步,朝二楼西首偷瞧了一眼后,压低声音道:“不瞒两位大人,实在是西楼那边一位大爷指定要点小潞和月冰相陪。这不,奴家是两边都得罪不起,就求两位赏奴家一个方便,一阵奴家一定让小潞和月冰再回来作陪。”她话里虽说两边都不愿得罪,但意思到底还是要得罪真照这一边。

    真照和帅明杰闻言本是心中有气,但看了看旁的凌小潞和欧月冰,见她们的确一脸的不愿,脸色这才稍霁。两人略一思索后对望了一眼,同时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奇异的神色。

    都卫军总领着帝都内外城的大小事务,以真照都卫大统领兼令东侯的份,老鸨还是宁愿来向他要人,那就是说西楼里的客人的份比他是只高不低了。而他们先前走进弃月楼,那是大堂里众所周知的事儿,可这客人这时指定要点他们边的小潞和月冰两女作陪,其中针对的意思就显而易见了。

    真照想到了这里,心中好生奇怪:“怎幺说我也是帝都中各大势力争取的对象,这人却像是急着站出来与己作对,用这种风花雪月的小事来撩拨自己,真是让人费解?”他知道帅明杰定也想到了这一层,当即示意的摇了摇头。

    真照转过头来,正要对那老鸨说两句场面话,让她将两女带走,却听西楼里反倒有人先传出话来:“原以为令东侯英雄豪杰,却不料府里金屋藏不算,还要来这烟花之地寻花问柳,风流如此,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啊!”那声音清脆悦耳,抑扬顿挫的把话儿说来,让人一听就听出了其中讥嘲的意思。

    真照一愣,只觉这声音听起来熟悉无比,带着一股子雌味儿,仿佛哪里听过,偏偏又记不起来。他不及细想,从容的站起,对着西楼处拱手笑道:“让这位仁兄见笑了。人说:‘自古英雄多风流’,何况我又不是英雄豪杰,只是寻常的好色男人一名,自然也不能免俗,到这儿逛逛那是常有的事儿。”

    这话说完,西楼里那人似乎未曾见过像真照这样当众自承好色的男人,好一阵才恨恨的丢下了一句:“下流。”

    真照一听,立即又调侃道:“下流?莫非兄台想来这里斋坐,光看不做?”他说这话儿时故作一脸惊叹,其中挪揄的味道见于颜色,顿时惹得在一旁看闹的大堂众人哄笑出来,那些男的更是笑得猥琐之极。

    大堂里笑声大作时,只见西楼门帘一动,从里面走出了一名俊美相公,一手指着真照气急败坏道:“你……你……”只是“你”了许久却你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终于肯出来了吗?”真照心中暗暗得意,可是当他一看到那俊美的面容时,顿时大吃了一惊,好一阵说不出话儿来。

    “文成公主?她……她怎幺会到这儿来的,而且还女扮男装。”他看着眼前这一书生装扮的文成公主,心中已被一个天大的疑问惊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门帘又动,真照心中的疑问随即得到了一丝的解答。只见又有四人先后从房中走出,当先两人赫然就是久违了的翼王嬴莒的宝贝儿子嬴用和自己的“好下属”外城统领陈复均。

    后面两人则生面得很,其中一人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怪才好,显然是秦国以外他国的来客。一副牛的嘴脸,让人一看就能叫出“牛头怪”三字来。他生就着常人的四肢躯,高大壮实无比,头上毛发粗长,长着两个让人感觉适中的牛角,浓眉大眼下,嘴里突出两根獠牙,不时反来一两道灯光,看模样定是平拭擦甚勤。

    另一人的相貌则长得和嬴用极为相似,只是眼神气质上却少了嬴用所有的那股子沉狠辣。真照心中一转,想道:“莫非这人就是翼王嬴莒的长子嬴复?”。经过这几帅明杰的讲述,真照已了解到了翼王有两个儿子嬴复和嬴用,他们两人自小就被嬴莒送到了西汉学艺,拜在上清宫长老边无相门下,在上清宫他们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虽然他们兄弟两人自小一起,但是两人的却不大相似,相较起嬴用的飞扬跋扈,嬴复平行事甚是低调,极少出入人多的地方。

    正当真照心里思索之际,陈复均已经主动走下楼来,一脸笑容的抓住真照的手臂,说道:“真是巧到了极点,想不到今夜还能在弃月楼撞见真侯爷。”说着,他又亲近的凑到真照耳边,低声道:“刚才公主……这个……之事,得罪了侯爷的地方,还盼侯爷不要放在心上。”

    真照哪会不明白他讨好的意思,当即哈哈一笑,说道:“无妨,无妨。”望了一眼楼上正死眼盯着自己的文成公主,真照也压低了声音问道:“这个,公主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了?”

    陈复均朝楼上望了一眼,故作亲近的答道:“侯爷不知,今天吐蕃的王公松赞干布来秦,他……那个见了公主后,就……就向皇上请求邀公主出游,皇上应后着了翼王的两位小王爷相陪。”

    真照见他说话时的那副暧昧的神,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定是这个叫什么“送葬干布”的“牛头怪”见了公主后,立即迷上了公主的美色,所以就邀公主陪她出游。想通了这一层,真照又望了望那松赞干布丑陋的面孔,心中不好笑起来:“这头牛虽然长得丑,眼光倒还是有的。”当即哈哈笑道:“哦,原来是这样。”

    陈复均见真照会意,又说道:“侯爷,竟然巧遇,不如一同到楼上来同饮几杯。”

    真照回头看了帅明杰一眼,爽快的点头道:“也好,那就打搅了。”

    陈复均见他同意,也朝帅明杰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和他两人一起上楼。

    三人走到楼上,文成公主怒瞪了真照一眼,“哼”的一声,二话没说,转就气冲冲的往房中走去。真照微微一笑,也没放在心上,礼数不缺的上前对嬴复和嬴用行了礼,说道:“见过两位小王爷。”

    嬴用“嘿嘿”一笑,神色不善的回道:“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令东侯啊!”说完轻漫的还了礼,径自走进屋去。真照知他仍然记恨上次为了李红影的事儿,因此也不动声色。反倒是那嬴复,也是恭敬的还了礼,笑道:“久闻令东侯的大名,今一见,果然是神采飞扬的少年英雄。”他气度雍容,让真照不住对他生出了好感,和嬴用相比真能给人予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嬴复指了指边的松赞干布,对真照介绍道:“这位是从吐蕃来的王公松赞干布,来,你们好好亲近亲近。”

    一旁的松赞干布还没等真照说话,他倒先走到真照前,瞪着一对大牛眼,将真照前后左右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粗声粗气的疑问道:“你就是那个杀死‘血魔’的真照?”

    真照看着眼前那张露出憨憨神的脸,答道:“蒙木言的确是死在我手里。”

    ps:郁闷中!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