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听策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三人又走了好长的一段路途,终于来到峰顶。真照和帅明杰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山上清新无比的空气,感受着阵阵吹来的凉风,顿觉神清气爽起来。真照朝峰下望去,只见山峰远处云雾蒸腾,辨不着尽处,景象真是壮阔不已,不赞叹道:“好景观。我只是看几眼心里就生出了想在这里长住念头,难得司马子亮寻得这么一个好处所……唔,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要赖着不走了。”

    帅明杰笑道:“兄弟,你这话儿私下说说就好了,可别教升龙先生听去了,不然我们就算把整个大统领府送他,凭他‘今亮’的名头,也还是不行的。”

    真照跳下驴子,哈哈一笑,晒道:“我并非冲着他的名头来的。就算他真有能耐,安天下也不是他一人做得来的事。如今天下英雄辈出,凭他一人之力就能扭转乾坤了么?”

    帅明杰对于真照那些听似荒谬,但又头头是道的论调早已习以为常,当下笑了笑没有答话,径自下了驴背和真照慢慢朝前走去。反倒是那老头听了真照的话,脸色却变得有些奇异,只是没人察觉。

    转过山道前的林子,山道就到了尽头,面前一条宽约三尺余的石粱横于一条小溪之间,溪水哗啦哗啦的流淌不绝,看那景致,映衬着不远处的小屋和栅栏,大有些小桥流水的意思。真照和帅明杰来到那小溪前,望着那眼前的事物,却只觉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一时间也看不出来,顿时呆在了石粱前面。

    后面的老头见他们不走,低声道:“两位大爷,过了这条小溪就是升龙先生住的地方了。”

    真照听得“小溪”二字,心中一动,脱口道:“对,小溪。小溪是怎么来的?”

    帅明杰脸上露出恍然大悟却又疑惑不已的神道:“就是小溪了,也不知山峰之上哪里寻到这样的一处水源。”

    真照和帅明杰四下望了望,却见那小溪的源头在小屋后面,也不知到底怎样,两人对望一眼,心中惊疑的走过了石粱。

    来到小屋前,真照看见栅栏围起的院门高挂一个白玉横匾,上面古风俨然的书写着“升龙精舍”四字,细瞧那匾上白玉的质地,显然是西汉岩泉地方特有的汉白玉,价值大是不菲。转眼再看那屋子,见这美其名曰精舍的屋子,的确“精”的可以。屋子的横梁门户做得华丽美观,窗花雕木又是精巧细致,所有的一切都显露出一股子富豪奢华的味道儿。这屋子的主人若是富豪权贵也就罢了,但真照和帅明杰一想起司马子亮的名声,却不生出了极不相称的感觉。

    真照又看了两眼,对帅明杰道:“嘿,看起来可是大户人家。”

    帅明杰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他们后那老头插话道:“两位大爷不知道了,升龙先生是我们这一带的巨富。”

    帅明杰“哦”的一声,问道:“我听人说司马子亮小时父母双亡,却怎会……怎会……”他原本的意思是想说司马子亮父母都没了,又怎会成了巨富。可是说时又醒起即便父母双亡了,也非是不能有钱的,因此后面的话就说不下去。

    那老头似是明白帅明杰的意思,说道:“升龙先生家中原本就是富足之家,他自小由家中的老管家带大,后来司马家由他掌事后,司马家几年的功夫就成了这里的大富人家了。”说话时,他的眉宇间带着一丝愉快的神色。

    三人正说时,屋子里走出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约摸十三四岁上下,头上扎着一双小髻,样子真是说不出的聪明伶俐。她看见院门处的真照等人,便一蹦一跳的走了过来,一边微笑着打量了真照等人,一边说道:“几位贵客好,你们来是要见我家先生的么?”她的美目从真照上瞟到帅明杰处,又从帅明杰处转向了他们后的赶驴的老头,当她目光落在那老头的上时,突然露出了一阵愕然的神,随即又很快的恢复了正常,眨着大眼睛道:“我家先生正在屋里睡觉,你们说下名字,我为你们通传就是了。”

    真照和帅明杰见了她的神色,也没在意,帅明杰说道:“我们正是要来拜见司马先生的,不过先不忙叫醒司马先生。迟些等他醒后,劳烦姑娘就说大秦令东侯领帝都城卫军大统领真照和帝都城卫军副统领帅明杰,特来拜见先生。”

    那小姑娘轻轻一笑,鼓着小嘴露出调皮的神道:“太长,太长,我记不得这许多名字。”

    真照看了帅明杰哭笑不得的神,不暗自好笑起来,上前对那小姑娘道:“那好,你说是真照和帅明杰来访就行了。”

    那小姑娘点了点头,把真照三人迎进院内的凉亭坐下,又端上茶点招呼,这才进屋去了。真照和帅明杰朝屋里略略张望,果然看见一人正背对门外睡在竹上,却看不见面目,想来就是那司马子亮。

    帅明杰对真照道:“当年蜀汉国主请诸葛武侯出山时,听说正好也碰上诸葛武侯午睡,蜀汉国主一言不发的拱立阶下等了许久,这才打动了诸葛武侯。兄弟,你要不要也仿效一下蜀汉国主的做法?”

    真照闻言笑道:“等便等了,还要什么拱立阶下,那未免就太过虚假做作了,怎么是大丈夫所为。”他转头看了看四周的景色,突又道:“大哥,你看那条河,可是黑水?”

    帅明杰瞻目远观,只见北面远处,正午的阳光穿透原本厚厚的云层,照到大地上,地面的景物一一清晰起来。高处望下,一条大河在阳光照耀下,河面上泛起金色鳞光,仿佛巨龙般在无垠的平原上张牙舞爪朝东奔腾而去,气势浩大无比。

    真照的眼睛依然专注着那壮丽的景观,沉声道:“当在东夷与‘血魔’蒙木言相斗时,若不是有奇迹出现,我几乎就丧命在他的手下了。”帅明杰微微一愕,他从未见过真照如此正经的说话,不由好奇的静静听他继续说下去。

    “蒙木言的‘蚀魔功’的确强横无比,那我的命悬于他的手中,眼睁睁的看着雪儿受人折辱,我却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那时我心中就生出了一个念头:我要变强,要变得比任何人都强。”真照说时,慢慢站起来直面远方山河,任由山风吹拂他的脸庞,眼神变得坚毅无比。

    帅明杰早就听真照说过与血魔相斗的事,这时站起来安慰他道:“兄弟,不好的事儿忘了就罢,何必放在心上呢?”

    真照转头望向帅明杰,摇头道:“不,连自己心的人都保护不了,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唔……大哥,你说要怎么样才叫做真正的强?”

    帅明杰想了一想,答道:“若说真正的强……武功达到人族三大宗师的境界,我看便差不多了。”

    真照摇了摇头,一脸成色道:“三大宗师的武功虽高,但却不是真正的强。”他顿了一顿,又道:“这些子我想了无数遍,觉得这千百年来大陆上战祸连连,天下间受苦无助的人何止千万,若有人能使得所有人都免受苦难,那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强。”

    帅明杰细细咀嚼话里面那心忧万民的意思,不有些愕然,以真照平时予人的印象,这样的话儿怎么也不该从他口中说出,霎时间只觉对于眼前的这位兄弟,心中首次生出陌生的感觉。

    真照转过头来得意的望着帅明杰,手指远处山河道:“你看这些山川水土,千万年了,它们一直都是天下生灵籍以生存演化的处所,在这里看去多像是一盘棋子。”他微微侧头想了想,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道:“大哥,我们一起去摇撼这山河吧,那将是无比有趣的事。”

    帅明杰看着真照说话时脸上流露出的的那份童稚,仿佛一个大孩童寻到了什么好玩意儿,这模样儿缠杂着他先前思虑慎之的神,顿时又令帅明杰心中涌起了熟悉却异样的感觉,嘴里不自觉重复道:“摇撼山河?”

    真照坚定而兴奋道:“对,摇撼山河。大哥,我们一起去改变天下大势,改变这个时代,使天下生灵都能安居乐业,远离战乱苦难,这才是真正的大英雄好男儿所为。”

    帅明杰闻言浑一震,思索着真照的这番有些让人高山仰止的话儿,投向远方的目光渐渐亮了起来。与此同时,那坐在一旁未曾出声的老头听了真照的话,怔怔的望着真照,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正当三人都默不作声之际,屋子中走出了一名少年。那少年看见有三人在屋外,似是有些诧异,当目光落在那老头上时,更是立时讶道:“先生,你回来了?”说时走到了那老头处。

    真照和帅明杰收回心神,吃惊的望着被那少年唤做“先生”的老头,有些猜不透其中的玄虚。那老头先是一愕,随即站起来向真照和帅明杰行了一个礼,微笑道:“小生司马子亮,见过两位大人,请容我换过衣衫后再来相见。”转头又对那少年道:“把两位大人领到屋里坐下,要小心侍候。”说完便径自进屋去了。

    面对着突变横生,真照和帅明杰口瞪目呆的看着“司马子亮”的背影,回味起老态龙钟的他自称“小生”的古怪口吻,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两人又看了看先前屋内的竹,再打量了一下那少年的背影,这才醒悟到刚才在竹睡着的人原来是他,当下苦笑的对望了一眼,便随着那少年走进屋去。

    两人在屋里的大堂内坐下,那少年又奉上香茗,说道:“两位大人先在这里稍候片刻,我家先生很快就出来了。”

    过了半晌,一名相貌俊朗的年轻男子从后堂走了出来。真照细细打量下,却见这男子长八尺,头上扎着一方秀士巾,着半新不旧的青灰色书生布衫,衣衫上看不到一丝的褶皱,齐齐整整的却宛如新置。再看他的颜面,仿佛白玉的脸上淡淡的流露出仙侣般的气质,真是说不出的飘逸风流。

    那男子走到大堂上,极有礼数的说道:“司马子亮乃山野鄙人,今有幸与两位大人相见,真是三生有幸。”

    真照和帅明杰看着眼前这“焕然一新”的司马子亮,心中都是震撼不已,过了好一阵子,帅明杰才首先说道:“听说金丹道法中有一种叫做易容术的秘法,可以使人改变容颜,看来司马先生当是精通此道的高手,真令人佩服万分。”

    司马子亮微笑道:“不过是些雕虫小技罢了,敢当帅大人的赞誉。”说时,他又转头对真照道:“先前对两位大人,子亮多有唐突怠慢,只盼两位大人不要见怪才好。”

    真照自见了司马子亮后,就为他的气度折服,心里可以说欢喜还来不及,又哪会有什么怪罪,这时闻言也微笑道:“旁人想要见升龙先生一面都不能,今我们能见上一面,心里已是高兴非常了,哪有什么怪罪之说?”

    司马子亮道:“总是子亮平疏慵惯了,才致不想见人,倒叫两位大人笑话了。”略微一顿,又道:“真大人的声名远播,子亮早有所闻,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先前窃听两位大人的谈话,知道两位大人来意,只怕以子亮的才疏学浅,使得你们枉来一趟,令子亮愧疚于心。”

    真照摆摆手道:“客气话就不说了。我和帅大哥早就听说了先生的大名,今来这里就是希望先生不嫌弃我们的低微,出山襄助,但盼先生能够应成全。”

    司马子亮不想真照说得如此直白,微微一愕,又思索了一阵,才点头笑道:“先前我与两位大人一同上山,见得两位大人的一言一行,适才在凉亭中又听得两位的话,心中早知两位大人都是志压星斗,将有一番大作为的豪杰之士。真大人这般爽快,子亮虽然粗鄙,但终不能有负真大人的心意和中所学。若蒙不弃,子亮愿效犬马之劳。”

    真照和帅明杰相顾大喜,怎么也想不到事竟会这样顺利,真照当下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的烦恼就可以消减不少了。”

    司马子亮奇道:“不知大人有什么烦恼,说来让子亮听听。”

    真照苦苦一笑,便一五一十的将都卫军中的事简要的说了出来。司马子亮听完,侧头略略思索后,很快的又笑道:“原来是这样。这有何难,大人不必担心,子亮已有办法为大人解决这桩烦事。”

    “当真?”真照和帅明杰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两人都惊喜不定的望着司马子亮,几乎不敢相信这件令他们烦心之极的事,司马子亮只是这么一阵子的功夫就能想出解决的方法来。

    司马子亮有成竹的点了点头,说道:“其实这事做来或许还需要一番的周折,但是说起来却只用一个‘调’字便行。”

    帅明杰更是疑惑不解,奇道:“‘调’?这字怎么解?”

    司马子亮侃侃道:“自古以来历朝都是以帝王为上,将相居下。所谓的以上克下,就是以帝王为一国之首,将相听命于国君,执其令布行天下,使得政令通行、国事无恙,这样国家才能安定和久治。反之,帝王要是不能使将相归命,反被制肘而致皇令难行,那么国家离大难之也不远了,这便是以下克上。”他瞧了一眼正在沉思的真照,继续道:“帝王之道实则以上克下之道,大人虽不是帝王,但现在所处的境地却与帝王一般无异。子亮刚才听了大人所说的话,觉得大人手下的那些统领们大有以下克上的势头,故而子亮以为大人应该设法如何克制他们才是。”

    真照眼光一亮,急切道:“究竟该如何克制?愿闻其详。”

    司马子亮接着道:“古往今来的帝王要以上克下,无外乎有三种方法:其一杀之,其二笼络之,其三贬黜之。以大人如今的势,这第一第二个方法都不能用,因此只有这第三个方法才是大人要动脑筋的地方。”

    真照奇道:“你是要我免了他们统领的职务?这只怕行不通。”

    司马子亮笑着摇头道:“非也,非也。即便大人想这样做,我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刚才所说的‘调’字就是这其中的关键了。”他清了清嗓子,又道:“大人试想一下,若能使得这几位都卫军统领相互调换一下位置,那事岂不是轻而易举的解决掉了?”

    真照和帅明杰闻言都是一呆,随即一起喜出望外的鼓起掌来。帅明杰当下大叫道:“妙,妙,真是妙计。”

    真照一脸喜色,赞叹道:“先生果然大才,竟能想出这般妙计来。只需向皇上提出这事儿,一旦皇上应了,便将他们相互调换,到时他们哪还不阵脚大乱,这样我们大统领府便好做事了。”

    司马子亮又补充道:“不过大人要寻找适当的时机向皇上提出来,这样计才能行,而且其中的一些细节倒还须斟酌一番才行。”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