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窃国 修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真照朝嬴莒和范无极告了个罪后,走到翼王嬴莒的右首坐下,笑道:“真是好雅致的处所,不怕王爷和范大人笑话,映月楼我也来几回,但却从没进过翠云阁这等好处所,真照先谢过王爷和范大人的款待了。”

    范无极也笑道:“真统领客气什么,风月之地本来就是大好男儿的英雄冢。莫说真统领这等少年英雄喜欢,即便像我这等垂暮老朽,也还是要两天不到三天来一回的。”他这话说完,立即惹来嬴莒和真照的一阵大笑,笑声中弥漫着浓浓的相得之意。

    笑罢,真照谦虚道:“王爷和范大人莫要‘真统领真统领’的叫我,小子真是担当不起。按辈分来说,小子只能当是你们的侄子辈而已。”

    嬴莒和范无极微笑着对望了一眼后,嬴莒笑吟吟道:“竟然你这样说,那我们也就只好倚老卖老了,唤你一声真贤侄好了。”微微一顿,又道:“来,大家一起干了这一杯。”

    真照应道:“不敢。”说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嬴莒朝着门前那年轻人招了招手,说道:“你去叫赵姑挑两个美女进来侍候真侯爷。”

    真照一听忙推却道:“王爷,我看还是免了吧!昨晚皇上才为我赐了婚,我的其中一个夫人正是这映月楼里的李红影姑娘,我要是在这里当着她的面让别的姑娘侍候了,只怕回去少不了又有一顿罗嗦了。”

    嬴莒和范无极闻言先是一愣,随即相视大笑起来,嬴莒道:“竟敢求赐圣旨迎娶一名青楼女子,果然是风流少年,少年风流。”

    范无极点头道:“早就听说映月楼的李红影是当今大陆上艳名远播的青楼十三金钗之一,想不到如今却让真贤侄收入房中,真是教人艳羡啊!”

    真照听得他们的言中之意,对自己迎娶青楼女子甚是不以为然,当下苦苦一笑,敷衍道:“终究是我胆大妄为,所幸皇上恩遇有加罢了。”

    三人又自亲近的闲聊了一阵,嬴莒突然向真照问道:“真贤侄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为我大秦屡屡立下大功,不知今后有什么打算?”

    真照心中一动,暗忖:“这话倒问得玄了,不大好答啊!”他思念急转,故作茫然的神态应道:“还能有什么打算,那自然是顺着皇上的旨意尽心办事,建功立业了。”

    范无极微微一笑,说道:“真贤侄还年轻,十数年弹指一挥间,到时只怕天下的大势全都变了个模样,譬如……朝中人事更替不断,真贤侄也早应为自己打算一番才好啊。”

    真照不有些不明所以然:“人事更替?那不是你们这些老头子该担心的事吗?就算你们归了天,到时天下又有什么不同,那要如何打算?”他随即露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儿道:“我年纪尚轻,这些事从未想过,要请王爷和范大人好好指点指点了。”

    嬴莒望了望真照后,长叹道:“真贤侄啊,你有所不知,这两年来皇上他年事渐高,子已经大不如前了。唉……想我大秦社稷全要依仗皇上一人,这实在叫我这个做皇弟的好不着急啊!”

    真照一怔:“这是什么话,皇上一活在世上,又哪轮得到你着急啊?”他还未说话,范无极已经附和道:“王爷说得是啊!不过皇上即便年老,也还是能撑得起我们大秦江山的。怕就怕皇上百年归老后,唉……后继无人啊!”

    真照心中更奇:“这就越说就越出格了,臣子擅自议论皇上死后的事,怎么说也算是死罪。”想时,他不动声色的问道:“那不是还有太子下吗?”

    范无极一脸无奈的神色,望了望嬴莒后,才道:“太子下虽然生仁厚,但却缺少了治理国家的才能啊!”

    真照心念电转,心中突然有如明镜般的清澈起来,明白到眼前的嬴莒和范无极所说的话题恐怕并非寻常的闲聊那么简单。

    真照哈哈一笑,连消带打的说道:“太子年纪还轻,自然需要多加磨练才行。后只要有王爷和范大人在一旁帮衬着,我大秦定然能开创出一番新气象来。我做后辈的,也正好可以从你们上学些东西。”

    嬴莒眼中精光闪过,正要说话时,突然听见一楼大堂处“乒乒乓乓”的传来一阵声响,随即吵杂打闹的声音接连响起,顿时打断了房中三人的话题。

    嬴莒招了招旁那年轻人,吩咐道:“你去看看出了什么事。”那年轻人依命而去。过得一阵,他又匆匆回来,悄然在嬴莒耳边说了几句话儿,嬴莒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真照心中正自诧异时,嬴莒冷哼了一声,对范无极道:“洛王来了。”范无极脸色也是一变,沉吟一阵才道:“他来……这是……”

    嬴莒摇了摇头,对那年轻人道:“还不快去让他们住手。”那年轻人闻言忙快步走了出去。

    真照见嬴莒和范无极一言不发,心中虽然好奇,但也索不再言语,房中顿时变得悄然无声。

    打闹的声音仍不断传来,突闻那年轻人大喝了一声“住手”,大堂上立即静了许多。

    又听另一把沙哑的声音喝道:“全都住手。”大堂上就再也听不到半点声响,显然打闹的双方都是极能服从号令之辈。

    沉默了一阵,那沙哑的声音又传来:“奇成兄弟,真是不好意思,老哥我管教手下不严,倒让他们闹出事来了。”

    那年轻人“哼”了一声后,说道:“满兄有事尽管冲我来就是了,何必劳师动众,为难下面的人。”

    那沙哑的声音哈哈的笑了笑,又道:“奇成兄弟这话怎么说的,哪是做哥哥的冲你来了?不过是下面的人为了一个婊子打架罢了,兄弟何必动气。”

    那年轻人又“哼”了一声后,也不再多说,只是对手下的人吩咐道:“你们去吧!”

    又听那沙哑的声音说道:“奇成兄弟,别急。我们王爷着我来问,翼王爷也在映月楼吗?”

    那年轻人声音稍缓,答道:“既是洛王爷问起,我就实说了,我们王爷正在翠云阁里和范大人喝酒呢!”

    那沙哑的声音又道:“哈,我们王爷正愁没人陪他喝酒,这回好了,我得赶紧禀告王爷。”说完再无声息。

    过得一阵,那年轻人走进了房内,躬道:“王爷,这该如何?”

    嬴莒对他点了点头,缓缓道:“你做得很好,一旁休息去吧,本王自有主张。”

    真照一言不发,心中暗暗称奇:“这洛王究竟是什么人,竟能使得这秦国兵马大督都翼王如此紧张,一阵倒要好好见识一下。”想时不满肚子疑问的望向了房门。

    又过了一阵,脚步声从走廊尽头响起。真照听得来人共有三人,行走之间脚步沉实快捷,只是一转眼的功夫,他们已经来到了房前。

    房外的人还未进来,嬴莒突然站起来,脸上不知何时开始已洋溢着喜气,朗声笑道:“皇叔大驾光临,真是让侄儿不胜欢喜啊!”

    门外当中一人闻言也哈哈笑了起来,应道:“我说嬴莒侄儿,莫怪我这老家伙打搅了。今个儿我本想来映月楼喝酒,不料恰巧撞见了你,忍不住就要过来和你喝上两杯了。”说时,来人已撩起门帘跨步进来。

    真照仔细看去,只见进来那三人当先一人是个年约六旬的老者,后面跟着一瘦一壮的两名汉子。当先那老者浓眉大眼,材高大魁梧,头上顶着一个八蟒玄金冠,上穿着皇族的黑色锦袍。举手投足之间所展现的那份豪迈不凡,让人极易不自为他的气度折服。

    那老者一进来,范无极立即也站起来,恭敬道:“多不见洛王爷,王爷风采依旧,真是可喜可贺啊!”

    那老者哈哈一笑,说道:“我这不请自来,坏了你们的酒兴,你们肚子里怕要暗暗骂我不识抬举了。”

    范无极忙道:“哪里,哪里。王爷说笑了。”

    真照也站起来,恭敬的行了个礼,却也没说什么,心中暗道:“想来他就是那个什么洛王了。”

    那老者看到真照后,眼光就停在了真照的上,不断上下打量,好一阵子他才问道:“我多不上朝,朝中的新人新事都不认得了。这位小朋友是谁啊?”他晃了晃脑袋,又道:“听说我大秦最近出了个击杀‘血魔’的少年英雄,莫不是就是这位?”

    嬴莒眼中光芒一闪而过,随即淡淡道:“王叔果然不在朝堂却仍不忘国事。这位正是皇上新封的令东侯。”随即他又转头对真照道:“真贤侄,这位就是洛王下,快来见过。”

    真照闻言知机的行了个礼,说道:“真照见过洛王爷。”

    洛王又打量真照几眼后,才走过来拉着真照的手道:“好,果然是我大秦的英雄男儿。”

    真照还未说话,洛王又道:“不行,你我一见如故,改天你一定要到我洛王府里来,好好聚上一聚。”

    真照心中一奇:“你和我只说了一句话,何时变得如故起来了。”他微微留意了一旁的嬴莒和范无极,只见嬴莒眼中露出一丝不自然的神色,一现即逝。

    自从经历了与蒙木言对战的那番生死后,真照再也不是初出茅庐的莽撞少年,只是这么一瞬间,他已明白到一些什么东西,当下吟吟笑道:“洛王爷厚,小子先谢过了。”

    洛王闻言呵呵笑道:“那就太好了,这样吧,改不如择,就明天罢。”

    这话一出,真照立即留意到嬴莒和范无极的脸色都是一变,他心中更是肯定了自己先前的想法:看来今天的事全都是因自己而起的了。

    要知道秦国号称东方大陆的第一强国,秦军无论在军备上或是在兵将的素质上都冠绝一时,秦国的军力之强盛,即便是西戎魔族也不敢妄言东进。而这些年来人族四国交好,秦国境内国事泰然,因此在秦国的三十六郡当中,除了帝都咸阳的东北驻营外,就以临近西戎的安西郡和与东夷交接胶东郡拥有最多的军队。

    真照细想着秦国国内的形,同时又想到了自己这个令东候所拥有的封地正是军力仅次于安西郡的胶东郡。虽然自己只是得到了胶东郡的封地,对于军队并没有实际的指挥权,但是如果在帝都发生变乱时,那这里面又该是另外的一种说法了,那时胶东郡的一切权力自然而然就会因为自己是胶东郡的所有人而落入自己的手中,当然其中也包括了指挥军队的权力。

    想明白了这一层,真照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牵涉到了帝都各大势力的权力斗争之中,至少面前的嬴莒和范无极,还有这个未曾听说过的洛王就是其中的两大势力。

    真照心知自己无论得罪了那一方,今后都不会有舒坦子过,因此想了一阵,又道:“王爷恕罪,皇上已召我明进宫商议四国会盟的事,所以明天只怕就不行了。不过王爷放心,真照只要有闲,一定亲自到王爷府上拜访。”真照这话说得极为得体,将洛王的邀请拒绝得丝毫不露痕迹。

    嬴莒和范无极一听,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心中只以为真照毕竟是倾向于他们这一方的。

    洛王目光炯炯的望着真照,显然对于真照模棱两可的应答有些措手不及,好一阵后才又呵呵笑道:“无妨,无妨,令东侯只要记得答应了我就行。”说罢也不等嬴莒和范无极招呼,径自就坐到了真照右首的位置上。

    四人坐下,又自闲聊起来,所说的不过尽是些风华雪月,无关痛痒的话题。真照处其中,不大有“言不投机半句多”的无奈,心中叫苦连连之际却也不得不左右逢迎,不敢有丝毫的轻慢。

    这晚直到深更,真照才“逃出生天”,回到了他的令东侯府,劳累了一的他一跌到上便倒头大睡起来。

    第二天清晨,真照一大早又被几乎是破门而入帅明杰拉了起来,迷迷糊糊去了内城西面的都卫衙门中。

    真照打着哈欠坐在他那张太师椅上,看看左右人影也没有的衙门大堂,对着帅明杰发牢道:“我说帅大哥,你看早得连个人影也没有就把我拉来,这到底是想干什么嘛?”

    帅明杰没好气道:“不是早得连人影也没有,而是我们都卫衙门原本就一个人也没有。”

    真照一呆,奇道:“什么?怎么可能没人?”

    帅明杰叹了一口气才道:“兄弟,你以为这都卫大统领是好做的吗?要知道这十年来,都卫大统领的位置一直都没人敢坐。”

    真照顿时来劲了,诧然道:“十年?这是为什么?”

    帅明杰摇了摇头道:“这其中可就复杂了。”略微想了想,他又道:“京畿四军骁骑军、卫军、外城都卫和内城都卫,都是拱卫帝都的精锐部队。论军力,四军中以卫军为首,论人数,那又要以骁骑军最多。因此在四支军队里这两支都卫军只能排在末尾的两位,军力、人数均不能和卫军、骁骑营相比。可是……可是如果外城都卫和内城都卫合起来的话,嘿,那都卫军的实力又远远的凌驾于卫军和骁骑营之上了。”

    帅明杰望了望一旁的真照,见他脸上一副专注的神色,又继续道:“如今的都卫虽分为外城都卫和内城都卫两块,但是他们还是属于都卫大统领所统辖,因此也算是你的属下了。”

    真照点头道:“嗯,那自然是要归都卫大统领的管辖,不然要这大统领干什么?”

    帅明杰轻轻一笑,又道:“可问题也就出在这里了。”

    真照“哦”的一声,若有所思的看着帅明杰。

    帅明杰对真照点了点头,接着道:“兄弟,你还不知道吧,如今帝都里的朝臣们主要分成了两派。其中一派是以翼王嬴莒和军政院首席大臣范无极为首,由大多是握有实权的新贵组成,另一派则是以政令院首席大臣谢建中为首的权臣贵族。那谢建中是两朝元老,而且他又得到了秦国宗庙的支持,与翼王嬴莒一派可算是势均力敌。他们两派这些年来明争暗斗,相互倾轧,是谁也胜不了谁。”

    真照听完又问道:“宗庙?这宗庙又是什么?”

    帅明杰道:“因为我们秦人信奉黑水河神,因此秦国内三十六郡中,每处都有大大小小的祭祀和供奉黑水河神的宗庙,可以说这些宗庙原本只是上至皇室下到百姓祭祀水神的地方。但是到了后来,各处宗庙中的庙祝和神职人员渐渐联合起来,也就形成了我们秦国的一大势力。宗庙里的人平里行事非常低调,难怪兄弟不知道。”

    真照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想了一想,他又问道:“大哥知不知道那洛王是什么来头?”

    帅明杰道:“兄弟问得巧了,洛王嬴浩正是如今帝都里宗庙的庙祝公。”

    真照“哦”的一声道:“这就怪不得了。”心中顿时弄明白了昨晚映月楼里发生的一切。默默思索了一阵,真照回过神来见帅明杰诧异的望着他,微微一笑,遂将昨晚的事一五一十的和他说了。

    帅明杰听完,思索许久,叹道:“兄弟如今名扬天下,又深得皇上的宠信,朝中那两派势力自然想要加以笼络。唉,看来今后的麻烦事就多了。”

    真照苦苦一笑,说道:“想不到朝中的形势这么复杂,真让人心里不爽。”

    帅明杰点头道:“自古以来的朝党之争就是这样的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真照突然醒起还未说到正题上,又道:“刚才大哥说的都是朝廷里的事,唔……照大哥这样说,难道我们都卫军也分成了两派?”

    帅明杰笑道:“兄弟只猜对了一半,我们都卫军是分了派,不过不是两派,而是三派。”

    真照奇道:“三派?怎么是三派?”

    帅明杰道:“外城都卫的统领有两人,内城都卫统领四人。其中外城的都卫统领陈复均原本是翼王帐下的左先锋,他自然就是翼王一派的了;另一个外城都卫统领余南开则是谢建中一派的人。”

    真照听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插嘴问道:“那随我到东夷去的程陵又是哪一派的?”

    帅明杰哈哈一笑,说道:“兄弟问得正好,随你出使东夷的程陵其实哪一派也不是。他的夫人是孝贤皇后的甥女儿,试问他有这样的大靠山,谁敢动他分毫,因此他既不是翼王一派的,同时也不是洛王的人。但是却也正因为他哪一派都不是,只听命于皇上,所以他就成了我们都卫军中的第三派了。”

    真照“嘿”的一声笑道:“想不到皇上的势力反倒不如大臣们的大了,这真是稀奇。”

    帅明杰道:“其余的内城都卫四大统领中,东区统领严正方是翼王的人,南区统领赵志勇是洛王的人了,而那西区统领是当今皇上的表弟,因此他也成了哪一派都不是的第三派。”

    真照道:“即便他们斗个你死我活,这又干我这都卫大统领什么事了?”

    帅明杰道:“兄弟,你想若他们斗到了你面前,你该帮那一面?就算你是两不偏帮,只怕你就同时得罪两边的人,他们又怎么会让你这个大统领安安稳稳的做下去?因此这些年来,都卫大统领这个位置一直无人敢坐,就算坐了上去,隔个两三天的就让人弹劾一次,那还不是潇洒走一回。久而久之,那几个外城和内城的都卫统领们就都干脆自立了门户,平里大都井水不犯河水,各自有了自己的‘小府衙’,自成一体,谁也不再理会这虚悬着的都卫大统领。反倒是都卫大统领的衙门,就变成了如今这样水静河非。”

    真照听到这里不长叹了一声,突然觉得自己还真是坐在了荆棘上面,心中真是叫苦不迭。

    帅明杰看见真照那副夸张的模样,安慰道:“不过兄弟你倒不必太过担心。我看皇上对你这都卫大统领处处恩宠有加,又连续下诏天下称赞你的功绩,嗯……其中大有深意啊!”

    真照思索着帅明杰的话,心中似乎也想到了些东西。

    帅明杰又道:“皇上年纪渐大,太子又太过……太过……唉,皇上若想后太子能够顺利登基,那帝都里就定不能出乱子才行。你既是武威王的女婿,我想皇上是想倚仗你后辅助太子。”

    真照眼中闪过智虑的光芒,想了一阵后,缓缓道:“大哥这番话说得极有道理,我们定要从长计议才行。不过……”真照奇峰突起的问道:“可不可以先解决一下眼前的问题,正副统领大人总要有人侍候才行啊?”

    帅明杰闻言一愕,与真照相得的对望了一眼,霎那间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无比的信心和斗志。

    突然间,两人都“哈”的一声大笑起来,那得意的笑声远远传将开去,久久不绝。夜宿城楼的鸟雀闻声惊起,绕过咸阳的上空,朝着东方升起的旭飞去。

    从此,东方大陆上风云迭起。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