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傀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队伍又行了数,宏伟的咸阳终于渐渐在望。真照暗暗松了一口气,忙命令队伍停下休息,一面遣人先一步入城奏报秦皇,以便咸阳城内能够依照礼节做好准备,欢迎从东夷远嫁过来的莉娅公主。

    约摸大半个时辰过去后,只见一路人马整齐快速的从咸阳城开了出来,他们全是清一色的骑兵,而且盔甲明亮,极是引人注目。真照留心细看,突然惊喜的发现,这队人马最前面领军的竟赫然是自己久不见面的好兄弟帅明杰,当下高兴得纵马迎上前去。

    两人见了面心中当然都欢喜无比,亲密的拥抱过后,帅明杰笑嘻嘻的对真照伸出了大拇指,说道:“兄弟,可真有你的,竟连‘血魔’蒙木言也杀了,如今你可成了我们秦国的大英雄了。”

    真照闻言脸上一红,维维唔唔的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心中对自己是如何杀了蒙木言还是糊里糊涂中,这时被人猝然提起,感觉上就好像是哑巴吃黄连,只不过那黄连是甜的罢了。

    帅明杰见真照没有说话,还以为他在谦虚,脸上不露出佩服的神色,赞道:“好,果然是真英雄。”微微一顿,未等真照出声,又搂过真照低声道:“你不知道,前些子皇上听说你杀了蒙木言,心中大为欢喜,因此今一听到你回来的消息,立即就下旨通告全城,还亲自在皇城内备下了宴席。名义上这是迎接莉娅公主,其实还不是为了你。嘿,如今帝都里的人有谁不知道都卫大统领令东侯真照?大家都等着看看你这位大英雄的风采呢!”

    真照听了,心中意外不已,想不到杀了蒙木言后,自己竟在数间声名大作,转念又想起不久前自己还是个默默无名的小子,不感慨万分。

    帅明杰打量了一番真照的队伍,又道:“皇上派我来是护送你们进城的,如今扶苏太子和文武百官正在东门守候呢。”

    真照知道莉娅公主远嫁入秦到底是件大事,怎么说将来扶苏太子登基后,莉娅公主就会名正言顺的成为秦国皇后,因此各级官员无不争相讨好。想时他微微一笑,说道:“那就听大哥安排吧。”

    帅明杰闻言笑道:“哪有你这般做上司的?”说罢也不客气,一一发下号令,当即就启程向咸阳进发。

    队伍来到咸阳城的东门,城门处早已站满了赶来迎接的大小官员,为首的正是那一脸童稚的扶苏太子。只见他装得一本正经,故示庄重的看了一眼秦国的使节团和东夷的送亲队伍,依照礼节大声对着莉娅公主的锦车道:“莉娅公主不畏劳累,千里来秦,扶苏心里欢喜莫名,今特来迎接公主芳驾。”

    好一阵子,锦车的车门打开,同样是一脸童稚的莉娅公主盛装走了出来,对着扶苏太子大方得体的行了一礼,也说道:“莉娅能得到尊贵的太子下亲自出迎,心里深感荣幸。”

    扶苏走上前来,轻轻携起莉娅公主的手,一同坐上他的辇车,缓缓穿行于咸阳的主街,接受着一众臣民的欢呼直向皇城而去。

    真照默默看着这扶苏和莉娅的对话,既感有趣,又觉好笑,心中突然生出感触,转头对边的慕容雪道:“今天我也要携着你的手进城。”说罢拉起玉人的柔荑,大踏步朝城里走去。

    他才进城门,突闻街道两旁的人群中有一人叫道:“令东侯……是令东侯爷,我见过他,是他……他来了。”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同时集中到了他的上,一阵掌声随即轰然响起,下一刻,“真照,真照……”的喝彩声,与那烈的掌声夹杂一处,汇成了烈无比的浪潮,响彻良久,这比较起先前扶苏太子与莉娅公主进城时的形,真是不可同“时”而语。

    真照在慕容雪的示意下,独自走到大街上,左右行礼答谢彩声。街上百姓看见真照长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喝彩之声更是大作,其中尤以妇人女子为甚。就这样,在这一天里,真照不知抵挡了多少次的袭,甩开了多少回的拉扯,这才在一众都卫的帮助下从人群中脱出来,但到底还是惹得一衣物阑珊。

    这天夜里,皇宫里举行了盛大的晚宴。在灯火通明的无忧宫中,当朝的文武百官和皇室贵族几乎都来参加了这次宴会。宴会前际,因为真照此时份今昔非比,因此在他的周围,总是人头涌涌的围满了人,隐隐间他已成为了整个宴会的主角。当然,真照边美艳照人的慕容雪也为他招来了许多妒忌和艳羡的目光。

    正左右闲聊时,真照突见自从上次易城之战后就一直没再露过面的翼王嬴莒,着一皇室服饰,正和另外一名约摸四十余岁的中年人向着自己走来。真照暗暗留意了一下那中年人,见他形瘦削,面容清矍,下巴处留有三缕胡须,整个儿一副道骨仙风的模样,仿佛已经不食人间烟火。

    嬴莒走到真照这边,一来就近乎的笑道:“真统领,想不到不见区区数月,你就又立了大功,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真照躬行礼,谦道:“不敢当,王爷过奖了。”

    嬴莒亲近的拍了拍真照肩膀,指着旁的那名中年人道:“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秦政院首席大臣、安逸公范无极。”微微一顿,又道:“范老弟啊,这位就是我时常向你提起的令东候,如今是咸阳的都卫大统领。你们两人要好好亲近亲近。”

    真照知道无论在年纪上和官爵上对方都是自己的长辈,因此忙躬施礼道:“末将见过范大人。”

    不等真照弯下腰,范无极已伸手抓过他的双肩,客气道:“不必多礼了。”那手里同时向真照传来了绵绵密密的内劲。

    真照心神电转,知道这范无极是想试探自己的虚实,当下不慌不忙的将真气聚于两腿之中,上顺着范无极的内劲,随即若无其事的站直了子。

    这样一来,不但令范无极无从得知他的功力深浅,而且还平白生出高深莫测的感觉。范无极眼中精光一闪,接着哈哈笑道:“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真照看着范无极的笑脸,不知为何心中竟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只觉得这人大大的不合自己的脾胃。虽然心里这样想,但他还是连忙谦逊的说了几声“不敢当”。

    正当三人东扯西扯的闲聊时,突然听见唱诺官大声宣道:“皇上、孝贤皇后驾到,太子下、莉娅公主、文成公主驾到。”

    无忧宫内众人一听,立即静了下来,全部都恭敬的望着宫门处。嬴莒又轻轻拍了拍真照的肩头,微带笑意的说道:“统领大人,明晚本王做东,请你和范老弟到映月楼去喝杯水酒,就当是为你庆功,如何?”

    真照心中一动,想起了回来还没见面的李红影,便装作盛难却道:“竟然王爷这么看得起真照,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嬴莒听了脸露欣喜的朝真照点了点头,又暗暗与范无极相视一笑,这才转头望向正龙行虎步的走进宫来的秦始皇。

    真照也朝宫门处望去,只见进来的五人中,除了自己认得的秦皇夫妇、太子和莉娅公主外,还有一名年纪与己相仿的美貌皇族女子。这女子长得柳眉樱唇,肤色晰白,比较起来,她的美丽即便和兰若、李红影和慕容雪相比也绝不稍逊。她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她流目顾盼之际不时流露出的骄傲清雅的神态,让人心中不怦然而动。

    真照心中连连称奇:“莫非她就是当初秦皇要将她嫁给我的文成公主?怎么一点也不像扶苏?如果她真是文成公主的话,那还真要找一堵厚实一点的墙才行了。”

    正当真照想入非非的时候,秦皇已走到人群中央,他左右看了看,似乎在寻找什么,当目光投在真照上时突然一亮,随即大步走到真照这边,一手执起真照的手,拉着他走出人群,朗声笑道:“真卿,你这次出使东夷,为朕挣足了脸面,朕定要重重赏你。”

    真照躬应道:“为皇上做事,臣是应该的。”

    秦皇闻言大是高兴,赞许道:“好,好,果然是朕的将。不过朕这次说了重重赏你,定然就要重赏。你说,你想要什么,只要朕能做到,朕都答应你。”

    真照连忙谢过,想了一阵子,才又说道:“皇上,臣想皇上为臣赐婚。”

    秦皇一听,笑道:“赐婚?”

    真照道:“对,臣已有了心上人,所以希望皇上能够成全。”

    秦皇又笑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好,朕就答应你了,立即就下旨为你赐婚,送到玉门关去。”

    真照脸上一红,又道:“皇上……臣,臣是要皇上同时赐三个婚!”

    秦皇奇道:“同时三个?”

    真照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臣想娶兰若郡主,李红影姑娘,还有东夷慕容一族的慕容雪小姐为妻。”他这话一说,顿时满场轰然。要知道寻常的男人三妻四妾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要同时娶三个老婆回家那就真的闻所未闻了,所以在场的人无不惊讶于真照的胆大妄为。

    秦皇看了真照好一阵子,才哈哈大笑道:“好,有意思,朕今天就都答应你了。”

    这话一出,众人又都对秦皇竟能答应真照的要求而感到惊诧无比,同时也看出真照的圣眷之隆。

    真照大喜过望,连忙跪下谢恩。站起后,真照得意的朝慕容雪望了一眼。两人目光相触,慕容雪立即向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欣喜之意见于颜色。

    秦皇又说了几句关于莉娅公主远嫁来秦的贺词,便宣布宴会正式开始,霎时间无忧宫中又恢复了原先闹的场面,气氛融洽不已。

    宴会中,在秦皇的旨意下,真照陪同着秦皇与出席宴会的秦政两方的官员一一接触。这一举动看在一些有心人的眼里,立即猜想到了秦皇即将重用真照,因此对真照更是着意巴结起来。

    一轮令真照无所适从的应酬,真照脑中早已有些混混沌沌,趁着那些大多是年过半百的官员们对秦皇侃侃而谈之际,他忙退开几步,百无聊赖的四处打量起来。只见帅明杰正和伏羲立绎、神农阗奇在左面的一个角落处聊着天,而慕容雪也在其中。看他们脸上的神,显然正聊到了兴头上,相对于自己,那真是畅快得多了。

    正自真照的胡思乱想时,突然他察觉到自己的右首处有一对明亮的目光正不断的打量着自己。真照心中一奇,转头朝那目光来处看去,却见原来是他先前“怀疑”其真实的文成公主。两人目光相触,那文成公主不但丝毫没有退避的意思,反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竟朝他走了过来。

    真照看着缓缓走来的文成公主,心念急转,暗自忖道:“瞧她这模样,似乎来意不善,难道我得罪了她?”

    文成公主来到真照前,用像是见到了杀父仇人的眼神望着真照,冷冷道:“帝都的人都说令东侯如何英俊,如何了得,可是今天一见,才发现名不副实,真是让人失望啊!”

    真照一愣,想不到她一来就说出这么具挑衅的话来,心中苦苦思索:“我到底哪里得罪她了?”只是面对着眼前的美貌女子,他却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微笑道:“传说的东西言过其实,这也并不奇怪。”

    文成公主闻言略带愕然的看了他一眼,又望向远处的慕容雪,语声依然冷淡无异的说道:“怪不得令东候不把这世上别的女子放在眼里,原来是有了这么美的心上人。”

    真照又是一愣,细细思量着文成公主的话语,只觉其中似乎淡淡含着一股子恨意,或许说是妒意就更确切了。心中不踌躇起来:“这可越来越不对劲了。”当下也不知道该如何回话才好。

    文成公主见他没有说话,脸上不悦的神一闪而过,又道:“嬴妮先恭喜令东侯娶得如花美眷了。”说罢衣袖一挥,转便要走了。

    真照原本还不知个所以然,但听到文成公主这最后一句话,心中猛然灵光一闪,立即醒悟到许多东西,当即苦苦一笑,大踏步赶到文成公主的前,目光游离于文成公主的秀眸上,脸上故意现出黯然的神色道:“公主下……我……噢,不……臣今晚能得见公主,心中惊为天人……这,臣僭越了,请公主恕罪……”说时,他长叹一声,那叹息声中充满了无可奈何的味儿,

    文成公主听完神异样的望着真照,虽然没有说话,过了一阵,她才说了一句:“嬴妮失陪了。”说罢便头也没回的走了,语气较之先前,明显缓和了许多。

    真照看着文成公主的背影,心中思想:“这美人儿公主定在恼怒拒婚一事。”又想了想她离去时的神,不由得微微一笑,如释重负的摇了摇头。

    真照刚转过来,就看到慕容雪似笑非笑的望着他,瞪了他一眼后,才说道:“她是你……”脸上一红,又改口道:“……她是谁?”

    真照哈哈一笑,答非所问道:“哦,她是我们秦国的文成公主。”

    慕容雪气他不过,再瞪他一眼,侧头想了想,又问道:“你何时带我去见见红影姊姊和兰若妹妹?”

    真照轻轻搂过慕容雪,沉吟道:“红影倒是随时可以见得,但是兰若就难了……听说下月初时,皇上要亲赴泰山参加四国会盟,到时只怕我这都卫大统领便不能不去了,去玉门关的事还是等到回来再说吧!”

    慕容雪一听,立即声道:“我也要随你去。无论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可不能丢下我。”

    真照怜的笑道:“我听说这回会盟,皇上恩准每位二品以上的随驾官员可带从人眷属不超过三人随行。如此一来,我自然就要带上红影和我的好雪儿啦!”

    慕容雪满意的笑道:“算你吧!”

    说时,两人又是调笑了几句。

    这天宴罢,真照才回到军营,立即就收到了三道秦皇为他赐婚圣旨。同时,秦国内务院还遣人将真照领到了一处大府宅处入住,原来秦皇在赐婚之余又赐给了他一处府邸。

    因为秦国官员的府邸大小和好坏均是按各人官位高低来区分的,所以根据真照官爵,三品的都卫大统领兼封邑一方的令东侯,这令他得到了一所在帝都内算得上是华丽无比的令东侯府。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