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遇袭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真照丝毫没有察觉到众人的神有异,当然,他对于这种隐讳的利益问题,也是懂得极少的,因此他慢吞吞的把杯中的酒水喝完,就坐回了椅子上。其实按照礼貌他似是应该作一下简短的响应的,但他这时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

    他的傻乎乎的举动,更“证实”了慕容家众人的想法,他们同时想到秦人虽然也在西方与西戎打仗,但却没有像东夷般吃力,毕竟秦人在这场政治和谈中是处于上风的位置,故而大多如真照一般飞扬跋扈的秦人,只当他们东夷人在乞讨平安罢了。

    这种想法一瞬间传遍所有人的脑海,在场那些并不是智囊型的人立即就要发作起来。等到众人都气愤着坐下以后,一位慕容家老突然开口问道:“听说前些天真侯爷与我们慕容雪小姐切磋武艺,小姐他一时出手过重,将大人给伤着了,不知道大人如今好些了吗?”他说着这番原本是问候关照的话时,却听不出丝毫的关心之意,反倒充满了嘲弄的味儿,那言中之意仿佛在说,你连我们小姐都不如,还逞什幺威风?这话一出,顿时惹来在场许多人嘲笑的目光。

    要知道那晚真照与慕容雪比武,虽然当时在场的许多人都看出了真照的有意谦让,但更多人看到的是真照被慕容雪打得趴在了地上抬不起头,临淄城内早已传得沸沸扬扬,那就是秦国新一代的武将就连东夷的小姑娘也打不过,真照在临淄城里的声名,可算得上是一泻千里,就连那晚许多原本心仪真照的神族、龙族的小姑娘们,也都对他失去了兴趣。

    当然,这些也只是民间传言而已,在场的慕容族人大都清楚事的内幕,只是这时这事儿陡然间被提了出来,倒也真会令到真照百口难辨,饱受一番奚落。在场的许多智计之士虽觉得这不过是逞口头之快,并无补于事,但是既然事已至此,解解心头的气愤也是好的,因此竟无人出来为真照解围,这个宴会倒像是专门把真照请上门来受他们愚弄似的。

    正在万众期待真照要发飚一番的时候,真照闻言却心头一动,忙打蛇随棍上道:“还好还好,幸亏那晚慕容小姐对我手下留,不然我就够呛了。哦,是了,慕容小姐呢?我正想当面谢她呢!”他说到最后一句时,双目已露出期盼之色的朝慕容式望去。

    众人闻言都是愕然不已,万万没有想到真照竟会这样答话,不重新打量起真照来,都暗暗想道:“这人虽然骄横,但是却非毫无才能之辈,单凭这份忍让的功夫就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得到的。”其中还有人冒起了更有“远见”的想法:“看来这人对我们小姐还真是迷到了极点,那晚比武宁愿受伤也要让我们小姐获胜以讨她欢喜,今天又开口闭口的要见她,这其中如果能好好利用一下的话,那我们所图谋之事或许会大有可为。”

    慕容式见真照问起慕容雪,便转眼望瞭望坐在他旁的慕容常,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后,慕容式才笑道:“竟然如此,那就让雪儿出来见见令东侯吧!”在他吩咐之下,立即有一名侍人向内里走去,真照心中顿时开朗起来,只是脸上却不动声色,频频举杯响应着旁人对他敬酒,一时间大厅里刚才那不愉快的气氛一扫而空,众人变得融洽不已。

    过了一会儿,那名侍人独自走了进来,脸上一副为难之色,对慕容式支吾道:“小……小姐她……她子不舒服,所以……”这幺一说,谁还不知慕容雪是有意不出来,慕容式轻轻招了招手,那侍人走到近处又对他说了一番话,这才退了下去。

    慕容式想了一阵,苦笑道:“令东侯,雪儿她今体不适,不便相见,若蒙不弃,改我再专程携她去拜访你,你看可好?”

    真照心中一阵惆怅,只得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饭饱酒足,真照便要告辞回去。想要走时,突然慕容常从后面一把抓住真照的衣袖,平易的笑了笑后,低声说道:“真侯爷,家父归隐多时,早就已经不见客,可是这回听说你由秦国出使我东夷,却想与你见见面,不知道侯爷可方便?”

    慕容常除了刚才在两人碰面时说了一句“久仰”外,这还是首次对真照说话,真照与他眼神交流了许久,早已有了熟落之感,这时听他说是那慕容天元要见自己,真照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随着慕容常往慕容府内走去。

    经过深长寂静的走廊后,真照终于看见了一个小而精致的院落,走在前面领路的慕容常回过头来对真照道:“真侯爷,我父亲他一向喜欢清静,所以他住的这个院子在我们慕容府的最里端,倒是劳侯爷一阵好走。”

    真照想想刚才一路走来的路程,左转右兜,还真像走在迷宫里一样,嘴上却忙自应道:“这是哪儿的话。”说罢,随着慕容常大步向院子内走去。

    刚入院门,真照的心就突然“突”的猛跳了一下,直觉中,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机从院子的四面八方向他席卷过来。真照脸色一凝,体内的真气仿佛受到了刺激,竟不由自主地在全各处经脉游走,渐渐逸出体外,形成一层护体气墙。

    这种怪异的形对于真照来说,还是头一会遇上,他心中真是惊诧得无以复加。忙转头扫视了一下四周,院子中除了坐落在中央的阁楼闪烁出天灯映像的白色光芒外,其余一切景物都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渐渐的,真照的目光紧紧地罩住了那栋阁楼,心中不断的揣测道:“莫非这院子中有结界?”但他立即就了自己的想法,若说这院子中有由符箓咒法布下的结界,那所有进入结界的人都该受到影响才对,可是他留意了一下旁的慕容常,却没有发现什幺不妥之处,而且从他感受到那气机的质来看,其中也并不明显的具有五行元素中任何一种的属,这与符箓咒法中的结界术实在有太大差别。

    想着想着,真照的心头又是一跳,他突然想到了另一种更合理的解释。家中那老头子曾说过,武功极高的人能利用真气在子周围凝炼出一个气旋,这种气旋在东方武学上被称为圆。虽然圆的范围大小和功能作用会因人而异,但有一个共同特质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它能够令到凝炼者轻易的察觉出在圆的范围内所有事物任何的细微变化。

    真照默默的感受着周那股外来气机对己的动作,隐隐间觉得这股气机仿佛正在对他作出试探,而并非要对他不利。真照心中不暗暗诧异:“若这真是那老头子所说的圆,那眼前这人的武功就实在是高得有些难以想象,单凭这圆所覆盖的范围如此之大,就可知其能,更不用说他似乎能应用圆来对自己进行攻击了。”

    就在这时,真照脑中极快的闪过了一个人的名字,忙原地躬行了一个礼,朗声道:“晚辈真照有幸拜见慕容天元前辈,真是难得的机遇,还请前辈不吝赐见。”

    话音刚落,真照突觉全上下一松,刚才的那阵气机缠绕的不适之感立即消去,一把祥和不絮的声音自那阁楼中响起:“真是名不虚传,想不到老夫到了临入土的时候还能看见这样一位少年英雄。”

    慕容常在真照旁道:“真侯爷,父亲他请你进去。”说罢便引着真照进了阁楼。

    入到阁楼里面,只见阁楼大厅里共有两人,其中那站着的赫然是东夷名将慕容式,而另一人,不用说当然就是慕容天元了。

    真照趁机往这名震东方且充满着传奇色彩的人物望去,只见他脸型方宽,拥有神族例行英俊的面孔,骤眼看去并没有什幺特别引人的地方,或许说让人觉得只是一个寻常的神族而已。但是细细打量时,才会蓦然发觉他的相格实在有些与众不同,那极为粗线条的轮廓,衬托着高耸的鼻梁,再加上那微微有些回钩的鼻末,无不予人一种不同于一般英俊概念的坚毅沉稳的感觉,配合着他那额上独特的闪发着银白光芒的白虎神饰,整个人散发着让人钦服的魅力。

    慕容天元此时脸上挂着让人不期然觉得不可测度的笑意,那充满着神秘感的眼睛正朝着真照打量。真照心头一震,只觉被他看着的时候,他的眼中仿佛出了两道暖流,朝己迫来,随时都可将自己溶化。真照连忙聚功双目,不肯有丝毫示弱的回望过去。

    好一会儿,慕容天元眼中的神光敛去,顿时一如常人神态展露脸上,温和道:“你他好吗?”

    真照先是一愣,继而才答不对题的应道:“我的武功是家里的老头子教的,他不是你们神族中人。”

    慕容天元也是一愣,但是脸上诧然的神随即隐去,旋又平静的说道:“我们说的就是他,太虚凝神法虽然天下神族都可习得,但其中差异万千,而你所学的却只有我门下的才会。”微微一顿,又问:“他还好吗?”

    真照闻言早已在心中涌起了无数个疑问,只是碍着慕容天元的气势,却不由自主的答道:“那老头子虽然已老得满脸皱纹,但是子却还硬朗得很,从前在家时每回吃饭前总要和我打上一架。”

    慕容天元眼中悲切之色一闪而逝,默不作声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望着真照微微笑道:“还是他教得好徒弟啊。当年我北伐狄人,于土木堡大破北狄三十万大军,才蒙神毅皇陛下赐封为御天侯,其时已二十有五,而如今你年仅十六就能位至侯爵,比我当年强多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真照脸上一红,谦逊道:“晚辈只是运道稍好而已,却哪有什幺真实的本领。”

    慕容天元摇头笑道:“运道?若无运道如何成事?更何况你并非仅凭运道而已。”轻叹一声,他又接着道:“你他自小便喜研习行军布阵之道,想来这些年你定从他处学到了不少东西。”

    真照侧头想了想,只觉得那老头子自自己从孩童起便喋喋不休的说着的,都是些并不寻常的东西,只是自己听多了,并不觉得这其中有什幺特别,如今被慕容天元突然说起,才渐渐发觉那老头子还真是不简单,心中对慕容天元的话不又信了几分。突然间真照脑中浮现出了那老头子布满皱纹的脸,就在那一霎那真照才发现自己是那幺的希望回去看看他,不由得不知所云道:“那老头子确实是个怪家伙。”

    慕容天元闻言又望了真照片刻,突的问道:“你成亲了幺?”

    真照一呆,还未答话,就听静立在慕容天元一旁的慕容式急道:“父亲……”

    慕容天元朝慕容式摆了摆手,语出惊人的对真照道:“男儿三妻四妾非是什幺特别之事,我只来问你,我若有意将雪儿许配给你,你可愿娶她……”

    还未待慕容天元把话说完,这回轮到另一边的慕容常叫道:“父亲,这事还需从长计议才是……”

    傻在一旁的真照双目瞪得极大,只觉眼前的事儿简直有点难以置信。

    ……

    一个时辰之后,在慕容府通向迎宾馆街道上,真照晃悠晃悠的坐在轿子中,今晚竟能有这般美满的收获,这可是他来之前万万料想不到的,心中不仍在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儿。

    虽然对于慕容天元要将慕容雪许配给他之事,慕容式和慕容常都不甚同意,但是慕容天元只一句“我的主意已定”就力排了“众”议,终于为慕容雪定下了这桩终大事。之后,慕容天元又与真照说了好一阵子的话儿,简直已将真照当成了家里人一般,若不是先前见识过他的厉害,真照还真觉得这个被东方大陆所有人敬为“天元”的奇人,只是个寻常老人而已。

    当然,无论真照怎幺仔细思想,都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知为何慕容天元对自己会如此看重,心中暗忖:“莫非是因为家里那老头子的缘故?难不成那老头子真是那个什幺神翼扬?嗯……只怕其中定是有什幺弄错了,那老头子确实并非神族,所以他又怎会是神翼扬呢?至于那九转真邃和什幺太虚凝神法,后倒要细细问问那老头才是。”

    想着想着,真照的念头又转到了慕容雪的上,心里面一个劲儿的幻想着一些“严肃”的问题,至于问题的内容完全可以从他脸上的表想象出来:痴呆散涣的目光,嘴角挂着的笑意,大口大口的唾液正要从嘴里流淌出来……

    正在美梦渐渐将真照包围起来的时候,突然一股不舒服的感觉涌上了心头,真照的心无缘无故的变得不安定起来。刮脸的夜风轻轻吹拂,真照顿时清醒了许多,他警戒留意着漆黑的大街上四下的动静。对于真照来说,这种感觉并不陌生,该算是他自小在山林中练就出来的一项异于常人的灵觉,从前在山林中围猎魔兽的时候,每当危险即将出现,这种灵验的预感就会出现,百应不爽。而眼前在这堂堂的东夷国都城内,这种灵觉的出现又是什幺意思呢?

    真照暗暗运起内力游走全,丝毫不敢松懈的进行防备着,他当然深信自己的灵觉绝不会有错。

    果然就在两条街道的交汇处,一连串急促的破空之声凭空响起。真照虽然早有防备,但仍是一惊,暗叫了一声不妙后,忙纵向上破轿而出。与此同时,耳中接连听到数声惨叫声,心头一凛,形哪敢有丝毫怠慢,跃到了最高处后又是一个转折,轻轻巧巧的落到了轿子旁远处。

    真照急急一瞥轿子左近,只见随他赴宴的四名亲卫和那慕容府的六名轿夫,这时都已躺血泊之中,瞧那模样该是活不成了。他的形才刚站稳,突然子周围竟朦朦胧胧的现出两条矮小的人影,他们仿佛像是突然从异空钻出来的幽灵,景怪异已极。就在真照的神经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两道势急如雷的劲风已自那两条人影处侵体袭至,端是迅捷无比。

    真照大骇下暴喝一声,全蜷缩成团,双手迅速的拔地飞出,堪堪避了过去,但饶是如此,全都已惊出了一冷汗,脑子在电光火石间闪过四个字:武斗幻法。

    真照清楚的知道了眼前这两人,是修习东方仙术中武斗幻法的高手,单看这招漂亮如斯的若隐术,就可知他们绝不是易与之辈。当下形站定后,又是向后跃去,远远的拉开与那两人的距离。

    那两人似是对真照能躲开他们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感到十分诧异,相互交换了一个眼色后,却没有再朝真照攻来,只是目光灼灼的上下打量起真照来。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