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扬名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阿草 书名:东方
    直望峡,位于喀塔米山脉中,犹如被人横刀砍出来的缺口,整个贯穿了喀塔米山脉,从这条仅容一辆车驾通过的峡谷,可以轻易的绕过山海关,直达东夷的趁墒平原。趁墒平原以东,是东夷的边境重镇剑门关,平原南面,是东夷造船业最发达的城郡令州,而在北边,那就是东夷西部最大的城郡北镇。趁墒平原土地肥沃,虽然不能和东方人族四国所瓜分的中原流域相比,但也是东夷重要的粮食产地。

    虽然直望峡是少有的几条横穿喀塔米山脉的途径之一,但是由于它的位置偏北,而且峡内的道路狭小得不适宜大量的军队穿过,因此一向以来它都不引人注意,只有极少数的小队行人商旅,才会行走直望峡。

    夜幕暗淡,这天晚上直望峡内突然少有的闹了起来,约摸是一支一万人的骑兵部队,以两骑为一排,缓缓的由西向东穿越而过。这队骑兵显然是受过极为正规的训练,行军当中,没有任何人或者任何一匹马发出一点的嘈杂声,在寂静的峡谷内,仅仅能听见的,就是“嘀嘀嗒嗒”的马蹄声,一切都在静静的、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真照和帅明杰走在队伍的最前头,真照望着天上的辽阔星空,打了个哈欠,埋怨道:“哎,打仗这东西最折腾人,真希望现在能在被窝里好好的睡上一觉。”

    帅明杰瞥了他一眼,说道:“还不是因为你。”

    真照嘻嘻一笑,伸手拍了拍帅明杰的肩膀,讨好道:“帅大哥,回到咸阳后,我一定好好谢你,请你到弃月楼去大大地乐上一乐,如何?”

    帅明杰没有答话,脸色突然一正,对真照道:“我说兄弟,这回出兵,你可有把握?”

    真照闻言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眼中透出自信的光芒,应道:“这回我们一定能攻下山海关。”

    帅明杰点了点头,又问:“兄弟,大哥一直都不明白,为何我们共有五万骑兵,你只挑了一万人来,其余的那四万却要让他们连夜赶回函谷关?”

    真照脸上又显出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哈哈笑道:“帅大哥,这就叫做故弄玄虚了。过两天,等到山海关的东夷军发现我们营中的五万骑兵神不知鬼不觉的失了踪影,然后又听到我们攻打令州的消息,你猜他们会怎样?”

    帅明杰道:“他们定会派兵到令州来救援。我们只有这区区一万人,怎能攻下令州?”

    真照笑道:“帅大哥,我们这次来可不是真的要打令州。我们只须在令州虚晃一枪,然后立即向北镇奔驰,而且不断放火烧掉沿途的农庄、农田。东夷军听了这个消息,定会以为我们这‘五万大军’要攻打北镇,想那北镇里有东夷的丰谷仓,他们哪能不立即救援。我已与皇上约定,两天后立即猛攻山海关,到时不到慕容式他不将山海关拱手让出。”

    帅明杰点了点头,想了一阵,突然又问:“若是慕容式分兵,或是东夷从剑门关内调兵而来,那岂不是糟了?”

    真照点了点头,说道:“大哥担心得是,只不过剑门关内的兵力虽然稳守有余,但出兵却显不足了,而且听说东夷在北边和清国的形势渐紧张,只怕调不出人来。”微微一顿,又道:“因为我们是骑兵,所以慕容式只能调遣龙骑兵过来,龙骑兵虽然厉害,但却少得可怜,充其量不过一万之众,慕容式为人谨慎,决不会让这一万龙骑兵冒险与我们‘五万大军’硬碰的,故而他定会弃守山海关,转过头来好对付我们。少则三天,多则五天,我们便可回师山海关了。”

    帅明杰终于释了心头的疑虑,笑道:“兄弟,大哥是越来越佩服你了,真不知道你怎么这么清楚东夷军的事,果然是知彼知己啊!”

    真照道:“我也不过是听人说的。”

    帅明杰一愣,急问道:“可靠么?”

    真照也是一呆,过了一阵才支吾道:“应……应该可靠吧!”

    帅明杰脑中“轰”的一声,暗叫:“不是吧?”背脊处顿时吓出一冷汗来。

    三后,在山海关中,慕容式一言不发的听完共工元的报告,好一会儿,才缓缓道:“真照?十六岁便有如此才智,不简单啊!”

    共工元道:“大将军,听说这回领军攻打令州的就是他。”

    慕容式点了点头,说道:“北镇共有多少守军?”

    共工元想了一阵,答道:“北镇原来的守军我们已抽调了出来,如今虽然还有六万余人,但却都是新兵老弱,只怕秦军的五万军马攻去时,会守不住。”

    慕容式在众将领的注视下来回踱了好一阵步子,突然说道:“传我的命令下去,全军收拾行装,今晚就撤出山海关。”

    众将领一听,不大急起来,其中两人更是出列道:“大将军,八部真尹和八部真刺愿代大将军出兵救援北镇。”这两人材魁梧,手上皮肤生有一层金鳞,显然是龙族中人。

    慕容弃见状也道:“爹,就让二位八部真将军去吧!我们好不容易才攻下这山海关的,怎么能就这样又让了出来。”

    慕容式喝道:“军令如山,不容置疑。”

    众人都是一震,呆呆的望着慕容式。

    慕容式朝他们摆了摆手,温言道:“用兵之道,以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这些道理我平对你们说了多少次了,切不要为了一时的利益,而白白损耗了我们的兵力。只要我们保住了实力,他难道不能将这山海关再夺回来吗?快些去吧!”众将听了这话,才心悦诚服领命去了。

    慕容式待众将走后,自言自语道:“真照,不愧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接着长叹一声,感慨道:“天佑秦人啊!”

    第二清晨,秦军出兵攻打山海关时,才发现东夷大军已撤走殆尽,只剩下了空城一座,秦皇与秦军一众将领闻讯大喜,当下率领大军开入城中。这晚间,真照率领着一万骑兵毫发无伤的回到了山海关中,一时间,秦始皇对真照赞赏不已。

    就这样,这次史称“易城之战”的战争正式结束,秦国以胜利者的姿态将这消息公布全国,其中还特别提到了真照的功绩,真照由此成为了秦国中新一代的杰出将领,他的名字也开始在东方各国中传闻开来。

    数后,秦队班师回朝,经过半月的行程,终于回到了帝都咸阳。

    胜利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整个咸阳,咸阳城里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鞭炮之声不绝于耳,人们都涌到了街道上,载歌载舞的迎接凯旋归来的秦军将士,所有人沉浸在一片祥和欢乐的气氛当中。

    真照和帅明杰骑着马缓缓的随着大队走,看着眼前闹的场面,帅明杰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打了胜战就是舒服。”

    真照笑道:“若是能睡个好觉,就更舒服了。”

    帅明杰道:“不对,是抱着个美女睡个好觉才叫舒服。”微顿又道:“兄弟,你的李红影呢?哎,真是羡慕死旁人了。”

    真照轻轻一笑,突然推了推帅明杰,说道:“大哥,前面有个美女正向你走过来。”

    帅明杰转头看时,却见一位颇有姿色的年轻女子正向着他走来,手上捧着一簇鲜花,体态颇为婀娜多姿。他心中一动,忙一整衣冠,轻轻用手拨了拨头发。

    那女子的对象显然是帅明杰,径自走到帅明杰马前。帅明杰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有礼貌的问道:“小姐,有什么事能帮到你吗?”

    那女子害羞得低下头,好不容易才又鼓起勇气抬头问道:“请问,你认识真照大人吗?我……我想见见他。”这话一出,帅明杰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真照也愣在了一旁。

    帅明杰苦涩道:“你找他干什么?”

    那女子羞答答道:“因为我们听人说,真照大人是东方最年轻、最帅的武将,比大唐的鲜花四公子更俊美,所以……所以我们都想见见。”

    真照一听,可就希奇了,问道:“我……不,真照真的那么帅吗?谁说的?”

    那女子道:“如今帝都里的人都是这么说的,说书馆里还天天说真照大人故事呢。”微微一顿,突然向帅明杰问道:“请……请问你认不认识真照大人?”

    帅明杰苦苦一笑,指了指旁的真照,答道:“他就是。”

    真照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那女子望着真照,眼中出一阵迷醉的眼光,突然呼一声,一把将手上的鲜花塞给真照,又掩着脸跑开了。

    真照不知所措的拿着那簇鲜花,真是哭笑不得,抬头望向那女子,却见她奔到了一群年轻女子当中,轻声地说了几句话,那群女子顿时都朝自己这边望来。

    当真照和帅明杰经过那群女子的旁的时候,她们均盯着真照直瞧,弄得真照好不狼狈,不朝着他们微微的报以了一笑。不料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微笑,顿时惹来那群女子的尖叫声。“真照”两字一被传开,顿时有无数年轻女子往着这边涌来,口中都大叫真照的名字,场面好不疯狂。真照只好不断地挥着手,慢慢从人群中挤过,但即便如此,这一路过来,全上下不知让人摸了多少下,衣服也差点让人扯破。

    只至两天后,真照才知道为什么事会变成这样。原来那些说书馆的说书人,为了能吸引听众,竟然将他说成了圣般的男人,说他为了救自己的人,独自面对东夷二十万大军而不惧,最终他凭着高超非凡的武功和勇猛无惧的精神打退了东夷大军,抱着心的女人飘然而去。他还曾对人说过“如果失去了你,我连呼吸的力量也没有了”这一类经典的话。一时间,竟使得真照两字成了帝都少女们心目中理想人的代名词。

    再说秦皇回到咸阳后,这晚间便在无忧宫举行了盛大庆功宴,真照当然受到了邀请,而帅明杰因为在这次袭击中是真照的副将,立下了大功,所以也同样受到了邀请。

    两人走进无忧宫,只见宫里灯火通明,大上早已站着许多人,他们三三五五的分成小堆,细声地交谈着,可以看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或者就是因为胜利的缘故吧。

    真照和帅明杰知道,今天能受邀请来到无忧宫的人,全是皇亲国戚、贵族权臣,再不就是各国在咸阳的使臣,都有着极其显赫的地位,他们两人在无忧宫里众人当中,算是最低层次的将领了,所以他们也不走近那些人,只是远远的寻了一个偏僻的角落位置,拿了些精美小食一边吃着,一边说笑聊天。

    好一阵子,听得值官大叫一声:“皇上驾到。”大里的所有人顿时停止了说话,一起望向无忧宫的大门处,静静的等候着。不一会儿,秦始皇龙行虎步的踏进了无忧宫,边走边哈哈大笑道:“今朕很开心,你们不用多礼,尽管坐便是。”说完挥了挥手,径自坐到了里的上。

    众人齐声高呼了一声“谢主隆恩”,也赶紧按照编排好地位置坐了下来。因为赴宴的位置是按照官阶和份的高低编排,所以真照和帅明杰也被安排到了最外面的位置。

    秦始皇等众人坐下以后,突然问道:“真卿家呢?真卿家在哪里?”

    真照闻言站了出来,行礼道:“皇上,臣真照在。”

    秦始皇一见真照,立即喜见颜开,招手道:“来,来,你坐到朕边来。”

    真照脸上露出难色,推迟道:“皇上,臣官位低卑,不敢擅越,而且与臣同来的还有臣的结义兄长,臣与他同席便是。”

    秦始皇笑道:“不妨,朕在山海关时已经说过了,谁为朕攻下山海关,朕就为他裂土封侯,嗯……朕今天就封你个‘令东侯’,兼都卫大都统,胶东郡今后归你所有。你与你的结义兄长一道坐上前来就是。”

    真照跪下谢恩时,上早已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声。

    要知秦国国内共分为三十六郡,胶东郡是在秦国最东边,与东夷接壤的一个郡,其中那函谷关、山海关就属胶东郡内,虽然胶东郡内时常与东夷军发生战争,但是因为胶东郡的秦岭山脉是盛产黄金的地方,所以胶东郡在秦国三十六郡当中,算是相当富庶的。这时众人听说秦始皇要把胶东封给真照,而且还要封真照为都卫大统领,如此年轻就能晋升如此高位的,自秦国开国以来还是首次,哪能不叫人惊诧莫名。

    两人说时,早有侍人将真照与帅明杰那一桌搬到了前面,秦始皇见到帅明杰生得仪表堂堂,心中甚喜,又封了他为都卫副统领,帅明杰忙谢恩入席。

    酒席间,群臣纷纷向真照敬酒,对真照着意巴结,霎时间真照这席上好不闹,人来人往个不停。

    酒至酣时,秦始皇突然对真照道:“真卿,朕招你为婿,不知你觉得如何?”

    这事儿突如其来,真照不觉一愣,支吾道:“这……这……”

    秦始皇又道:“朕把朕最疼的文成公主嫁给你,她与扶苏同是孝贤皇后所生,今年也才十六岁。”

    真照本来还在犹豫不决,但是一听那什么文成公主竟与太子扶苏同母所生,不回想了一下扶苏的容貌,立便把头摇得像浪鼓一般,连声道:“皇上,臣已经订亲了。”

    真照这么一说,上许多人顿时为他暗暗可惜。那文成公主既是太子的同母姊姊,真照若能娶到她,将来太子继位后,价当然也就水涨船高,算得上是秦皇的长辈了,对真照今后的仕途大大有利。而且如今东方各国都极重视人才,往往奉行的是不能为我所用,则杀之的原则,秦皇愿意招真照为婿,其中的主要原因也是看中了真照才能,为了使真照将来不起异心,但真照这么一拒绝,无疑会使他自己遭到秦皇的猜忌。

    秦始皇寒芒略闪,随即又微笑道:“哦,那到底是哪家的好女儿啊?”

    真照思索了一下,说道:“回皇上,是武威王爷的兰若郡主。”

    众人顿时释然,谁不知道秦始皇少年时便与兰和结交,秦始皇与其弟成蟜争夺皇位时,兰和立了大功,被秦始皇封为武威王,还娶得秦始皇的妹妹为妻,后来他被派去镇守玉兰关,数十年里使得西戎魔族不得寸进。兰和在秦国可谓功名显赫,是当今秦方最高威望的武将,也是秦始皇最信任的人。真照既是武威王的女婿,秦始皇哪还会对他有什么猜疑,众人不又羡慕起真照来。

    秦始皇脸上有露出满意的神色,自嘲道:“好你个兰和,抢了朕的妹妹还不算,如今又抢朕的女婿,哈哈……”

    宴会上,群臣又来向真照贺喜,现在真照不但得到了皇上宠幸,而且还是武威王兰和的女婿,份自然不同,就连许多本来自以为是的皇族,也不得不过来说上两句。

    这晚,真照可算是得意非凡。

重要声明:小说《东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