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长链卷云

    修炼完成之后,郑辰才得空将那条链子状的三品高阶法宝取出来。

    



    一般而言,聚灵期修士能够有二品法宝护,就已经算是混得不错的了,而三品高阶法宝则是让许多元婴期修士都眼馋的存在。

    



    落霞门此番将三品高阶法宝拿出来当奖励,委实是破了例。不过,对于传承了许多年的落霞门而言,一件三品高阶法宝也算不得什么宝贝,在内门那些仙士、仙师级高手看来,五品初阶以下品质的法宝,根本不屑一顾,而仙灵级高手更是只对炼器宗师才能炼制出来的七品乃至更高品质的法宝有兴趣。

    



    定睛细看一番,在这条宛如小蛇般的链子始端处,刻有“卷云”二字,想必此链名为卷云链,作为三品高阶法宝,若是修士能够将之威势全部展露出来,说不得还真有卷动云霄之威能。

    



    而且,在卷云链的链,全部都覆有诡异难测的符咒波动,想必它在被炼制时,其中被封印了许多制与微型阵法,还有道道符咒加持其中,使之威势更加强悍。

    



    以郑辰目前的修为与见识,自然是无法看破那些制、阵法、符咒,但却可以感受到这卷云链确实不凡,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将会成为自己的重要凭仗之一。

    



    任何法宝,想要将之驱使,都需要以心神对其进行一番祭炼,使之在认主的同时,能够达到与心神相契合的程度,让得修士能够更方便地进行使用。

    



    郑辰先是试探了下这卷云链的属,将自己顺脉之中的火系灵力灌注于其中,随即脸色稍喜,火系灵力竟是可以毫无障碍地进入卷云链之中,证明二者属相符。

    



    “这个法宝的奖励,想必是外门早就有所准备,不然给个属不符的法宝,用也用不了,再去找别的修士交换,就太过麻烦了。”郑辰心中暗暗琢磨道。

    



    属查看完毕,郑辰便是开始了对卷云链的祭炼,一些精血包裹着少量魂力,在火系灵力的带领下,注入到卷云链之中……

    



    无主的卷云链,虽然具有卷动云霄的威势,此时却是显得十分老实,并没有对郑辰的一切行为进行抵抗,让郑辰的祭炼进行得十分顺利。

    



    但饶是如此,郑辰祭炼卷云链也用了近两天时间,但脸色带着几分疲惫的郑辰,却是没有丝毫怨言,站直躯后,心念稍动之下,火系灵力骤然向卷云链之中涌动,登时便是让卷云链一阵膨胀,通体被火光包裹着的它,此时宛如一条火龙一般,扭动着庞大的子,直冲云霄而去,声势惊人。

    



    距离拂云峰五十余里的妖兽森林里,一条火龙扑上云霄,竟是将一团白云直接被洞穿,天际更是一声炸响,震动四野。

    



    当时,附近许多妖兽与路过的人类修士都见到了这一还算壮观的景象,咂舌不已。

    



    一只通体雪白色的如猫状的小妖兽,此时距离那个山谷有着百余里的样子,见到那条火龙直入长空,也抬起了可之极的小脑袋,望了望火龙扑出的位置,一对乌溜溜的眼睛微微眯起,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挠了挠歪着作思量状的小脑袋,显得有些疑惑。

    



    修炼基本已经完成,郑辰又未等到小妖兽,便是出了山谷,一路向落霞门而去。

    



    本来是要修炼幻神诀之分神炼魂的,可他上却没有蕴含魂力的宝贝,只能先回落霞门看看,若再寻不到,便需要去外面的坊市里寻觅一番。

    



    到了自己在拂云峰脚下的石室时,郑辰却是发现有一位少女正站在自己门口,稍稍靠近一些才认出来,那少女竟是以前的禾儿师姐。

    



    “请进。”

    



    禾儿师姐既然站在自己门口,不用问也能知道人家是来找自己的,郑辰抱了抱拳头,随后单臂伸向大门,口中蹦出了两个字来。

    



    禾儿表有些复杂,螓首微点,银钗上挂着的玉珠轻轻摇颤着,嗯了一声后,便迈步进了郑辰的屋子。

    



    这个屋子对于禾儿而言,在几年前确实经常光顾,可随着当时郑辰屡次冲击聚灵期失败,修为一落千丈,她便是没有再来过了。

    



    如今,屋子里还是那般简单的陈设,似乎并未有过任何变化,可屋子里的主人,那位少年却渐渐褪去了废物之名,幼年时期的天才光环似乎再次挂在头顶,这种反差,不让她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郑辰现在于落霞门外门,可谓是炙手可的人物,毕竟聚灵期研法大会的冠军得来不易,没有真的实力,以运气绝对不可能有次成就的。

    



    莫说是外门,就是内门,许多实力强悍的长老都表示有意收郑辰为徒,就连那仙灵期的落云子都有些意动,若不是之前已经言明芸儿乃是他的关门弟子,恐怕郑辰也会被才如命的落云子收入膝下。

    



    郑辰在落霞门的名头渐起,他自己能够猜到,但却知道不多,经历了天才变废物,又从废物变成不世奇才,大起大落之下,他的心境早已不似幼年时那般,而且他父母之事也压在他心头,令他不敢有半分懈怠。

    



    “小师弟这屋子,还是那般简单,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禾儿在郑辰的屋子里扫量一圈后,似开玩笑般地说道,言语多少显露出了几分亲切之意,似乎以前有过的隔阂都不存在了一般。

    



    “呵呵,记得几年前禾儿师姐来时,可是直接坐到上的。”郑辰自己一股坐到了上,口中却是笑着道,目光看向禾儿之时,多少有些戏谑之意。

    



    禾儿脸色微微显得有些尴尬,几年之前,自己确实是当自己如自己的闺房一般,而且几年前自己与郑辰的关系也确实十分亲密,也正是那时她对郑辰的亲切,令人愫懵懂的少年渐生慕之心,可她却是在后来疏远了少年,亲手将少年的意化为云烟,同时也在二者之间划出了一条万丈宽的鸿沟。

    



    “师弟真会说笑,当时你只是个小孩,我自己可以无所顾忌,如今你已经长大,我若那般轻浮,会惹人非议的。不过,既然小师弟这里没有别处可坐,又没有外人,我便坐在这里了。”说着,禾儿便挨着郑辰,也坐到了沿上。

    



    禾儿今之所以来此,其实也是因为郑辰如今的实力渐盛,将来必定会成就非凡,几年之前,其实她就已经看出来了,可惜她却因那几年郑辰的衰落而否定了自己的眼光,待得郑辰再次证明自己后,她忽而后悔,想要弥补一下,倒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也不是来听郑辰冷言冷语的。

    

重要声明:小说《逆脉天骄【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