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父母之事

    郑辰知道这守墓老人不是平庸之辈,至少现在郑辰无法揣摩人家的实力,但这并不代表着郑辰可以毫不顾忌地将自己的况说明,故而面对守墓老人的疑问,他没有作答,只是强自镇静下来,沉默不语。

    



    “其实我对逆脉也只是听说过而已,毕竟怀逆脉的人太少了,在修界也没有留下过太多记载。不过,以我的眼光看来,你这顺脉为火,逆脉为木的体质,确实是万载难逢的修炼奇才,若是修炼得当,只怕是后会成就惊人。当年宇文天罡的成就,即便是到了如今,依旧令人震惊,你就算是走不到他那一步,也能成为落霞门之中流砥柱。”守墓老人没有追问下去,只是略带感叹地说道。

    



    郑辰依然没有提及自己的逆脉况,反而是将那水杉小树自储物袋中取出,对守墓老人问道:“前辈可识得此物?”

    



    守墓老人似乎是知道郑辰不会多说,便将注意力转到了桌子上的一株小树上,先是瞥了一眼,本来不多看,可转而目光便锁定在了水杉小树上。

    



    “咦?有点奇怪,这株水杉个头不高,看着稚嫩无比,也只有些微弱的灵力波动,居然是已经存活了近百年,莫非是什么珍奇品种?”守墓老人眼绽精光,奇异地说道。

    



    郑辰听此,心中顿时一喜,脸上也带着几分期待之色。

    



    不过,守墓老人看了半晌后,却是摇头道:“我不认得它,但可以判断出,它确实有着近百年的树龄,而百年才成长到如此,想必也不是凡品,可现在却难以入药,也不能为炼器所用。若是要发挥它的最好作用来,估计得培养千年甚至万年,而且此种天地灵物,培养起来可不容易,不仅需要大量且持续的灵力供应,还需要合适的环境。这株水杉小树,是木系属,却还带着微弱的水汽,想必以前是生活在水底。”

    



    郑辰并没有失望,他需要的答案已经明朗,反而显得比较欣喜。他可不会去将这株水杉小树种植在泥土里,而是要将之炼化于逆脉的道之中,有炼木神章的功法配合,并不用担心这株水杉小树因为灵力不足或环境不适而枯死。

    



    郑辰需要知道的只是这株水杉小树是不是有发展前途,如今虽然还依然不能断定,但以这守墓老人的评价看来,应该不会差了。

    



    “如此便谢过前辈了,晚辈就不打扰前辈清修了。”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郑辰便起,抱着拳头行礼,随即便要离开。这守墓老头的修为,对于目前的郑辰而言,实在是太高深了,站在他面前,郑辰有种浑赤-的感觉,就像是全部的秘密都无所遁形,这种感觉实在不好。

    



    所幸的是,自己并未修炼炼木神章,不然的话,若是让这守墓老头看破了炼木神章的帝级品阶,难保他不会生出歹意来。

    



    郑辰虽然懵懂,但至少还知道帝级功法意味着什么,毕竟整个落霞门的最高功法,也只是灵级中阶而已,和帝级功法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而帝级功法的珍贵,则足以让原本心境淡泊的高人,生出抢夺之意来。

    



    至于只是残篇的赤炎诀,在一般人看来,也只是师级功法而已,就是那端木俊在第一次见到时,也只是觉得赤炎诀只有灵级品阶,细细观察后才判断出赤炎诀是残篇,整集齐的话,应有着宗级高阶的品质。

    



    守墓老人虽然实力不弱,但估计也高深不到哪里去。

    



    “你这小子,倒是很小心,当然,在修界不小心的人,往往命都难以长久,就像你父母一样……”守墓老人说到此处,忽然顿住。

    



    郑辰眼眸不一亮,关切地问道:“前辈也知道我父母之事?”

    



    “知道一点,不过却不能和你细说,想必你师傅生前也告诉过你一些,该说的他应该都已经说过,不该说的,老夫也不敢多言。不过,葛山那家伙应该不知道你怀逆脉之事,不然的话,应该会多说一些。今你既然问起,我便多说一些吧……你父母皆是落霞门的优秀弟子,但却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修界高手,即便是我落霞门都无法保住他们。”守墓老人唏嘘地道,眼中带着几分惋惜之意。

    



    “我父母是否已经去世?”郑辰激动地问道。

    



    “虽然我没有亲眼见到,但据说确实是已经亡故。”守墓老人不能确定地道。

    



    “他们之前招惹了哪位修界高手?”郑辰沉气问道。

    



    “呵呵,小子,我劝你最好还是先不要打听这些,毕竟你虽然天资卓绝,但目前修为尚弱,以你的实力若是遇到那人,根本连一招都接不下来,纵然是落霞门,当初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你父母前去送命。”守墓老人笑着说道。

    



    “还请前辈明示,这一直是晚辈心头的大山,即便现在不能为父母报仇,但至少要知道敌人是谁,不然后说不定会生出心魔。当然,我还没有傻到去送死的程度,我只会将那人当做是激励自己奋斗的目标,或许知道敌人的强大之后,我更能坚定努力修炼的意念。”郑辰没有放弃,坚持要知道仇人是谁,言语也颇为恳切。

    



    守墓老人眼中流露出一抹赞赏之色,稍稍犹豫了下后,道:“本来此事不应与你多说,你父母在离开落霞门,与那人决斗之前曾经也嘱咐过我,让我不要对你多言当初之事,怕你会因仇恨蒙蔽了心智,怕你会过早夭折在复仇之中。不过,现在看来还是先与你说些吧,希望你真能如自己所言,不会冲动。”

    



    郑辰听到此处,默然点了点头,十七岁的脸庞上却是多出了几分心酸之色。

    



    “你应该知道,方圆万里之内乃是落霞门最强,而方圆十万里之内,落霞门虽也是不弱的势力,但却不是最强的,甚至只能算是二流,而整个仙幻大陆却庞大无比,仿若无边无际。在我落霞门之西北方向的十五万里外,有一名唤化生魔宗的门派,乃是一个实力远远超过落霞门的存在,据说化生魔宗的宗主,有着仙宗级实力,而其宗门里应该还有些老不死的存在,估计修为更加强悍。可以说,他们随便派出一位长老来,便能凭一己之力横扫落霞门。”守墓老人说着,表明显有点畏惧之色。

    



    “我父母便是招惹了化生魔宗的强者吗?”郑辰顺着守墓老人的意思,问道。

    



    守墓老人点了点头,稍稍平静了下心神,道:“不错!当初你母亲在外游历,被化生魔宗的一位年轻弟子相中,屡次三番被拒绝之后,心生怨怼,竟是要强行将你母亲掳去,不过,当时那位年轻弟子实力不如你母亲,故而并未得逞。可在你母亲与你父亲汇合之后准备回归落霞门之前,那化生魔宗的年轻弟子却带着几位化生魔宗的强者,将你父母围了住。”

    



    “结果呢?”郑辰又问道,眼神之中,满是急切。

    



    “结果便是你父母取得了胜利,在斩杀了几位化生魔宗的强者后,重伤回到落霞山门,可那位化生魔宗的年轻弟子当时却并未被杀掉,因为他在化生魔宗地位非凡,你父母害怕化生魔宗会报复落霞门,故而放了他一条生路。在你父母回归落霞山门之后,很快便有了你,可化生魔宗却是向我落霞门传来讯息,若是不将你父母交出,便要以雷霆手段将落霞门在修界彻底抹除。所幸的是,我落霞门在修界也算是有些朋友,在许多强者的调解与周旋下,化生魔宗并未直接出手,而是让你父母前去决战,可决战的对象却不是那位年轻弟子,而是化生魔宗里的一位当时与你父母境界相同的高手。可那位高手虽然与你父母境界相同,却是在法宝与修炼的功法上,都要强于你父母,毕竟化生魔宗的底蕴远不是落霞门可以比拟的,最终你父母还是战败了,至于战况与结果如何,知道的人并不多,当时落霞门也没有去几个人。”守墓老人平静地说道。

    



    “与其说我父母招惹了一个强者,不如说是招惹了一个庞大的势力。虽然是化生魔宗的那位年轻弟子先生是非,但最后却是让我父母承担了恶果,这个世界果然是谁的拳头大谁便有理!”郑辰恨恨地说道,眼中带着狠色。

    



    “化生魔宗说是公平决战,实际上那场决战肯定不会公平,我落霞门势弱,也只能就此作罢,不可能为了两个门人便去与那化生魔宗死拼,那无疑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希望你不要因此而怨恨宗门当时的怯懦。”守墓老人似辩解地说道。

    



    “这个自然不会。”郑辰苦笑着说道。

    



    “不过,那化生魔宗曾经也放出话来,他们欢迎落霞门前去报仇,同样会以同等境界的弟子迎战,可同等境界的修士,想要在化生魔宗弟子面前取得优势,实在是万难。而且以化生魔宗的行事风格而言,他们所谓的公平决斗根本就是笑话,在绝对实力的面前,他们就算是弄些小动作,也没有谁敢去指责什么,除非你比他们有着更加强悍的实力,否则便只能任由他们揉捏。”守墓老人补充了一句。

    



    “当时那位化生魔宗年轻弟子与那位与我父母决战的弟子,分别是什么级别?”郑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随后又问道。

    



    “那化生魔宗年轻弟子只有元婴期修为,而那与你父母决战的弟子则有着仙士中期实力,当然,你父母当时也有着仙士中期的修为。如今距离那时也只过去了十七年而已,想必他们也不会有太大进步,但至少现在可以轻易杀死你。”守墓老人回答道。

    



    “难怪师傅告诉我,不到仙士级不要打听关于父母当年之事。”郑辰在心头暗自言语一句,但却已经决定,那化生魔宗的山门,他是必定要去的。

    

重要声明:小说《逆脉天骄【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