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端木俊

    活脉丹在修界算得上比较珍贵的丹药了,郑辰觉得用在自己上有点太过浪费,便没有服用,毕竟他那伤势即便没有丹药的帮助,再过半个月时间也就恢复了。

    



    时间在芸儿离去后,静悄悄地过去了半个月。

    



    在寒冬的一天晚上,已经几天未见的师傅葛山,忽然来到了郑辰的屋子里。

    



    郑辰本在上打坐修炼,听到动静之后,睁开了眼睛,却是见到老迈的师傅口中咳血不止,气息也紊乱到了极点,显然是受了十分沉重的伤势。

    



    郑辰心中猛然一惊,连忙从上跃下,将师傅扶起,连连问道:“师傅,您老人家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受了如此重伤?”

    



    葛山伤势实在太重,根本无力回话,只是连连摆手,示意郑辰镇定。

    



    郑辰如何能够冷静下来,心中慌乱之下,竟是将功力灌注于师傅体内,可由于实力太过低微,根本难以起到丝毫作用,更遑论将师傅体内的伤势压制下去了。

    



    很快,郑辰便想起了活脉丹,连忙倒出一粒,给师傅服了下去。

    



    经过近一个时辰的调养后,师傅葛山方才气色好转一些,眼眸也幽幽撑开,却是依然显得气息微弱,似乎随时都可能逝去,一副风烛残年之态,令郑辰心中揪痛不已。

    



    “师傅,您老这是怎么了?”素来表坚毅的郑辰,此时显得心乱如麻。

    



    “呵呵,为师去森林里采集炼制聚灵丹的药材去了,不曾想竟遇到了一只金丹期的妖兽。”苍老的葛山勉强地笑道。

    



    郑辰听此,心中更是疼痛不已,他知道师傅采集那炼制聚灵丹的药材,必定是为了给自己下次冲击聚灵期所用,在明知道自己基本无望晋级聚灵期的况下,师傅还如此拼命,郑辰心中充斥着深深的愧疚与自责,若是他能够晋级聚灵期,师傅岂会受如此之苦。

    



    望着眼中噙着泪光的郑辰,葛山也是心头凄苦,待气血稍稍稳定之后,道:“辰儿,师傅时不多,本来就是行将就木,这点苦头不算什么。这些药材你收好,他去找峰主为你炼制聚灵丹,我已经和他说过了,想来他不会食言。”

    



    一边说着,葛山一边取出了几样还带着泥土气息的药材来,示意郑辰将之收下。

    



    望着此时气息奄奄的师傅,郑辰自然不敢多言,很听话地将药材全部收了起来。

    



    葛山虽然服用了三品丹药活脉丹,可他伤势极重,那金丹期妖兽的丹火依然残留在他体内,吞噬着他的生机,只怕是很难熬过今晚了。

    



    以葛山的况而言,莫说是三品丹药了,纵然是六、七品的仙丹,也难以将他治愈,毕竟他已经是油尽灯枯之态,纵然没有受伤,寿元将尽的他也难以再活五年。

    



    “辰儿,师傅若去,你在门内便无人照应了,这两年时间,你要更加坚强一些,以前有师傅在,别人就已经对你冷嘲讽,若是师傅走了,他们必定会更加变本加厉地欺负你,遇事可要冷静一些,且不可逞强。当初你父母在时,可是得罪过不少内外门的人,想来会将那些旧账算在你的头上。”葛山气若游丝地告诫道。

    



    郑辰没有插话,只是默然点头,示意自己记下了。

    



    “辰儿啊,我知道你很想知道你父母的事,但是我答应过你母亲,若是你能够成功修炼到金丹期,才能将那段往事告诉你,现在看来,我还是不说了。你要记住,纵然是后你侥幸晋级金丹期,或者到了更高的修炼水平,但是在没有到达仙士级别之前,万万不要过多打听关于你父母的当年之事。”葛山似乎有点顾虑地交待道。

    



    “为什么?”郑辰万分不解地问道。

    



    “别问为什么,以后若是你有机会变成强者,自然会知道。对了,你母亲留给你的那块玉佩还在吧?”葛山先是断然拒绝回答,随后又问道。

    



    郑辰点了点头,伸手在脖子上扯出一条红绳,上面系着一块淡绿色的玉牌。

    



    玉牌一寸高、两指宽,虽然一直在郑辰口,却不带丝毫他的体温,反而入手微凉。

    



    “当初你母亲对我说,向这玉牌里灌注灵力,兴许会唤醒其中封印着的一缕残魂,对你会有些帮助。以前你年幼时,我曾试过几次,但都没有能够让这玉牌有丝毫动静,今我便再为你试一试吧。”

    



    葛山说着,便从郑辰手中将玉牌接来,眼眸闭上,全的功力开始疯狂地向玉牌之中涌去。虽然葛山已经寿元将尽,但却依然保留着聚灵后期的功力,疯狂倾泻自己的功力之下,确实也有不弱的威势,至少此时将郑辰推到了墙角。

    



    随着功力的不断流逝,葛山的子不住地颤抖起来,那块玉牌似乎也显得灵光四溢。

    



    郑辰虽然心中很清楚,自己师傅如此下去的话,必定会因功力过度损耗而加速死亡,可他却是难以靠近半分,更不能阻止,只是眼中噙着泪水,轻唤着师傅。

    



    很快,半盏茶时间便已经过去,那块玉牌还真有了动静,从葛山手中飞出,悬浮在屋子的半空,不住地抖动着。

    



    伴随着玉牌的抖动,葛山的功力则是更加迅猛地从他体内涌出,甚至连他那微弱的生命精元都给牵扯了出来,而葛山的体则是迅速衰弱,宛如枯萎的败草。

    



    一盏茶时间过去,玉牌一轻吟发出,停止了吸收功力,缕缕火红色的雾气从玉牌之中透溢出来。而葛山此时,则子疲软下去,直接歪倒在了地上。

    



    郑辰靠近过去,却是发现自己师傅葛山,已经断气了。

    



    “师傅,师傅……”

    



    泪水当即突破眼眶的束缚,簌簌而落,少年那略带沙哑的哭泣声在屋子里响起。

    



    为了给自己炼制聚灵丹,师傅不惜冒死去采集药材,为了唤醒玉牌之中所谓对自己有帮助的残魂,师傅直接死,此此恩如万千大山压在郑辰心头。

    



    纵然是时不多,可换做别人也绝不可能就这么牺牲掉自己的生命来为别人换取一次机会,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于人呢?

    



    在郑辰抱着自己师傅的尸哭泣时,从那玉牌之中透溢出来的火红色雾气却渐渐汇集起来,缓缓地化成了一道人形虚影。

    



    “想不到我端木俊居然未死……虽然只是一缕残魂,可总算是没有彻底形神俱灭,若是能够寻得一副好皮囊再辅以各种奇珍,说不得还能……”

    



    那人形虚影先是一阵恍惚,随后竟是旁若无人地喃喃自语起来,而此时正伤心的郑辰,自然是半句也没有听到。

    



    “小娃娃,是你将老夫唤醒的吗?”那自称端木俊的虚影,倒是有几分老态,径直到了郑辰边,对哭泣地郑辰问道。

    



    郑辰听到声音,回过头来,见端木俊那般状态,当即惊呼一声,道:“啊!你是谁?”

    



    端木俊皱眉,倒是也看到了葛山的尸,稍稍观量几眼,便明白了些,对郑辰说道:“小娃娃,以你的实力很难将我唤醒,想来是这个小辈不惜浑功力才让那封印有了些许松动,当然,那封印似乎刻意留了些破绽,不然纵然是他也难以将我唤醒。小娃娃,不要哭了,人死不能复生,这都是命中注定的。既然我的残魂被保存在这块玉牌之中,想来炼制这玉牌的人也不想我彻底灭绝,应该是我的故人。这玉牌可是你祖上留下的?小娃娃你姓什么?”

    



    郑辰被端木俊那如鬼魂一般的存在,吓了一跳,见端木俊语气和蔼可亲,倒是心中少了几分惧意,可转而又想起了刚刚死去的师傅,也不理那端木俊了,又伏在师傅尸上痛哭起来。

    



    “小娃娃,我这乃是一缕残魂,不能离开蕴魂灵玉太久,你若再哭下去,你师傅就死得不值了。”听到郑辰哭泣时喊着师傅,端木俊自然明白了些,故而如此说道。

    



    “老前辈,你能救活我师傅吗?”郑辰回过头来,泪眼婆娑地问道。

    



    “呃……这个我办不到。”端木俊没想到少年会如此问,不愣了下,继而摊了摊手,无奈地回道。

    



    郑辰一阵失望,又别过头去,抹着脸上的泪水。

    



    端木俊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自然能够理解郑辰此时的心境,不过,他却是在不住地打量郑辰,强悍的神念在瞬间便在郑辰上扫了一遍。

    



    “咦?竟然是逆脉之体!”

    



    片刻之后,端木俊那原本风轻云淡的脸色,竟是一阵陡然大变,充满了不可思议。

    



    似乎是以为自己看错了,端木俊又细细地观量了一番,继而大笑着道:“不仅是逆脉之体,竟然顺脉为火,逆脉为木,如此绝佳品质实乃是万年难遇!”

    

重要声明:小说《逆脉天骄【完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