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搜刮!

    “魔……魔……魔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六六背后此时红眼嗜血的婴儿,血魔断断续续的喊!

    还不死心!箫六六脸黑!

    “花~”血魔上流出的腥臭血液被灼的温度蒸腾起阵阵难闻的气味,那一张还算英俊(咳,这两字用人渣上侮辱啊)的脸惨白若鬼,他抽搐着体,目光些忧的看向血池中那朵妖艳的魔花!

    血魔算是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的血液很不纯净,他担心这难闻的味道会让婴血魔花受影响……

    这人渣还真是……

    血魔这二傻子样,让箫六六有些无语,她原本还以为会有一场恶斗,一路小心谨慎唯恐被这终极禽兽发现,不曾想却碰到这么个愣子,打骂虐待皆无多大反应,最多本能的喊喊疼,从箫六六出现,血魔一个眼神都木有给六六,为终极孽障,血魔这般淡定的反应让箫六六心中窝火,打禽兽本应出现的PK变成了单虐二傻子,这样的状况让六六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错觉!

    总之,这妞现在很不爽!

    咳咳,某妞哪里知道,单单填满这血池,就需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刚出生不足三个月的婴儿的鲜血,劫掠这些婴儿的难度还有危险自然不用说,在外界,血魔早已经是人人喊杀的魔头!

    这朵魔花,血魔得到它那是天大的机缘,还有六六背后的那个地出生的绝婴儿,想将这三者凑齐更是难上加难!

    血魔为了筹集这一切,绞尽脑汁,丧尽天良,最近这几年,大陆上强者的追杀让血魔的神经极度紧绷,近乎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催熟血婴魔花,突破现在的桎梏是他想要活命的最后稻草,在血魔的心中只要突破了先天,他就可以唯所为,到时候整个神武大陆上谁还敢再抓他一个先天强者!

    而现在,这根唯一救命稻草,眼看成功唾手可得,却突然失之交臂,这样的刺激,对血魔来说那就是灭顶的灾难,也就是箫六六卷走婴孩儿的那一刻,血魔的状况就说是痴傻也不为过!

    血魔的况箫六六不知道,她只看到了这个死变态,造了这么多孽障竟然还能心安理得满脸坦然,(咳咳,妞,那是呆傻滴说)没有愧疚的活着,老天爷没收了这禽兽那是老天爷瞎了眼,看着眼前翻滚的血池,还有池边稚嫩苍白的婴儿尸骸,她箫六六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秦如慧严厉的训练,让箫六六这一生学会的是丛林中弱强食的生存法则,尽管如此,每一次的猎杀箫六六的手段从来都雷厉风行的,而这今天,她不介意做一个残忍的猎手,好好欣赏眼前这畜生恐惧绝望,精神崩溃生死不如的样子!

    箫六六眸中的神色冰冷残酷,有人说,想要从根本上打倒一个人,不是对他的伤害,而是当着他的面毁掉他最在乎的东西!

    对于眼前这个人,若不是怕脏了手,箫六六恨不得将他剥皮拆骨,她当然不会对这人渣有一丝同心,眸中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的光,箫六六单手一扣,血池中的妖艳魔花便被一只无形的能量大手连根拔起,半合未开的魔花慢慢的脱离血池!

    血红的大花妖艳魔魅,带着幽冥地狱的死亡气息,好似能引人沉沦堕落!

    “啊!”血魔满脸惊恐,他紧紧盯着那朵魔花,扯着嗓子哑声嘶喊“不……不……不要……”痛心的嘶叫,血魔绝望哀求的目光终于看向六六!

    唇角勾起一个恶劣的弧度,箫六六冷哼一声,另一只手掌呈爪状,爪形的能量大手将一只黑色的戒指从血魔斩落的手指上扒了下来!

    箫六六可是清楚的看到了,这死变态的眼神除了盯着她背后的婴儿,魔花,还时不时的瞥向地上的戒指!

    “不……”血魔惊怒,拼命的催动体内的真力,残破的子陡然凌空飞起,想要阻拦即将飞走的储物戒指!

    砰,一道凌厉的剑芒击穿血魔的丹田,真力溃散,血魔大吐一口血,失了赖以生存的真力,这次的血魔真的是绝望恐惧,高扭曲的温度让他一时汗如雨下,血魔怨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六六!

    呸!

    某妞蔑视的看一眼地上的血魔,大吐一口厌恶的口水!

    哗啦,忽然出现的一道水注狠狠的浇在黑戒指上,冲洗着戒指上的脏污,若不是为了打击这个死变态,箫六六才不会碰这死人渣的东西!

    眉头拧得死紧,箫六六撕下一块衣角,隔着布片捏着血魔的储物戒指,高高的抬着下巴,六六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血魔!

    “你……该死!”嘶声大喊,血魔腔剧烈的喘息着,目光冷嗜血的看着六六,这一刻的血魔才是真正的血魔!

    血魔冷粘腻的目光让箫六六眉头一挑,这死变态都残了才发威,哼,晚了!

    邪肆的勾起唇,箫六六嘴边挂着一个和男人极为相似的似笑非笑的弧度,得意的晃晃手中的黑戒指,在血魔恨恨的目光下箫六六心念一动,哗啦啦,乱七八糟的东西突兀出现,叮叮当当的洒落一地,而血魔的收藏中,竟有大半都是草药!

    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六六原本的打算是当着血魔的面毁掉他在意的东西,戒指里的东西她本来是要扔进岩浆里毁掉的,可现在……

    这些草药中有许多是六六都没见过的,脑海里想起自己升级艰难的农场,本着废物利用的原则,箫六六心念一动,在血魔怨毒的眼神中,满地的草药被六六收进自己的葫芦中!

    咦?

    敛息丹!

    眸中闪过一丝惊疑,一块破旧的兽皮飘飘悠悠的落到六六脚边,兽皮上隐息丹三个字让六六眸光一闪:隐息丹,隐匿气息,鬼神难寻!

    宝贝啊,这竟然是一张顶级丹方,单单鬼神难寻四个字就让六六大喜,有了这个丹药她就不怕老妖怪的查探了,这正是她需要的东西!

    “那……那……那是……是……是我……”滴!血魔哑声嘶喊!

    “废话多,现在这都是老娘的!”对着血魔随手飞出一道剑芒,箫六六忙忙的将这张破兽皮贴收起,眼珠子转了转,六六将地上剩下的神马破石头,烂木棒,破铁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收了起来,这一刻,箫六六圆满了!

    假清高要不得啊!

    这是箫六六搜刮完毕后的结论!

    黑猫白猫能逮着老鼠的就是好猫!同理可证,坏人的宝贝,好人的宝贝,只要能用的就是好宝贝,她箫六六顿悟鸟!

    当啷一声,清空的黑戒指被六六扔在血魔的面前,看在这死变态还有点儿贡献值的份上,箫六六善良的决定,少折磨这厮一点儿!

    箫六六控制着无形的能量大手抓着魔花,好心的在血魔眼前晃了晃,就在血魔脸上刚一露出惊喜的表,箫六六抬脚,狠狠一脚将血魔踹入炙的岩浆河中!

    啊啊啊!

    血魔凄厉的惨叫,他的体被岩浆慢慢侵蚀融化,就在最后这一刻,他的眼睛还是不死心的紧紧盯着魔花!

    刺耳的惨叫让六六微拧眉头,就在这时,箫六六听到了稚嫩的咿呀声!

    一只小小柔软的手手轻贴上脖颈,这样轻柔的触感让六六心中一柔,轻轻地勾起唇角,她才想起自己背后还有一个命不该绝的小家伙,这一刻耳边的惨叫六六有些自责自己的粗心,她或许该让那个禽兽死的安静点儿!

    背对着婴儿,为血魔的噪音自责六六没有发现,她背后的小婴儿看着岩浆中挣扎的血魔,稚嫩的小脸上竟隐隐带着诡笑!

    手腕一抖,松开背后的束缚,箫六六解下小婴儿,反手将小小的孩子抱在怀中!

    小小的婴儿软乎乎的,他紧闭这双眼,一张小脸虽然苍白,五官却极为精致可,看着孩子口心脏处干涸的血渍,箫六六满满的心疼,心脏柔软的不像话!

    “宝宝乖,我们去穿衣服!”轻吻一下婴儿嫩嫩的脸颊,箫六六反手抓起空中悬浮着的魔花,形一闪和魔花消失在原地!

    咚咚咚!

    绿色的小葫芦掉落在地上,惯的弹跳几下!

    吱吱,小灰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看着消失的六六和婴儿,小灰焦急的吱吱焦乱叫!它的主人背对着没看到那个小婴儿的异样,可它却看得分明,那个人类的婴儿眸红如血,眼神嗜血残暗,这样的孩子绝对不正常,小灰担心六六会被伤害!

    吱吱吱!

    放我进去!

    围着小葫芦焦急的转圈圈,小鼻子拱啊拱,小灰急坏了,就在这时,一只无形的大手抓着地上的绿葫芦,轻巧的拴在小灰的脖颈上!

    “小灰,跑!”箫六六的声音传出!

    吱吱,主人,有危险,快放我进去!

    小灰焦急的大喊!

    “快跑!”箫六六再次传出,她这次的声音有些严厉!

    轰!

    巨大的轰鸣声从岩浆河流的深处响起,炙的岩浆慢慢翻滚,震着,看这架势,这休眠的火山竟在此时爆发!

    吱~

    小灰无奈,它不想当一只烤老鼠,那只得跑!

    ------题外话------

    哈哈谢谢aiai66jj的一颗闪闪大钻!还有亲hnlisiyu,as007010的花花好香滴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