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婴血魔花 上

    绕着这片连绵的火山群小灰老老实实的巡视了一大圈,它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吱……吱……

    木~有~危~险~

    放~偶~回~家~

    好累啊,趴在葫芦边小灰有气无力的汇报巡视结果,顺便申请回家!

    “哈哈,回来干什么,小灰你等等,姐姐马上就出来陪你哦!”某妞不怀好意的声音隐隐从葫芦里传出来,这些天箫六六已经快憋疯了,特别是最近这几天,某个老妖怪的吻在她脑海中越来越清晰,单虐紫衣盗草人的举动已经远远不能让心虚的某人安心。

    心中发虚再加上穷极无聊的况下,箫六六决定还是出来放放风的好,要不然,老妖怪没逮着她,她自个儿先憋死了!

    更何况,她箫六六也不能躲一辈子啊,大不了拼了,某妞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想!

    听到六六的声音,小灰同志有些绝望的吱了一声,豆子眼一翻,不堪打击的晕了过去!

    赌博害死鼠啊,这是霹雳闪电鼠小灰血泪的教训史!

    “嘿,晕了!”一刻钟后,一只纤细的小手捏住了小灰的尾巴将它提溜了起来,箫六六看着手中闭眼装晕的小老鼠,好笑的勾勾唇,此时的箫六六已经改变了容貌,一年多的躲避六六的高拔高了不少,现在的她看着就是一个长相清秀姿拔的小少年!

    啊,她箫六六终于重见天鸟!

    嘴角带着舒心的浅笑,踏着脚下一层厚厚的火山灰,箫六六心中大发感慨,即便这里的温度灼人六六也丝毫不觉难受,就连那带着硫磺味的灼空气她都觉得异常舒心!

    一心为重见天而欣喜的箫六六没发现,在她踏出葫芦空间的一刹那,有一道飘渺虚幻的银色的光芒融入了她的体,眨眼消失不见,就在这一瞬间,农场空间中那颗白色的巨蛋那耀眼的银芒好似变得暗淡了一些!

    农场中的变化,六六丝毫不知,她随手将小灰放在怀中让它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抬头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

    满眼暗红色的土地,给人荒芜的感觉,高的温度,还有远远的正在吞吐着炙岩浆的火山让人额头冒汗,面对这样恶劣的环境,箫六六嘴角抽了抽,她到底在什么鬼地方,地壳运动,世界末?总之,这鬼地方绝对不可能是寒冷的北方!

    啊啊啊,箫六六仰天大吼,该死的老妖怪到底将她丢到哪里了,她可是记得,从十万大山中醒来后她就是往北走的,可现在她呆的是什么地方?

    还有她怀中的小灰,到底将葫芦驼到神马地界了?

    箫六六瞪眼,她想大声问,这里还是地球吗,她是否到了外星!

    咳,这妞,你本来就在外星,糊涂了!

    也多亏这辈子箫六六成了绝世高手,要不然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搁到上一世的箫六六只要等死就好了,现在的她对这样的环境只是稍稍不愉,并没有生存上的困扰!

    嗯?

    偶然钻入鼻翼的一丝儿异样味道让六六皱眉,空气中浓浓的硫磺味中一丝淡淡的甜腥没有逃过六六野兽般的嗅觉,脸上原本轻松的神一凛,箫六六手掌呈爪状,一股吸力吸起地上的葫芦,六六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箫六六神冷然的站在一处小小的洞前,洞的高度不足两米,这是一处隐蔽的火山通道!

    火山喷发时岩浆从地底穿过地下岩层经火山口或溢出口流出地面会形成火山通道,而眼前这个通道,位置却极为隐秘,若不是六六的嗅觉异常灵敏,根本不会发现这出岩石壁后的小洞!

    六六的后,她刚才走过的地方,地上那层厚厚的火山灰上并没有留下一点儿人类走过的痕迹。

    箫六六紧贴着着岩壁,那丝甜腥的血味儿就是从这个洞口溢出的,若不是她野兽般敏锐的直觉,根本不会发现这个地方!

    手指轻捏一下怀中小老鼠的耳朵,箫六六眼中的神一片冰冷!

    箫六六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上一世她就从来不会去凑什么闹,往往人太多的地方她是有多远躲多远。而这一生,她独善其,六年的残酷训练,她觉得自己的血都是冷的,她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打抱不平四个字!

    可现在,这空气中甜甜的血腥味让六六心中冰冷,腔中更是多了一份无名怒火!

    空气中的血味儿异样的纯香,带着人的甜腻,箫六六知道,这样纯净甜腻的血味儿只有刚出生的幼崽上才会有!

    空气中的这种味道显然不是幼兽的,那只剩下一种可能,这血味儿是人类婴儿上的!

    眸底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

    箫六六形一晃,闪进入了这个洞

    刚一进入,空气中陡然变得浓郁的血腥味道让六六眼底的神色更冷!

    箫六六或许会讨厌大人的虚伪,厌烦成年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但她却从不排斥小婴儿!

    每一个小婴儿都是宝贝,他们是最纯洁的天使!这些小小的宝贝们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们都是一颗颗最透明的水晶,是最纯净的白,箫六六喜欢这样剔透无暇的生命,所以,空气中浓郁的甜腥让六六心中更加压抑,这样浓郁的血腥味道,该是多少婴儿的鲜血……

    心中一寒,六六眼底的光芒更加暗沉!

    咔嚓!

    细微的轻响,脚下好似踩碎了什么东西,箫六六不由低头!

    嘶,心中倒抽一口冷气,这地上竟是满满一层小小的骸骨,看着些骸骨的大小,这些都是几个月大小婴儿的骨头!

    箫六六处的是火山通道,通道内温度很高,四壁红色的岩石更是给人高温炙烤的错觉六六脚下的力度并不重,从她后的路上根本没留下一丝痕迹就可以看出六六脚下根本没用多少力,而她刚才竟能踩碎脚下这块骸骨,却是因为脚下的骨头早被火山通道内的高温炙烤的到了粉碎的边缘,所以,六六只是轻轻一碰,骨头便自然粉碎!

    眼前满地的婴儿骸骨让六六上的气息更冷,眸中闪过一丝血光,箫六六漆黑的瞳孔中满是森森的杀意,凶兽般冰冷残酷,竟然不带一丝人气儿!

    原地留下一道淡淡的虚影,箫六六鬼魅般在通道中前进,这一次,她的脚再没有碰到地上那层渗人的骸骨!

    通道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路上渐渐出现了婴儿残破不全的尸体,尸体被野兽撕咬的痕迹让人触目惊心,火山通道中越来越灼的温度让空气中竟有了一丝烤的味道,这让箫六六的眉目间更是多了一丝嗜血的气息!

    吼……汪……

    隐隐的,有野兽的吼声传来,箫六六加快速度!

    这里是这条通道的转角,箫六六背贴岩壁隐藏形,耳中野兽的撕咬声清晰可闻,轻轻扭动子,眼角的余光恰好可以看到拐角的况,瞳孔皱缩,炼狱般的画面让六六握紧了拳头!

    堆砌成小山的婴儿尸体,十几只食尸犬正在撕咬这堆尸山,偶尔两只食尸犬为了抢夺猎物吼叫几声,场面让人毛骨悚然!

    黑沉的瞳孔冷冷的盯着地狱般的画面,黑影一晃,手中的天蚕丝化作夺命的利刃,骨碌碌,一颗颗狰狞的狗头滚落,食尸犬残暴的眼睛睁得滚圆,这些食尸犬前一刻还在悠闲的享用美味,下一秒就成了冷冷的死狗,它们到死,都没有看到杀它们的是何人!

    刚才的杀戮并不能减少箫六六心中的杀意,对付六级的食尸犬对现在的六六来说没有一丝难度,后留下一道道残影,凭着空气中越来越浓的血腥味,还有那人的食物香,箫六六来到一间小小的石室外!

    一双眸子冰冷残酷,箫六六隐在暗处,竖起耳朵听着屋内二人的对话!

    “嘿嘿,师兄,这可是今天唯一一块带血的,师弟专门给你留的,你尝尝鲜,看看味道怎么样!”说话的是一个獐头鼠目的小瘦子,他指着沸腾的大锅,对他对面的白脸青年谄媚道!

    “哼,算你识相,带血的吃着就是香!”白脸青年满脸傲慢,他用筷子夹起锅中的食物送入嘴中,惬意的咀嚼,苍白的脸上那双厚厚的嘴唇血红,看着异样血腥,宛若恶鬼!

    獐头鼠目的瘦子见此嘿嘿谄笑,他转了转眼珠:“师兄,师傅的神功今天就该练成了吧!嘿嘿,他老人家天下无敌了,到时候师兄你还不是吃香喝辣,穿金戴银。”

    这样的话让白脸青年脸上的神更倨傲,瘦子见此恬着脸继续道“这以后,天底下所有的好东西师兄你想要什么,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师弟能在您手底下喝口汤捡捡你漏下的,那就心满意足了!”

    “哼,你放心,等我爹神功大成了,本少爷不会忘了你的!”

    “谢谢师兄提拔,呃,小……”心!

    獐头鼠目的瘦子谄媚的脸突然变的惊恐,他的‘小心’二字还未说完,自己的脑袋就飞了出去,脑袋飞离,在彻底失去意识的前,他看到了自家师兄的脑袋骨碌碌滚到他体的脚边,这一刻他清楚的看到师兄滚落的头颅上,那张苍白带血的脸上还带着前一刻的倨傲!

    空气中是人的香,大锅中咕咚咕咚的冒着泡,箫六六飘忽的影变得凝实,她站在大锅前,看着锅中的食物,一只小小的手掌随着浓香的汤水翻滚着!

    这两人吃的竟然是婴儿

    暗沉的瞳孔更加幽冷,箫六六转离开,她狠狠的抬起脚,伴随着砰地一声轻响,脚下白脸青年的脑袋被踩得粉碎,猩红的血液混着腥白的脑浆溅出,散发出熏人的恶臭味!

    ------题外话------

    一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