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又来一个!!

    每个人心中都潜藏着一个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特别是一个灵魂已经四十岁的老女人,此魂燃烧的更是剧烈!

    有况!

    黑白大眼无辜的眨啊眨,凭借自己远远异于于常人的神秘滴第七感,箫六六觉察出有八卦可看!

    小手手扒拉了一碟子和花生米长的极相似的豆子状菜肴在面前,箫六六找了一个既能第一时间看到门口来人又恰好能近距离观察观察男人脸上表的绝佳位置,夹起一粒豆豆扔进口中,惬意的嚼巴嚼巴,轻抿一口清茶,这妞看似清闲的姿态,却隐隐带着一丝欣赏八卦的兴奋之

    吱呀!

    门被人推开了!

    看到来人,箫六六眸中暗光一闪,眼前这一青衣脸带獠牙面具的男子可不就是那夜劫持她的罪魁祸首,那一夜她晕倒前最后看到的那抹青色衣角可不就是当初老妖怪边的那八个青衣人,就是不知道那天晚上劫持她的……

    是这八个人中的哪一位,是不是眼前这个?

    眼中的异色转瞬即逝,快的好似没存在过,箫六六明显感觉到这个自称冥的青衣男子看到她时上冷冷的气息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下一秒钟又恢复了冰冷,好似不带一丝人气儿!

    嘿嘿,小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心中狞笑一声,箫六六暗暗给某个青衣人记了大大一笔老账!咔吧咔吧,大力的咀嚼口中的花生米,箫六六移开眼神,将视线投向青衣男子后的女子!

    小雏菊!

    这是一个小雏菊般的女子,纯真烂漫又清新自然!

    十六七岁的少女,面容好,一粗布,的碎花襦裙,淳朴美,灵动的眸子,透着天真,特别是青丝上的那支嫩黄色的小邹菊,带着一丝乡野的气息,让她看着如美好的精灵,不染一丝人间的繁华!

    六六的视线落在女子的眉心,深紫色的泪滴状印记在少女白皙的肌肤上特别显眼,神秘惑人,让这个雏菊般纯朴自然的少女竟带上了几分奇异的魅惑感,也让六六感觉到一丝熟悉,不过,一时之间,六六到没有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它!

    “尊主!”青衣人在距离座椅上男人十步远的距离单膝跪地,恭敬行礼!

    扑通一声,邹菊少女也跟着双膝着地,低低下垂着脑袋“尊……尊主!”少女的声音虽然磕磕巴巴的,却如出谷黄莺般脆生生的,很是好听!

    箫六六从侧面看到了少女因为紧张而捏的泛白的手指,那双灵动的眸子中六六看到了深深的谦卑!

    眼中闪过一丝趣味,强大而神秘的第七感让萧六六觉得有古怪,至于哪里怪,对母鸡啊(咳咳,对不起粤语版哈),都说是第七感咧,这都是虚无缥缈、似神丝幻玄而又玄的东东,哪里有个精确准头!

    咳,总之、反正,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有古怪就对鸟!

    “都起来!”男人的声音淡漠,不带一丝感,他的神态好似高高在上的神,而青衣人和邹菊少女就是仰望神祗卑微凡人!

    这样的男人在六六眼中是陌生新奇的,和六六在一起的男人都是随意沉默,咳,且好欺负滴,他有事儿没事儿总是喜欢无赖样的啃六六几口,在六六眼中这个男人是变态,是色狼,是老妖怪,还是她的专用坐驾,但是现在……箫六六眨巴着星星眼,小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男人,小脸上还带着一丝激动的红晕!

    真有范儿!

    忒有范儿鸟!

    箫六六灼灼的视线男人自然感觉到了,幽深的瞳孔中闪过一丝柔意,男人将目光投向下首低垂着脑袋的雏菊少女上。

    “抬起头来!”男人再次开口,淡漠的语调,低沉的声音却带着上位者独有的压迫感!

    噗,好大一堆狗血!

    箫六六囧囧有神,继刚才的星星眼之后,这一瞬间,此时此地此景,六六的脑海中出现了狗血的影视剧中皇帝选秀的经典画面,种马皇帝看着一排排的低垂脑袋的美女们,总是会很有气势的来一句‘抬起头来!’,那语调那神和男人现在的样子像极了!

    小脸一阵扭曲怪异,六六艰难的收回投注在男人上的视线,嘴角轻抽,掩饰德灌了口茶水,咳咳咳……

    茶水倒灌进鼻孔,过分的激动让六六被呛到了,她大力的咳嗽,一张小脸呛的通红,黑白分明的大眼水雾氤氲,好似随时都能哭出来!

    “笨!”简单的一个字却带着淡淡的宠溺味道,有一双温的大手轻抚六六的后背,另一只手划过她的眼角,擦掉眼角呛出的泪水,等六六回神的时候,她已经在男人怀中,温暖干净的味道,这是男人上独有的,箫六六并不讨厌男人的怀抱,但是,此时此刻此景,看着满脸震惊的青衣人和雏菊少女,箫六六满头黑线,小板一扭,她识相的从男人腿上滑落,下巴一抬,遥指屋子里的‘外人’,呶呶嘴,六六乖乖的坐在自己的花生米碟子跟前——看戏!

    眸中暗光一闪,男人脸上神色不显,箫六六逃脱的举动却让他心中不悦,狭长的眉目一凝,男人淡漠无的眸光看向雏菊少女眉心的紫色泪滴状印记!

    短暂的凝视,男人深邃的瞳孔中神色变幻莫测,这样的凝视让雏菊少女脸色苍白满头冷汗,灵动的眸子一时满是无助害怕!

    这间屋子中男人最大,青衣人根本没胆上前,箫六六嚼巴花生米嚼的正欢,她还等着看戏捏,所以,箫六六只是心中轻叱一句:不懂怜香惜玉!然后扔进嘴中一颗花生米,恶趣味的欣赏少女惶恐精彩的小表

    就在这时,男人凉薄的唇轻抿,手指微动,‘啊’的一声惊呼,雏菊少女骤然被男人凌空抓到眼前,墨绿色的幽眸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冷芒,男人眉心的紫色竖印开始发出神秘的紫色光芒!

    哼!

    邹菊少女闷哼一声,眉心的紫色泪滴状印记好似回应般也亮起了紫色的华光……

    叩叩叩,就在这时,再次有敲门声响起!

    “尊主,魑有事禀报!”这是一个有些沙哑的男声!

    在敲门声响起的那一瞬间,男人眉心的剑形竖印已经恢复正常,漫不经心的收回自己凌空呈爪形的手,男人转慵懒的靠坐在椅子上,抬眸斜睨一眼被他定在半空中的雏菊少女,薄唇轻启道“说!”

    “禀尊主,眉间有紫色泪滴状印痕的女子已带回,请尊主示下!”

    屋内的气氛陡然变得诡异,雏菊少女纯真的脸上更是闪过一丝慌乱,箫六六并不知道其中的猫腻,但是她却清楚的记得,同样的话,不久前屋这个叫冥的的青衣男人也说过,而且一字不差!

    “呵呵,又找到了……”男人低低沉沉的笑声响起,磁惑人的声音带着一丝玩味!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