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美女来袭?

    宣玉阁是四国大酒店中的顶级豪华包厢,装修奢华,视野开阔,窗外是一池绿汪汪的湖水,荷叶婷婷,坐在窗前望去,很是赏心悦目,远远的,还能看到大街上的景致!

    四国大酒店不愧是神武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大酒店,办事效率就是高,男人抱着六六坐在窗前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两张大大的桌子,已被各色菜肴占据了七七八八。小甲同志捞起脖颈间的白帕子,忙忙的摸把汗,然后继续上菜!

    由于对恶魔的恐惧,端菜的服务员们都不敢进宣玉阁,他们都白着脸,小心翼翼的将将菜端到宣玉阁门口,然后由小甲同志传进来!

    “小甲哥哥,还有啊?”箫六六数数桌上的菜色,一、二、三……五十七、五十八,算上小甲手中的一盘,这都五十九道菜了,竟然还有……

    “有,还多着呢,四国大酒店经营的菜色共三百六十六道!”小甲再抹抹额头的汗水,笑的一脸真诚:“现在这些还只是零头都不到,我建议你每道菜只吃一口,否则……”

    小甲同志后面的话没说完,箫六六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否则……否则肚子就没地儿装鸟!

    囧里个囧,箫六六大囧,商家的免费原则往往不都是一切从简的嘛,这妞也是小心眼作祟,以六六和男人的彪悍组合,谁敢糊弄她啊!六六原本担心四国大酒店会随便上几样菜糊弄她,才会提出那样的要求,没想到……弄巧成拙了!

    吐吐舌头,箫六六道:“小甲哥哥,不用上了,这些菜足够了,你下去歇着吧!”

    “这……这样行吗?”小甲疑惑!

    “行了行了,太行了,小甲哥哥,你快下去歇着吧!”

    凑足六十六道菜,再放下那瓶千年份的四国酿,小甲同志识相的退下了,宣玉阁中只剩下六六喝男人!

    好奇的端起酒瓶,打开盖子,箫六六嗅了嗅瓶中所谓的千年老酒,箫六六不懂酒,更是滴酒不沾,她甚至是有点讨厌乙醇的味道,但她的嗅觉却是正常的,鼻翼轻嗅,唔……很醇很香的味道!

    倒出一杯酒,六六好心的将杯子推到男人面前:“男人,尝尝这千年份的美酒,这可是珍藏!”

    可不是吗,这千年份的美酒要是放在地球上那可就是古董级别的东西了!

    男人没有动,和箫六六在一起的很多时候,他都是充当的背景角色,若他不出声,总是很容易让人忽略,就如箫六六初次见他一样,那样存在感极强的一个人,愣是给人清风一般飘忽不定的错觉!

    深邃的眸子瞧都没瞧那杯酒,男人幽深的瞳孔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嫌弃被箫六六捕捉到,六六见此轻笑,这男人还真矫

    “这可是千年佳酿!”六六不满的嘟囔,小眼神可惜的看一眼杯中的酒,看男人这态度是不会碰这杯东西了,六六用手中的筷子轻点一下杯中的液体,放在嘴中抿了抿!

    呃,再美味的佳酿都改变不了它的本质,这玩意儿的化学成分总体来说都是一样东西——乙醇!

    小眉头仅仅隆起,箫六六对‘酒’这东西天生敏感,小手手扇着嘴巴,六六拧眉随口道:“难怪你也不喜欢,还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茶更让人舒心!”

    “茶?”

    说着无心,听着有意,男人的声音低沉,语调也没有任何起伏,箫六六愣是从中听出了疑问的语气!

    对于自己灵魂的来历六六不知道男人了解多少,但她至少明白自己不用在男人面前忌讳自己灵魂的秘密,所以箫六六很好心的给男人宣扬华夏古老的茶文化,神马茶有十德:茶散郁气,以茶驱睡气,以茶养生气,以茶除病气,以茶利礼仁,以茶表敬意,以茶尝滋味,以茶养体,以茶可行道,以茶可雅志。

    还有神马《七碗茶歌》: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再有西湖龙井,黄山毛峰,洞庭碧螺,苏州茉莉……箫六六更是罗列了一大堆名茶,说到最后六六坏心眼的看一眼男人,小下巴抬起一个傲的弧度“可惜你喝不到!”

    这妞纯粹的气死人不偿命!

    或许是六六的描述引起了男人的兴趣,深邃的眸子中幽光一闪,单手捏住六六得意的小下巴,男人似笑非笑道:“小东西,你有?”凉薄的唇勾起邪魅的弧度,其中的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有,还不快快献出来!

    “哼!”

    不就是被人啃么!箫六六这次没有妥协,更何况就算她有也拿不出来,小当当和农场里的一切一直被这个老妖怪锢着,男人这样的作为让六六心中本来就有气,她不满的轻哼“这还不都是你,也不知道在我上下了什么妖法,害的我……”

    话没说完,箫六六朝男人大大的翻个白眼,夹起一根鸡腿,咳咳,禽类的腿哈,这个世界的鸡早变异了。箫六六大力的撕咬咀嚼,以此发泄心中的怨气!

    箫六六的孩子气愉悦了男人,他低低的轻笑,大手摩挲着箫六六鼓鼓的脸颊,自从发现和六六肌肤相贴不会过敏后,男人就特别喜欢这种肌肤相亲的感觉!

    突然,箫六六撕咬鸡腿的动作一顿,她愣愣的看着男人结巴道“咦,你……你……你怎……怎么……”怎么解开了你的妖法!

    灵魂中熟悉的感觉让六六知道她和农场还有小当当的联系又回来了,心中忙忙的大喝一声“不要动!”提醒小当当,箫六六刺猬般的竖起全的倒刺,戒备的看向男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箫六六防备的样子落入男人眼中,让他上扬的唇下拉,变得薄冷厉,上的气息陡然变得暗沉,幽深的瞳孔好似危险的宇宙黑洞要将六六吞噬,摩挲六六脸颊的大手也停下动作,短暂的沉默,男人声音淡漠的吐出一个字“茶”!

    “茶!”鹦鹉学舌般重复了一下,箫六六脸上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她也知道自己反应过激了,以男人神鬼莫测的手段,六六知道若是男人愿意,她这点儿小秘密人家根本不在乎,自己现在这样子,就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箫六六不知道的是,她的农场相当于一个完整的小世界,独立于神武大陆之外,那是完完全全属于她箫六六的世界,若没有她这个主人的许,即便强大如男人也莫可奈何,不能进入!

    正是因为没有完全的把握,男人只知道六六上有古怪,也知道她拥有一个完整的小世界,却并不能如六六预料的那般能掌控农场,他甚至不能窥得六六的农场空间内部一丝一毫,更没有任何了解!他能做的只是凭借强大的实力将农场世界封印锢起来,防备的就是六六一头钻入农场,再不露面!

    而可怜的箫六六,先是见着男人神鬼莫测的手段,再一听男人那老妖怪般的岁数,就自动将男人划入了无所不能的大神级别,一点儿小动作都不敢有!

    而男人这次痛快的解开箫六六上的锢,这是他对自实力的自信,更表明他对六六有了信任,可偏偏某妞不知好歹,看向男人的小眼神好似防备神马超级大怪兽,数万年中,男人难得敞开心愿意相信一个人,现在被人这般怀疑,心能好那才叫怪!

    箫六六心中可没多少弯弯绕绕,她只知道她是强大滴‘神药’,这个老妖怪万万不敢伤她,而且……咳,貌似……她误会了老妖怪,让老妖怪的心很不爽,而她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让老妖怪开心,否则……

    否则她的小蛮腰就要被人勒断了,小脸也要被人蹭破皮鸟!

    可不是嘛,那双让箫六六喜欢的优美双手此时一只卡在她的小腰上,力道大的惊人,让箫六六几乎动弹不得,特别是刚吃的鸡腿差点儿没给她摁吐出来。还有她脸上的那只手,拇指摩挲的力道几乎能蹭破她的嫩皮!

    手中凭空多了一桶竹制的茶叶罐子,二两装的那种,扬起手中的茶叶对男人晃晃,六六改口轻唤“爹爹,妞妞给你泡茶喝!”体轻巧的扭动,箫六六趁机脱离男人的怀抱,看着男人波澜不兴的面孔,六六呵呵干笑着拿出两只透明的茶杯还有一把小铜壶!

    咳咳,不得不承认这妞就是一俗人,根本木有神马高雅的品味!

    打开茶叶罐子,箫六六随手捏了点儿茶叶放入杯中,下了血本加大马力运转真力,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铜壶中的水冒起了滚烫的水雾,箫六六见此呵呵谄笑“碧螺:铜丝条,螺旋形,浑毛,花香果味,鲜爽生津。”说话间六六先倒入少许开水浸润茶叶,待茶叶舒展开后,再将杯斟满。

    一时间透明的杯中犹如雪片纷飞,只见“白云翻滚,雪花飞舞”,观之赏心悦目,闻之清香袭人,端在手中,顿感其贵如珍,宛如高级工艺品,令人不释手,空气中漂浮的幽雅茶香让箫六六着迷,她顾不上招呼男人,率先端起一杯清茶,顾不上烫嘴,六六轻抿一口,唔……甘爽生津,真是想念这个味道,六六感觉她好久都木有喝到茶叶了。

    “不错!”男人带着一丝愉悦的称赞声突然响起,箫六六回神,这才看到男人已经自发的端着另一杯清茶细细品味,他上刚刚的不快此时已经消失,六六见此心中不大赞一句,老祖宗的茶文化博大精深,魅力无敌啊!

    抬手一招,箫六六手边的茶叶罐子到了男人手中,男的人黑脸上看不出表,手上的茶叶罐子却消失,六六知道,她辛辛苦苦种的茶叶被人顺走鸟!

    “小东西,再拿些出来!”理所应当的口吻,男人幽深的眸子看向六六,带着一丝隐隐的期盼!

    噗,小吐一口血,箫六六无力抚额“木有,我木有了!”有也不给你,你以为那是不值钱的大白菜啊!

    这些茶树是箫六六这些年在十万大山还有萧府中挖的,六六认识的茶树种类就一两种,并不多,只不过她记忆中存储的却不少,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人类强大的记忆系统,箫六六上一世二十七年多近二十八年的人生,她记住的东西或许不多,但是存储在她大脑中的东西却庞大非常,往往不经意间的一瞥,或许你本人并没有在意,但是那些东西都真实的记录在你记忆中某个不起眼的角落!

    箫六六虽然不认识那些茶树,但是她的记忆中却有这类知识的存在,小当当就是从六六的记忆中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中挖掘出来这些知识的!

    这些茶树都被六六种在农场中,咳,应该说是被小当当大总管管理种植着,过百亩的土地,还有牧场中的几百号动物,某个懒妞管理的过来才怪!

    碧螺就被小当当交错种植在果林鲜花间,农场空间更加纯净优质的空气,还有充沛的能量让箫六六所得的茶叶味道更加纯正美好,至于炒茶的技术,咳咳,这也是小当当从六六的记忆深处挖掘出来,经小当当多次反复实验才成功滴!

    所以,这些茶叶都是来之不易,也是很珍贵滴!

    箫六六的回答并不让男人满意,上的气息一凝,薄唇微抿,男人幽幽的眸子就那样直直的盯着六六,这样的凝视让六六头皮发麻,唔,拳头大就是大爷,箫六六现在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哆嗦着小手手,再次掏出一罐一两装的小竹罐子,六六严重声明:“这次真滴真滴木有了!”

    男人没有说话,招手收起茶叶,上的气息一暗,幽幽的眸光再次看向箫六六!

    六六大哭,这叫啥?这叫喂不饱的狼!这还叫自作孽不可活!

    她怎么就那么的手,为啥人家木有开口,她就乖乖的再献上一罐子,这就跟有了馒头想吃,有一还想要二,有二还想要更多,罐罐无穷尽也。

    箫六六怒,这男人得寸进尺,太欺负人鸟!

    叩叩叩!

    就在箫六六纠结的时候,宣玉阁的房门被人叩响了!

    “尊主,冥有事来报!”冷冰冰的声音,却带着深深的恭敬!

    ‘尊主’?这样的称呼除了眼前的老妖怪绝对不可能是她萧六六!

    果然,男人薄唇轻启“说!”

    “禀尊主,眉间有紫色泪滴状印痕的女子已带回,请尊主示下!”

    “找到了……”低低的喃呢,男人黑黑的脸孔此时已经恢复了真容,神祗般深刻俊美的五官波澜不兴,狭长的眉目凌厉人,眉心的紫色剑形竖印更显神秘霸道,幽深的墨绿色瞳孔盯着六六的小脸,眸中一暗,微顿一下,男人轻启薄唇“带进来!”

    ------题外话------

    亲亲偶是景弥漫,好闪的大钻,闪的茄子眼花!

    塑造个么么~谢谢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