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拎着走!

    一人一鸟我抽你一下,它吐你一口,两只生物凭借着森林里参天的巨木为屏障,你来我往,斗得好不闹!

    六六原来所站的地方,早就被刚才那强大的气浪掀翻了草木石屑,此时的断枝碎石之间,男人瘫倒在地上,看着不远处的一人一鸟,他狭长的眸子中有着连他都不明白的幽芒,低头看着自己流血的大腿,他无奈苦笑,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在那个小东西用冰冷愤恨的目光看他时,他竟然感觉到了腔中那颗几乎不再跳动的心脏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他竟然感觉到了心慌!

    呵呵呵

    男人垂首,墨黑的手掌抚上心口低低的浅笑,这样奇妙的感觉他是多久没有感觉到了,腔中的这个跳动着的东西,它还是活着……不是吗?

    正因为它还活着,他才会在那股气浪冲来时没有躲避,反倒拙略的使出苦计,用折断的枝干扎向自己的大腿?

    男人的眸光看向林间腾挪跳跃着挥舞着鞭子的小六,这个小东西看似机灵聪明,其实最是迷糊大意,眉目之间泛起一丝冷芒,男人狭长的眼睛扫了眼那只吐风刃吐得起劲的疾风鹫,嘴角泛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他突然闷哼一声,大腿伤口上的鲜血一飙,脸色一白,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唳!

    回应男人闷哼的是疾风鹫尖声的啼鸣,疾风鹫闪避蛟龙鞭的动作不着痕迹的一顿,啪,一声闷响,蛟龙鞭结结实实的抽上了疾风鸟的侧翼!

    “哈哈,看你还躲!”

    萧六六得意大笑,青色的羽毛伴着疾风鹫的鲜血从半空中洒落,六六手腕一动,蛟龙鞭带着半尺长的混元真力锋芒再次抽向疾风鸟!

    唳,疾风鹫凶残暴戾的目光此时带着些许怯懦,它畏惧的看了一眼瘫倒在地上的男人,顾不得报受伤之仇,唳鸣一声,拍打着翅膀飞向树顶,远远的逃离开去!

    疾风鹫逃了,自己生命无忧了,萧六六却也高兴不起来了,因为她后还有一个比凶鸟可怕不知多少倍的男人,面对凶鸟,她有蛟龙鞭克制,那面对男人呢?

    六六想逃,但是她知道她肯定逃不出男人的手心,所以,有一句话叫做早死早超生,萧六六决然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大不了被切片研究!

    可是可是,眼前这是什么况,萧六六有些懵!

    她看着地上脸色苍白的男人,抖着小手手震惊到:“你……”

    苦计!

    男人的大腿上扎着一根小孩儿手臂粗的尖利树干,鲜红的血液从腿部流下来,浸湿了男人的紫袍,浓浓的血腥味儿告诉六六这不是假的。

    那么厉害的男人为什么要对她使出苦计,萧六六心中大声的问自己,心中某个东西又开始摇摆犹疑!

    “我是独孤白!”男人说!

    “……”萧六六脸上的神不变,戒备的看着男人,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再说:萧六六,若独孤白真是紫金王座上的那个男人,那他就是独孤求败而不是独孤白,你又错了!

    “我不会武功!”男人说!

    “……”萧六六拧眉,难道她误会了独孤白!

    “我受伤了!”男人说!

    “……”萧六六继续默,难道她真的错了,独孤白只是和那个男人有些相似?

    萧六六骨子里其实是一个意志不坚,容易摇摆不定的人,若不是她有时的倔脾气,这一世也不会花费六年的时间习武,所以,软耳朵的六六再次犹豫了!

    男人的话让萧六六严重怀疑她刚才是否是眼花了?两个男人只是单纯的相似?那唇角的熟悉笑容也是错觉?瞧瞧,不用男人说什么,萧六六已经主动开始替男人找借口了!

    “我疼!”男人说!

    “你……”萧六六终于开口,男人是真的很虚弱,而且还会怕疼,不但怕疼,还能矫的说出来,她这次好像是真的错了!

    瞧瞧,还用男人多说什么,某人又开始主动替男人找借口!

    “小六,我……是你的……雇主!”挣扎了一下,独孤白开始大喘气,大腿上的伤口随着他的挣扎再次冒血!

    雇主一词提醒了萧六六,这个男人还特别的抠门,时刻记得提醒他为债权人的份,萧六六可还收了人家五十个紫金币的雇佣费捏!

    萧六六收起手中的蛟龙鞭,咳咳,其实萧六六也知道这玩意儿肯定没用,但是给自己壮壮胆还是可以的,她眉头拧得死紧,蹲下看着扎在独孤白大腿外侧的尖利木枝沉声道:“你不要动,我给你看看!”

    嘶

    萧六六撕开了男人伤口处的裤腿,看着那狰狞的伤口六六一声惊呼:“嗬,真的受伤了!”

    话一出口萧六六就觉得的不对劲,尴尬的朝着独孤白笑笑,因为她现在还怀疑独孤白的伤口是‘苦计’捏!

    不过苦计到这程度,她萧六六即使上当受骗也认了!

    男人腿上的皮肤很白,白玉一般的莹润,咳咳,萧六六你看哪儿捏!

    独孤白肌结实的大腿上,折断的树枝露出尖利的木刺深深的扎进他的大腿肌里,那树枝的外皮还是潮湿的褐色,带着十万大山不知多少年的细菌尘埃,伤口的位置红肿泛黑,看着很是狰狞可怕!

    这得多疼啊!

    萧六六都替独孤白牙酸,六六暂时停下手上的动作,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独孤白因为疼痛而泛白的薄唇和冒汗的下巴仔细的瞄了又瞄眼,在确定眼前这人终究是和那个男人长的相似后,萧六六这下子终于是对眼前的男人放下了戒备!

    “你忍着点儿,我给你把木刺拔了!”想她萧六六也是医毒双修的能人,这样的伤口虽然严重,但她还是能治的。

    取出暗袋里的绿葫芦,萧六六倒出一些清水,小心的除去伤口周围的脏污,这些清水可都是农场出品,消毒杀菌的强大作用可是萧六六亲自鉴定过的!

    萧六六暗暗运转体内的混元真力,水属的真力具有疗伤的作用,更高阶的混元真力自然不差,一手护着独孤白受伤的大腿,一手握上木刺,六六头也不抬的喊了一声“我拔了!”后,呲的一声拔掉木刺!

    哼,独孤白适时的一声闷哼让萧六六很是放心,因为独孤白声称他不会武功,正常的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受这么重的伤都会闷哼一声晕过去,没晕过去的就不是正常人,那他就不属于正常人的范畴,就是危险分子!

    咳,萧六六的结论很好很强大,而得出独孤白的的确确是个再正常不过的正常人这个强大结论,萧六六心很好,心很好的萧六六同学很是尽心的给独孤白清洗伤口,从绿葫芦里倒出一颗白色的雪莲丸,六六打算碾碎了敷在独孤白的伤口上!

    捏碎雪莲丸,萧六六却在敷药的一瞬间停下了动作,她抬头看着独孤白晕迷后苍白汗湿的脸,雪莲丸的主要药材可是天山雪莲,若真是敷了它,独孤白的腿马上就能好,这样可就糟了!

    萧六六不但会暴露自己有圣药的事实,面对人高马大的独孤白,自的安全还不能百分百的保障,所以,六六抬手将白色的雪莲丸碎沫子全部倒进自己口中,嚼吧嚼吧自己吞了,咳咳,这可是大补啊!

    她从绿葫芦里重新倒出一颗绿色的药丸子,替独孤白敷药包扎好以后,六六看着这方圆三里内的狼藉,地上的植物被她和疾风鸟刚才的打斗早已摧残的一片狼藉,不远处还有疾风鸟洒落的鲜血和羽毛,耳朵轻轻抖动,萧六六听到了有凶兽靠近的声音!

    皱眉看了眼地上的男人,萧六六将蛟龙筋缠在自己的右臂上,左手提起地上还昏迷着的男人,个子小小的萧六六提着人高马大的男人并不觉得吃力,她形一晃就消失在原地,敏捷纤细的子在昏暗的丛林里划过一道道虚影,速度快的不可思议,竟然比她原来的速度快了二倍还多!

    树影从眼前一晃而过,不时的刷在男人的脸上,让‘昏迷’的男人不自觉的皱起凌厉的眉峰,抿紧了薄唇,但是拎着男人后腰带的萧六六同学却很高兴,嘴角勾起一个得意的弧度,她很满意现在的赶路方式,危险的小眼神瞄向男人受伤的腿,六六考虑着要不要让男人的伤晚些好?

    若是出了森林再好那就更完美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