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拉手手!

    “蹲下来!”

    轻唤一声,六六抬手轻拍男人的后背!

    这一瞬间,独孤白狭长的眉目之间多了一份凌厉,不过,他还是依言矮下形!

    萧六六抬手抽掉男人头上束发的紫玉簪,心里一边感叹着这个男人真是喜欢紫色这个色彩,一边任由男人的头发倾洒下来!

    萧六六低头在男人割下的衣袍下摆上割下一条两指宽的长布带,男人此时的头发只长及部,与原来相比少了大半,相对于萧六六的头发来说长度却并不短,六六抓起男人的头发,手指成梳子状随意耙了耙,拢紧后,用手中的布带紧紧的扎起一个高高的马尾!

    萧六六点点头,她对自己的手艺很满意,只不过,男人的头发还是显长,看了看手腕上的冰蚕丝,六六压下要继续迫害男人头发的念想!

    因为这个叫做独孤白的男人上此时的气息很抑郁黑暗,萧六六想想还是算了,她告诉自己这毕竟不是咱自家的脑袋,没打招呼给人家割了一大截,咳,头发!人家主人要生气那是正常现象,再次割下几条长短不一的布带,萧六六脑中闪过‘废物利用’这么个神圣的词儿,她将男人的裤脚,还有宽大的袖口都扎起来,干完这些活儿后,六六拍拍手,看着利落了不少的男人,晃晃手中仅剩的一根布带子,再次将目光放在男人的长长马尾上!

    摸摸自己的小发鬏,萧六六脑中灵光一闪,男人的头发很顺滑,六六几下就将他的头发打成漂亮的发髻,将手中的带子绑上固定好,一条下垂的紫色布带贴在男人露出来的修长脖颈上,六六随手拉了下布头,食指的指尖不经意间划在男人脖子上的肌肤上,萧六六并没有在意,她正得意自己这个雇员当的是多么的尽心称职,她萧六六是个好员工啊!

    眼角的余光却不经意间看到男人瞬间僵硬背脊,独孤白的呼吸一滞,随意下垂的膀子变得机械僵硬!

    “你,你是女人?”男人的呼吸很轻,声音低沉轻缓,问题却很犀利!

    萧六六没好气道:“不是!”

    “哦,这就好!”名叫独孤白的男人好似松了口气,僵硬的膀子也变得轻松!

    “这就好?”嘴角一抽,萧六六强调道:“本小姐是少女,青少女!”女人总是对年龄过分执着,即便是十二岁的伪萝莉也不例外!

    “少女不是女人?”男人的肩膀又是一僵,他对这个问题貌似很执着,语气也异样的严肃!

    萧六六见此额头突突一跳,本着雇主至上的理念,她也很严肃的回答男人的问题:“女人通常是指一个从少女过渡到下一个时期的女,与男人成对比。”瞧瞧,学术的问题,萧六六板着脸继续道:“当少女长大成熟后,她们就成为女人。”最后萧六六总结发言道:“少女是女滴,本小姐是少女,也是女滴,但还不是女人!”

    “……”六六的话让男人沉默,也就沉默一分钟的时间,独孤白刷的一下站起,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六六,一脸的纠结道:“那就是说,你早晚都是女人!”

    “是!”萧六六无语问苍天,眼前这个男人要干什么,他的问题好精辟好深奥,她不得不佩服啊!

    揉揉仰起的脖子,萧六六打算向后退一退,男人居高临下的姿态让六六心底冒火,她讨厌海拔高的人!

    “独孤白!”萧六六惊呼一声,她没退成,因为她被男人的大手抓住了!

    独孤白上的气息有些不稳,他狭长的眼睛变得深邃,目光幽幽的俯视着六六的发顶,脸上带着一丝惊疑,凉薄的唇紧紧抿起,拧起的眉峰让他看起来好似遇到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

    六六抽了抽被男人戴着紫黑色手的美手攥住的胳膊,男人的力道很大,六六竟然没拉动,被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制住,这让萧六六一时不能接受,她冷声道:“独孤白!”

    男人沉思的眉目一挑,六六趁着这个功夫,整个手臂轻巧的扭动,轻松的脱离男人的手掌,远远的退后几步,萧六六戒备的看向这个叫做独孤白的男人!

    独孤白根本没有在意萧六六的防备,他的目光先是灼灼的上下打量一翻眼前这个自称‘少女’的女滴,再目光诡异的看着自己戴着手的手掌,缓缓的摘下手,独孤白先是抬手摩挲了一下脖颈上被六六刚才碰到的地方,然后又将诡异的目光投向六六!

    “你,过来!”他对着六六招了招手,优美修长的手指在六六的眼中散发着惑的意味!

    色

    萧六六喷出一口的鼻息,她扭脸:“想色,没门!”咱意志坚定!

    呵呵呵……

    男人仰起头,低低的浅笑,他此时的打扮不伦不类,黑色的发被六六随意挽了一个发髻在头顶,一华贵繁复的紫袍被六六摧残的残缺不全,袖口被紧紧的束起,裤腿被绑的更夸张,紫色的布带紧紧的缠住他整个小腿,一直达到膝盖的位置,大家想想抗战争时八路军蜀黍的那个绑腿啊!

    不得不佩服一下男人的忍耐力,萧六六,你这样糟践美手哥哥于心何忍那!

    “发簪,那是我的传家宝!”男人扬起下巴,指指六六头顶随意插着的紫玉簪,他脸上的表很严肃,眸光好似真的只是舍不得他的传家宝!

    “传家宝?”萧六六疑惑的摸摸头顶,果然摸到一根簪子,这是她刚才给男人扎头发时随意插上去的,一时忘了取下来,没想到这竟然是男人的传家宝,她拔下头上的簪子远远的就要扔给男人!

    男人深深的看一眼某六,不紧不慢的开口:“我的传家宝价值万亿金,摔坏了你可赔得起?”

    萧六六惊:“那你还敢戴在头上,为什么不收进戒指里!”

    “保险!”

    男人脸上的表很认真,也很严肃的回答,却让萧六六脸黑,捏着手里价值万金的破簪子,恨不得摔了它!

    看到眼前的‘少女’黑了脸,男人缓了缓脸上的神色,状似随意道:“你刚才为什么不用我的传家宝给我挽发,而用衣服上的布带!”他拉了拉脖颈上垂落的发带,脸上带着疑惑!

    萧六六老脸一红,她能说发簪这种古老的东西咱不会用?表开玩笑了,咱还能自打脸皮,这些年六六的头发都是秦妈给梳的,上一世咱有皮圈,有发卡或者是烫个卷发,早上起来随便耙耙完事儿,卷发要的就是凌乱美,最适合宅女的说,用发簪这种高难度的技术活儿,真不是她这种懒人能学会的!

    因此,某人脖子一梗,嗡声道:“我乐意!”萧六六不爽的斜睨一眼某个得了便宜卖乖的雇主:“独孤白,你不要挑三拣四,要知道,你可是第一个享受到本小姐挽发的男人,你还有什么不乐意!”萧六六心中大哭,往都是别人伺候她!

    人心中一有气,胆子就变大,萧六六本来就有点儿小脾,前世今生第一次大爷似的伺候了某人,还落不下好,她能乐意吗,再不管心里的戒备,跨前几步,萧六六将手中的紫玉簪子往独孤白手中一拍:“把你的传家宝拿走!”

    心里不痛快,萧六六一扔掉手中的烫手的传家宝,就快速的扭脸转,因此她没有看到当她手上的肌肤和男人肌肤相触的瞬间独孤白眼底的幽光!

    定定的看着自己的掌心,独孤白瞳孔的光芒明灭不定。

    独孤白此时的样子在六六眼中就是小气吧啦,忒不地道的表现,那破簪子她不就是过了把手,用得着检查的这样仔细,还盯着不放?萧六六同学很气愤,她扭头没好气道“快点儿走了,磨蹭什么,还不快将你的传家宝收起来,这可是十万大山内部,凶兽来了你的传家宝可保不了你!”

    独孤白随意收起手中的簪子,他没有再戴自己的手,抬头看着前的姑娘,独孤白眸中幽光一闪,突然快走几步来到六六边,漂亮的手掌一把抓住六六的小手手:“这里有凶兽?我害怕,你还是拉着我走吧!”男人的脸上根本没有一丝害怕的迹象,他说话间,玉石般圆润美好的手指还揉了揉掌心的小手手!

    “你……你色!”萧六六的小脸瞬间爆红,对于一个恋手癖的人来说,猛个拉嚓被一双绝世美手握住自己的小手手,就跟一个色狼碰到了绝色美女投怀送抱,对于萧六六来说,那是占了天大的便宜,根本就木有被人吃豆腐的自觉,她既享受,又恨自己意志力不坚定:“你怎么能色我!”

    萧六六很恼怒,恼怒自己,也恼怒男人居心不良,拉着她纯洁的小手手轻薄绝世美手,还利用自己的美色蛊惑她,罪大恶极啊!

    男人的个子很高,手也很大,萧六六的小手手在她的掌心,就像是一个婴儿的小手手被成年人握着,即便是六六使出浑的解数也不能挣脱。

    萧六六仰头怒瞪男人:“你放开我!”

    男人低着头看着眼前个子小小的女孩儿,眼底不自觉带上一丝柔意!

    男人的眼神让某个伪萝莉恶寒,她压低声音低喝道:“放开!”

    萧六六不知道她此时的摸样像极了闹别扭的孩子,惹得男人愉悦的轻笑,却将掌中的小手手攥得更紧!

    冷静冷静冷静!

    萧六六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她怎么一碰到这个男人老是破功捏,世界如此美好,她却如此焦躁,她引以为傲的冷静哪儿去了,这里还是危险的十万大山啊,她要小心再小心才能将这个累赘平安带出去!

    “我说,独孤白大哥,这里是十万大山,危机四伏,凶兽横行!你不会武功,咱们两人要出去,全靠我保护你,你老着我的手,我怎么能好好保护你,不能保护你你的钱钱不就打了水漂,丢钱事小,丢命事大啊!”

    或许是萧六六的话说服力很强,独孤白放开了拉着六六的手,被人放开的一刹那,萧六六拔腿就跑,隐隐的,她听到后某个男人低低的愉悦笑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