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你别想死!

    三月末的夜,天上的月亮只剩下一个小小的月牙儿,萧六六穿着宽松的衣服,坐在竹楼二层的阳台外,她将自己团成一个诡异的弧度,一双腿从后背反折过来,双腿扭过脖子抱在自己怀里,双掌合十,眯着眼睛看着黑呼呼的竹林,她的模样看着好似在练功,其实那紊乱的呼吸却诉说着主人不平静的心

    自从白天见过那个男人后,萧六六心底就不能平静,男人那若有若无的危险眸光,让六六感觉到自己好似一只被毒蛇盯住的青蛙,随时都有被人拆吞入腹的可能!

    她已经将那五朵天山雪莲交给了秦大侠,那些雪莲虽然不能无限制的增加修为,但是它的效用却是巨大的,至少可以让众人增加些许实力,即便负重伤,也可比他人多一分活命的机会!

    还有那个绿色的葫芦,它本也是一个宝贝,萧六六共得了两黄两绿四枚葫芦,黄色的葫芦只可存储死物,它的优点就是内里空间非常大,萧六六放了那么多的凶兽尸体进去,只是占据了葫芦空间的一个小角落!

    而绿色的葫芦,它里面的空间只有不足一万个立方,却可以存放活物,可以养点儿花,种点儿草,放养一些小动物,盖一栋竹楼,存放一些生活必备品,若是有一天真碰到不能化解的危险,人还可以藏在里面躲过灾祸。

    夜凉如水,六六的心底越来越不平静,她有预感,那个男人不会就这样放过她和小当当的!

    烦躁的站起,六六形一动,钻入细密的竹林间!

    闻人小筑的竹林,除过六六练武专门开辟出来的一块儿空地,其它的地方,竹子都是自然生长,二十多年的生长,让这片竹林中竹子之间的空隙狭窄异常,寻常人根本难以在其间穿过!

    微弱的月光下,黑黝黝的竹林间,一个纤细的影灵蛇一般穿行,她好似不知疲惫,来回穿梭徘徊在密密的竹林间,直到一个时辰后,那条黑影才顺着竹林间最粗的一根竹子蜿蜒而上,修长的双腿绞住下细细的竹枝,萧六六吐出一口浊气,任由夜风带着自己随竹枝摆动,双目冷电般看向远方,上的气息冷漠而疏离!

    第二天天寅时的时候,萧六六准时的打开房门,扎马练武读书学医术,这些事六六做的认真而细心,下午她再去兰清苑看萧夫子,呆呆诡异的眼神成功的让萧夫子再次发憷,她还催促着秦大侠早早的将天山雪莲给萧十一萧三爷等人服用,一到晚上,她又再次的半途起,整夜整夜的在竹林间穿行,在竹竿顶端远眺!

    她不再让小当当出来,也不敢进入农场,心中的彷徨犹豫和恐惧,让萧六六就像一个等待死刑的囚犯,明知有朝一终将命不保,却还在生死之间拼命的挣扎着,死亡有时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无助!

    萧六六现在等的,就是被那个可怕的男人切片研究!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秦大侠就发现了六六的异常,她感觉到六六上的烦躁,还有由内而外都散发出的那种冰冷疏离的气息,拒绝任何人的接近,冷硬又带着一丝无措,她心疼难过,能做的,就是假装不知,然后每每站在窗前陪着六六一站就是一夜!

    一连六天晚上,萧六六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第七夜她一如往常般攀上竹端,今夜没有一丝月光,风特别的大,六六随着风的节奏摇摆晃动着,脸上的神放松惬意,忽然间,萧六六睁开眼睛,野兽般的直觉让她敏锐的捕捉到了空中一丝甜腥的鲜血味儿!

    萧六六眸中异光一闪,黑亮的瞳孔在黑夜中泛着金属机制的冷光,她眨动一下眼睛,形一晃,整个人瞬间消失在竹端。

    顺着那一丝甜腥的血味,六六出了闻人小筑,空气中鲜血的味道很淡很淡,若不是今夜的大风,这么远的距离六六根本不可能察觉,特别是现在,越是靠近,那丝血味儿反而消散在空气中!

    残酷的十万大山中凶兽成群,六年时间,萧六六成了外围百万里兽群中最冷酷狡猾的头兽,兽想要扑食,想要生存,那鲜血就是它们最熟悉最亲密的伙伴,凭借着野兽对鲜血的执着,在一棵粗壮的白杨树后,六六找到了血腥的源头!

    这是一个黑衣蒙面的男人,六六眼前一丈内的空气中,是一股淡淡的去腥草香,遮掩了黑衣人上的血腥味!

    四品武者就可以黑夜中清晰视物,所以六六很容易就看清了这个人现在的状况,他背靠着树干,双眼紧闭,眉心有着中毒者特有的青黑气息,他的双手无力的耷拉在侧,露在外面的肌肤泛着不正常的青色,黑衣人的呼吸若有若无,若不出意外,他很快就会死去!

    装死,中毒,森林中类似的欺诈并不少,虽然知道此人已经奄奄一息,萧六六还是暗中戒备,她的手无意识的摸到手腕上缠着的万年冰蚕丝,眼中冰冷的锋芒一敛,随手捡了一根一米多长的枯树枝,萧六六一张小脸又恢复呆呆的,双眼直愣愣的盯着黑衣人的紧闭的眉眼,伸着手臂,就要去戳黑衣人的口!

    哼

    一声细微的闷哼,或许是六六的眼神太过诡异,又或许是某人手中小木棒的意图太过明显,六六手中的小木棒还没碰到黑衣人的口,黑衣人就好似有所觉察般轻哼一声,浓浓的血腥味从黑衣人蒙面的黑布下溢出,渗透了布巾,带着顶级剧毒特有的甜腻味!

    萧六六眼中的暗芒一闪,手上的动作却不停,手中的小木棒锲而不舍的戳了戳黑衣人的口,黑衣人闷哼一声,拧紧眉心,低垂的右手费力的捂上口,紧闭的双眼也慢慢张开!

    黑衣人的眉毛淡淡的,眉尾却如剑锋一般有着上扬的尾峰,让他那双普通的单眼皮眼睛多了些凌厉,他的眼珠子是纯粹的墨黑,此时,这双墨黑的眼睛无力的看着眼前的人,眼底深处满是死气,是一心等死的灰白,灰白的眸光是对生命的舍弃,他的眼底并没有任何绪波动,即便是突然看到六六这个活生生的人也是死寂的!

    黑衣人一心求死的眼神刺激了萧六六的某根神经,她用手中的木棒再次戳了戳闭眼等死的黑衣人,紧紧抿起的嘴角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倔强!

    “咳咳咳,你……你就不能让我安心等死,等……我死了,随你怎么玩儿,就是把我的尸体喂……狗都无所谓!”黑衣人的声音粗噶难听,剧烈的毒素烧坏了他的嗓子,让他每说一句话都会剧烈的轻喘,但是他的语气确实那般的无谓洒脱!

    这样的语调让某个最近对生死异常纠结,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的伪萝莉心理异常的不平衡,羡慕嫉妒恨啊,女人有时候的小心眼是莫名其妙的,绪波动更是特别的诡异,当然,这样的凭借特别是指某个灵魂尽四十,皮囊只有十二岁的伪萝莉!

    萧六六眯起眼睛,危险的盯着面前这个一心要死的黑衣人:哼,你想死,姐姐今天偏不让你死,我就是要你活,要你这个一心求死的家伙艰难的活着!

    “你……你要干什么?”

    萧六六眼神危险,呆呆的小脸在黑衣人眼中异常的诡异,他粗噶的声音带着一丝惊疑,这丫不会是死都不让他死痛快吧?黑衣人心中一突突,一阵凉气从脚底板冒起,他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黑衣人的预感木有错,回应他的是眼前放大的小木棒,小木棒大力又灵活的拉掉黑衣人脸上的蒙脸布,露出了单眼皮男人中毒后青黑的脸,萧六六手中的小木棒不经意间的使力,猛个拉嚓敲在他的鼻子上!

    唔,这谁家的倒霉孩子,怎么让他遇到了,想死都死不安生,中毒后的血殇全无力,根本没法反抗,只能闷哼一声张开紧闭的牙关,恰好这时,染着他鼻血的小木棍抓住这个空挡塞入了血殇的嘴中,黑色的毒血不要钱似的往外流,看的萧六六小眉头一皱,眉心一拧,脚下小腿一步,好让那毒血不要喷到她上!

    夜血殇见此眸光一冷,他这都是谁害的,这娃儿怎么……

    中毒的人也是有人权的!

    “你别想死!”

    飞花碎玉般的轻灵声音,却带着一丝不怀好心的冷意在血殇耳边想起,血殇一个愣神,就见他面前的小女孩儿手中拿着一个绿色的小葫芦,呆呆的小脸上勾起一个恶作剧似的坏笑:“我就不让你死!”

    萧六六左手推了一下黑衣人口中的小木棒,让黑衣人脑袋控制不住的后仰,在这一瞬间六六又快速的拔出小木棒,趁着他嘴巴大张的空挡,扔出手中的绿葫芦,任由葫芦中的白色丹丸不要钱似的灌入黑衣人的嘴巴!

    小手一挥,萧六六轻松的接住空中掉落的绿葫芦,啪的一声扔掉手中的小木棒,她脸上的表就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小恶魔:哼,有天山雪莲丸在,看你还想死,没门!

    “咳咳咳,你……你给我吃的是……”那药丸是六六学医期间用天山雪莲做成的药丸,入口即化,解百毒,更能洗精伐髓,增加功力,是天地间难得的圣药,每粒弹珠大小,六六一下给夜血殇喂了七八粒,药刚一入口,夜血殇还想将它吐出来,却没想到那药丸刚一入口就融化了开来,全入了肚腹,夜血殇眸底死寂,他反正是要死,让这姑娘乐一乐又何妨:“算了,想我夜血殇二十多年杀戮无数,今天要死了,能遇到你,能让你一乐,也算是缘分了!”他低低叹息一,重新闭上眼睛等待毒发!

    萧六六看着这个叫做夜血殇的男人脸上减退的青黑,心底好笑,这人难道感觉系统迟钝,他的毒都解了,或许还会因祸得福,洗精伐髓,武功大增,这人难道自己感觉不出,还闭眼等死:“你死不了,我那是……”

    哄……

    “秦妈妈!”

    大喊一声,萧六六满脸惊骇,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闻人小筑里一声巨响,再也顾不上这个中毒的人,萧六六拔腿冲向闻人小筑,焦急的她甚至忘了运用自的武功,只是用纯粹的**力量拔足狂奔!

    ------题外话------

    亲亲夜血殇,哈哈,给你领养个男配,你的名字好听啊!

    噗,吐血ING,小木棍的‘棍’字都给和谐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