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紫灵!

    秦妈满含悔悟的一路飞奔回竹楼,一路上各种念头在心底划过,最终都化为浓浓的愧疚!

    飞速的奔回闻人清婉的曾经的故居,秦妈颤抖着手,打开一处柜子,从中拿出厚厚一叠衣物,还有大小不一的鞋子,含着泪嗓音轻颤:“小姐,小姐,如惠都忘了,都忘了啊!”

    从一处隐藏的暗格中拿出一样红布包裹的东西,秦妈将它捏在掌心,此时她的绪已经渐渐平复下来,慢慢擦掉脸上的泪水,秦妈抱起这堆东西,然后转朝竹林奔去,以秦妈的修为,很容易的就知道了六六的方位!

    秦妈过去的时候,萧六六恰好撅着股从竹子顶端滑落下来,听到秦妈的动静,六六心中一喜,她正要找秦妈说她想要出去的事儿呢,六六头也没回,低声道:“秦妈妈,我有事儿跟你说!”

    安全着陆,六六小脸一松,扭头看向秦妈,突然看到秦妈满怀的物件,六六心中诧异,开口问道:“秦妈妈,你这是干什么?”

    六六的确诧异啊,秦妈手中的这些衣服鞋子都小小的,做工精致,异常的华贵,六六以前没见过,况且以她现在的量,大多也穿不上啊!

    秦妈红着眼眶低叹一口气,伸手将六六拉在怀里,粗糙的大手轻轻摩挲着六六的发顶,眼底是满满的心疼愧疚,拍拍自己怀里的衣物开口道:“好孩子,这都是你娘亲生前给你做的,只是,秦妈老糊涂……老糊涂了,竟然给忘了!”

    啪嗒啪嗒的泪水从眼中滑落,秦妈的声音低沉哀伤:“都是秦妈不好,没让我的六六穿上娘亲亲手做的衣物,也一直忘了今天是六六的生辰,秦妈真是该……”(死)

    “秦妈妈,你……你瞎说什么呢!哪能怪你啊,以前六六多傻啊,你要照顾六六,哪里还有时间考虑别的心思,您别瞎想!”萧六六的小脸上扯出一个灿烂的浅笑,故作轻快道!

    六六的眼眶微湿,她没有想到秦妈竟会这般说,还有这些衣物,鞋子,这是……这事她的娘亲给她做的……

    对于那个已逝的女子,六六心中是感激的,有时,她也会想,若是那个女子还活着,她会过着什么样的子,会多一个人如秦妈般疼着自己,还是会讨厌她这个象征着她耻辱的孩子,可此时,六六心中的猜忌怀疑顿消,这些东西都是她的娘亲留给她的,原来,那个女子并不讨厌她这个孩子,看看这厚厚的一叠衣衫,这是一个母亲对还未出生的孩子的期待,是盼望喜,而这些年她的猜疑,只是因为秦妈一时的疏忽,遗忘罢了!

    “秦妈妈,娘亲做的衣服真好看!”

    “嗯,好看好看,就是大多数都不能穿了,也只有这两件啊,还能凑合!”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竹林间的石桌旁,秦妈将衣物一一放在石桌上,拿出放在顶层的一暗红色交襟衣裤子:“你娘亲当初做这些衣物的时候,不知道你是男是女,所以都做的是小衣小裤,她说啊,无论你是男是女都能穿!”暗红色的衣裤,镶着暗金黄色的边角,绣着灵鸟图案,样式简洁干练,是啊,这样的衣服,对于孩童来说,无论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穿,都会衬得孩子贵气喜人!

    看到六六眼底的欢喜,亲妈心中一酸,都是她啊,竟然自认是最疼这孩子的人,却做着比刽子手还残忍的事,一个六岁的孩子,正是渴望母亲疼宠的时候,而这一天,她在做什么!

    轻握手中的红布,秦妈道:“还有这紫灵,是你外公费尽心力为你娘亲寻来的,是你娘亲从小带到大的贴之物,今天啊,也该物归原主了!”说话间,秦妈将手中的红色绸布打开!

    那是一块深紫色的石头,神秘华贵而幽冷,弹珠大小的玉石好似一滴放大的紫色泪珠,泛着莹莹水光,又好似朴实无华,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吸引着人的眼球:“这是神的眼泪,能解百毒,辅助武者的真力修行!不过,若她只有这些作用,你外公也不会花费心力得到她!”秦妈盯着手里的紫灵,眼神好似透过手中的玉石看向远方:“据说,她具有神奇的作用,具有强大的能量,有缘者得之,她能带来幸运和祝福,当初你外公也是为此才一门心思的要将她弄到手,更是为此受了伤。所以啊,自从你娘亲得到这个东西后,更是舍不得离!”

    秦妈的声音顿了顿,眼神看向六六:“你娘亲临走的时候,将她留给你,只是……”亲妈声音一顿,愧疚的看了眼六六:“只是秦妈一直忘了给六六!”

    说话间,秦妈拿起绸布上的紫灵,这时六六才发现泪滴状的玉石顶端贯穿着一条白的近乎透明的丝线,若不是正对着阳光,六六还不能发下那条细线。

    “这是万年天蚕丝,冰火不惧,刀剑不伤!”看到六六眼中的好奇,将那细细的丝线挂上六六的脖颈,秦妈解释道。

    泪滴状的紫灵恰好贴合在六六心口的位置,本该冰冷的玉石和肌肤接触竟然泛着淡淡的暖意,而原本泛着萤光的神秘紫灵,在接触到六六肌肤的瞬间,陡然发出柔和的紫芒,下一秒发生的事,让六六亡魂皆冒!

    弹珠大小的紫灵一接触到六六的皮肤,竟然好似融化一般渐渐渗入六六的肌肤中,几个呼吸的时间,那柔和的紫芒消失,六六摸着自己口那泪滴状的紫色印记,心中大哭,这都神马玩意儿啊,为什么这些东西都喜欢往她的里钻,先有农场,那是钻在她的手心,虽然平白得了宝贝,但她却搭上了小命!

    而今天来了一个更大牌的,竟然钻在她的心口!摸摸自己白嫩嫩的小脯,六六心中大呸一声,这紫灵太色了,竟然往银家女孩子口钻,太不要脸鸟!

    拇指轻蹭那紫色的印记,浅紫色的泪滴状图案中心竟隐隐有着一丝金芒,萧六六使劲抠了抠,确定这玩意儿不会给她造成不良伤害后,抬头诧异的看向秦妈,待看到秦妈呆滞的脸,还有她眼底的惊奇,萧六六心中明了,原来秦妈也不知道会出现这种突发状况!

    心中大叹一声倒霉,呵呵干笑两声,萧六六安慰的拍拍秦妈的手道:“秦妈妈,不用担心,我这不是没事儿么,就多了个印记而已!”

    “小姐在天有灵,小小姐是紫灵选中的有缘人!”

    明显是兴奋惊喜的声音让六六一愣,秦妈抱着六六,双眼放光的看着六六白嫩嫩光溜溜的小脯,那灼的视线让六六口发烫,小手手颤抖的拉紧自己的衣襟,六六心中大哭,原来就她一人嫌弃这玩意儿,看秦妈那表,哪里是担忧,人家兴奋的很啊!

    秦妈脸上此时已经没有了伤心,看了看天色,想起门外的萧十一,她抱紧六六,狠狠的亲了亲六六的小脸扬声道:“走,回屋去,秦妈这就给你换新衣服去,我的六六今天生辰,你娘亲也想看到喜喜庆庆的六六!”

    卷起桌上的衣物,秦妈抱着六六一阵风似的刮出竹林!

    ……

    这是一座千丈高的金色大,大的虚空之上悬浮着一座紫色的巨大王座,紫色的王座巨大奢华,即便是五六个人躺在上面也不显狭窄!

    此时的王座上,一个着紫衣的男人斜倚在王座上,男人材修长,微微起伏的口显示着男人好似在沉睡,可即便如此随意的姿态,他的上也散发着强大的迫人威压!

    黑色的长发自然的滑落,遮住了男人的大部分容颜,只看到浓黑的眉毛,还有白玉般的额头!

    唔

    一声轻语自男人口中溢出,那声音低沉惑人,也就在那一刹那,男人的眉心发出紫色的微光,而这时,恰似就是那紫灵融入六六口的时间!

    男人轻轻动了动体,黑色的长发如绝佳的丝绸,随着主人的动作流水般倾泻而下,露出了男人眉心的紫色竖印,好似男人的第三只眼,剑一般的紫色竖印散发着冲天的凌厉气势,而那紫色的微光越恰恰就是从那竖印中发出!

    紫色的微光越来越亮,那紫色的印记此时竟有隐隐开合之势,一缕金芒从那微微开启的竖眼中一闪而出,男人不耐的轻蹙眉峰,整个大的空气一凝,过了好半天,男人暗哑惑人的声音才远远地传出:“冥,将眉心有紫色泪滴状印痕的女人……给本尊带回来!”男人的声音带着隐隐的不耐和厌烦,在空旷的大中回着!

    “是,主上!”有声音恭敬的回应道!

    男人见此,蹙起的眉峰一松,动了动形,黑色的长发再次倾泻而下,完全遮住了男人的容颜,而男人好似再次陷入沉睡中!

    ------题外话------

    哈哈,把男主拉出来遛遛!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