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萧十一再次到来!

    神武历十一万一千一百一十一年十一月的十一,今天是萧府六小姐整六岁的生辰礼,时隔五个月,萧十一再次走在通往闻人小筑的荒凉小道上,十一月份的天气,路边一人多高的荒草已经变得枯黄,极目远眺,远处的群山,也没有了昔的翠绿,斑驳的枯黄夹杂着黑绿色的叶子,带着浓浓的迟暮之气,让萧十一眼前这条荒凉的小路也更显凄凉!

    对于传承了数千年的古武世家,萧府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但凡萧府子弟,凡是到了六岁,也就是六岁生辰的这一天,都得接受天赋的测试,今天,萧十一就是奉了家主的命令而来,前来闻人小筑接萧府六小姐萧六前去集武堂接受天赋测试!

    萧莫天的思想太复杂,萧十一他不懂,也不想明白!

    若是说家主在意六小姐,但是他却对六小姐六年来不闻不问,没看过一眼,就连整个闻人小筑这六年来,好似也和萧府划清了关系,没有用萧府的一分一毫,大夫人更是理所应当的取消了闻人小筑的月供,月俸,就连六小姐那份也没给,而家主深知大夫人的所作所为,却从来没有理会,也没为此责备惩罚大夫人,而是听之任之!

    想到此,萧十一重重的叹了口气,心中却又深深的迷惑不解起来。不解家主心中所想,迷惑家主是否真的如他所表现出来的那般对六小姐不闻不问,漠不关心!

    萧六,萧家家主第六女,萧府堂堂六小姐,这个称呼是多么耀眼的光环,这样的份,在玄冥帝都的大街上随便吆喝一嗓子,不知要惹来多少红眼与嫉妒,即便是北玄帝国的公主,也不见得与之差多少!

    思及那应有的荣耀,萧十一看着眼前这条凄凉的小道,不心生悲凉,他萧十一敢打赌,这堂堂萧府,能在今天记得六小姐生辰的人,绝对寥寥无几,除了那个疼萧六的秦妈,没有人会记得这个小女孩儿,可偏偏……

    偏偏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个六岁的小女孩儿,而那个众人心中本该最是无的家主却清楚的记得,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更让萧十一费解,当今天早上,家主轻描淡写的一句“萧六今天已满六岁,十一你去带她来集武堂测试天赋吧!”

    家主还是那般淡漠威严,冷漠的语调依旧淡漠无波,却一刹那间让萧十一暖了膛!退出家主所在的大,萧十一不想起了五个月前发生的事

    五个月前,萧十一奉命探查六小姐受伤的事,待到事查清,家主得知了事的真相,虽然家主还是那般冷漠的脸孔,状似浑不在意,可萧十一却亲眼看着家主将那三个被秦妈废掉的奴才,再次拖出来好一顿折磨,最后还剁碎了喂狗,甚至是敢围观袖手旁观的奴仆也没放过,那般冷酷无的家主让萧十一胆寒,却更让他不懂,因为,家主并没有动那个罪魁祸首七小姐一根汗毛,甚至一句斥责都没有,反倒是更加的疼宠溺!反倒是是受伤的六小姐,却在没有过问分毫!

    哎,领导的心思你猜不透啊猜不透!咱做小弟的,还是老老实实办事儿的好!

    萧十一摇摇头头,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晃出去,抬头看看天色,已经接近辰时三刻了,家族子弟接受测试的时间是午时整,仅仅一个时辰的时间,不知道可怜的他能不能按时从秦妈手中请来六小姐!

    想到这里,萧十一高大的形一晃,那闻人小筑门前,那个妇人给他的印象太为深刻,那般肆无忌惮的破口大骂,至今萧十一脑海中还时不时的响起那穿脑的魔音!

    萧十一心中忐忑不安,看着眼前闻人小筑黑色的门扉,脚底开始打颤,腔打鼓,深吸一口气,心中告诫自己,他是堂堂八品高手,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小妇人没有什么可怕,运转全真力,萧十一预先护住双耳,脸上挂着英勇就义的表,这才敢抬手叩响闻人小筑的大门:“秦妈,家主有令,让十一……”

    “住口,嚎什么嚎,萧莫天那老匹夫又要干什么!”

    萧十一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一声熟悉的女音打断,凌厉的女声好似夹杂着翻涌的怒涛在萧十一耳边炸响,让萧十一严肃的面孔陡然一白,捂着口闷哼一声,看着眼前紧闭的门扉,眼中满是震惊!

    哐啷一声大响,秦如惠含怒将门打开,那沉的脸孔,微红的眼眶,说明秦如惠今天的心并不是很好,而选在今天招惹她的人下场也注定凄惨!

    今天是闻人清婉的忌,秦如惠早早的就醒来张罗了一桌子闻人清婉曾经喜的美食供在牌位前,和萧六六祭奠她的小姐,这不,这心里这会儿指不定怎么痛骂萧莫天呢,乍一听到萧莫天的命令,她的脸色能好看吗,能不上火吗?

    哎,也怪萧十一这娃眼力界差,你说闻人小筑这地方,明眼人都知道这儿和家主犯冲,你说你来办事儿吧,开口闭口‘家主有令’是神马意思啊!这不明摆着找不自在呢!

    “说吧,萧莫天那老贼派你这黑脸神来我闻人小筑有什么居心?又想要我闻人小筑谁的命?告诉你,今天有我秦如惠在这儿站着,我看你这萧府谁敢动我闻人小筑一根草?”

    秦大侠着脸,张嘴噼里啪啦问了一大堆犀利问题,将萧莫天和眼前的萧十一都骂了进去,臭着脸,大有一副今天本大侠心不好,没心和人瞎墨迹,你有话快说,有快放的架势!

    “我……你……”

    萧十一抑郁了,此时他的脸也黑了,而且好似黑的能滴出墨汁来,他出门没看黄历啊,看眼前这架势,他今天的任务根本没有完成的可能啊!

    萧十一看着眼前的妇人,相比五个月前,虽然眼眶通红,但是她的气色却好了很多,肌肤上隐隐泛着华光,整个人也看似年轻了不少,在他萧十一的眼中,眼前的妇人看着好似还是那个曾经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小妇人,是一个没有一点儿武力值的普通人,但是此刻,捂着憋闷的膛,萧十一心中却深深的明白,不是眼前这个人没有武力值,而是她的武力值太高了,就他这样的八品高手给人家提鞋都不配,因为,他萧十一竟然看不透眼前的妇人,只有武力等级相差二级以上的武者,才看不透对方的修为,那就说明,眼前的这个‘小小’的妇人她的实力竟然比家主还要强大,难怪她敢那么肆无忌惮的咒骂家主而没有一点儿心理负担!

    眼前熟悉的‘小小’妇人脸上此刻平添了一股彪悍之气,这是她五个月前没有的,萧十一不知道这五个月来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却明白人家这是后台硬了,明显的有恃无恐啊!

    心里想明白了这点,萧十一非常识时务的放低自己的姿态,对于强者,不管是谁,只要为武者,对于强者的崇敬那时天生的。

    弓着腰,弯曲三十度,萧十一深深的表达自己诚恳和敬意,看到秦妈的臭脸缓了缓,这才开口道:“秦前辈,家主有令……”

    “行了,有话就说,有就放,你老提萧莫天那老贼干什么?老娘忙着呢,没时间在这儿陪你墨迹!”萧十一的话还未说完,‘家主有令’这四个字一出,让秦妈再次的炸了毛,不耐烦的挥挥袖,大有一副你再敢提那四个字,本大侠就和你翻脸的架势!

    大家说,萧十一这孩儿缺心眼啊,人要得多傻啊才能成他这样啊!

    秦妈的话让萧十一一噎,老脸一红,嗫嗫着嘴巴,半天不知道说啥,直到此时,可怜的娃才发现症结的所在!

    萧十一憋红了脸,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他严肃的表破功,体内的真力不要钱似的飞速运转,待压下口的抑郁之气,细细的斟酌一翻,这才开口道:“秦前辈,今天是六小姐六岁的生辰礼,萧家族规,但凡宗族子弟满六岁,就得参加统一的天赋测试,您看六小姐她……”

    萧十一这次聪明的没有将话说死,抬头询问的看向秦妈,今天的任务他已经死心了,六小姐去不去测试已经无所谓,有秦妈这么个高手震着,他只等一会儿回去挨罚就行了,可是……可是眼前这位大侠突变的脸色是啥意思?

    萧十一看着秦妈突然变得煞白的脸色,一头雾水,他……没有说错什么啊?

    “你,你说今天是六小姐的生辰!我……我竟然……”萧十一无心的一句话,让秦如惠的心头巨震,自责和悔悟盈满腔!

    ‘今天是六小姐六岁的生辰礼’!

    呵呵呵,秦妈自嘲的轻笑,是啊,她忘了,这六年来她都忘了!

    今天,不但是她小姐的忌,还是她的六六的生辰,六年了,六年来,她可怜的六六没有过过一次生辰,没人记得,没人理会,更因为这一天是她母亲的忌,每每这一天,她这自认为最关心六六的人,就会残忍的拉着那孩子为她的小姐烧香焚纸,是啊,小姐的去世她是伤心,可最苦的还是她的六六,她的所作所为一次次的提醒着六六,你这个孩子的的出生害死了自己的小姐,是害死娘亲的罪魁祸首!

    秦如惠脑中划过今天早晨六六看着她时伤痛悔恨的小脸,心头一揪,对于眼前这个人再没什么心思应付,现在她只想回去抱抱她可怜的孩子,那个没有娘亲的可怜孩子:“萧十一,你在这里等会儿,老妇人这就回去给六小姐收拾收拾,我们巳时三刻准时过来!”

    哐啷一声甩上门,秦如惠朝竹楼飞奔而去!

    而可怜的萧十一,看着眼前紧闭的门扉,一时没回过神儿,秦妈的话让他一头雾水,神马叫‘我们巳时三刻准时过来’,萧十一不明白秦妈到底怎么想的,但他唯一知道的是,他这个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轻松完成了,而现在,他只要在这儿等会儿就行!

    ------题外话------

    大吼一声:来点儿票,要支持嗷嗷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