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烫手雪莲!

    萧六六这一觉睡得很熟,等她再次清醒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

    扭脸看了看自己的胳膊,除了上面的点点黑红色血痂,受伤的左臂已经没有异常,扭了扭左手腕,三百六十度灵活自如,也没留下啥后遗症!

    萧六六轻吁一口气,心中彻底放心下来,脑袋枕在柔软的枕头上,六六眼睛睁得大大的,呆呆的盯着顶熟悉的纱帐,脑海里对于秦妈出现后的事一无所知,一点儿印象都没留下,但是她可以肯定的是当时救她的人的的确确是秦妈,只是她们是怎么安全的回到闻人小筑的?那刁蛮的七小姐如何肯放过她们的……

    这一切,萧六六都不知道!

    回想这次受伤的经历,六六心悸的同时,又深感无力!

    她萧六六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新华夏儿女,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咳咳,可不就是新人类没,地主老财被打倒了,那些封建地主的土地都被咱劳动人民瓜分了,在萧六六的印象中,虽然上一世她不受宠,却从没受过任何虐待不是,好吃好喝的长大,不缺穿不缺用,一不小心迷路了有人民的公仆110使唤,脚扭了有120,买个东西商家服务态度不好咱还可以去12315投诉,看哪个人不爽还可以上网略上嚎两嗓子,所以,在六六的印象中,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枪杀啊,斗殴啊,草菅人命啊之类的东西只在电影中出现,即便现实生活中有,也和她萧六六不是一国的!

    无故死亡,重生后的六六一直生活在闻人小筑这个属于自己的小圈子里,生活在秦妈的羽翼庇佑下,安逸舒适的生活,让萧六六竟然忘了这世上还有一种叫做——危险的东西存在!

    脑海中回放着那个刁小姐提刀刺向她时腾空飞起的样子,六六的小脸上不出现一种发现新鲜事物的兴奋,那个刁小姐看着并不比她萧六六大多少,也就五六岁的小人,却能凌空跃起两米多高,这时六六脑海里才想起这个世界,不同于她以前所在时空的科技文明,神武大陆,这是一个实力为尊,武技兴盛尊崇开发人体自力量的时空,个人的实力就是社会地位的具体体现,比如她现在所呆的萧府,就是有名的古武世家,而那刁小姐所用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轻功!

    抬起自己白嫩的小手手,六六上下翻转着,长期和外界隔绝,她的边只有一个貌似普通的秦妈,连带着让六六竟然忘了这个世界的奇特,还有潜在危险,一时的心血来潮,竟然冒然的乱跑!

    这次的受伤是教训,也是警醒!萧六六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是一个人,她要照顾年迈的秦妈,咳,这萧家六六自己心中决定的,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就得改变,在这陌生的世界,再也没有一个人会提前为她扫清前路的危险,给她遮风挡雨!

    最初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有空间农场,有安全的居所,不愁吃喝,不愁钱花就可以高枕无忧,谁知,刚刚建立起来的自信竟然被个小丫头打破,在这个靠拳头说话的世界,你的拳头一旦不硬,就会挨打,就会有人吃你的粮,抢你的钱钱!

    看着掌心已经淡的看不出痕迹的淡淡印记,萧六六握紧自己白嫩的小拳头,凌空挥舞几下,六六不勾唇轻笑,想她六六大农场主,有着农场这个大大的作弊器,她想种人参种人参,想要雪莲有雪莲,灵芝比蘑菇多,有了这些别人梦寐以求的宝贝,她想练武功还不跟玩儿似的!

    话说这天山雪莲问题,这也就是萧家六六空有宝山而不自知,若是她懂得最基本的武修修习法诀,整整五年的时间天山雪莲当零食吃,就是一头呆驴,也能喂成绝世呆驴!而萧六六对此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萧六六这些年吃的雪莲确实不算多,也就是五年前拿出的那颗啃了一少半!可也确实不算少,那一少半天山雪莲可以造就一个加强连,近百人的八品高手!

    近百人的八品高手啊,这是多强大的战力啊,这百人集体出动,顷刻间就可以让一个中等家族土崩瓦解!而我们的萧六六同学只是用这一少半的天山雪莲中,十之一二的量改造改造体,十之二三不能消化的能量储存在血骨骼中,剩下的百分之七八十都变成了便便排出体外,滋润了闻人小筑的花花草草,枝枝叶叶!而每天必不可少的那点米粒大小的碎莲沫子只为解决口腹之——多香多醉人的美味啊!

    要知道,这五年的时间中,六六天天天山雪莲当零食吃,从最初的只敢吃芝麻大一块到现在的米粒大,连续不断的顶级灵宝的改善下,六六的体素质好的变态,所以即使萧家六六再小白,自己体的变化那是实打实的,别人手上划个血口子,没有个两三天都难愈合,而她只要两三个个时辰,以前她跑个七八百米都气喘吁吁,现在就这五岁多的小板,围着农场三十六亩地跑一圈都不带大喘气的,所以六六自然明白这天山雪莲的强大效用,而有了这样的珍宝做后手,六六丝毫不担心她有没有习武天赋,也不心她会落人后!

    就算是最后敌人太强大,那她萧六六还不是有后招呢么,等到她的六六牧场开业了,她狗熊养十头,老虎养十只,狮子再来十只,到时候看谁敢欺负她萧六六,咱开门放狗熊!至于貔貅,狻猊,椒图之类的神兽,呵呵,六六心中干笑几下,不是她没有养神兽那志气,单单以农场的升级速度,等到她寿终正寝了,她的六六牧场也升不到五十多级啊!

    不过,人要学会知足不是,知足者常乐嘛,六六挠挠头,不呵呵傻笑几声!

    “六六,你醒了,哪里疼?告诉秦妈!”

    秦妈的声音打断了某六的臆想,被人撞破心思的羞愧让萧六六老脸一红,支支吾吾着开口:“我——我不疼!”

    “六六,不要吓秦妈,哪里疼你说出来啊,秦妈在呢,秦妈在这儿呢,没有人再敢伤害我的六六!”六六的支支吾吾被秦妈误认为是隐忍的表现,小心的拿起六六的小细胳膊,秦妈上下翻看!

    “秦妈妈你看,六六好好的,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健壮的像个小牛犊!”收到秦妈担忧的眼神,六六夸张的捏捏小拳头,挥舞几下以表示自己真的没事儿,但是秦妈脸上的后怕让六六认为她应该起来跳几下,以确保自己话语的可信程度:“秦妈我真没事儿,你不信,你不信六六跳给你看!”

    说话间,萧六六一骨碌从上爬起来,咚咚的蹦跳两下,以增加可信度!

    “哎呦,我的好孩子,秦妈信秦妈相信你还不成!”萧家六六的举动吓了秦妈一大跳,手臂一伸就将六六捞在怀中,秦妈的头埋在六六的颈窝,颤抖着嗓音后怕道:“我的六六好好的,好好的啊!好孩子,你快先坐下,三天没吃东西了,哪里来的力气瞎蹦跳!”

    看到完好无损的六六,秦如惠脸上的表彻底放松下来!

    这三天时间,六六上的伤势其实早在第一天的时候就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只是人却一直昏迷不醒,为此秦如惠的心中一直忐忑不安,现在见到六六彻底平安无事,她心中的巨石这才放下!

    轻轻摇晃着怀中的六六,秦如惠抬手怜惜的抚|弄着六六胳膊上点点黑红色的血痂,手掌过后,只见那黑红的血痂竟然自动脱落,底下还是那如玉的白嫩肌肤,秦如惠见此脸上不喜不胜收,这三天,她虽然对六六强大的恢复能力惊奇,却并没有太在意,可此时……

    秦如惠手掌加快了速度,扫落六六胳膊上剩余的血痂,看到那恢复如初的肌肤,秦妈不喜极而泣,灼的眼神看向六六的右脸颊,眼中的神悲喜交加,颤抖着手抚上六六脸颊三寸长的刀疤!

    “嘶……秦妈妈,六六痛!”

    “……”

    滚烫的泪水滴落在六六手上,六六挣扎的动作一顿,抬眼看着沉默的秦妈,小嘴紧紧抿起,她想起了跳跃的火光下,那刁小姐愤恨的眼神,还有那冷冷的刀锋!

    她萧六六不是破相了吧!

    “秦妈妈,六六不疼的,真的,六六一点儿都不疼!”

    说实话,萧六六一点都不担心她的毁容破相问题,反正这一世没有了小耗子,她打定了主意一辈子孤一人,像她现在这漂亮的小脸蛋,将来长成了还不知道要怎么招蜂引蝶捏,所以对于脸上多道疤痕她萧六六根本不在乎,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她萧六六没有那个红颜知己,美给谁看啊!

    所以,总结来说,对于破相事件,美不美她萧六六是一点儿都不在意!

    当然,她萧六六小心眼又记仇,她自己的脸自个儿不喜欢,她自个儿就是烫花,划花她自家乐意开心,但被一个外人平白无故划花脸,六六心中不堵着一口恶气,睫毛轻颤,萧六六的眼底滑过一道冷芒,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一刀之仇她终有一天会还回去的!

    “我可怜的孩子!”

    秦如惠再次将六六的乖巧当成隐忍,眼泪落的更凶,这个在外人面前杀伐狠绝的妇人在六六面前只是一个痛失女的可怜母亲,此时的她再没有了往的精明和杀伐果决!

    “那是青渊匕,是萧府的传家宝,是传奇级武器啊,被传奇级武器伤了的人,若是没有秘药,伤口都很难愈合,也多亏六六的恢复能力强,要不然,要不然……,现在还不知怎么样呢!”

    轻抚着六六的脸颊,秦妈絮絮叨叨的诉说着,语气悲伤:“小姐,如惠的错,都是如惠没有照顾好小小姐,小小姐的脸毁了,毁了啊!”

    “秦妈妈,六六没事儿,真的没事儿,你看这是什么!”六六的话音刚落,馥郁的清莲香便充斥在整个屋子!

    秦妈的固执让六六无所适从,滚烫的泪水让六六的小心肝直抽抽,她萧六六的脸她自己不在乎,可秦妈在乎啊,无奈之下,六六只好拿出一瓣莲花,这玩意儿的神奇六六心知肚明,治个脸伤还不跟玩儿似的,管它的传奇匕首,还是家传之宝,还不雪莲一出,谁与争锋!

    “圣——圣莲!”

    秦妈声音颤抖,看着六六手中那婴儿巴掌大的白玉色花瓣,脸上的表如见了鬼般惊愕!

    看到秦妈的震惊,六六心中得意一笑,雪莲一出,神与争锋啊,板着小脸六六道:“秦妈妈,这莲花能治好我脸上的伤吧!”

    秦妈呆呆道:“能!”

    “咯咯,那不就行了,你不用再担心六六的脸了吧,不难过了哈!”

    萧家六六咯咯一笑,小手手抹掉秦妈脸上的泪水,哄小孩儿般轻拍秦妈的后背,她萧六六可是听她的小耗子说了,老人就像小孩儿,要好好哄滴!

    “小小姐,你这圣……这莲花是从哪里来的?”

    “不不不,小小姐你不要说,千万不要说!”

    “让秦妈好好想想,好好想想!”

    “哦,对了,这莲花能治好六六姐脸上的伤,我的六六脸上不用留疤痕了,真好,真好!”

    秦如惠盯着那瓣莲花,脸上的表时而痴迷,时而狂乱,絮絮叨叨自语着说了一大堆话,‘小小姐’,‘六六’的混着喊,这时的萧家六六也终于认识到自己手中东西的珍贵!

    圣——莲啊!

    跟‘圣’字沾上边的东西,能简单才怪,难怪秦妈如此失态!

    “秦妈妈,这东西……”萧六六觉得她的手心发烫,恨不得将这惹事儿的玩意儿扔了!

    而萧六六确实是这么做了,小手手一翻,将那朵如玉的莲花丢在上,跟躲瘟疫似的,想她萧六六也是刚才一激动,手一抖将这玩意儿掐了出来,根本没考虑后果啊啥的,此时六六心中唯一庆幸的就是没有将那朵啃得跟狗咬了一样的半朵莲花整个拿出来,看着秦妈此时狂乱的眼神,萧六六的小心肝扑通扑通跳的飞快!

    “六六!”

    秦妈一声惊呼,划过的手掌带起淡淡的残影,飞快的捞住飞落的莲瓣,脸上的表一松,然后抬头定定的盯着六六无辜的小脸,脸上的表变了又变,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又闭上!

    最后秦妈长吁一口气道:“好孩子,坐好了,秦妈给你敷脸!”

    脸上带着释然的浅笑,秦如惠手中拿着那瓣如玉的莲花瓣,在边角轻轻的刮出一点汁液,均匀的涂抹在六六脸上的疤痕上!

    完工后秦妈拿出一个玉质的盒子,将剩余的花瓣放入,扭头看看六六的小脸自个儿不扑哧一乐:“能拿圣莲敷脸的,这天下间恐怕只有我家六六一人了!”

    ------题外话------

    来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