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秦如惠的纠结

    跳跃的烛火光线明灭不定,上的女童虽然脸色还显苍白,但是却呼吸均匀,睡容安详宁静,秦妈坐在边,眼睛紧紧盯着上的六六,脸上的表似悔似恨,在昏暗的烛火下明灭不定,好似陷入了沉沉的回忆中!

    她是秦如惠,五十多年前,她和哥哥秦如悔一起被闻人家主所救,为了报仇,兄妹二人从此心甘愿成了闻人家族死士中的一员,从那时起她的一生就注定活在黑暗中,三十三年后,他们兄妹二人大仇得报,却变成了没有感的行尸走,变得不再像人!

    也即是那时,家主的宝贝,也是她未来的主子闻人清婉出生了,是的,她秦如惠幸运的成了保护闻人家最珍贵的宝贝的那个人!

    以后的十多年中,她看着自己小姐从懵懂无知的娃娃变成妖娆美丽的少女,十多年的时间,闻人清婉十多年的灿烂笑容,让她从一把冷硬死气的人形兵器退回人,有了感,有了喜怒哀乐,这对于一个活生生的人来说是喜,而对于一个合格的死士来说却是悲哀!

    就是因为这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的感,一直冷血冷的秦如惠竟然会一时鲁莽,会在小姐十八岁生的前夕去幽龙渊绝地中为那个妖娆却又纯真的少女取所谓的生辰礼物——龙涎芝!

    龙涎芝,神武大陆上最为珍贵神秘的灵宝之一,传说龙涎芝只生长在巨龙的巢周围,成熟的龙涎芝金黄如玉,异香万里,指甲盖大小的一点,就可以让一个武学白痴成为八品高手,更能让武修瞬间突破先天,让女子容颜常驻!这样的宝贝,一直有传说中的恶龙守护,寻常人根本可遇不可求,而她,竟然鬼迷心窍去了幽龙渊!

    秦如惠还清楚的记得幽龙渊旁,当那恶龙的巨尾袭来时,是她的小姐替她挡下致命的攻击,让她惊心的是,再次醒来,空间转变,她和小姐竟然掉落出神域之外,更让她心痛的是,小姐的一修为尽失,而她也变成了一个半死不残的废物!

    神域之门,每开启一次,需要十二年的轮回,正是因为这样的关系,权宜之下,她和小姐二人最终只能依附于萧府萧莫天,只等十二年后神域之门打开,二人重新回归闻人家族,可谁知——

    秦如惠思及此,泪水不由的滑落,谁知——她的小姐竟然丧命在这萧府,死的那样不甘无奈,两年,只剩下两年的时间她们就可以回家了啊,她的小姐怎么会死,念及此,秦如惠心中都感觉极不真实,每每呆在闻人清婉的屋子,她都感觉到她家小姐还在,还活生生的在她边!

    秦如惠的眼神看向上的女童,现在的小小姐长的像极了小时候的闻人清婉,让秦如惠时常有时间倒流的感觉,而且五年前的时候,秦如惠突然发现自己几乎废掉的武功竟然有恢复的迹象,秦如惠大喜的同时,更叹太迟,若是她的武功能早些恢复,她的小姐也不会——

    为此,秦如惠将残生仅存的所有希望寄托在六六上,心中更是暗暗发誓,这一次她定要护好自己的小姐的骨血,不让她的小小姐受一点伤害!

    五年的时间,秦如惠的伤势恢复的不快,到此时仅仅是九品武者的修为,距离她全盛时期相差太多,而她也一直以为自己的小小姐是个小呆子小哑巴,为此,秦如惠不知在闻人清婉的牌位前流了多少泪水,谁知今天一天之间,上天给了她巨大的惊喜,她的小小姐聪明乖巧,不是呆子,更不是哑巴!

    秦如惠不心中惊喜异常,为六六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想到六六往乖巧安静的子,便放心的回到闻人清婉的居所,细细的诉说她的惊喜!

    当时她从闻人清婉的屋子出来后,没有见到六六,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曾经的六六一直都喜欢呆在自己的小屋,白天晚上的睡觉,只有吃饭的时间才会露个脸,所以秦如惠一时大意,也忘了她的小小姐已经恢复正常,当时并没有发现六六消失,待到她回过神,发现六六不在房里的时候,顿时慌了手脚!

    秦妈翻遍整个屋子,都没有找到六六的踪迹,直到发现那些被挖掘过的小坑!

    六六当初离开的时候,在闻人小筑的花园里,顺着鹅卵石小道一路肆虐,挖了一路的陷阱浅坑,秦如惠就是顺着这些看似杂乱,却又规律的浅坑找到六六的踪迹!

    当初为了自的安全,闻人小筑的花木看似随意栽种,事实上却都是闻人清婉按照一定的玄奥规律排列的,整个闻人小筑的鹅卵石小路看似四通八达,却是一个巨大的迷阵,清楚知道这一点的秦妈当时根本没有太过担心六六的安危,在她的心中,六六一个五岁的小小孩童,怎会走出闻人家族有名的迷阵,所以,只要六六还在闻人小筑,就不怕有危险!

    可随着那一路蔓延的浅坑越走,秦如惠的心就越凉,心中不知该感叹她家小小姐聪明呢还是运气好,因为六六挖走的那些金黄大花恰恰是组成这迷踪阵的主要阵基之一,六六恰恰就那样误打误撞的出了闻人小筑!

    待到秦如惠看到大开的门扉,心中就是咯噔一下,闻人小筑依山而建,这些年外人对闻人小筑的评价如何秦如惠心知肚明,所以闻人小筑周围人迹罕至,就连曾经的小路也荒凉凄惨!

    前一天的秦妈或许对闻人小筑的现状乐见其成,至少清净无忧,可现在,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色,一人多高的杂草,黑色的斑驳树影让人毛骨悚然,就是一个成人呆着也难以忍受,更何况六六这样的小孩子!

    心中的担忧潮水般涌来,秦如惠心中焦急,顾不得隐藏自己恢复武功的事实,形一闪,顺着六六留下的痕迹追了过去!

    远远地,秦如惠就看到了那片灼人的火光,以她此时九品武者的修为,即便相隔几百米的距离,秦如惠也清楚的看到那个被人凌空架起的小小影,那一瞬间,秦如惠只觉得全的血液好似凝固,全通体冰凉,心脏好似被人狠狠的抓碎,心中掩藏数十年的冰冷杀意瞬间复苏,竟然有了毁灭一切的|望!

    此时的秦如惠思及那时的形,全还忍不住轻颤,多亏,多亏她的小小姐命无忧!

    伸手轻抚上六六被白纱包裹着的胳膊,秦如惠的脸上露出嗜血残忍的轻笑,胆敢伤害她家小小姐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伸手握紧拳头,秦如惠的手上青筋暴起,体内真力流转,虽然她不知道这五年自己的武功是如何恢复的,但是现在无论如何,她都不在是曾经那个半残的废人,若是再有人想伤她的人,就得有死的觉悟,想必,以她现在九品武者的修为,即便是萧府,也得有所顾忌,毕竟,多一个神出鬼没,而且修为达到的九品的敌人,是个人,都睡不安稳!

    更况且,她相信,她的武功会慢慢的全部恢复,到时候——

    哼!

    秦如惠鼻翼轻哼一声,到时候一个小小的萧府,她根本不用再忌讳任何人!

    秦如惠皱着眉头,脑中想起刚才那个叫做梅媚儿的女人,还有那个刁蛮的七小姐,更有那所金碧辉煌的宫

    秦如惠知道那所宫是萧莫天七年多前建的,也就是她的小姐刚怀小小姐的时候!当时为建这所宫,萧莫天几乎动用了半个萧府的力量,短短十天的时间,那所奢华的宇便屹立在闻人小筑对面,好似替萧莫天嘲讽着她家小姐的不知好歹,思及此秦如惠不嘲讽冷笑,萧莫天啊萧莫天,总有一天,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承受应有的惩罚,闻人家的怒火不是你一个小小的萧府能承受的!

    呵呵呵!

    秦妈不轻笑出声,待眼神一看到上的女童,脸上的笑容懵然一僵,萧莫天即便再不是东西,也是她小小姐的父亲,秦如惠脸上不泛起难为,斩不断的血脉亲上的小人上流淌着一半萧家的血液,她不想有一天她的小小姐难堪为难,这也是秦如惠一直隐忍屈服的主要原因!

    此时的秦如惠满脸纠结,若是她要知道,眼前这个小人从来没有将那个叫做萧莫天的男人放在心上,更没有当做父亲,而且还时不时的在心里扎一个叫做萧莫天的小人,不爽的时候再来个老虎凳啊,抽个皮鞭啥的!不知脸上会是何种精彩的表

    ------题外话------

    哈哈,终于看到书皮了,咱自己不会做,辛苦给咱制作书皮的大人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