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快抓住那个丫头!

    话说,有一天大牛问他爹:“爹啊,山的那边是啥啊?”

    大牛爹答:“孩儿啊,山的那边还是山啊!”

    此时,若是有人问萧六六,闻人小筑的外面的是什么?

    萧家六六肯定会答:还是曲里拐弯儿的路啊!只不过值得萧六六庆幸的是,闻人小筑外只有一条小路,不像闻人小筑中的小路不但七拐八拐,而且条条相通,道道叠交!

    闻人小筑外确实只有一条两米多宽的小路,只容一辆窄轮马车通过,当初将闻人小筑建在最靠近大山的位置,闻人清婉图的就是清净,留下的这条能容马车经过的小路,只是为平采买方便罢了!

    而现在,长期的缺乏人气儿,原本两米多宽的小路已经被杂草覆盖,只留下五十公分宽的一条窄窄的小道,小道的两边是茂密的杂草,还有两排高耸笔直的白杨!树高草密,清风将白杨林吹的哗哗作响,不远处隐隐的山林中有不知名的兽吼,让人毛骨悚然,或许是因为黄昏的关系,又或许因为通往闻人小筑的这条小路长时间无人问津,萧六六在这夏的黄昏竟觉得莫名的冒冷气儿!

    萧六六扭头看看后不见踪影的闻人小筑,又看着前不见出路的小窄道,小脸一垮,心中隐隐发紧,唔——她不怕啊飘,她真的不怕啊飘,六六小脸发青,仅存的一点打道回府的念头被啊飘姐姐吓得消失无影,心理给自己打气儿加油:俗话说得好,好马不吃回头草,人不怕鬼鬼怕人,六六抬手搓搓胳膊上冒起的鸡皮疙瘩,梗着脖子握紧手里的小黑铁锹,将小木桶往小胳膊一挂,吸气收腹,咚咚咚撒丫子闭着眼朝前跑去,就连小木桶中撒出的花朵都没发现!

    “哟,这是谁家的小姑娘啊,怎么一个人跑到这地方来了?来来,快过来,叔叔送你回家去!”

    豪爽粗狂的嗓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奔跑中的六六只觉得子一轻,紧接着落入一个满是阳光味道的怀抱,六六的小板一抖,长长地睫毛轻轻的颤啊颤,伸出小手手摸摸边这个生物的口,唔,的,还有心跳,再耸耸自己的小鼻子,满满的阳光和青草的味道,真的不是啊飘啊啊飘!

    放心的睁开眼睛,突然映入眼帘的大毛脸吓了六六一跳,白着小脸,萧家六六呆呆的小脸上表愈发僵硬!

    “哈哈,小丫头,这就怕了!”

    毛脸的男子材魁梧,肩膀宽厚,六六坐在他铁塔般的臂膀上,惊奇的发现这个男子竟然有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那棕色的眼底好似有着细碎的阳光,即使他粗着嗓门哈哈大笑,也好似暖暖的让六六心安!

    “小丫头,下次可不要乱跑了,就你那胆小的小模样,还敢往这条鬼道跑,要知道那些饿鬼最喜欢你这样漂亮的小姑娘了,小心被恶鬼抓走了煮吃!”男子最后的语调一低,大毛脸猛然靠近六六,咧着一口大白牙吓唬六六!

    六六的脸色如他意料中的一白,没有神采的黑白大眼眼底溢出淡淡的水雾,男子见状美丽的丹凤眼中一片焦急,像六六这般长的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即便长的呆呆的,那卖相也是杠杠的,看到小美女流眼泪,任谁看见能无动于衷能不心焦心疼,男子蒲扇般的大手揉揉六六的发顶焦急道:“喂,我说小丫头,真的吓着了,叔叔是骗你的,你不要哭,千万别哭啊!你听叔叔说,这世界上鬼哪里有人可怕,你连叔叔这个大恶人都不怕了,怎么还怕一个小小的鬼魂!真是没出息的小丫头,好了好了,叔叔不对,不应该吓唬小丫头,快看,咱这不是出来了么,不怕了,叔叔带你去找爹娘好不好?”

    萧六六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将脑袋埋在男子的颈窝,白玉般的小脸上绽放出一个白梨花般的浅笑,刚才的她不是被这男子的话语吓到了,而是因为这里的人竟然将去往闻人小筑的小路称之为鬼道,听到这样的称呼六六心中除了心酸外,就是为她娘亲不值,这才多久的时间,不知道这整个萧府之中能有几人记得曾经的闻人小筑,记得那个有着妖娆浅笑的闻人清婉!

    而此时她边这个人,虽然长了一副凶恶粗狂的大毛脸,会粗声吓唬她,心肠却不坏,能这般对一个陌生的小孩子,这人的心肝定然是红的!是啊,就像这个男人说的,鬼哪里有人可怕,她连这个毛脸大胡子都不怕了,还怕劳什子鬼啊,这不是自个儿吓唬自个儿捏,太丢脸鸟!

    “丫头,怎么不说话,快告诉叔叔你家在哪里,叔叔送你回家!”

    男子此时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他的后是通往闻人小筑的小道,正前方和左右两边是三条笔直宽敞的石板大道,七八米宽的青石大道两旁,是修剪得宜的低矮树丛,还有点缀着的点点繁花,愈发衬托的六六后的小道萧瑟寂寥!

    六六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张张嘴轻啊一声,然后快速闭上嘴,她还没有准备和秦妈以外的人亲近,所以眼前这个有着阳光和青草味道的毛脸大胡子男人,对于她来说只是偶然的相遇,她并没有打算深交!

    六六偏偏头打量眼前的这个毛胡子,看着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中的期待,最后还是抿紧嘴唇,挣扎着从他怀里下来,小跑着退后几步,六六这才发现眼前这个男子竟然异常高大,目测最少有一米九,一黑色的劲装贴着结实的板,魁梧异常!黑色衣服的布料极好,做工也很精致,袖口和衣摆的位置有着精致的图案,这个粗狂的大胡子上隐隐散发着迫人贵气,只是此时他的后腰挂着一只有着七彩羽毛的山鸡,山鸡的肚子轻轻的起伏着,眼睛却紧紧的闭起,这样的造型让男子看着不伦不类,却平添几分亲切!

    “丫头,你——你是个小哑巴!”男子的声音带着试探,惋惜还有无奈,美丽的眼睛看着眼前漂亮精致到极致的女童,满是怜惜!

    六六抿嘴板着脸朝男子深鞠一躬,算是对他将自己带出小道的感谢,心中对这个满嘴跑马的男人甚是无奈,若是她真的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哑巴,被人这么直白的以刺激,不哭死才怪,利落的转,六六朝后的男子摆摆小手,走人鸟!

    萧六六想走,可有人还不愿意捏,这不后粗狂的男声大喝一声:“小哑巴,你等等!”

    萧六六闻言脚步一顿,紧接着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一双大手将她捞起,粗狂的大笑声在耳边响起:“哈哈哈,小哑巴,这是叔叔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六六的脑袋上被插上了一根蓝绿色的长长艳丽的野鸡尾羽,毛脸男子用自己的大胡子狠狠的在六六的脸上蹭了蹭,看着左躲右闪的六六低声在她耳边凶狠道:“小哑巴,以后不要再乱跑了,听到了没有!”

    六六胡乱的点着头,毛脸大胡子这才放开六六,将她小心的放在地上,美丽的丹凤眼再次在六六的小脸上扫描一圈,眼底深处狐疑之色一闪,然后转大步的离去,六六好似听到有毛脸大胡子粗狂低沉的声音飘散在空气中,隐隐的传入她的耳中——那是她的地方,小哑巴,你就不要再去那里打扰她的安宁了!

    与毛脸大胡子相遇只是六六途中的一个小插曲,拎着自己的小木桶,扛着小铁锹,六六一转就将那个大毛脸扔出脑海,伸手拔下脑后的野鸡羽毛,六六朝天翻个白眼,小手手扔弃的动作一顿,手腕一翻将羽毛扔进自己的小木桶中!

    天边夕阳如血,看着天边如火的晚霞,萧六六心中犹豫着踌躇不前,虽然这会儿她理智上是不怕啊飘了,但是感上还是没胆走回头路,回看了眼后荒凉寂寥的小路,六六最终抬脚朝着眼前笔直宽阔的大道走去。慢慢悠悠的踱着步子,六六不时回头瞅两眼,她相信,只要秦妈一出来,第一眼绝对能看到她!

    无聊的掏出一根翠绿的小黄瓜,六六一边欣赏着萧府沿路的风景,一边咔嚓咔嚓吃的正香,就在距离那个十字路口仅仅十多米的距离,远远的,六六看到一幢金碧辉煌,精致绝伦的宅子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六六咂咂嘴巴,不为这萧府的富有而感叹,又为这萧莫天对自己的亲生女儿的吝啬而深深钦佩啊!

    你说,你就是拆下眼前这大宅门前的那对白玉狮子卖了,也够给她和秦妈过活半辈子了,可这萧府的主人宁可将那钱钱做成石雕,也不愿意给自己的女儿换点口粮,这是啥子父亲哦,六六不对她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深深鄙夷,外加不屑!

    轻叱一声,萧六六的鼻孔冒着小白烟,脑中开始扎叫做萧莫天的小人!

    “你是谁?”

    童声软糯粘人,从萧六六边的矮树丛中响起,六六凶狠的咬黄瓜的动作一顿,低头看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喂,本小姐问你是谁?快回答!”

    软糯的嗓音此时带着些许蛮横,低矮的矮树丛沙沙轻响,六六没有看清声音主人的样貌,原本的好心也被声音主人的蛮横打消,咚咚哐哐的拉起自己的小木桶,六六脑瓜一扭,头也不回的走开,只余下咔嚓咔嚓的咀嚼声!

    “站住,喂,你在吃什么?不要走,你给本小姐站住,混帐,本小姐在问你话呢,谁给你的狗胆竟然敢违逆本小姐!”

    萧六六后矮树丛晃动的沙沙声越来愈大,夹杂着那个软糯童音气急败坏的声音,六六朝天翻个白眼,对这种刁蛮任的小孩懒得搭理,更对教出这样刁蛮小孩儿的父母嗤之以鼻,抬手将吃的只剩下梗梗的黄瓜蒂朝后潇洒一扔,昂首迈步朝前走,咱看美美的大宅子去!

    “啊,你这个该死的丫头,竟然敢打本小姐的头,来人啊,快来人!香,你个婢,快过来,本小姐在这里啊,快来,快抓住那个丫头!”

    好巧不巧的,萧六六扔的黄瓜梗梗砸在树丛里那个小丫头的脑门上,听着后小丫头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萧六六一个哆嗦,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小丫头的大嚎过后,隐隐有嘈杂的声音慢慢靠近,六六前瞅瞅,后看看,想躲进农场种却又怕自家秘密曝光,跑吧,她这样的小短腿能跑过谁,六六索心一横,转过头来看着矮树丛下已经爬出小半个形的小丫头,精致的小脸上呆滞无神,好似刚才恶作剧,朝天翻白眼的那个人不是她,变脸之快,让变脸的师傅都拍马难及!

    事到如今,六六知道怕也没用,心中倒有几分有恃无恐,她是谁啊,萧家六六,萧莫天的六女,她就不信这些人真敢把她怎么样,无论如何,这具体的原主人也叫萧六,难道这些奴才还敢杀了萧莫天的女儿不成,六六相信,即使那个萧莫天再脓包无用,为萧府家主的他也不会让人杀了他的女儿的!

    ------题外话------

    要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