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说出来走出去!

    对于小当当进化这个事,萧六六心中是期盼且惊喜的,至于所谓长达九天的进化时间,六六也不甚在意,毕竟那是她自己的农场,想进去还不是一个念头的事,想见小当当也简单的很,他小当当无论如何进化还不是呆在农场空间里,难道还能消失不成!

    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之后萧六六神清气爽,抬手刷的一声拉开了帷帐,唔——突兀的强光照让六六难受的抬手挡住眼睛,眯缝着眼睛望向窗外,六月份的下午两三点钟正是阳光灿烂的时候,五年了,整整五年的夜颠倒,她有多久的时间没有见到这般灿烂的太阳了!

    咚咚咚的脚步声响起,六六对秦妈每每在她醒来第一时间察觉赶来已经见怪不怪,直到今天早上,她才知道自己的不言语对这个妇人的伤害有多大!睁大眼睛看向门口的位置,六六心中默数着五、四、三、二、一,刚数完,果然刷的一声,竹制的门帘被人撩开,秦妈脸上此时挂着慈祥和的浅笑,一如往般抬眼看向端坐在边的六六,然后手脚利落的帮六六换衣,穿鞋!

    给六六穿衣的空挡,秦妈一如往的自语道:“小小姐醒了啊,今天可醒的真早,哎呀,睡饱了没有啊!你今天醒的太早了,秦妈可还没有做饭呢,我的小小姐这下得饿肚皮了。呵呵,小小姐不要担心,秦妈待会儿就给你做饭吃,你说好不好啊,小小姐?”

    “好!”

    清脆的童音突兀的响起,让秦妈的动作一顿,扭头看了看怀里依旧呆呆的小女童,秦妈摇摇头,然后自嘲的勾勾嘴角,抱着收拾利落的六六坐在梳妆台前!光滑的铜镜映出女童白玉般精致的脸庞,秦妈拿起梳妆台上放着的白玉梳子,一下下的打理着镜中女童乌黑顺滑的头发,那专注的样子好似女童的头发就是她的全世界!

    秦妈的手心带着薄薄的茧子,蹭的六六的耳边痒痒的,灵巧的手指蝴蝶般飞舞着,眨眼间,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发髻,看着镜中漂亮的女童,秦妈呵呵一乐:“呵呵,小姐年轻的时候啊,也是这般乖巧的坐在梳妆台前等着秦妈给她梳头,只是那时的秦妈手笨,扯痛了小姐还不自知,也多亏小姐心底善良,要不然啊,哪里还容许秦妈在小姐边呆了三十多年!”

    秦妈眼中带着浓浓的回忆色彩,手上的动作也随之慢了下来,迷蒙的眼睛对着空气自语道:“小姐啊,你说秦妈是不是老了不中用,这耳朵也不好使了,刚才竟然听我们的小小姐在说话,这人啊,不服老不行咯!”

    听着那带着浓浓迟暮之气的女声,六六心中一颤,酸涩的感觉瞬间溢满了整个腔,她就说嘛,为什么秦妈不理会自己,原来这个可怜的老人竟然以为自己刚才的话语是幻听,悔恨的绪充满六六的脑海,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一时的任给这个老人造成这样大的伤害,开口说一句简单的话语对她而言没有任何困难,她认为没有意义的事,却是这个老人心灵的慰藉救赎!

    萧六六红了眼眶,晶莹的泪水自眼中流下,细细的抽噎声在静静的空间里清晰可闻,却没有唤回那个可怜老人的注意:“秦妈妈,你不是幻听,真的是六六在说话啊!”

    清脆的童音带着淡淡的沙哑,秦妈手中的动作猛然一顿,脸上的表震惊,惊喜,不可置信,啪嗒一声,手中的白玉梳子掉落在地上!秦妈深吸一口气蹲下,颤抖的手让她不能顺利的捡起地上的梳子,哆嗦着手无意识的狠狠在自己大腿拧了一下,这才制止住那剧烈的颤抖,顺利的捡起地上的白玉梳子,秦妈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啪嗒一声,手中的梳子再次掉在地上,秦妈猛然转紧紧的抱住六六,张嘴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小小姐,是你说话了吗?你真的说话了吗?小姐,你在天有灵,秦妈等了整整五年,我们的小小姐她终于开口说话了,呜呜呜——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秦妈妈,不哭,不哭,是六六不好,六六让秦妈妈伤心了!六六不乖,你打六六吧!”一下下轻拍着眼前老人单薄的后背,六六从来不知道这个老人慈祥的笑脸下,脊背竟是这般的瘦弱硌手,往笔直的脊梁竟这般单薄!萧六六高高的仰起脸,试图回滚烫的泪水,却只能在秦妈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中次次失败!

    “我怎么——怎么舍得——打——我的小小姐!”秦妈抽咽着摩挲六六的发顶,还轻轻颤抖的手重新捡起地上的白玉梳子,继续帮六六梳头,只是此时秦妈脸上的笑容真实而开心,就连眼底,也带着淡淡的满足!

    “只要我的小小姐好好地,平平安安啊,秦妈就放心了,哪里舍得打我的小小姐啊,要打,也是秦妈该打,没有照顾好我的小小姐!”到底是经历了许多的老人,秦妈很快就控制好了自己的绪,打量着镜中乖巧可的女童,精致的小脸上虽然还是没有多少表,但那红红的犹带泪痕的眼睛,却有着往没有的动人神采!

    从镜中看着秦妈欣慰的脸,六六乎乎的,心中是从未有过的妥帖滚烫,这个人是她的亲人,上一世没有在母亲上得到的感,这个人全都给老了她,所以六六对她的称呼从秦妈变成了秦妈妈,这一世,是她给了自己母亲般的亲,所以她也想做个孝顺的乖女儿:“秦妈妈,你叫我六六吧!”

    “这怎么可以,尊卑有别,你是秦妈的小主子,秦妈怎么可以直称你的名讳呢?”秦妈脸上一惊,闻言果断的摇头否定,她的眼底深处六六却看到了惊喜!

    “秦妈妈,您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六六伤感的话语打断了秦妈的犹豫,想到六六孤苦的世,秦妈心头一酸最终点头答应:“好,秦妈答应你,六六,我的可怜的六六!”

    小小的竹楼中再次响起了秦妈的啜泣声,只是此时那哭声中带着淡淡的喜悦,还有浓浓的希望!

    闻人小筑依山而建,四周是高大的树木,里面也种满了各式花草,所以夏的闻人小筑凉爽宜人,几乎感觉不到属于夏的暑

    闻人小筑内花艳草丰,曲折折的鹅卵石小道干净整洁,并没有因为缺少人气儿而变得荒废,竹林,花园,草地,灌木丛,药园,不知名的一人多高的奇怪树木,假山怪石,花花草草,小溪流小河塘,林林总总一样不少,整个闻人小筑面积大的惊人,蝴蝶儿在飞舞,不知名的鸟儿在花草间蹦蹦跳跳,今天,这鲜少有人光临的小路上突兀的响起了叮叮当当的怪异动静!

    一朵紫色的碗口大小的花朵上停着一只彩色的蝴蝶,突兀的响声吓了蝴蝶一跳,害怕的颤抖着花翅膀,就等那吓蝶的怪物出来,哐哐咚咚,静静的小路上那叮叮当当的响声越来越近,三丈高的小假山挡住了蝴蝶视线,隐隐的蝴蝶只见到绿色的碎花衣摆,哐啷一声巨响,蝴蝶扇动着翅膀逃命去也!

    眼前的鹅卵石小道没入假山中,在高高的假山中间开出了一条一米宽,两米高的狭窄通道,萧六六靠在光滑的假山壁上,抹抹额头的细汗,一张如玉的小脸此时红通通的,哐啷一声扔掉手中的小桶,六六小脸上的表看着好不精彩!

    娘亲啊,你的闻人小筑建的也太大了吧,应该叫闻人大宅,而不是小筑,眼前这能是小筑嘛!

    和秦妈一起吃完饭,趁着秦妈收拾的空挡,萧六六一时心血来潮打算四处走走,毕竟来到这个世界近六年的时间了,除了秦妈,她压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是圆是扁,都快自闭傻了,连带着秦妈也跟着遭罪,所以,还是伟人说的好,落后就要挨打,与时俱进是必须的,咱要放眼世界,走出未来!

    只是只是,谁来告诉她,这闻人小筑为什么这么大,一米多宽的小路曲里拐弯儿的没个尽头,她这走了都快一个小时了,还没看到闻人小筑的大门,抽抽嘴角,六六对秦妈更加心疼,难怪那么瘦,一个人打理这么大个园子,不累才怪!

    弯腰捡起地上的小木桶小铁锹,六六咬牙继续上路,虽然她萧六六没恒心没耐心,但五年时间才做一个决定,要是因为这点儿小困难半途而废,那她就太没用了,六六的倔脾气一上来,和这曲里拐弯儿的小路杠上了!

    咚咚哐哐,叮叮当当,小小的人儿穿着一翠绿的碎花衣裳,头发用同色系的带着绑着两个小小的发髻,边走便摇晃着圆圆的小脑袋,右手拖着一把黑色的手臂长的黑色小铁锹,行走间,圆圆的铁锹尖尖圆头在鹅卵石小道上磕得叮叮当当作响,左手里拎着一个小巧的小腿高的小竹桶,桶内放着几朵带着根茎和泥土的金色花朵,金色的花朵妖娆多姿,美丽人,或许是小人的力量有限,木桶在地上磕得咚咚哐哐作响,只震得桶内的花儿一颤一颤的异常可怜!

    眼前又是一朵金色花朵,萧六六在花儿跟前停下脚步,朝着手心虚张声势的轻呸一声,(咳咳,大家不要觉得恶心,农村人干活的时候,怕铁锹柄滑手,都会来这么一下子,咳,没有干过活的娃靠边啊)拎着小黑铁锹开始干活,她算是发现了,这一路走来,隔一段距离总是能见到这种金黄色的花朵,长时间找不着路。萧六六心中一堵,一不舒坦,这种金黄的花朵就倒了大霉,她萧六六是见一朵挖一朵,就不信还走不出这小院子!

    不愧是六六农场出品的东西,萧六六就那么将铁锹往地上一插,心中一动,小黑就将那朵讨厌的小黄连根挖起,右手捏在小黄上,眨眼间那朵小黄花就被六六扔进农场空间,咳咳,小黑是六六给小黑铁锹起的名字,农场空间十三级了,那把黑色的铁锹已经能够自如带出,至于大小问题,六六农场出品,能改变大小不是啥大问题,至于小黄,是那朵金黄花朵的昵称!

    话说,萧家六六就这样一路挖一路走,一路走一路挖,乱七八糟的东西往农场空间不知道扔了多少,闻人小筑的小院花园不知多了多少坑坑洞洞,走走停停间,太阳眼看要落山了,萧六六终于看到了那扇黑色的大门!

    “哈哈哈,小门,俺终于找到你了!”瞧,这糟心的破路,让萧六六都快疯魔了!

    萧六六抬头看看天色,再看看近在眼前的小黑门,心中在打道回府与出去之间一番剧烈的挣扎,虽然知道秦妈找不到自己会担心,但最终辛苦寻路的不甘占据了上风,小手手搭上门闩,六六使劲一拉打开了她踏向外界的步伐!大门打开一条仅容一个人通过的缝隙,六六毫不犹豫的跨过去,当然,六六没忘拎着自己的小竹桶,还有她的小黑铁锹!

    ------题外话------

    大吼一声:要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带着农场去异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