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男的皇帝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深色蝴蝶姬
    红|袖|言||小|说刘子豪意犹未尽的从莫仙儿香气袭人的柔软之爬起来的时候,他觉得这世界上那些有钱佬儿远不如他这个地下皇帝来的舒服潇洒。只要他高兴,“临幸”哪个就“钦点”哪个女人!他才是这个地窖之室的王,因为她们这几个女人的生死全部在自己的手掌心。他不高兴了,就不“赏赐”给她们食物,任她们是铜墙铁壁,铮铮铁骨也熬不过对食物的殷切渴求,尤其是当一群女人在一起的时候,饥饿感会急速蔓延,就像古时候的瘟疫,人们只能束手无策,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从洪荒时代开始,不管是人畜,飞鸟走兽,食物永远是他们和它们的命!所有的“民”都以食为田!

    经过几番翻云覆雨的巫山之战后,刘子豪也觉得肚中饥饿难耐。像他这堂堂七尺男儿都更熬不住饥饿感。再看看

    地上上横七竖八的躺着的、坐着的、靠墙的女人们,他更觉得饥饿了。因为那些女人早都因为几天没有进食任何点滴,饥饿的就要脱水了,一个个都似那农田里仿佛被炎炎烈就要烤焦的庄稼作物般,垂头丧气,毫无生机的颓败着一副不再美艳的臭皮囊。就连那个只“临幸”过一次的嫩“新宠”白小蝶都不再倔强地昂着头,而是如丁舒夏一样呆呆的安静靠墙坐着。说实在的,那个白小蝶的味道真的比丁舒夏李小小还有这个刚弄来的女人要好很多,她们几个女人都是久经沙场的骁勇骑兵,而这个白小蝶则是初出茅庐稚嫩香甜的小兵,她上有她们没有的清新与纯美。那些个女人都是陈年老旧的公共汽车了,也不知道到底搭载过多少的老少乘客了。一块是没有开垦的新地,一块是开阔无比的草地,前者对于刘子豪来说,虽然不解风却充满了未知的新奇与刺激,后者躺上去踩上去舒服自由却没有了那种久违的新鲜感。

    刺激与新奇,永远是吸引探险者猎奇的源源动力!

    如果按照一般人的标准来说,刘子豪虽算不上是美男子级别,基本上也是个二表人才吧。他材魁梧,小麦皮肤,五官端正。因为他职业关系,留着板寸头,多年练就的手敏捷,臂膀坚实有力,双腿飞踢要人命。所以他才能动不动就对那些女人施行拳打脚踢,以他“专业技能”对付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娘们儿,那是绰绰有余,大材小用了。

    刘子豪就像戴只小鸡般,一下子就把廖碧云快速拎到自己的怀里。廖碧云亲眼目睹了那一场又一场的惊心动魄,虽然有点见惯不惯的感觉,可是面对刘子豪,她还是会惊魂未定。因为谁都不知道这个晴未定的多疑善变的男人会玩什么“节目”。谁都不知道下个要出场的“即兴节目”的女主角是谁,以及会有什么下场!

    就算饥饿苦痛再怎么折磨着廖碧云,她的眼里永远呈现出的是一片望不到底的清澈,那抹无助的深,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一种致命的吸引。尤其是当刘子豪这个超级没有定力的男人望见之后,更是久久不能自拔。他痴痴地盯着廖碧云已经因为营养不良开始苍白的脸颊,心里莫名的升起一丝丝怜悯。

    “小蝴蝶,只要你肯乖乖喊我一声好哥哥,我就立刻给你弄点吃的进来!”刘子豪环抱廖碧云的力道更大了。廖碧云心里怎么能不想挣扎呢,只是她知道自己无谓的挣扎只能是螳臂挡车,以卵击石的幼稚。可是不挣扎不反抗的话,又真的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她还没有那么堕落!廖碧云没有说话,愤怒的清澈眸子里是寒冷的恨意!

    “小蝴蝶,趁着你豪哥今天心好,就乖乖听话!不然,你的肚子会坚决反对的哦!”刘子豪无耻的往廖碧云苍白无血色的脸上大口猛亲一下!廖碧云极力把头扭过一边去。她恨这个男人到骨子里,她恨不得抽筋剥骨了这个无耻邪恶的男人!只是,她目前能做什么,就只是简单的知道这个是深不见的地窖,只知道这个男人手段狠,只知道被困这里的女人们要么是被骗进来的,要么就是偷偷下药强行带进来的。她甚至连出去的路都找不到!她要想活着出去,就只能保持沉默,只能选择忍气吞声的苟活着,等待时机。

    “哈哈哈,我就喜欢你的倔强劲儿!哈哈哈,不过你很快就会求我的!哈哈哈!”刘子豪突然诡异的大笑起来,笑声让几个女人不寒而栗。

重要声明:小说《深色蝴蝶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