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出去弱弱观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深色蝴蝶姬
    红|袖|言||小|说廖碧云呆呆地躺在原地,动也不敢动。其实她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去挣扎了,只得僵硬地装死!她想,如果我就这么淡定下去,那么注定下个任人宰割的对象就是我了,可是我只是个涉世未深的黄毛丫头而已!像张莎莎那样的江湖老油条都败在了李小小的手里,跟她们三个人精儿比的话,我还有活路吗?可是,她们再狠,不还是跟我一样被刘子豪这个王八蛋逮进来了吗?我该怎么办呢?该死,我现在都饿得心慌眼花,没有力气了啊!天啊,难道就这么让我死吗?我不甘心啊!她越想越不甘心,静悄悄把刘子豪仍在自己嘴边的包子跟水无声无息地消灭掉!管他天塌地陷,现解决了饥饿感再说。

    廖碧云吃完包子后,小心翼翼地,努力使出全力气,手指都抓进泥土里,用胳膊顶着,像战斗里匍匐的战士般,一点点向外爬去。她此刻也顾不得害怕了,也顾不上什么干净整洁了,她只知道她要活下去,她要活着逃出去!她必须跟李小小站在一条线上,必须跟李小小学会怎么先发制人!她想,既然已经不完整了,就继续不完整吧!但是,一定要活着出去!

    她屏住呼吸,压抑住心跳加速,悄悄爬到张莎莎的跟前。那女人浑都是泥土,脸上已经肿成了冬瓜,伴有红青淤肿,嘴角还有未干的血迹,眼角混合着泪水跟血液,如一条狐媚的蛇吐着芯子。张莎莎冷冷地盯着廖碧云没有吭声,想必是疼痛已经湮灭了她的嫉妒。其实大家都是女人,女人又何必为难女人呢!可是,有女人的地方就一定有纷争。弱强食,适者生存,这是自然的道理。当疼痛疯狂蔓延到张莎莎每根神经每个细胞深处时候,相信她应该更能体会这个亘古不变的自然生存法条吧!

    廖碧云觉得张莎莎其实也可怜的吧,因为她只是想不饿肚子而已!有时候,为了生存,脸皮算的什么?比起繁华迷人的生命来说,尊严显得那么单薄灰色。就像她廖碧云一样,此刻从内室爬出来的目的,不就是因为想要逃出去,想要活下去吗?即使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一个豺狼猛兽!

重要声明:小说《深色蝴蝶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