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二战初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未知 书名:深色蝴蝶姬
    红|袖|言||小|说你最痛苦的时候,窗外有小鸟在快乐地歌唱;你最快乐的时候,有人正受着恶魔的折磨,和生命之神搏斗,挣扎。世界总是一样的,只是我们的心和遭遇不一样而已。

    所有的房子都一样,即使是监狱,也有一扇可以进出的门。

    刘子豪看到李小小对自己的态度略有好转,心里不由得想笑:再美丽的女人都要跪在男人的两tuǐ之间!切,女人就像橱窗里的模特,看起来多清高的,其实骨子里都是一样的!

    而李小小暗自地对刘子豪那副洋洋得意的嘴脸感到恶心,看见他就有一种大海的感觉,想吐!但是此刻她不能轻易就暴露出自己的真实绪。她深知男人,千百年来都是一样的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有占有,就越想得到!这是男人的通病,也是她唯一敢放手一搏,押下所有的筹码在这点上。她在这个地牢般的地下室里,过着暗无天子。生不如死的哪种耻辱!可是,她试图逃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每次都是被狠狠毒打一顿!更重要的是,她天天连饭都没有吃。俗语说,不吃饱饭,哪有力气减肥呢?李小小知道自己想要安全的成功的逃出去,就必须一击即中,一次成功!不然,所有逃跑未遂的下场都是一次比一次更惨不忍睹的!她一定要逃出去!一定要让刘子豪这王八蛋得到法律的制裁!一定要他得到应有的下场!可是跟他硬干的话,那简直就是以卵击石,自己弱不经风的子在刘子豪的手里,就如同捏死一只小蚂蚁那样的容易!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老祖宗的话,总有道理!

    李小小不止一次猜想,这个刘子豪绝对不是一般的男人。因为他高大概是一百八十公分,一张国字脸,材健硕,小麦色的皮肤,胳膊结实又比较有肌,手掌扇起人来,那是掷地有声,劈哩啪啦巨响。以一般男人来说打女人无非都是扇耳光,往上跩几脚而已!而他刘子豪打起女人都是先把人反绑起来,然后吊起来打,速度很快很利落,就像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一样!可是,她不敢就这么直接问刘子豪!因为就算问了,他也不会说的。对于有些男人来说,保持一份神秘,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女人想知道男人的秘密很容易。尤其是一个美丽感的女人,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是一种Hold不住的huò!更何况是刘子豪这种饥不择食的臭男人!

    李小小转念一想啊,如今张莎莎被打成了老胖瓜,浑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还泛着淤青,上还有血迹。这样一副小白菜的凄惨状,怎么能继续今晚的表演呢?!这不是活活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不行,一定得熬到张莎莎恢复了平张牙舞爪的样子,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再或者是把这个伟大而又艰巨的胜任就直接转嫁给丁舒夏把!

    刘子豪走到内屋,看到廖碧云已经昏倒在地上,扔了一个包子在她嘴边,还有半瓶张莎莎没有喝完的矿泉水。

重要声明:小说《深色蝴蝶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