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莫名其妙的仇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人同乐 书名:魔网时代
    就在小野君他们的队伍刚开始潜入基地的时候,再次待在基地餐厅的奥布莱恩被叶森他们这一群的剑修守护着。(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

    被一群超强的保镖围着,奥布莱恩知道自己很安全,但是却很烦躁,基地的建设一次次被打断,自己这样坐牢一样的生活就多持续一段时间。

    于是他就在不断地骂着一堆河蟹词,来回不停地在哪里转着圈。

    奥布莱恩这一堆河蟹词,引得围在他周边的保护修士们很是布满,虽然他们也知道并不是在骂他们,但是奥布莱恩这个样子让他们很有一股揍人的冲动。

    为了避免这群修士把奥布莱恩揍一顿,叶森在老道长的颜色下,不得不成为奥布莱恩这个老外的聊天对象。

    奥布莱恩用中文混杂着英语的话语和叶森聊了起来。

    “叶,有一件事我想和你确认一下,上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是泥轰人入侵了华夏是吧?”奥布莱恩问道。

    叶森对于奥布莱恩的提问有点莫名其妙,只好点了点头说道:“是。”

    “是泥轰人在华夏搞了大屠杀,而不是华夏在泥轰国搞了大屠杀,对不对啊?”奥布莱恩继续问道。

    奥布莱恩问的都是一些常识()的东西,叶森怎么会不知道继续无奈地点头,说道:“是。”

    “泥轰人在上次世界大战中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米国和苏国,是吧?”奥布莱恩说道。

    “华夏人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没有华夏人拖住了泥轰陆军的主力,米国的损失可能更大一些。”叶森一副很是官方的回答。

    实际他自己也知道,泥轰海军基本上都是由米国人消灭的,正是由于海军被消灭之后,作为一个岛国,泥轰人才会失去了战争胜利的希望,没有了海军,泥轰人在华夏以及东南亚的军队就直接失去了来自国内的支援,变成了无根之木,再也没有胜利的机会了。

    “但是对于泥轰进行核轰炸的是米国吧,在战后对泥轰实施驻军和控制的也是米国吧,可是为什么泥轰这么仇恨华夏呢?”奥布莱恩说道。

    对于这个问题叶森也曾经想过,为什么泥轰人会对华夏这么仇恨呢?明明上次世界大战是泥轰入侵了华夏啊,不是华夏入侵了泥轰啊,就算是历史上华夏也没有入侵过泥轰本土啊,顶多是打败了多次泥轰发起的侵略,可是为什么泥轰不去仇恨在事实上占领了泥轰控了泥轰这个国家的米国人呢?

    想了很久,叶森想明白了,泥轰完全是欺软怕硬啊,跟泥轰人有着近百年仇恨的罗刹国,泥轰人仇恨不起,因为那是一个流氓无赖更是一个重量级打手,要是泥轰人敢挑衅的话,罗刹一定会让泥轰尝尝拳头的厉害。

    而另一个米国则是世界级的大流氓,在全球一体化之前,基本上是米国想打谁就打谁,泥轰根本就不敢扎刺,而在全球一体化之后,泥轰人更是不敢仇视原来的米国人了,因为米国原来是移民国家,现在国家消失之后,国家界限没有了,米国人在有了一个米利坚民族的称呼之外,还有着英裔、法裔、德裔等一系列的称呼,于是如泥轰人仇视挑衅这些人的话,就是挑衅这些人背后的那些什么英法德等一系列民族,那样的话不等地震来消灭泥轰人,泥轰人也会被世界最大的人类种群--白人们给消灭至渣。

    那么需要找一个民族仇恨发泄的目标话,华夏族成了泥轰人最好的目标。

    华夏在过去的几千年时间内,一直是泥轰仰望的存在,即使近代遭遇了一系列的危机,但是依旧是一个巨大的国家,这样的存在一直提醒着泥轰人自己是一个小国,而泥轰恶劣的地质条件也提醒着泥轰人大陆是才是最好的居住地,于是在大国梦想和大陆梦想下,离着泥轰最近的华夏就成了泥轰人妒忌仇恨的目标了。

    从早期的倭寇到后来入侵朝鲜,再到后来甲午战争、泥轰和罗刹战争,一直的侵华战争,泥轰人一直就在试图在大陆上建立泥轰人的国家,只是泥轰人的运气不好,最早是打不过华夏人,后来打过了,但是一直在背后怂恿泥轰人的西方人却突然翻脸了,把泥轰人一顿胖揍。

    这让叶森开始怀疑,泥轰人在表面上仇恨华夏的时候,会不会在心底咬着牙痛恨那些西方人呢?毕竟是西方的干预才使得泥轰千年的梦想化为了泡影,百年的努力变成了昙花一现。

    “因为泥轰在战后成为了米国的狗腿子,狗是不会仇恨主人的,它只会对主人千依百顺,即使主人打了它,它也只会记得主人的好,但是对于主人不喜欢的,它也就不喜欢。”叶森想了一想说道。

    按照奥布莱恩本来的意思通过发泄自己对泥轰人的布满,来引起叶森这个年轻人的共鸣。

    因为他知道在华夏有很多青年,只要自己说一些对泥轰不满的话语,就很容易让这些青年认同自己,把自己当作是是朋友,如果自己再说一些对于西方国家布满的话,那么他们就会把你当作是知己,跟谈他们的理想抱负,而自己要求对方帮助自己做一些事的话,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而这次奥布莱恩试图把这种方式在叶森上,也是希望能够获得叶森的帮助,帮助他完成一个计划,只是失策了,因为叶森不是那种青年。

    叶森虽然不是一个合格政治家,但是出决定了他对于政治的敏感()和对人际交往的慎重,奥布莱恩一上来就全是对泥轰人的不满,这让叶森很是怀疑他这么说的目的。

    说奥布莱恩是无私的,根本没有目的()是不可能的,就连著名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也是抱着**的理想才志愿为八路军服务的,而奥布莱恩明显不是这样一个无私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他一开始对着泥轰人的入侵骂骂咧咧明显就是想要吸引自己的注意力,跟自己一起的那些老头们可没有什么兴趣听洋鬼子骂娘。

    知道了奥布莱恩有所图之后,叶森对于奥布莱恩的话就十分的警惕,没有如奥布莱恩的愿和他有什么共同的话题。

    像是奥布莱恩说的为什么泥轰人会如此仇视华夏,就是想要勾起叶森这个年轻人对于泥轰人的仇恨,只是没有想到叶森根本就接他的话题,直接就绕到了泥轰人之所以仇视华夏的原因在与泥轰人的主子西方人。

    对此奥布莱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因为奥布莱恩知道叶森说的是事实的真相。

    泥轰之所以能够在经过一场自上而下的改革就成为亚洲的强国,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西方人的扶持,没有西方人的扶持就这样一个资源缺乏文明落后的岛国,怎么可能从一个以冷兵器为主的国家快速地成长为一个拥有世界排名第三的海军大国呢?

    奥布莱恩是个聪明的家伙,很快就说道:“可是现在已经是全球一体化了,没有了国家这个界限了,为什么那些泥轰人还要搞破坏啊,这个基地也不过是一个科研基地,并且还是属于联邦政府的,只不过是建设在华夏而已。”

    叶森听了之后,从口中吐出五个字:“他们习惯了。”

    这五个字让奥布莱恩觉得自己想要通过和叶森交流获取共同话题,然后讲出自己的遭遇让叶森的同帮助自己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这家伙根本就不是那种很容易被忽悠的青年,完全是一个披着年轻人外皮的老狐狸。

    于是奥布莱恩没有了和叶森聊天的兴致,而是在那里等待着基地人员报告防守的况。

    见到奥布莱恩不说话了,叶森也很高兴不用浪费自己的口水了,毕竟今天是繁忙的一天,出现了这么的事,叶森确实有点累了。

    很快就战况便被报了过来,叶森他们知道外面的迷阵没有起到作用,就知道外面那些阵法师小看了这次来袭的敌人,根本就没有准备什么别的阵法,指望着一个迷阵能够阻挡的住敌人的攻击。

    好在基地的军人们并没有因为修士们的多次成功阻拦而放松自己,通过建立防线把准备秘密潜入的敌人击退了。

    这让在餐厅中本来已经准备好出手的修士们感到懊恼,要知道在这几次敌人来袭的时候,在这里的大部分修士都没有出过手,但是出过手的修士都被基地记下了功劳,可以在离开基地的时候按照功劳换取自己想要的钱或物。

    叶森就想在离开的时候,向基地要求一辆悬浮车。叶森自己并不是什么飚车党,他只是希望有一辆自己的交通工具,要知道在大灾难之后,城市中虽然充满了各种公共交通工具,但是始终没有自己驾车来的方便。

    很快就传来了来袭的敌人被击退,外面的虫子也撤走了的消息。

    知道敌人已经退走了,奥布莱恩也在值班的修士保护下回去工作去了。

    而叶森正好和奥布莱恩同路,于是就跟在他们后面。

    只是他们没有发现在他们正在走过的过道中天花板上一个通风口里面正躺着一个人。

    这个人是谁呢?只见这个人穿着一奇怪的的衣服,不过他染着的蓝色头发和比起联邦军人要短小的材说明了他绝对不可能是基地的人。

    可是他是谁呢?如果有参与了袭击基地的那群忍者来看这个人,就会认出来这个人是谁了。

    他就是来袭忍者队伍里面的那个染着蓝色头发的卡卡西,当然他名字并不叫卡卡西,他的名字叫野原新知。

    这次他们来袭这个基地的时候,听说了那组守着传统不愿意变革的那些忍者的下场,虽然他们搞回去了什么可以低成本消灭鬼物的配方,但是从队长口中明显是看不起那些家伙的。

    虽然那些家伙严格遵守着传承自战国时代流传下来的传统,但是在野原这样的由政府和军方共同资助的忍者心中,认为他们都是懦夫,不敢面对失败,一次失败就切腹自杀,没有再次面对失败的勇气,只有屡败屡战武士精神才是真正值得敬仰的。

    为什么出现这种况呢?这就要说泥轰忍者的起源了,忍者最早是藩阀组建的用来刺探报、暗杀对手的特殊间谍部队,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渐渐就变成了一些家族的家臣,忍者组织也从最早的藩阀的部队变成了一些家族附属组织,而泥轰改革之后,政府重新掌握了国家机器,处于战争的需要于是就由政府和军方专门组织培养了一批忍者。

    这些忍者就是野原新知他们前辈,出于保护自己利益的需求,那些帮助军方培养忍者的家族们并不是很尽心,虽然传授了这些人一些忍术,但是并不承认这些人忍者的地位。

    而那些并不为传统忍者家族承认份的忍者们,为了弥补自己在忍术上的差距,就使用了很多传统忍者不会使用的东西,并且还违反了很多忍者需要遵守的守。

    于是在近代忍者和传统忍者之间就有了分歧和争执,虽然不至于两种流派的忍者之间相互打起来,但是相互之间比拼却是在政府和军方漠视下存在的。

    相互之间的比拼并没有让两种忍者了解理解对方,而让这两种忍者都认为自己是对的,于是传统一派的忍者更加注意遵守古老的戒律,而近代忍者们则变得更加肆无忌惮,眼中没有任何戒律,其思想更接近于军方宣扬的武士道精神,常行为没有一点忍者的作风,让传统忍者们对于他们只当作是一群学习了忍者技能的武士。

    这样使得两派忍者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任何一派任务失败都会惹到对方的嘲笑,并不会帮助对方解决任务中的困难。

    于是野原他们这次任务的时候,那些传统派的忍者根本就没有告诉野原他们这个基地的真实况。

    作为任务队长的小野君只好从军方的报部门那里找到了一些不准确报,就带着队伍出发了。

    可是等到他们与之前来来袭基地的一群虫师会合之后,知道竟然有一群修士在基地里面,野原就知道这次任务不好完成了。

    野原所在的这支队伍并没有和修士们交手的经验,因为这种敌人一般都是由那些和传统忍者关系密切的()阳师们去做的。

    于是小野君犹豫了,但是急于报仇的那些虫师们并不愿意离开,在和小野君说了一会儿话之后,不知道他们计划了什么,小野君便率领着队伍和那些虫师们一起跟着那些巨大的虫子向着那个基地发动了攻击。

    一开始攻击很是顺利,因为虫子上有了忍者的指挥以及忍者们洒出的各种药粉,没有出现虫师们所说的虫子间相互争斗。

    而这时基地的那些军人开火了,他们的武器没有火药燃烧时声音以及枪口炮口冒出的烟火,子弹和炮弹快速的击杀了一批外壳不是很加固的虫子,当然也包括虫子边的人。

    野原一行人只好躲在了那些外壳比较厚的虫子后面,看到虫子们不愿意冒着炮火前进。

    于是小野君作出了由虫子正面掩护吸引火力,而自己率领忍者队伍潜行进入到基地中的决策。

    很快他们被发现了,面对这对方的优势火力,小野君一行人损失惨重。

    而野原新知在发现对方使用的是高斯武器之后,就把这个报告诉了小野君,让小野君带着队伍撤离,他却留了下来。

    野原新知之所以要留下来,是因为他受伤了,他被击穿了防护盾牌的子弹击中了。

    子弹穿过野原新知手中的盾牌,击中了他的左大腿,大腿一下被子弹带走了一半的(),他的左腿算是直接就废掉了,如果跟随着大部队逃亡的话,肯定会拖累队伍的行动,不如自己放手一搏,或许还可以活命。

    于是野原新知在小野君他们撤离的时候,他也撤了,只不过不同的是他拖着一条受伤的大腿爬进了基地的一条管道内,后来不知道怎么爬来爬去就爬到了现在他待着的位置。

    野原新知是个聪明的家伙,知道自己的腿伤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早晚会因为失血过多导致自己死亡,并且自己爬过时留下的血迹也会给基地内的守军留下线索。

    通过观察通道的布局,他知道自己现在在一条过道的上方,听着下面传来的脚步声,他静静地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并不知道自己子下方正在经过的人就是这次任务的目标。

    可是他还不知道就是修士们的五感六觉是比正常人敏锐多的,说他们的鼻子比狗还灵,耳朵比狼还敏感,也不是一种夸张。

    叶森虽然不是狗,也闻道了一股血腥气,明显自己这一行人没有人受伤,挥手让那一组人带着奥布莱恩离开。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叶森与另几位剑修飞剑一起向上出,野原新知从天花板里掉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魔网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