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开会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人同乐 书名:魔网时代
    对于叶森代替叶正荣成为叶家的代表事,参与会议的修士没有人表示反对,而是认为叶家算是后继有人了。(请记住我们的www.Dukankan.com)

    一位穿着蓝黑色中山装的白发老人说道:“叶家算是后继有人了,可惜我那孙子宁愿做一个不知天数的武夫也不愿意随我学道啊。”

    这位老人的抱怨一出来,引得众多老修士都抱怨起来自己家的后辈不愿意练气修炼,自己家的功法就要失传了。

    对于众多修士的抱怨,叶森很是明白,练气修炼是一项水磨功夫,需要长时间的修炼才会有效果,但是有了效果之后并不像小说神话描写的能够飞天遁地翻山倒海,顶多是体康健耳聪目明免疫力提高,至于什么神通法术之类的东西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夸张。

    就拿飞剑来说吧,小说中都说是白光一闪,敌人的首级就被割掉了,杀敌于于千里之外,现实况绝对没有那么的夸张。

    飞剑的材质和控者的修为都决定了绝不可能像是传说中那样能够杀敌于千里之外,就像是现在参与会议的这些修士他们玩的飞剑,攻击范围也就是一公里左右,飞剑的攻击速度也就是音速,于是现代化的武器相比只不过多了点自动导航能力,但是要想使用这飞剑可是需要成年累月的苦练,虽然说修士修炼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这杀人手段,可是这样也使的后辈子孙看轻了修士,觉得苦修不划算,不如享受生活,飞剑不如枪炮。

    至于别的什么符箓之术更是引不起后辈子孙的兴趣,在他们看来许多科学研究能做到的东西,修士的神通法术却不一定能做到。

    在他们看来长生并不一定要练气,通过生物技术也能够治疗各种疾病,长生也是有机会能够实现的。

    这样就导致现在愿意跟着父辈修炼的后辈越来越少,像是叶森这样的,几乎是凤(毛)麟角了,更多修士后辈更愿意花费时间挣钱,然后利用各种科学技术来让自己变强大,实现长生。

    众位修士在抱怨了一会儿之后,就很自觉的停了下来,坐在会议主持位置的那位道长说话了:“后辈们愿意追求什么,那是他们的意愿,强迫也没有用的,再说了我们修道本也是通过自研究世界的本质,跟现代科学一样都是在探求真理,好了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叶家是放弃了那个亡者国度,准备投入到那个梦网上了,其他人是什么意思啊?”

    “那个亡者国度很是符合我们这一门的功法,我们打算搞一下,至于梦网那些新玩意,我们就不参与了。”说话的是一个头发乌黑的老人,虽然从外表上看像是一个中年人,但是他所表现了气势充满沧桑感,让人知道他的年纪绝不是外表那种样子。

    “我们家族家小业小就不参与这些事,静观其变吧。”一位中年人说道。

    很快与会的修士就分成了几派,搞亡者国度不搞梦网的,搞梦网不搞亡者国度的,还有两个都不搞静观其变的,还有两个都搞的。

    “既然大家都做出了选择,也都知道了那家会和自己家做一样的事,会议结束以后尽量相互沟通一下,避免出现我们修士间的争斗,再接着的问题是关于这次神祗们转世,大家都有什么意见?”主持会议的道长见到众人都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之后说道。

    还是叶老爷子第一个发言说道:“神祗转世这件事,我们叶家就不参与了,我们家里面还是有一个麻烦没有解决。”

    与会的修士都知道叶家的后辈三年多没有生出来的事,明白叶家不是找什么借口。

    “神祗转世确实很是麻烦,他们到底打算在人间干什么,我们都不清楚,难道到了末法时代了么?”一位中年道长说道。

    “末法时代,这个词用的不对,应该是诸神黄昏才对,看神祗们纷纷转世极有可能是神道要有大变化了。”坐在那位道长旁边的一位穿着丝质长袍的老人说道。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这些神祗转世到人间肯定会想办法脱离神道,修士界又要有动乱了。”一位光头但不是僧人的老人说道。

    “不管那些神祗做什么,我们只管做我们的事就行了,不参与不牵扯到那些神祗的事中,就不会那些神祗牵扯到劫难当中去。”发言的这位名显示一个逃避主义。

    “哎,说的容易可是做起来就难了,你不惹祸,祸来找你,这次这么多神祗转世所引发的劫难不是躲就能多过的。”主持会议的道长说道。

    “关于神祗的事,还是让大家回去后商量一下,下次会议大家再一起商量怎么做准备吧。”还是有人提出来把这个问题到下一次会议在讨论。

    接下来的活动就是修士们之间相互沟通的时间,刚刚几家选择了共同目标就开始一起聊了起来,而叶家三人在和几个相同目标的修士聊了一会之后,更多的是带着叶森认识这里的修士。

    通过爷爷的介绍,叶森知道了自己参加的只不过是华中地区一些修士组织的协商会议,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报互通的协商组织,通过报互通协商避免修士之间的争斗,促进修士间的合作。

    简单说吧,这就是一个合作()的组织,并不是一个强制()的组织,所有的成员都是自愿参加的,目的是想要通过这种互助合作的模式来保护成员的利益。

    这样的组织并不是近代成立的,而是从很久以前就存在的一个修士集会()质的聚会演变而成的,最初的目的是通过互通有无,研讨道法,到现代因为人才凋零变成了一个地方()质的修士合作组织。

    地方()修士组织,难道还有国家()质的么?这样的疑问出现在叶森心中,只不过在会场中不好询问。

    很快叶森就弄清楚了这些参与会议的修士份。

    这些修士主要都是华中地区的一些小家族和小宗门,只有几家像是叶家背后有师门的,就像是那位主持会议的道长是龙门武当的一位长老,而那位要搞亡者国度则是湘西巫教,还有就是来自神农架的百草门等。

    本来组织内还有原来政府派遣的一名观察员,后来新政府成立以后也就没有了这个职位,只不过组织内肯定有人是政府的眼线,这样一群有杀伤力的人聚会在一起,不派人盯着点,那个政府都不会放心的。

    叶森在这些人面前只能是晚辈,听他们和爷爷父亲谈话。

    很快大家完成了各自目标的初步商议,简单地进行了会餐之后,大家各回各家了。

    回到家中,叶森便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对于叶森的疑问还是叶父比较有耐心的回答了,至于叶老爷子则忙着玩自己的游戏去了。

    从父亲的那里知道,全国()的修士组织曾经存在过,是从改革开放以后到灾变前的这一段时间,那时候是由政府主导建立的一个的修士组织,目的保证这些比起拿着管制装备还要危险的危险分子不影响稳定的局面,另外也存着拉拢一些修士为政府所用的目的。

    实际况是一些大门大派只派了几个晚辈算是人世间历练参加了这个组织,小门小派和家传的修士们也只是派了后辈出来充数,对于这种况政府也是无奈,只要这些人不影响稳定的局面就行了,至于拉拢修士们为政府工作在尝试了之后发现,花那些费用拉拢来修士还没有培养出来的特种兵忠诚度高不说,由于修士有着许多限制导致战斗力也不高。

    这种况使得这种修士组织彻底沦为了一个类似联络部门的机构,不过修士则通过这次全国()的组织联系到了一起,相互探讨道法,一些家族还趁机联合起来做起了生意。

    而在灾变以后,新政府没有组织修士们搞什么全国()的组织,而修士们也正好不愿意被政府所控制监督,但是修士已经习惯了相互沟通联络,于是就自发的建立了一些地方()的组织就像是华中地区这样的。

    说完这些以后,叶森本来就要回房休息,叶父拉着他进了地下室说要看看他最近的修炼成果怎么样了。

    对于父亲的要求,叶森不能拒绝,其实他也想知道自己练到了什么程度,是不是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有什么境界之类的划分似的。

    此时叶森已经不用再用剑匣把自己的剑装起来了,他虽然没有练剑达到心神相交的程度,但是简单的控制自己的飞剑不释放出煞气,还是能做到的,并且还能控制自己的飞剑硬度的变化,这不叶森的飞剑现在就和软剑一样缠在叶森的腰间。

    只不过可能是因为飞剑的剑气太过锋利,要么是叶森的裤子不够结实,在叶森尝试多次以后发现,自己想要是用飞剑做腰带的话,那么自己的裤子至少也得是三毫米以上的铁皮做的。

    跟着父亲进了地下室,叶森就把自己的飞剑从腰上解了下来,让它漂浮在自己面前,现在的叶森能够轻松的控制飞剑在自己周围飞行,只不过叶森的真气总量只能支持飞剑在空中飞行半个小时左右。

    叶父在看到叶森把自己的飞剑放了出来,就说道:“臭小子,我是要看看你的修炼成果如何,不是要看你的飞剑表演,你忘了我们是炼气士不是专业的剑修了么?”

    父亲的话让叶森想起来自己家的剑修根本就是业余的,主业是炼气士,之所以搞剑修是因为没有什么好的攻击手段,什么符法之类的攻击力太低,只有剑修攻击力高不说还容易速成。

    叶森只好收起了自己的飞剑,等着父亲说怎么做测试了。

    “木木啊,你要记住我们是炼气士,不是专业的剑修,我们修炼的目的是为了长生了道,不要被飞剑强大的攻击力所惑。”

    老爹的话,叶森是明白的,剑修是杀道有干天和,想要修炼成仙是很难的,就连道祖吕洞宾也是炼内丹术为主,用雌雄宝剑作为护的法宝而已,并没有走剑修的路子。

    “好了,要检测你的修为很简单,因为我们的门派修炼的是甲阳木气,和乙()木气不同,甲木参天,脱胎要火。不容金,秋不容土。火炽乘龙,水宕骑虎。地润天和,植立千古。具体意思我就不解释了,你只要知道甲阳木气是纯阳之气,最易生发,所以测试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你把修炼出来的真气输入到植物中观察植物的变化,就能知道你的修为了。”叶父说道。

    老爹扔了一段文言文把叶森给雷的不清,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老爹在古文上有这么深的造诣,可是后面老爹的话就直接(露)出了马脚,看来老爹也不是很明白那些话的意思,估计是从那里找来蒙自己的。

    对于老爹让自己输入真气到植物中,叶森很是怀疑植物能够吸收利用自己体内的真气么?

    只见叶父搬出来一个叶子已经发黄的盆栽,叶森一看吃了一惊。

    我勒个去啊!这不是老妈最喜欢的那个盆景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前几天还听老妈说这盆景不见了,怀疑是老爹给藏了起来了,果然是老爹干的,可是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明明记得前几天这个盆景还长得郁郁葱葱的啊。

    “木木,你现在就要握着盆景的叶子慢慢地把自己的真气输入到盆景中,记得速度不要太快,要不然盆景会承受不了,当然如果你的真气质量不够纯正的话,盆景也会完蛋的。”叶父放下盆景走了出去。

    对于老爹用这个盆景来做测试,叶森心里很是怀疑是不是老爹把母亲的盆景搞出问题了,所以才故意让自己做什么测试,然后就可以借口是使自己搞坏了盆景,把盆景损坏的责任推到自己的头上啊?

    无耻啊,太无耻了老爹,叶森越想越是有这种可能,以前在小的时候,老爹要是不小心摔了碗,弄坏了家里的一些东西之后,经常()的说是自己搞坏的,而自己当时还比较小在老爹的威胁和利下,经常会因为几个棒棒糖或者别的什么玩具之类的背上一堆的黑锅,而老爹则免去了被()()或者母亲的惩罚。

重要声明:小说《魔网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