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鬼上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与人同乐 书名:魔网时代
    叶森把自己的经历重新捋了一遍,自己三年前造了一个头盔,然后用那个东西上网,谁知道刚上去,就掉线了,接着两眼一黑,醒来到了三年以后了。(请记住我们的www.Dukankan.com)[]

    问题就出在自己怎么会两眼一黑了?

    自己被黑客攻击了么?有这个可能,但是叶森怎么也不明白怎么黑客攻击会让自己失忆三年,就算黑客攻击让自己掉线了,那么自己掉线也应该很快醒来啊,不会因此导致自己丢失了三年的记忆啊。

    这让叶森想起了一个曾经在网络上流传的一个词,脑控受害者。

    脑控受害者是网上流传的某些人认为自己的脑电波被某些人或者组织使用一些仪器或者说武器给控制了,而按照那些专家和医生的分析,这些人更多的则是迫害妄想症。

    因为按照脑神经学科方面的知识,人类大脑的思维活动,既有生物化学过程,也有伴生的脑电过程,生物化学过程要远比脑电的过程重要、复杂得多,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脑思维研究都在借助核磁共振成像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化学物质(比如神经毒素、毒品等)对大脑的影响远比电磁波有效得多,所以仅靠脑电精确分析出思维内容是不可能的,思维、意识、记忆更多的是生物化学过程!

    即便是现在使用脑波连接设备只不过是通过获取一些神经元传递的电信号,来实现思维控制虚拟网中的角色,并不是通过采集人脑中的脑电波实现控制的。

    当然叶森制造的那头盔是不一样,那个头盔中有很多大脑扫描仪的探测器件,可以扫描到人的脑电波,通过设备完成对脑电波的采集、放大,然后变成电信号输入到脑波连接设备中,使得叶森可以控制虚拟角色。

    但是那东西能实现对人脑的控制么?用强电磁波将自己击晕,自己就像是那些脑控受害者说的那样,被人通过网络给控了,然后在利用了自己三年以后,直接消除了这几年的记忆,算是把自己释放了么?

    可是自己有什么需要被那些人控制呢?

    在叶森正在考虑自己是不是被人脑控了的时候,叶森的父亲叶伟国回来。

    而叶伟国不是空着手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约三寸宽,一寸厚,三尺长的深黑色盒子,看到叶森坐那里便问道:“臭小子,你爷爷呢?”

    叶森把手伸向叶伟国手中拿着盒子,说道:“在房间里面看书,老爸你拿到什么东西啊?”

    伸手拍开了叶森伸过来的手,叶伟国说道:“别折腾,一会儿再让你看。走,跟我去你爷爷的房间,我有话要跟你说。”

    叶森只好把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跟着自己的父亲进了老爷子的房间。

    在进了老爷子叶正荣的房间以后,叶森看到父亲拿的那个盒子放在了桌子上,而父亲和爷爷则坐在了等着自己。

    这让叶森很是奇怪,自己只不过晚了自己父亲一秒钟进房间,他们就摆好阵势了,肯定他们事先有预谋,难道在这三年的时间内,他们发现了什么吗?但是为什么现在打算和自己摊牌呢?

    叶森老实的坐到自己位置,一个放在父亲和爷爷正面的小板凳上,那是自己挨批时坐的地方,二十几年来只要自己犯错,就要坐在那里听父亲和爷爷的训导。

    见到叶森很是老实的做到了自己位置上,两位长辈脸上(露)出了莫名的微笑。

    “木木,问你一件事,三年前发生了什么你知道么?”老爷子叶正荣先发话了。

    “好吧,爷爷,老爸,有一件事,我现在想要和你们说,不知道你们信不信,但是我现在也不确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叶森说道。

    “既然你有事要说,那我们先听你说,等你说完我们再说。”听到叶森说的话,叶伟国说道。

    于是叶森说道:“三年前,我自己造了一个虚拟头盔,尝试着用那个玩意上虚拟网,然后刚上去就黑了,再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上,可是时间已经变成了现在。”

    “纳尼?”叶老爷子和叶伟国听了叶森的话,很是惊奇的说道。

    “就是这样子,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现在有两个想法,一个就是我穿了,三年前的我穿了三年后的我,另一个就是我三年前那次被黑有人有预谋的攻击,然后我被脑控了,现在我对他们没有用了,于是消除了我这三年的记忆,算是把我释放了。”叶森说道。

    叶老爷子和叶伟国相互看了一下,从对方眼中都看出来感到怪异,虽然他们是宅男,平常看的小说中经常会有人穿越,但是这种事发生在自己的亲人上,却有点难以接受。

    “对你所说的你是三年前的你穿越了现在的你,这种说法我和你爷爷不能接受,因为我们发现从三年前你就变了,变得不像是原来的你了,所以你的那个穿越的说法,算是失败了。”老爷子叶正荣在听了叶森的话,以后首先说道。

    “还有你说的那个脑控,我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种技术,但是从我们知道的东西,来分析你不是被脑控了,可能是背鬼上了。”叶森的老爸叶伟国补充道。

    “鬼上,不是吧,还有这种东西啊,我明明是在上网的时候,一不小心被黑了,怎么会牵扯到鬼这种灵异小说中才有的东西啊?”叶森听了自己老子的话,直接(毛)了,背鬼上,那可不是一件让人觉得很愉快的事

    “我们也不知道你上发生了什么,只是发现你平时行为很反常,我就让你老子去找我老子,他算了一卦,说你是鬼上了,没有()命之忧,让我们不用担心。”老爷子叶正荣说话了。

    “太爷爷,他老人家还活着呢?他不是练剑的么?怎么还业余替人算卦啊?”叶森听到爷爷说到自己老子的爷爷,说自己鬼上,心里已经信了一半。

    叶森的太爷爷叶文德,可是一位奇人,从小被送进山里学习剑术,长大后回到家中,因为没有上过学成了文盲,其实也不是文盲,只是没有证,连小学毕业证也没有,应该说是如果让他老人家进北大讲古汉语、考古等学科,绝对是绰绰有余的,那学识水平可不是一般的高。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还从叶家老祖宗那时说起,当然年代不是很久远,也就是从抗战时说吧。

    叶文德老人的父亲叶二狗,在抗战时被抓了壮丁,成为了**某部的一个小兵,因为脑子聪明,手伶俐被团长提拔成了自己的警卫员带在

    而抗战胜利以后,那位团长解甲归田了,实际是那位团长本来是在山上修行的剑客,看到国家破碎、人民受到小本蹂躏,就没有了心思在山上修行,知道自己的徒弟没有修行的心思,剑客的师傅于是就让他下山救国,但是约定了一个条件就是抗战胜利后,要立即回山修行。

    这位剑客下山以后化名沙晷参加了**的部队,因为在他看来八路军搞什么游击战,是游而不击,根本就是保存实力,趁机扩张。

    由于一高深的武艺,加上敢拼敢打,很快这位剑客就成了一支炮灰部队的团长,而叶二狗由于平时表现的比较机灵,就被他看中成了他的警卫员。

    或许是沙晷的眼光不错,而叶二狗的运气够好,成功救下了沙晷的几次()命,沙晷更是把叶二狗当作是可交托()命的小兄弟。

    抗战结束了,沙晷要回山了,问叶二狗愿不愿意和他一起上山。

    叶二狗不愿意,想要回家乡,还要回家乡孝顺爹娘。

    于是沙晷就留下了印记,让叶二狗有机会去找他。

    叶二狗回到家乡,那里是八路军的根据地,早就打土豪分了田地,家里也算有了田地,再加上叶二狗当兵这么多年攒下军饷和临别时沙晷送的钱财,加上年幼的弟妹几个,老叶家七口人也算不错的子。

    可是好子总是短暂,还乡团回来了,叶二狗和娘带着年幼的弟妹逃进了山里,而叶二狗的爹却被还乡团杀死了。

    于是叶二狗安顿好了老娘和弟妹以后,凭借被沙晷教导多年的手,一个(摸)进了仇人家中,杀掉了仇人不说,还一把火烧光仇人的房子。

    这样叶二狗也没有机会当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于是就加入了八路军,参加了解放战争。

    由于在沙晷的教导下,叶二狗不仅手好,在行军打仗上也有一,很快就成了解放军的指挥员,从小兵升到连长、接着是营长、团长,等到解放海南岛时,叶二狗已经升到副师长。

    解放战争结束,叶二狗也从部队回到地方,在省军区混了个副参谋长的职位,不喜欢在官场上打混的叶二狗,于是借口在战场的伤病复发,直接请病假躲进了山里,寻找原来的团长沙晷。

    此时的沙晷已经变成了修士青峰继承了师傅的衣钵,而沙晷的师傅则云游不知去处,叶二狗带着自己的妻儿拜访,让他觉得很是高兴,终于有人陪他说话了。

    叶二狗的儿子叶文德也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小家伙,很会讨人的欢心,青峰于是决定收叶文德做的大徒弟,而当青峰修士表演了一手飞剑绝技之后,叶二狗和他媳妇就下定了决心让叶文德跟着青峰学习的心思。

    于是叶文德就被留在了山上跟着青峰学习,而青峰除了交给剑术之外,还叫他读文识字,只不过那些文字不是平常人用的字,而是经书上用的什么篆书、云文、蝌蚪文还有梵文等等,于是叶文德除了汉语之外还掌握了梵语这门比较古老的外语,可是他还是没有毕业证,连小学毕业证没有。

    而在他下山回家以后,他老子叶二狗当过**的事别人揭发了,正在受批判,老妈和几个弟弟妹妹则被迫和叶二狗划清了界限,而他作为一个接受传统道德教育十多年的修士,不能接受自己的父亲受冤屈,直接打晕了看管自己老爸的看守带着叶二狗上山了。

    这使得叶文德老妈和几个弟弟妹妹再次遭罪了,以至于叶文德和几个弟弟妹妹的关系一直不好,影响到叶文德这一支跟叶家其他几支的人关系不好。

    后来文化运动结束了,叶二狗也被平反了,一家人算是复合了,只是叶二狗再也不愿意下山了。

    而叶文德在娶妻生子以后,一直山呆着了,叶正荣则在山上待到了要上学的年纪才跟着母亲下山。

    叶森对于自己的这个太爷爷的了解,只限于自己小时候有个很凶的大叔,着自己早起练功。

    “有些事,你可能还不知道,你太爷爷所练的剑术,并不是普通武术,是剑仙术,就像是蜀山奇侠传中的那些剑修,在修为高深了以后,什么占卜算卦都是小道。”叶正荣说道。

    “真的么?既然太爷爷修为高深,那么为什么不帮我驱逐了附在上鬼啊?”叶森很是好奇的问道。

    “你小子有没有有点常识啊,剑修在杀人灭妖上是很厉害,但是根本就不懂什么驱鬼辟邪之术,你难道想要你太爷爷一剑把你給劈了啊?”还没等老爷子发话,叶森的父亲叶伟国先狠狠地批了一下叶森。

    他这一说,叶森到时想起来了,剑修这一脉在修士中据说是旁门不是正道,并不会修炼太多的道法,讲究一剑破万法,要是找太爷爷来对付附在自己上鬼,太爷爷可以一剑把鬼干掉,而自己也会被一剑杀掉的,可是为什么爷爷和父亲没有去找最擅长驱鬼捉妖的茅山道士之类的人帮助驱除自己上这只鬼呢?

    “那爷爷你们怎么不找什么茅山道士之类的来给驱除鬼邪啊?”叶森问道。

    “老爷子不让,是那只鬼已经到了鬼仙的境界,那些普通的道士根本没有用,还说那鬼不会危害木木的()命,还会跟咱们老叶家接下一段善缘,所以就没有找人驱除鬼邪。”叶伟国说道。

    不是吧,自己被鬼上三年啊,还不让找道士或者和尚给自己驱邪,说那鬼和自己家还会自己家结下什么一段善缘,有这样的老祖宗,让叶森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杯具。

    看到自己儿子很受打击,叶伟国说道:“其实我们也曾经试过用一些手段来想办法驱逐你上的鬼来,不过好像不管用。”

    听到自己老子的话,叶森心里那个感动啊,还是自己老子亲啊,以后就少和他顶点嘴。

    “老爸,你们都用了什么手段啊?”叶森问道。

    “狗血、桃木、糯米还有黑驴蹄子”

    没等叶伟国说完,叶森就怒了,什么还有糯米、黑驴蹄子,这是对付鬼的么,一点也不敬业,这是对付僵尸的。

    “糯米和黑驴蹄子是对付僵尸的,怎么可能对鬼有用啊?”叶森说道。

    “我们又不是专业人士,怎么知道什么东西管用啊,不过说道你上的鬼可真是不一般,我们除了采用各种常规手段以外,还请了开光的神像、佛像、西方的十字架,这些都不怎么管用,好像最后用了大杀器也没什么作用。”

    听到自己老子说道为了对付附在自己上的鬼,使用了那么多的手段,叶森很是囧,怎么连神像、佛像,还有西方的十字架都出来,十字架顶多对什么西方的吸血鬼管用,对付自己上的鬼,明显是跨省啊。

    而听到父亲说道使用大杀器的时候,叶森的脸色那叫一个白啊,有这样的父亲和爷爷,自己的人生真是杯具啊,明显这两位把驱逐自己上的鬼当作了一个好玩的游戏了,不断试验各种东西。

    最后大杀器,不用想一定是那东西,太邪恶了。

    “大杀器不会是那个东西吧,你们怎么用的呢?”叶森问道。

    “就是那个东西,你爷爷说直接贴到你的脑门上,我表示反对,最后是趁你不在家的时候放在了你的上。”叶伟国说道。

    “什么叫我说的要把那东西贴到木木的脑门上,明明是你说的,我竭力反对最后才定下放在上的方案。”叶老爷子听到自己的儿子叶伟国说道是自己要把那个大杀器贴到孙子的脑门上,立刻反驳道。

    叶森看到这个形,就知道肯定不是他们两个中某一个的想法,极有可能是两个人都这么想,只是没有成功,只好求其次选择把那玩意放在了自己的上。

    现在叶森对于到底是谁出的主意要把那东西贴到自己的脑门上不关心,而好奇那个附在自己上的鬼有那么强大么?

    那玩意可是鬼类的克星,连修士的法宝都会被那东西毁掉的,难道附在自己上的那个鬼已经修炼万法不侵,诸邪无惧的境界了。

    自己曾经看过《钟吕传道集》中写过:“鬼仙者五仙之下一也,()中超脱,神像不明,鬼关无姓,三山无名,虽不人轮回,又难返蓬瀛,终无所归,止于投胎夺舌而已。”

    意思是说修道者未能炼至纯阳,死后出()神,()神属于清灵之鬼,而非纯阳之仙,是为鬼仙,而普通的鬼更多是因为人死之后心中有执念,强烈留恋着现实,没有回归天地。

    “爷爷,那个鬼有那么强大么?”叶森问道。

    “木木,你还是处男吧?平时还在练习家传的养生术吧?”叶正荣说道。

    叶森听到处男这个词,直接就怒了,说道:“我当然还是处男,要不是你们非得要求女朋友必须是(处)(女),我也不会有了一个膜狂的外号,以至于我至今还没有找到女朋友。”

    “关于要求你的女朋友必须是(处)(女),这是你太爷爷的要求,不关我们的事,就说你还是处男,你自己仔细想想就能明白,那个鬼仙有多么强大了。”叶正荣说道。

    老爷子这么一说,到是让叶森明白了。

    童子尿之所以能够驱鬼辟邪在于童男之其血液自然蕴含着纯阳之力,这纯阳之力正是这些()魂之物的克星,而叶森正是童男之,另外人的血气充盈,阳刚之气人,血气方刚,()魂也不能靠近,常年练习家传的养生术,叶森也可以算的上血气充盈,阳刚之气人。

    叶森可是具两种可以驱鬼辟邪能力,还是被一只鬼给上了,可见这只鬼有多么的强大了。

    想到这里,叶森很是怀疑,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鬼物,自己是怎么被这种鬼物给盯上了,不过更让他好奇的是自己父亲和爷爷以至于太爷爷对自己被鬼上这件事,显得并不是很担心。

    “那爷爷你们发现不管用,也没有在想别的办法么?”叶森问道。

    “当然想办法了,我让你老子去找我老子看他有没有办法,他说不用担心,那我们也就没有再行动了。”叶正荣说道。

    现在叶森心里对自己的太爷爷可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了,虽然他不能前来驱逐自己体上的鬼物,就不能前来威胁一下那个鬼物,让它不能伤害自己么?

    “那太爷爷有没有说那个鬼是什么来历啊?”叶森虽然对太爷爷很不满,但是还是想知道那个鬼是什么来历。

    “你问这做什么啊?是不是想着以后报复一下啊?”叶正荣说道。

    “有这个想法。”叶森很是老实的说道。

    “有想法是好的,不过木木,以你的实力,你觉着什么时候能够战胜那个鬼仙啊?”叶正荣笑着问道。

    这一问,让叶森那个郁闷啊,自己从小练习的是养生术,既没有学过什么搏击格斗方面的东西,也没有学过什么道法,让他去对付那样一个鬼仙,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不要想那么多,那个鬼仙又没有用你的体做什么坏事,何况现在那个鬼仙已经离开了你的体,就说明他已经完成了自己想要做的事,也就不会再找你了。”叶伟国开导起叶森来。

    叶森感觉那个郁闷啊,自己的体被一个鬼占用了三年,自己还要感谢他没有用自己的体做什么坏事,这算什么事啊。

    不过叶森始终怀疑自己真的是被鬼上了么?

重要声明:小说《魔网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