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谁能入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    陈津放出灵识,探查过去,发现月弯岛大长老辛风子和陆近圣一样,都是归一境后期的修为,两人所带的人实力也大致相等。

    当月弯岛的修士探查到陆近圣的修为时,皆吃了一惊,没想到帝国随顺就派来了一个归一境后期的高手;当他们探查到陈津的修为时,无不大跌眼镜,因为陈津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三目珠初期的水平,与其它人的修为相差太远,显得格格不入。

    辛风子道:“由于另外一个势力的人已经打开了进入福地的入口,岛主齐尊怕那个势力的人捷足先登,将福地中的好东西取走,所以岛主已经带着二长老、三长老等人赶去了,是以未能亲相迎,还望见谅。”

    陆近圣微感惊讶:“齐岛主已经带着二长老、三长老等人赶出去了?看来事很紧急啊!”

    辛风子道:“的确是有些紧急,福地中的法宝灵丹先到者先得,并且若给先到者充足的时间,他甚至会布置下各种陷井来坑害后来者,所以我们不能落在了后面,陆道兄今晚暂且在岛上歇息一晚,明早我们就启程出发,前往福地。”

    陆近圣问道:“不知将有何人前去?岛上是否还有其它长老?他们是否已经去了?”

    辛风子道:“月弯岛五长老、六长老要留守月弯岛,他们就不去了,明由我带人与陆道兄一起出。”

    陆近圣听辛风子将几个长老都提到,唯独没提四长老,不好奇道:“那四长老呢?”

    辛风子长长叹了一口气,道:“四长老妖无踪已经不在人世了,提起四长我就想起一个人来,就是他杀了四长老,我要是找到他,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陆近圣追问道:“这人是谁?辛长老可否方便透露,如今月弯岛的仇人就是帝国的仇人,我若是遇到他,会代辛长老手刃了他。”

    辛风子眼中杀意弥漫,缓缓说道:“这人名叫陈津。”

    “陈津?”陆近圣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陈津听到自己名子,心脏不猛跳了一下,白无瑕也偷偷瞅了陈津一眼,然后又装作不知,她似乎没想到陈津居然还干出这等事来。

    “四长老?妖无踪?”陈津略一思索,便记起这么一个人来。当初女扮男装,与太霄门的几名弟子一起前往云家山庄时,在半路遇到了月弯岛的四长老妖无踪。妖无踪用一杆黑色大旗,卷走了苏文芩,陈津追上后将他斩杀。

    辛风子咬牙道:“这个陈津实在是可恨至极,他还抢走了三长老的破虚刀和几道厉害道术,并且破坏了三长老的夺识噬意大|法,害得三长老实力下降许多。”

    陆近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据我所知,陈津如今已经死在大海中了,若他没死,不屑辛长老说,我也不会放过他。”

    “陈津已经死了?”辛风子吃了一惊,“这个消息可真实?”

    陆近圣道:“实不相瞒,我们先前已经抓住了陈津,本将他带回帝国,结果船只在海上出了事故,当时他被困仙石铐所拷,形如常人,并且被关于精铁所铸的囚笼中,想想,一个手脚被拷的常人被囚于牢笼中,掉到深海中如何能存活?”

    陈津庆幸自己下船后就将妖刺和破虚刀收到了锦囊中,否则就要当众被戳穿份了。陈津还在想:这两人今后若知道我此时就在场,不知当如何感想?

    听陆近圣说陈津被抓,辛风子眼睛微微眯起,露出思索的目光,而后道:“陈津此子对中原修道界关系重大,因为他有一块打开宝库所必需的白玉,如此看来,这块白玉已经落到帝国手中了,真是幸事一件。”

    陆近圣也不隐瞒,意味深长一笑,说道:“我和道贵岛曾与正阳派联手想要抢夺玉白,结果因为陈津的出现而功败垂成,贵岛如今与我们联合,到时元首一定会为你们争取进入到宝库的名额。”

    辛风子大喜,由没有抢到玉石,如今他们犯愁的正是怎么才能随着那些正道大派一起进入到宝库,这下总算是寻着一个门径了。忙讨好道:“那处福地位于茫茫深山中,并且被前辈高人下了封制,如果没有我的带领,想找到极其困难,不过有我在,寻路的问题包在我上。”话锋一转,又道:“福地的入口处有一道屏障,只有归一境的高手才能撕开而入。”

    陆近圣凝眉问道:“那能入福地的人岂不是很少?”

    他也已探查过在场众人,自己带来的四人中,只有白无瑕是归一境的修为,其余几人都是两仪境中后期的修为,万东虽然看上去是三目珠初期的修为,但是自从家族会试之后,他隐藏修为的事已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具体是金丹期什么境界的修为却看不清。而月弯岛在场的几人,除了辛风子是归一境的后期之外,也还有一个归一境初期的修士,余下还有三人,也都是两仪境中后期的修为。

    辛风子道:“这倒不是,归一境初期的修士可以自己撕裂屏障进入到福地,归一境中期的修士可以撕裂屏障并且携带一个人进入到福地,而归一境后期的修士则可以携带两人入内。往返起来极为困难,所以我们最好带些精英进去,避免带进去的人起不到作用。”

    陆近圣扫了一眼自己带来的五人,然后对辛风子道:“辛长老,我带来的四个人中有一个归一境的修士,她可凭自己实力进入到福地,剩下三人都不是归一境的修为,我只能带其中之二,还有一个还请辛长老帮帮忙。”

    辛风子斜了陈津一眼道:“我们这次尽遣精英前去福地主要是为开辟战场,为以后长驱之直入做准备,以后人人都能去得,所以也不急于一时,实力稍弱些的年轻俊杰还是以后再去吧!”

    陈津心中冷笑,这个辛长老明显是在说自己修为低,不配进入福地。如果自己不去,辛风子也不必麻烦了,看来他是不想带自己前去,谁不想多带一个自己的亲信前去,到时分宝也能多分一份。说什么“以后人人都能去得”,想那先到者将福地中的宝物拿光了,后去人还能找到什么?

    陆近圣也听出了辛风子话中的意思,不过陈津是小王子符篆术师父,陆近圣倒也不想把他落下,对辛风子道:“我在帝国与这位万公子感甚好,还请辛长老带他进去。”

    辛风子心道:感若真的好,你大可将他带进去,将另外一人留在这里,看来这个万公子在他心目中只不过是个鸡肋似的人物。他不过是三目珠初期的修为,我若带上这个小修士,就将少带一个自己的人。不多陆近圣开口我到也不好拒绝,毕竟以后还有事得求着他们。思念至此,假笑道:既然是陆道兄的关照,我自然会行个方便,那我就带个位万公子前去。”

    “谢谢辛长老。”陈津客地拱手道谢。

    辛风子挤出笑容,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坐在末尾的一个中年道:“吴华,我本来是想来带你去福地的,不过如今我得带这位万公子,无法再带你,此次你就留在岛上帮助五长老和六长老看守月弯岛。”

    “是。”这个叫吴华的中年修士不不愿地应了一声,他是两仪境中期的修士,论实力,是有资格去福地的,可是现在居然因为一个比自己年轻并且修为只有三目珠的小修士而无法去福地,让他心中如何能好受?

    陈津看了吴华一眼,发现他正以怨目光看着自己。心道:确实是因为我,让你无法去成福地,不过我却不会因为你的怨恨而将这种机会让给你。

    陆近圣与辛风子又聊了一会,然后作别,带着人回到安排的住处休息。

    在两拨人离开后,吴华与另一个中年修士走在一起,忿忿不平道:“大哥,那个姓万的小修士,不过三目珠初期的小修士,他何德何能去福地?我一指头都能按死他,怎么比也应该是我去,他不过依仗是帝国的人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居然还好意思去,真是气死我了!”

    与他走在一起的中年修士名叫吴天,乃是他的亲兄弟,此时宽慰道:“这事为兄的也看不过去,不过有大长老作主我们反抗不得,据我所知,这次进入到福地,会几拨人分开行事,以便更快地找到宝贝,到时我会留心这小子,找个时机我会宰了他,给你出气。”

    吴华凑近低声问道:“杀了他不会惹祸上吧?现在我们可是与帝国结盟了。”

    吴天笑道:“别忘了,福地本就暗藏危机,除此之外,福地中除了我们,还有别的势力,到时大不了将他的死归咎到别人的上,谁会知道会是我做的。”

    吴华一听,眼中闪出险贪婪的光芒,说道:“大哥,到时把这小子上的东西一并抢了,以弥补我去不成福地的损失。”

    “那是自然。”

    两人渐行渐远,不时传来恻恻的笑声。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