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狼狈为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    白无瑕震惊无语,半晌后才说出了一句话:“你就是那个盗了珍宝阁的人?”

    陈津把烈阳剑拿在手上道:“这件上品法器就是从珍宝阁中盗出来的。”顿了顿又道:“现在你还让我回去为你作证吗?你想想,王子认为你要谋杀他,而我这个盗窃了珍宝阁的人又是你找来的,我们在他们眼中叫做‘狼狈为’,让我这个盗贼为你作证,只会更加证明你图谋不轨,让你的罪名坐实。”

    白无瑕望着陈津,像是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神色复杂,想说却又不知说什么。良久之后,皱着眉头问道:“你为什么要盗窃珍宝阁?”

    “我只是为了拿回我的东西。”陈津扬起手中的烈阳剑道,“这把烈阳剑,还有背后的破虚刀和妖刺,都是我的法宝,难道我能不拿回来?”

    白无瑕心中想到一个可怕的答案,审视着陈津问道:“你是……”

    陈津正色道:“不错,我就是大元首想要得到的陈津。”

    “陈津?”白无瑕眼中弥漫着伤痛,楚楚道:“你没葬有海底,并且骗我说你叫万东?”

    陈津道:“我之所以骗你,也是迫不得已。在我被抓来的船上,门家的门志宇为了家族会试,要我为他画几道厉害的符篆,我将这个事告诉了毛家的毛昆,他们两人因此大打出手,以至于船沉,而我侥幸逃了出来,幸得白小姐相救,否则我真的要葬海底了。”

    白无瑕带着被欺骗的恼怒,瞪着陈津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参加家族会试,并且混到大元首边,为王子当起了师父,真是让人佩服啊!”

    陈津知道她心懑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而又道:“白小姐,以目前的处境,你不能回到帝国,那里没人会相信你说的话,你回去,只有死路一条。”轻轻扶着白无瑕的香肩,怜惜地低声道:“跟我一起回中原大陆吧!”

    白无瑕绪激动,一把拨开陈津手掌,大声道:“不行,我不去中原大陆,我要回到帝国,我一走,白家怎么办?大元首的心我知道,他不会放白家!”

    “你回去后大元首就会放过白家吗?你的罪名已经洗脱不掉了,回出也是于事无补,只会多搭上一条命。”陈津能够体会到白无瑕此时的心,她为白家尽心尽力,希望白家能够重现昔光彩,可现在白家却要因为她而遭受不白之冤,让她如何能不痛心疾首?

    白无瑕痛苦地抱着头,十指插进秀发中,抓散了发髻,一头秀发凌乱的垂下,掩盖住了她痛苦的面孔。

    陈津道:“你也不要太过伤心,以你父亲和你哥哥的品,他们一定会想办法与你撇清关系,把所有的罪名都归到你的头上,然后换得自己的平安。”看见痛苦的白无瑕,陈津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如果白无瑕回到帝国,白家为了与她撇清关清,以示大义,或许会不念亲将她推到大刀元首的屠刀下。以陈津对白家父子的了解,这种事他们是干得出来的。

    这话无疑将对白无瑕造成更大的伤害。

    白无瑕坐在船板上,抱着头,气息粗重,可见她内心的极度不稳定,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显得凄楚孤零。

    陈津知道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能够想得明白,只是需要时间来平静伤痛的心。任谁遇到这种事,心里肯定不会好受。陈津也不再打扰她,大声向船员喊道:“改变航向,向西南方向加速前进。”

    去中原大陆的具体航向陈津也不清楚,只是知道大概方位应该是在那边,目前的首要任务是逃离。关常顺的船驶到普罗岛,接到秦铮等人,肯定会追来。

    金豹在这些船员体内入了听着十分可怕的“金光乍现针”,他们都还指望着陈津救他们命,所以听见陈津的命令,他们不敢违背,调整好航向,加速前进。

    陈津走到船头,盘膝坐下,沐浴着阳光,开始恢复精气。

    一个多时辰过去,并没有船只追上来,陈津也稍微轻了一口气,此时他体内的精气已恢复了大半。先前,他被秦铮、毛天傲、康清晨联手的一击撞飞,脏府被震伤,这段时间下来,伤势虽没全好,但已像先前那样难受。

    两个时辰马上就要到了,那些中了“金光乍现针”的船员跑来乞求陈津为他们取出金针。那些所谓的“金光乍现针”其实并没有金豹所说的那么恐怖,像毒轻微的蜂刺一样,入体内,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动消散。

    虽然不需要取出来,但陈津还是装摸做样在每个船员上过了一遍,让这些船员心存感激,此时陈津精气已恢复大半,就算他们想要反抗也是无能为力,只能继续按照陈津指定的航向继续向进。

    陈津回头,看见白无瑕仍然不言不语地坐那里黯然伤神,正当他以为白无瑕会继续下去时,却见白无瑕抬起头来与他对视,目光坚定有神,充满斗志,不再是没精打彩,萎靡不振。

    白无瑕带着一股狠劲儿道:“我若是死了,康清晨、秦铮、毛天傲就高枕无忧了,我若是活下去,总有一天会他们承认自己的谋。”

    陈津笑道:“想他们,首先你自己得强大起来。”

    “这个不用你说。”白无瑕多少还有些怨恨陈津对她的欺骗,没好气说完,也开始修炼起来。

    白无瑕一直对中原大陆充满好奇,很早就想去中原大陆历练一番,但却没有找到机会,这次正好借机去看看。相比于资源已变得篑乏的帝国,那里应该有更丰富的物资,否则帝国也不会想要侵占中原大陆了。

    大船在茫茫大海上航行了七,仍然没有找到去中原大陆的正确航道,这里四周一片汪洋,看起来差不多,再说陈津来时被人关在船舱底,无法去观察方向,现在让他如何去分辨正确航道?

    有些船员已经出现了慌恐的绪,害怕就这样在海上漂个没完没了,只至饿死。

    陈津心中其实也有这种想法,可他却不能说出来,只能对那些船员说:“快到了,快到了。”

    第八,正当众人陷入崩溃的边缘时,一个船员惊喜地发现,前面出现了一艘船的影子。

    众人一阵兴奋,加速追上去,想要打听一下这片海域是哪里,去中原大陆如何走。

    但是追近时,陈津和白无瑕同时看清了那艘船上的一个标志:“帝国的船只?”

    陈津惊疑道:帝国的人难道如此厉害,竟然追到自己前方去了?

    前方的船只似乎也发现了陈津所乘的船只,立即减慢了航速,然后停了下来,等着后方的船只靠上来。

    陈津想命令船员改变航向从侧方逃走,可是转念又一想,如果没有人指引航道,自己不知道还要在这海上漂泊多久呢?搞不好真的会一直在海上航行下去。而前方的船之所以敢出海,想必是有知道航道的人,得去向他们打听才行。

    一念至此,陈津命令船员将船驶近,他自己则已进入战备状态,白无瑕亦是怀着戒备之心。

    这几天下来,陈津的伤势与精气已完全恢复,伤势十分严重的白无瑕在陈津的帮助下,也恢复了大半,虽然没有达到巅峰的实力,但如果不顾伤势的复发,悍然出手,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只是不知道对方船上有些什么人物。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