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算计失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发呆的蚂蚁 书名:符篆召神
    想到还有并未中毒的(毛)天傲,白无瑕心中大定,对(毛)天傲道:“(毛)少爷,康清晨心思歹毒,居然下毒谋害王子,我们合力杀了他。http://www.beijingaishu.com(www.dukankan.Com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wanshuba ]”

    (毛)天傲看着白无瑕,玩味笑道:“白小姐,我想你弄错了,我们是要合力杀了你。”

    “你……你和康清晨是一起的?”白无瑕惊讶不已,转头看向秦铮,发现刚才因中毒体还在发颤的他,此时面庞冷酷,持剑而立。

    “秦铮,连……连你也和他们是一伙的?”白无瑕反应过来,面容惊骇变色,这从头到尾就是个()谋。

    康清晨看着秦铮,带着一丝不满道:“秦铮,你搞什么鬼?我明明事先给了你解药,你为什么还说自己中毒了?说好联手杀了施放,你却不出手,害我差点死在他那最后一击之下。”

    秦铮道:“谁说我没出手?只是你没看到而已。如果我不装成中毒让施放对我不加防备,你现在恐怕己经死在他的蓝光斩之下了,那耗光精气的一击是相当可怕的。”

    康清晨想了一下道:“我说刚才施放出手时,突然间怎么有个短暂的停滞,原来是你施了手脚,那你是怎么让施放停滞的?”

    秦铮嘴角闪过一丝冷笑道:“我用一根银针,从背后入到他的丹田中,破坏了他丹田中的精气。”

    康清晨恍然道:“原来如此,我还真是错怪你了。”

    当时秦铮站在施放后,施放上又释放出蓝光,一根银针在这时的确不易被旁人发觉。陈津此时也明白了,康清晨、秦铮、(毛)天傲在与凶兽搏斗时,一直采用省力的防守策略,为的就是保存精力来对付施放和白无瑕,顺带想要解决掉的还有自己。

    白无瑕此时反倒平静下来,冷然问道:“你们杀了施放,又()置我于死地,你们如此做是为了什么?”虽然她心中已猜到七八分,不过仍想问个清楚。

    康清晨()笑道:“王子已经认定你要谋害他,在他醒来后,我们就告诉他,施放中了你的毒,然后又被你突施手段残忍杀害了,而我们则是正义的一方,联手将你这卑鄙的妖女给杀了,将王子平安解救。你说,陛下要是知道这这件事,会如何奖赏我们呢?”

    白无瑕耻笑道:“是啊,这届家族会试,康家倒数第一,杀了我这个妖女,你也算是为康家争得了一个大功,陛下肯定会对你们家族青睐有加。”

    陈津看见(毛)天傲站在一旁()笑连连,嗤笑一声道:“如果这个()谋得逞,(毛)家一定也得到很大好处,大元首一激动,也许就不会追究你们(毛)家与门家在海上内斗让陈津葬海底的过失了。”

    (毛)天傲笑容更盛,显然参与这个()谋正是出于这个目的。以往看起来有些憨厚的笑容,此时显得极为可恶,让人恨不得在上面印上个鞋底子的印痕。

    陈津轻叹一声道:“你们都是帝国年轻一代的俊杰,又是各家族的少爷,很可能将来就是各大家族的家主,当然,施放也是。可你们见施放对王子忠心,无法将他拉为同伙,于是就将他杀了,他死的真是可惜!”

    秦铮好奇问道:“一路上,施放对你冷眼相待,你还为他感到可惜?”

    陈津道:“虽然施放高傲,对我不屑一顾,但他的确是忠心耿耿,我心底并不讨厌这样的人。”顿了一下又道:“秦家不同于康家与(毛)家,极力想要挽回在大元首心目中的地位,如果这个()谋得逞,秦家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呢?”

    秦铮道:“我主要争对的是施放。施放在我们之中,实力的确是最强的,如果他死了,在下一届家族会试上,秦家肯定会成为八大家族这首。”

    陈津道:“让王子误认为白小姐要害他,另外把杀死施放的事也推到白小姐的头上,然后将白小姐杀死,来个死无对证。这个计谋如果得逞,你们三家各取所需,皆大欢喜啊!可惜,你们是不会得逞的。”

    康清晨有成竹道:“本来我们的实力就与白无瑕不相伯仲,而现在,我们更是保存了实力,但她的精气却消耗过多,今天,她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陈津啧啧嘴道:“不错,你们算计的很深,但是你们为什么不算上我呢?”

    “你?”康清晨不屑地冷哼一声:“别以为你是王子的师父就天下无敌了,你不过是两仪初期的符篆师,在符篆术上的确有些造诣,但若论整体实力,你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级别。杀你如屠狗!”

    白无瑕双眸中出冷冽的光芒,果断对陈津道:“他们都是归一境的强者,秦铮甚至已经到了归一境中期,你留下来也无济于事,我挡住他们,你赶快逃走!”

    陈津坚定道:“扔下你不顾,我可做不到。”

    康清晨戏虐笑道:“陛下不是为你们赐过婚吗?今天,就让你去地下做夫妻吧!”说完,长剑一划,撒出一片汹涌的精气。

    精气化成狂风,卷向白无瑕和陈津,其中有锋芒在风中闪现。

    陈津看得真切,风中隐隐有几只大鸟在乘风飞行。这些大鸟全是精气所化成的虚影,它们似虚实实,张开的翅膀就是锋利的兵刃,闪光的正是这些翅膀。

    看来康清晨能够引动这种大鸟的灵气,是以能将精气虚化成这种比普通风刃更灵活,更具攻击()的大鸟。

    “羚羊挂角!”白无瑕不敢有丝毫大意,手掌变幻,打出一个手诀,滚滚的精气涌现来,化成十多只奔跑跃的火焰羚羊。

    羚羊在地,飞鸟在天,两者交汇时,羚羊突然跳起,尖锐的犄角顶向风中的大鸟。

    叽哑~

    羚羊犄角顶穿了大鸟,大鸟翅膀挥下,也将火焰羚羊斩碎,两者形俱灭。不过却有一只火焰羚羊幸存了下来,它形一闪,左闪右跳地冲向康清晨。

    康清晨大惊,他无法扑捉到羚跳跃的轨迹,这种飘忽的法,让他不知如何去抵挡,心道: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既然不知如何抵挡,那就只有躲避一途。康清晨心念一动,匆忙向旁闪躲,至于能否躲过又是一说。

    在这一招的比拼中,康清晨落在了绝对的下风。

    “灭!”秦铮见康清晨还未摆脱危险,此时悍然出手,精气化成一股水浪,像布带一样卷向火焰羚羊。

    他也把握不到羚羊的轨迹,不过这一招笼罩范围极广,所有方位都被水浪围住。火焰羚羊无路可循,一头撞上水浪,虽然冲断了水浪,但自也被大水给浇灭。

    “我倒要看看你的精气还能够施出几招道术!”(毛)天傲扬起大斧,向着白无瑕劈去。

    “七月流火!”看见(毛)天傲也对白无瑕发起了攻击,陈津毫不犹豫,破虚刀燃起炽烈的火焰斩向(毛)天傲。

    (毛)天傲手中大斧陡然变大,横削破虚刀。

    当!

    两件厚重的兵器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宏亮的响声,而后相互弹开。

    破虚刀上的火焰熄灭,陈津被震的蹭蹭退后好几步,方才站稳,心道:(毛)天傲这个归一境强者中的强者果然不是好惹的。相比于以前的章鱼怪,他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毛)天傲看着陈津,心中大感惊讶。破虚刀自带的这招“七月流火”他并不害怕,他本想一招将陈津手中的长刀震断或是震飞,可是对拼之后,对方仍然握刀在手,并且自己虎口反倒被震的发麻。

    “我倒是有些低估你了,再吃我一斧!”(毛)天傲挥动大斧,凶狠的劈向陈津。这次所施展出的道术不但比刚才那一招变化多,而且威力强。

    陈津也不再隐藏实力,破虚刀再次斩下,使出了“严冬寒冰”,一一冷,让(毛)天傲吃了一惊,不过并没有对他造成伤害。

    在此期间,秦铮与白无瑕也斗在了一起,秦铮的修为比白无瑕略高,并且白无瑕精气不足,十多招过后,白无瑕想要抵挡住秦铮的攻击已十分困难了。

    “霸天封神斩!”陈津手中破虚刀势如破竹地斩下,天空中刀影重重,霸占了整片天空,从,封锁了整个空间,无数的刀影从各个角度斩向(毛)天傲。

    “早等着你这招了。开天辟地!”(毛)天傲大斧再次变大数十倍,在刀影斩下之际,向着两空劈去。突然间,他眉头一皱,暗道:不好!

    在家族会试时,他就见识过陈津施展的霸天封神斩的威力,这招虽然威猛,不过他自认自己能一斧劈散那些刀影。

    可是这一次,他清晰地感到这招的威力比之前大了不止一倍。当(毛)天傲一斧劈出后,立即发觉自己这一斧的威力大大减弱了,原因是自己的精气被封住了一部分。

    “好可怕,他的刀还没劈下来,我的精气已被封住了一部分!”到了这个地步,(毛)天傲别无选择,竭力调动精气,大斧依然劈出。

    当!

    大斧劈散刀影,与破虚刀再次撞击在一起。

    这一次的硬拼,两人是旗鼓相当。陈津双手握刀,吃力地下压,(毛)天傲以斧架着,也显得十分吃力,两人成势均力敌之势。

    陈津也大致知道了(毛)天傲的实力,他虽然是归一境初期,但比一般的归一境中期还要厉害。

    康清晨在一旁观斗,越看越是心惊,他以为(毛)天傲会轻易地将陈津解决掉,可是斗了几回,居然难分上下。

    看着相人相持不下,康清晨形一动,手中长剑向陈津刺去。

    陈津双手握着破虚刀,看见康清晨攻来,后背一震,再次生出一只精壮的手劈来,手中拿着一把长剑。

    “又长出一只手臂来了?还拿得是上品法器?”康清晨眼球猛然变大。

    正在他惊讶时,那只手中的长剑震颤起来,五彩绽纷的光影从剑上溢出,向他缠绕而来。

重要声明:小说《符篆召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